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三十七章 一切都是美好吗
    送李治回来的侍卫战战兢兢的说道:“晋王殿下有利民神器要献给陛下。”

    利民神器?李世民想起上次李治醉酒献土豆之事压下心里的怒火沉声问道:“什么利民神器?”

    “曲辕犁。”

    ……

    距离试犁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王翔过的是提心吊胆,因为李治那小鬼又喝醉了,谁能想到喝果酒都能喝醉呢,好在关键时刻他灵机一动和送李治回去的侍卫耳语了一番,于是就有了晋王醉酒献犁的一幕。

    自从那日之后太子李承乾,越王李贞还有李治那个小鬼都没有再到府里来,这才是王翔真正担心的地方。

    今日他总算松了一口气,因为刚到前厅门口就听到李治熟悉的声音。

    “小武姐姐,前些日子我被父皇禁足了这才没有过来看你。”

    “为什么禁你的足?”

    听到小萝莉问话王翔站在门口竖起耳朵。

    “还不是因为醉酒的事,父皇这次可是真的生气了,他说了下次我再醉酒便是献上一百个祥瑞都没用。”

    王翔暗道,这话怕是李二说给我听的,看来这次算是过关了,以后定不让李治那个小鬼沾酒,果酒也不行!曲辕犁啊,不说加官进爵,起码也该赏赐个几千几万两银子吧,这下好了,只怕又是功过相抵,李治饮酒准没好事。

    小萝莉没心没肺的笑道:“谁知你那么没用,喝果酒都能喝醉。”

    李治正要为自己的能力辩解,小萝莉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又说道:“还好你今日出来了,否则就要错过好玩的事情了。”

    李治好奇的问道:“什么好玩的事情?”

    小萝莉神神秘秘的说道:“做旗袍。”

    “旗袍是什么?”

    “就是很好看的衣服,前几日姐夫画了好多图纸,今日买了锦缎回来就让小丫做呢。”

    李治一向就是个好奇宝宝,问道:“为何要做旗袍?”

    “给登仙楼的小二穿啊,不过我让姐姐帮我也做两套。”小萝莉似乎非常开心。

    “用锦缎给小二做衣服?”李治更加迷糊了。

    虽然王翔说过那些买回来的漂亮姑娘其实是登仙楼的迎宾和礼仪,但是小萝莉还是更喜欢叫她们小二,高级小二也是小二。

    德贵终究还是没胆子去倚翠楼,晚香楼那样的地方,而是从人牙子手里买了七八个长相姣好的丫鬟,一共才花了六十两银子,就这样被王管家知道了还是挨了一顿痛打。

    王翔低估了小萝莉的八卦之心,在登仙楼听到他与德贵说起“官妓”的时候小萝莉就一直将此事放在心上,后来更是悄悄找到德贵询问此事,未来女皇的手段岂是一般,经过一番威逼利诱德贵妥妥的全部招供了,甚至连王翔建议他去倚翠楼,晚香楼赎人的事也一股脑儿全招了。

    小萝莉一听这事可不得了,赶紧告诉了武顺,然后杨氏知道了,再然后王管家知道了,到最后整个侯府的人都知道了。

    以前的王子新可是有不良前科的,所以对于他的辩解大家都抱着怀疑的态度,直到他画出叫旗袍的工作服图纸出来并且表示在培训服务员的时候可以接受武顺和小萝莉的监督这才得到了大家的信任。

    在考虑登仙楼迎宾和礼仪的服装时王翔一下子就想到了旗袍,旗袍是中国女性的传统服装,被誉为中国国粹和女性国服,能享有如此高的评价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旗袍的美是一种典雅而高贵的美,小萝莉和武顺第一眼看到旗袍图纸的时候就迷上了这种“小二穿的衣服”。

    小萝莉对旗袍的热情成功的引起了李治的好奇心,两人一起在前厅等着出去采买锦缎的小丫,王翔径自回了后院。

    小丫一回来小萝莉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去找武顺,买回来的锦缎当然要让她和姐姐先挑选好了剩下的才给那些高级小二做衣服。

    小萝莉挑选了一匹大红色的锦缎,武顺则挑选了一匹浅蓝色的锦缎,跟王翔猜测的结果差不多,以小萝莉的性格定然会选择颜色最艳丽的大红色,而武顺性格恬静温和肯定会选择淡雅一些的颜色。

    选好锦缎之后小萝莉便拿起桌上的图纸比较起来,左看右看哪一款都觉得很好看,难以抉择,武顺看着左右为难的小萝莉笑道:“二囡,若是都喜欢日后姐姐再给你做就是了,今日先选一个做了试试看。”

    “那好吧。”小萝莉又犹豫了一阵最后挑了一个高领的款式出来说道:“先做这一套吧。”

    小萝莉读书写字还马马虎虎,针线就是真的不行了,所以一切都是武顺动手。

    “王监丞,这旗袍也是你想出来的吗?”李治乖乖的坐在一旁看着武顺缝制旗袍,他的性子一向很静。

    “无聊之时胡乱想的。”

    李治闻言低头不语:王监丞作诗厉害,还懂得酿酒,连曲辕犁都能想到,父皇都说曲辕犁确实称得上是利民神器,胡乱想想又能想出这么好看的衣服出来,难怪小武姐姐也喜欢王监丞。

    李治想了想自己会什么,最后丧气的发现自己除了皇子的身份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地方能比得过王翔。

    “喂,稚奴,你在想什么呢?”小萝莉是个坐不住的主,刚开始还能坐着看武顺缝制旗袍,过了一会就感到无趣了,见李治发呆忍不住推了他一下。

    “没,没想什么。”

    “我们出去玩吧。”

    “好,玩什么?”

    小萝莉没有发现李治的异样兴致勃勃的说道:“前几日姐夫给我做了一个毽子,很好玩,我们去踢毽子。”

    又是王监丞么。李治顿时有些兴致怏怏。禁足的半个月他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饮酒不对,想到了父皇两鬓有了白发,想到了母后的气疾似乎好了许多,然而想的更多的还是小萝莉。自从那日不经意得知王翔与小萝莉有个未婚妻的赌约他总是觉得有些莫名的难受,他很喜欢王翔,有时候甚至觉得王翔比他的父皇和太子哥哥还要亲切,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感到非常开心,这种开心与平时那种被夫子表扬的开心不同,是非常轻松非常畅快的开心,所以得知小萝莉对王翔的感情后李治感到的不是愤怒而是委屈,一委屈便觉得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小萝莉虽然聪慧但是现在年龄还小,自然不会想到李治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思,取了毽子过来见他还一愣一愣的站在院子里顿时不高兴的撅嘴道:“稚奴,你到底要不要玩呀!”

    李治正要说话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轻轻按住。

    “二囡自己玩吧,我与晋王殿下说会话。”

    李治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王翔走到一旁的树下坐下,抬头看去还可以看到小萝莉灵动的身子在院中雀跃,毽子在她脚下就像一个欢快的精灵上下飞舞。

    “你喜欢二囡?”

    答案李治对王翔说过,只不过当时王翔装作没有听到,李治也以为王翔没有听到,没想到这堂迟到的爱情辅导课终究还是逃不掉的。

    李治也没想到王翔会突然直接问出这个问题,慌乱之下不知如何作答。

    王翔揽着李治的肩膀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我九岁的时候也喜欢过一个女孩。”

    李治意外的看了一眼王翔。

    “那时候的我总觉得她不在意我,所以我拼命在她面前表现。”

    “后来呢?”李治好奇的问了一句,他觉得王翔说的和自己很像,只是他不知道要如何表现自己。

    “后来她还是没有在意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李治的情绪也有些低落。

    “再后来她离开了,我一度以为自己失去了一切,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另一个女孩……”

    王翔没有和李治讲什么爱情大道理,别说一个九岁的小屁孩,就是他自己对那些爱情大道理又懂多少,他只是平静的讲述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会让他明白人生有很长很长的路,经历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路上的一道风景,遇到了每一个人都只是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无论人还是风景,有美丽有遗憾,但是这一切都不应该影响自己的路,更不应该影响别人的路。

    与其说是讲给李治听不如说也是讲给自己听。

    王翔是一个外来者,他不属于大唐,但是他又确实融入了大唐,因为他的到来很多人的命运或许会发生改变,倘若不是他武顺或许已经嫁给了贺兰越石那个妖男,长孙皇后得了哮喘药或许比历史上活的更久,大唐的百姓得了土豆或许会少了许多饥荒……对于这一切王翔觉得自己是对得起大唐的,甚至是有功于大唐的,因为大唐的一切似乎都因为他的到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直到看到李治黯然的样子他才发觉有很多东西被自己忽视了,李治的感情问题只是其中一个,他还想到了被自己抢走监丞之职的刘光,想到了在诗会上被自己夺走风头的洛阳四大才子,想到了在倚翠楼见到马文信的时候他那落魄无奈的眼神,一切真的都是那么美好吗?

    王翔的故事李治听得糊里糊涂,不过他却能感受到王翔发自内心的关心,这种感觉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王监丞,你还是吟首诗吧。”

    “好,吟诗。”王翔看了看一脸纯真的李治笑了笑。

    “山外青山楼外楼……妹纸多,咱别愁。”

    “这不是诗。”

    “哈哈,谁说这不是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