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五十九章 皮影戏
    因为读过书,摸爬打滚了几年每日靠着说书也能勉强混个温饱,几年前闹饥荒那阵子还收留了两个孩子,姐弟俩,被父母扔在了东前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眼巴巴的等到天黑拉着手呜呜直哭。

    刘老头可怜他们便收留了他们,女孩取名刘媛媛,男孩取名刘宝儿。

    刘老头说书的时候会带着他们,刘媛媛在一旁弹琵琶,刘宝儿举着托盘绕着听书的人群挨个道谢。一天下来跑上五六个茶馆也能有十几二十文钱的收入,运气好的时候三十文也有过。

    刘媛媛弹琵琶的手艺是跟一个好心人学的,琵琶是刘老头花光积蓄在一个旧货商那里买来的旧物。

    因为刘老头说书说的好也能给茶馆带来不少生意所以倒没有茶馆哄他们走,每次他来说书还会免费给他们送上一壶茶水。

    半个月前的一天,刘老头照例在东前巷的一家小茶馆说书,刘宝儿拖着鼻涕举着托盘绕着人群挨个走过,突然感觉到手里的托盘一沉,仔细一看,一大串铜钱占据了大半个托盘,那是整整一吊钱!

    刘宝儿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年轻公子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从那以后刘老头就带着刘媛媛和刘宝儿到了一个叫做登仙楼的酒楼,刘宝儿觉得登仙楼是他见过的最气派的酒楼。

    到了这里,不用刘宝儿举着托盘走来走去,刘老头每天都会有固定两百文的收入,若是遇到大方的客人,打赏的钱都比过去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还要多,这里的客人都很有钱。

    刘老头是读书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即便现在还算是读书人他也要养活自己养活两个孩子,所以他没有理由拒绝王公子的邀请。

    作为一个读书人来说刘老头是失败的,但是他阅历深,见识广,否则也不可能成为东前巷最好的说书人,他一直很自信他的故事是最好的故事,直到王公子递给他一本不知道是什么纸的手稿。

    白狐,倩女幽魂,西游记,梁祝,聊斋……

    王公子自然就是王翔,他先前热衷于推广舞台剧并不只是因为凝香她们,更不是为了发展文化之类的崇高思想,他只是纯粹的觉得唐朝的娱乐项目太匮乏了,作为一个现代人,每天晚上早早吃过饭就无所事事让王翔感到非常无聊,他也不是以前的王子新日日夜宿倚翠楼,所以他才不介意时常和李治,小萝莉他们做些小孩子的游戏。

    在改建登仙楼的时候他就考虑过另一种传统的娱乐项目——皮影戏。

    把舞台剧搬上登仙楼三楼是不现实的,首先是地方不够宽敞,其次是表演舞台剧并不轻松,不可能长时间表演。

    皮影戏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不占地方,表演起来还很轻松,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什么故事两个人就能搞定,所以王翔请了刘老头过来,还开出每天两百文的工钱,并且客人的打赏也全部归刘老头。

    平日到登仙楼三楼吃饭的客人并不是很多,所以刘老头每天的表演也不多,闲时便刻些纸人备用或者教刘宝儿如何演好皮影戏,刘媛媛依旧弹琵琶,刘宝儿成了刘老头的搭档,刘老头觉得皮影戏这门手艺可以当成祖传手艺一代代传下去。

    “欢迎光临。”

    刘老头正在专心致志的刻着一个孙悟空形象的纸人,突然听到迎宾姑娘甜甜的声音便知道有客人来了,连忙收好工具,让围在旁边的刘媛媛和刘宝儿做好准备,能上三楼吃饭的客人都不是普通人。

    鞠依雅带着阿琪奴上到三楼,她感觉登仙楼处处都透着神奇,外面热气袭人,里面却凉爽怡人,还有站在楼梯口的两个漂亮姑娘,看到自己上来的时候嘴里说着她听不懂的话,经阿琪奴解释才知道是在欢迎自己。

    有礼仪带着她们在一张大圆桌旁坐下,鞠依雅好奇的问道:“阿琪奴,中原的酒楼都是这样的吗?”

    阿琪奴疑惑的摇了摇头:“这家酒楼似乎跟其他酒楼很不一样,或许是这几年大唐起了新的变化吧。”毕竟她上一次来大唐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也难怪她有这样的感觉,别说在高昌,就是在大唐也很少见到这样的大圆桌,一般的酒楼都是一张张小几,大家跪坐在地上吃饭,哪有像这样中间一张大圆桌,周围摆放着精致的靠背椅。

    不过坐在上面还真舒服。

    大唐是上邦之国,西域商人,胡姬之流在长安城并不少见。

    礼仪没有因为鞠依雅和阿琪奴的穿着怪异就有什么异样的表现,微笑着端上两杯冰镇果汁,然后将登仙楼特有的菜单和节目单递上。

    鞠依雅虽然能听懂一点中原语言也会说一点,但是文字就完全看不懂了,将菜单和节目单扔给阿琪奴自己好奇的品尝起冰镇果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冰镇果汁这样的东西,上面一层白花花的东西难道是碎冰?这个季节怎么会有冰?

    “真是冰!阿琪奴,你快试试,好甜,好冰!”

    阿琪奴正在看菜单,听到鞠依雅的惊呼也放下菜单尝了一口冰镇果汁,眼睛里面满是惊异。

    “大唐真是个神奇的地方。”鞠依雅惊叹一声。

    “阿琪奴,这上面都写的什么?”

    “一份是菜单,一份是……节目单。”

    “节目单是什么?”鞠依雅好奇的问道。

    “公主,你不是想要听故事吗,这节目单上面就是不同的故事,好像是可以让我们点的。”

    鞠依雅眼睛一亮:“跟楼下表演的一样吗?”

    阿琪奴唤过等候在一旁的礼仪询问了一番朝鞠依雅解释道:“楼下表演的叫舞台剧,这里表演的叫皮影戏。”

    “皮影戏是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阿琪奴摇了摇头,无论是舞台剧还是皮影戏,她都从来没有听说过。

    “不如我们点一个试试?”

    听了阿琪奴的建议鞠依雅连连点头道:“好呀,好呀!阿琪奴,你快跟我说说上面都有什么故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