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四十章 太极殿
    王翔和司农寺的那群老顽固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偶尔去一趟司农寺也是看完土豆就走,刚开始刘政一还做做表面功夫,时间一长就没了耐性,加上太子除了刚开始的几日后来便没到司农寺督办土豆之事他就表面功夫也懒得做了,王翔来检查土豆的时候司农寺的官员该喝茶的喝茶,该打盹的打盹,该下棋的下棋,仿佛司农寺就没有王子新这么一个人。

    整个司农寺也就陈主簿对王翔还算客气,或许是因为整个司农寺只有他的品阶比王翔低,不过王翔觉得更多是因为他和自己一样在这里都不受待见,平时这十几缸土豆也多是陈主簿帮着照看,所以王翔对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上任那日没见到陈主簿倒是一件憾事,比起里面那些尸位素餐的老头陈主簿却是个真正能做事的人。”

    陈主簿听王翔如此编排司农寺的官员不敢接话,尴尬的笑了一下岔开话题说道:“初时听到亩产二十石的粮食我也是不敢相信的,下官自幼务农,有幸得了官身在司农寺待了八年还是离不开农事,却从未听过亩产二十石的粮食。”

    王翔笑了笑问道:“那你现在可信?”

    陈主簿看着绿油油的土豆苗叹道:“后来见过了王监丞改进的曲辕犁下官才开始有点相信,不过还是有些疑虑,一口大缸不过方寸之地如何能产得那么多粮食?”

    在他们看来粮食都是长在土壤上面,谁又会想到如此高产的粮食果实竟然长在地下呢,王翔也不解释,嘿嘿一笑:“四个月后自见分晓。”

    此时的太极殿,长孙无忌,房玄龄,李靖,程咬金,尉迟敬德,侯君集……大唐最牛逼的人物齐聚一堂,李世民高坐其上。

    大唐在战事上的效率比司农寺办事的效率要高多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秘密打造好了上万副马蹄铁,百骑营的训练也初见成效,李靖这这方面的能力无人能比。

    今日太极殿上讨论的便是征高昌一事。

    征高昌不同于之前的小打小闹,提起高昌或许还不太熟悉,但是提到“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古国楼兰想必就耳熟能详了,历史上,高昌就是楼兰的继承者。楼兰繁荣于两汉,逐渐衰亡后高昌兴起,高昌土地广阔,大小十七城,囊括精绝,交河等地,继承了楼兰古国的骑射之风,民风彪悍,人口不多却都骁勇善战,尤其是高昌精骑,驰骋荒漠就连凶狠的突厥人都不敢轻攫其锋。

    如果只是一个高昌李世民并不会放在心上,高昌虽然土地广阔,但是大多是荒漠之地而且人口稀少,终究只是西域一小国,真正让李世民在意的是与大唐隔高昌而望的突厥,自古以来突厥就是历朝的大患,渭水之盟就是一个耻辱的例子。虽然李靖帅大军灭了**雪了渭水之耻,然而西突厥依旧是李世民胸口的一根刺,最重要的是做为一个极端尚武的开国皇帝,李世民对恢复西域故土疆域有着极其强烈的愿望。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等人吵的不可开交,都想做征高昌的主帅,只有李靖沉默不语,他知道李世民此次定然不会让他统军,灭**的功劳已经让他不得不放弃一切获得军功的机会,否则军功也会变成杀人的刀。

    “陛下可是在想突厥?”胖胖的长孙无忌眯眼一笑像个弥勒佛似的,倘若真把他当成弥勒佛那只能说你太悲哀了,大家都在争论不休,他却一口道出了李世民心中所想。

    “突厥又怎么了,依我看就该趁着灭高昌的机会一举把突厥也灭了!”在大殿之上也能如此豪放的只能是程咬金了,他正准备撸起袖子和侯君集好好“理论”一番,听到长孙无忌的话顿时放出豪言。

    “灭突厥?”侯君集冷笑一声:“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当突厥是高昌那等孱弱小国,由你统军定要坏了陛下大事。”

    “说我老程坏陛下大事?来来,让我与你好好说道说道。”看着程咬金又要撸袖子李世民头疼无比。

    李世民有个习惯,每次讨论战事的时候除了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之外不喜其他的文官在场,在他看来那些没有随自己打天下的文官骨子里都是畏战的,提起西域的应对之策多半是和亲,谈判,李世民对此是非常不屑的,曾与大殿之上斥问提出和亲之策的文官:“汉可治西域,为何大唐不可!”在李世民的心里汉武帝可以做到的事情他也可以做到,还可以做得更好。

    没有那些文官,程咬金等人便如当初在秦王府的时候那般没了顾忌,说到激动的时候当场干架也是常有的事情,大家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乱糟糟的论战,都是兴致勃勃的看着也不上前拉架。

    “咬金,不要胡闹。”

    听到此人开口李世民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他的话比自己这个皇帝的话还管用,果然,程咬金听了秦琼的话不甘的收起拳头,不过看向侯君集的眼神还是非常不善,他一向对侯君集没有好感。

    “突厥……”李世民低语了一声,长孙无忌会心一笑。

    “王子新求见。”

    众人正在揣摩圣意,突然听到太监通报俱是疑惑:王子新?他来做什么?

    李世民也有些诧异,让他跟长孙皇后学习,他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让他进来吧。”

    其实王翔才是真的郁闷,李世民只说了让他进宫随长孙皇后学习,学习什么东西却没有说,要不要自带笔墨纸砚也不知道,最大的问题是皇宫后苑是禁地啊,长孙皇后居住的立政殿更是禁地中的禁地,别说他一个七品监丞,就是一品太傅也不敢私自进去,前几次帮长孙皇后检查病情那都是跟着李二一起去的,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该先找李二才妥。

    一进太极殿王翔就被眼前的阵势吓到了,军方大佬全在啊,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一个笑眯眯的胖子,一个清铄的中年人,不过看他们二人站的位置似乎比李靖等人还要靠前,显然身份不低。

    王翔在观察长孙无忌的时候长孙无忌也在观察他,这个人似乎就像是突然之间冒出来一般,并不是说王翔以前没有出现,而是他崛起的太过突然,李承乾就多次跟他提到王子新这个名字,他妹妹的气疾也是因为此人的药丸得以缓解,便是这次征高昌,背后也是此人的影子。

    王翔还是头一次见太极殿,左瞧瞧右看看一副很是好奇的模样,丝毫没有见到皇帝的惶恐,李世民揉了揉额头问道:“王子新,你来做什么?”

    啥?问我做什么?不是你让我进宫随皇后学习的吗,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王翔拱手道:“陛下不是让我今日开始每日进宫随皇后娘娘学习吗,若是没这事的话臣就回家去啦。”

    长孙无忌和房玄龄闻言均是眼皮一跳,虽说大唐不流行跪拜,但是你这也太随便了吧。

    李世民倒不在意王翔的随便,他这个样子反而让李世民感到放心,脸上也不禁有了笑意。

    “让你随皇后学习你不去立政殿跑到太极殿做什么?”

    王翔闻言忍不住习惯性的翻了一个白眼,把殿里众人都吓的不轻,他自己估计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朝李二翻白眼。

    “陛下,立政殿是皇宫后苑,我能随便进去吗?”

    李世民愕然道:“这倒是朕疏忽了,回头给你个牌子。”

    回头啊,王翔拱手道:“那臣先回去啦。”

    本以为今天可以不用去学习了,没想到李世民来了一句:“先在一旁候着,等议完国事朕带你过去。”

    “陛下议论国事我听了不好吧……”

    “无妨。”

    李世民摆了摆手不再理会王翔,而是转头看向长孙无忌:“辅机,你倒说说突厥如何?”

    王翔尴尬的站在下面见程咬金朝自己招收便屁颠屁颠的走到他旁边站下。

    “子新,与我说说陛下让你跟着皇后学习是怎么一回事呀?”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我庄上种的瓜果蔬菜还缺人照料呢,再说,我那登仙楼开业在即哪有什么功夫随皇后学习呀。”

    听到王翔的抱怨,站在程咬金一侧的秦琼顿时满头黑线,赶着在他眼里瓜果蔬菜和酒楼开业都比跟着皇后娘娘学习重要。

    老程听了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点了点头说道:“瓜果蔬菜成熟了给我府上送几筐。”

    对于程咬金的要求王翔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答应。

    老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侯君集正看向这边,冷哼一声朝王翔问道:“此次陛下欲出兵征高昌,你觉得是老夫统军好还是侯君集那厮统军好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