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三十一章 李二设百骑
    紧张了一夜此时放松下来困意便忍不住袭上头来,昏昏沉沉的回到房间看到盖着红盖头端坐在床沿的武顺王翔才猛然想起昨天是自己的大婚之日,忙了一夜竟是给忘了,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歉意。

    王翔拖着疲累的身子走近一些揭开武顺头上的盖头温言道:“府里出了点事,你怎么不先休息?”

    武顺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待看到王翔一身血迹的时候顿时慌乱起来。

    “你……夫君没事吧?”

    王翔捉住武顺的小手握在掌心笑道:“放心吧,不是我的血。”

    武顺的脸腾的一下红了,却没有抽出自己的手,而是小声道:“夫君忙了一夜想必累了,我服侍夫君休息吧。”王翔凝视着面前的武顺,一想到这个温顺恬静的美人以后就是自己的妻子了一种说不出的幸福顿然而生,前世的时候只顾着工作,谈了几个女朋友最终都没有修成正果,没想到现在却在大唐成家了,他突然觉得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

    “小姐,你不能进去。”外面响起小丫焦急的声音。

    “为什么不能进去,我要进去看我姐姐。”小萝莉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主,昨天迎亲回来的时候王翔和李治半路抛下她和武顺,小萝莉现在还憋着一股气呢。

    “夫人还在睡觉呢。”

    “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还在睡觉,我进去看看。”

    昨天到了侯府之后精明的杨氏一下子就感觉到府里紧张的气氛,知道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整天都没让小萝莉乱跑,吃过晚饭就让她早早睡觉了,所以小萝莉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听到小萝莉要开门进来,刚刚醒过来的武顺和王翔都紧张起来,他们此时的样子可不方便见人。

    见武顺嗔怪的看着自己王翔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从程处亮那里回来的时候这货都累成那样了睡觉之前还是没能忍住和武顺做了一番运动,还美其名曰:“不能在新婚之夜冷落了娘子。”

    “快帮我穿衣服。”

    王翔自己穿衣服的本事不行只好催促武顺帮忙。

    “小武姐姐!”

    武顺正手忙脚乱的帮王翔穿衣服外面又响起一个声音,小萝莉开门的动作便停住了,武顺和王翔都松了一口气。

    来人正是李治,这小鬼今日可有了好的借口来侯府,先去看了一下程处亮,与守在那里的清河公主说了一会话然后就火燎火燎的去西苑找小萝莉,听杨氏说小萝莉到这里来了便又寻了过来。

    “晋王殿下。”

    “小武姐姐叫我稚奴就行了。”

    “嘿嘿,那我可就叫你稚奴啦。”小萝莉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奸诈得意。

    “好,好。”李治似乎非常高兴:“小武姐姐,宫里新做了糕点,我特地带了一些让你尝尝,正放在前厅呢。”

    “嗯……那我们先去吃糕点吧,回头再来找姐姐。”

    “嗯嗯!”

    听得两人的声音渐渐远去武顺轻舒一口气,王翔看着衣衫不整面色红润的武顺心思又活络起来。

    武顺按住王翔不安分的手娇羞道:“夫君,这都快午时了,还是快些穿衣洗漱吧,二囡一会吃完糕点又要来找我说话了。”

    王翔上下其手过足手瘾这才不甘心的穿衣洗漱。

    小丫听得屋里的动静小声问了一句:“少爷夫人起了吗?”

    “起啦,起啦。”

    听到王翔的声音似乎有些不高兴小丫猜到缘由掩嘴一笑说道:“驸马都尉今日已经醒过来了孙神医让少爷过去看看。”

    “我又不是神医要我去干嘛。”虽然嘴里这么嘟囔不过听到程处亮醒过来王翔心里也是非常高兴。

    武顺看出王翔的心思笑道:“夫君先去看看吧。”

    “那你多休息一会。”

    来到程处亮的“病房”,王翔不禁感叹这货的身体果然不是正常人的身体,拖着那样重的伤还能活着撑回长安,这抢救回来才刚过了一夜这货居然可以坐起身子和清河公主秀恩爱了,好在王翔也有了爱情的滋润所以不会像之前那样羡慕嫉妒恨。

    孙思邈正在研究一品酒见王翔进来便开口问道:“昨日除了这酒之外你还让他服用了何物?”

    王翔闻言心里一咯噔,哈哈笑道:“不知道孙神医说的是什么,昨日我不就是让他喝了一碗酒吗。”

    孙思邈盯着王翔的眼睛缓缓说道:“老夫从医数十年,对人体研究了数十年,昨日虽然是站在你的身后但是你的右肩稍微耸动了一下,定是取了何物出来。”

    孙老头这么牛逼!王翔心中一惊,他取药丸的时候已经够小心了,没想到肩膀稍微动了一下孙老头都能看出端倪。

    “额,好像是肩膀痒我才动了一下……”

    “既然如此,那我还是去问问陛下吧。”

    见孙老头收拾药箱一副要去找李二聊天的架势王翔连忙拦住:“别啊,有话好说,关陛下什么事嘛。”输血一事还不知道李二那里能不能过关呢,要是再弄出药丸什么的可就更加不好忽悠了,再拿西域商人忽悠只怕西域商人就不是商人而是神仙了。

    “那王监丞可是愿意如实相告了?”

    靠!神医不是应该德高望重的吗,怎么孙老头也耍无赖呢。

    孙思邈叹了一口气说道:“并非老夫刻意相逼,只是此物能救很多人,老夫也只好……”

    对于孙老头这种一心治病救人的人王翔实在生不出什么气来,只好取了一粒抗休克的药丸和一剂强心剂交给孙思邈并且把这些东西的来源也推给那个无所不能的西域商人,孙思邈除了是神医之外还是一个道士,说不定哪一天他真能捣鼓出抗休克的药剂和强心剂出来,那也是一件好事。

    孙思邈得了药丸和强心剂便赶着研究去了,屋里只剩下王翔,程处亮和清河公主。

    “子新,是你救了我?”程处亮迷迷糊糊的似乎听明白了一些事。

    王翔指着自己笑道:“你看我像神医吗?”

    程处亮定睛看了王翔一会,吐出两个字:“不像。”

    “那不就是了。”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笑完之后王翔正色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说你们突围的时候你的马突然癫狂了?”

    程处亮神色一黯,惊鸿是程咬金的爱马。

    “听说那匹马随程伯伯征战多年,骁勇俊逸,怎么会突然癫狂呢,会不会是有人……”王翔脸色凝重,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有人想要暗害程处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不简单了,堂堂驸马都尉,卢国公的儿子,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程处亮听出王翔的意思摇头说道:“并非你想的那样,惊鸿多年征战,马蹄已经磨损的厉害,这次我们与高昌精骑交战的地方遍地碎石,惊鸿的前蹄磨的血肉模糊这才失足将我甩下,也不知惊鸿逃出来了没有。”

    听到不是有人故意为之王翔才放心下来,毕竟人心是最难防的,一次不成还会有下一次,这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的太极殿,李世民高坐龙椅,下面站着的全是和李世民一起征战天下的老将,他们都在等一个消息。

    过了一会一个太监低头快步进殿,李世民双目一凝寒声问道:“事情查清楚了吗?”

    太监跪地回道:“查清楚了,驸马都尉的战马癫狂并非人为,是因战马马蹄磨损严重,战马剧痛之下才将驸马都尉甩下马背。”

    李世民舒了一口气,还好只是意外,否则长安城恐怕又要血流如河了。

    “那马现在如何?”

    “受了几处伤都不致命,只是前蹄磨损厉害,怕是以后走路都是不行了。”

    听到太监的话程咬金一脸复杂,惊鸿随他出生入死多年不知助他立下多少战功,也不知救了他多少次性命,都说英雄末路,战马何尝不是如此,虽然惊鸿身体依旧强健,但是马蹄磨损注定今后无法再驰骋疆场,想想都感到悲凉。

    李世民挥退太监朝程咬金说道:“既然处亮落马一事非有人刻意为之,此事便由你自己处理吧。”

    “高昌近年来频繁南下掠我边境之地,此次更是出动两万精骑,实有窥探我大唐虚实之意,只怕是别有用意。”

    李靖的话说出了李世民心里的担忧,高昌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不拔不快,闻言顿时皱眉思索起来。

    比起李靖和程咬金等人侯君集的军功和地位还是差了一节,正急于表现自己,见机上前一步说道:“臣愿为陛下征高昌!”

    李世民目光闪烁,似乎有些犹豫不决,片刻后颓然的摆了摆手道:“如今我大唐战马多有损耗,那高昌之地又遍地碎石对马蹄损害较大,征高昌一事还是以后再议吧。”

    李靖点了点头说道:“现在的确不是征高昌的最佳时机,不过征高昌必依赖骑兵,陛下不妨先设百骑,为我大唐训练精锐骑兵,日后征高昌必有所用。”

    李世民闻言大笑道:“药师所言甚合我意,即日于长安设立百骑,着大将军李靖督百骑为我大唐训练精骑以备日后征高昌所用。”

    “臣遵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