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五十一章 袁天罡来访
    大多顽皮的孩子对神奇的事物总是抱有极大的兴趣,这一点从李慎贼溜溜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他对格物学的兴趣瞬间超过了李治,继李治之后成为大唐第二个好奇宝宝。当然,王翔不会知道李慎之所以如此热衷格物学完全是因为他觉得这种神奇的手段用来捉弄人最好不过,比起抓虫子,以冰生火的手段明显要高明太多。

    格物院整修完毕的那天李二来了一趟,看到规规矩矩坐在桌前听讲的李贞和李慎时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在他的印象里这两个儿子还从来没有如此规矩的时候。

    一问之下才知道王翔在教他们算学,在李二眼里算学还不如格物学,自然是嗤之以鼻,不过他也没指望李贞和李慎能学到多大的本事,只要不在外面惹祸就行。

    李慎刚学了点皮毛却急于显摆,拉着李二提了一个小小的请求。

    一听李慎只是想要些花用李二也没在意,只要他能老老实实少惹是生非就行了,于是大手一挥就问李慎想要多少,他刚从王翔那里得了十几块琉璃充实内库,此时可谓是财大气粗。

    李慎也不说要多少而是找来棋盘,对李二说:“父皇只要在这棋盘第一个格子里面放一文钱,第二个格子放两文钱,第三个格子放四文钱,第四个格子放八文钱,把棋盘放满就行了。”

    李二寻思这也没多少就一口答应了,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李二阴沉着脸离开了,走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王翔一眼,堂堂大唐皇帝居然因为区区铜钱失信于李慎这个小鬼,特别是看到王翔站在旁边一副看戏的模样李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凭他对李慎的了解此法定是出自王翔。

    送走李二格物院一下子炸开了锅,程处亮那货更是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而始作俑者李慎丝毫没有惹恼李二后的觉悟,反而得意洋洋,试问皇子里面除了他还有谁能难住无所不能的李二。

    如此一来王翔在李慎等人心目中的形象就高大了起来。

    格物院办起来王翔还要张罗烧制玻璃的人手一下子就忙碌起来,李二便免了他每日进宫随皇后学习,改为半月入宫一次接受思想教育。李治在格物院的日子兢兢业业的执行着长孙皇后交给他的间谍任务,一旦发现王翔捣鼓出新的东西就会第一时间带回宫里,所以诸如九九乘法表这样的小学数学也摆到了长孙皇后的面前,并且连同三字经一起被她归类为皇子公主的启蒙课程。

    烧制玻璃也不是什么石头都可以,王翔查过资料正在格物院的前院给新来的人讲述要采集什么样的石头,这些新来的人不似王翔想的那么迂腐,反倒颇为机灵,一点就通,这让他大喜过望,本来还以为李二找来的人不可靠,现在想来却是冤枉了李二。

    这些人都是李二从钦天监调来的,他开始也没想到从那里调人,是看到王翔教李慎算学之后才突然想到的,钦天监的人也精通算学,而且在李二看来把石头变成琉璃和炼丹一道应该有想通之处,也算是歪打正着。

    袁天罡对李二新设的格物院也十分好奇,特别是听说格物院的院判能凝水成冰以冰生火就更加好奇了,这种神奇的手段一向都是独属钦天监,如今却冒出个格物院,所以他亲自把李二要的人送到了格物院。

    袁天罡已年逾古稀,须发皆白,穿一身七星道袍,果真有几分出尘仙人的感觉。

    “师傅,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叹气,莫非这王子新真有什么特别之处?”

    问话的是站在袁天罡身边的中年人,星眉剑目,卓尔不凡,正是袁天罡最得意的弟子李淳风,李淳风见袁天罡连连叹气颇为不解,王翔的面相他也看过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袁天罡摇了摇头喃喃低语道:“此子理应早就命丧……”

    李淳风闻言大惊:“师傅,此人天庭饱满,眉宇间有紫气升腾,是大富大贵之相,怎么早就命丧?”

    “淳风,为师早就告诉过你,观人不可只观表面之相,你再仔细悄悄他的精气。”

    李淳风听后略有羞愧之色,再抬头朝王翔看去,过了片刻惊呼道:“夺运之术!原来这面相并非他本来的面相,倒似横夺而来的大气运!”

    袁天罡示意李淳风不要大惊小怪:“次子面相远非这么简单,为师也看不透彻,我们先过去与他聊聊。”

    其实王翔早就注意到站在门口的两个道人,不过在听到他们二人的名字时还是忍不住心里一突,树的皮人的影,袁天罡和李淳风师徒二人在历史上留下的神秘色彩太浓了,二人合著的推背图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

    “两位道长怎会到我这个地方来?”

    袁天罡看出王翔的紧张心中疑虑更甚,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笑了笑温言道:“陛下新设格物院与我钦天监抽调一些人手,贫道是送他们过来的。”

    王翔恍然大悟:我说这些人怎么一个个机灵无比对算学颇为精通,原来都是钦天监的人,这老道不会是因为被我挖了墙角所以来找我的麻烦吧?

    “王院判无需多虑,陛下新设格物院缺少人手钦天监理应帮忙。”

    这老道知道我想什么?王翔更加心虚了,他应该看不出什么吧,哥从来不信算命看相的。

    “听闻王院判能够凝水成冰以冰生火,我和徒弟特来请教一番。”

    袁天罡如此客气王翔可不敢真的托大连忙开口道:“都是格物学的一些小把戏,怎能和道长的大神通相比。”

    袁天罡闻言笑道:“贫道修道数十年倒未学得什么大神通,实在是惭愧的很。”

    三人正在说话,程处亮和铁蛋抬着一个大大的竹篮回来了,后面跟着李治几个小鬼,都是一脸兴奋的表情,只有李晦明似乎不太热衷,喝着从王翔府里顺来的果汁慢悠悠的跟在后面,这家伙对格物学兴趣不大。

    “让一让,让一让!”见王翔和袁天罡拦在前面李慎窜上前来嚷嚷起来。

    袁天罡让到一边好奇的问道:“他们这是?”

    王翔无奈的苦笑道:“越王殿下和纪王殿下精力旺盛,一刻也清闲不得,所以我找了点事情给他们做做。”

    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是会心一笑,李贞和李慎二人的性子他们也都知道,没想到两人都凑到格物院来了,只怕这格物院从此难有安宁了。

    “不知王院判找了何事让他们做,竟让他们如此兴奋。”

    “飞天。”

    “飞天?”袁天罡和李淳风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讶,莫非这王子新真有鬼神莫测的能力,凝水成冰以冰生火的手段还没弄明白此时又整出飞天出来。

    “人非鸟雀如何能够飞天?”李淳风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王翔笑了笑说道:“其实能飞天的并非只有鸟雀。”

    “那还有何物?”

    王翔正要回答李淳风的问题却听得李贞喊道:“王监丞,你来看看九哥弄的对不对。”

    “两位道长不妨随我一起去看看,便知道还有何物能够飞天了。”

    “这是……孔明灯?”李淳风似乎有些不太肯定,因为这个孔明灯实在是太大了。

    “不错,正是孔明灯。”

    袁天罡若有所思道:“莫非你打算用此物载人飞天?”

    王翔摇了摇头说道:“这只是一个构想,其实能载人的并非只有孔明灯一物,若是将纸鸠放大数倍也同样可以做到。此番只是第一次实验,自然不会载人,不过等到实验成熟的时候载人飞天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能想到这种方法也算是非常难得,这便是格物学吗?”

    听到袁天罡的话王翔笑道:“格物学讲究的就是实验出真理,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只要多想多实验多总结总能有惊人的发现。成功源于思想,思想源于生活。”

    “成功源于思想,思想源于生活。这句话倒是颇有道理。”

    王翔微微一笑:“纸鸠之所以做成鸟雀状盖因鸟雀能飞,孔明灯之所以做成这种形状盖因凫公英能飞,若是我们再深层次想一下为何这种形状的事物就能飞那便是格物学了。”

    袁天罡越听眼睛越亮,这种多实验多总结的理论与钦天监的理念颇为相似,不过又比钦天监更深刻了一些。

    “那王院判可想明白了为何鸟雀和凫公英能飞?”

    王翔检查完李治组装的大型孔明灯纠正了几处不太完善的地方笑道:“略有发现。”

    鉴于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好奇,王翔又将空气浮力的构想讲述了一遍,袁天罡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惊叹道:“王院判所思果然精妙,看来凝水成冰以冰生火果真也是格物学的手段了。”

    王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夏天就快到了他还指望着靠制冰的手段赚点钱花花当然不会把方法说出去,就连李治他们都不知道要如何凝水成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