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十九章 惊变
    武顺大婚,武元庆和武元爽二人没有露面,此时他们一脸阴郁的从贺兰越石的府邸出来。

    武元爽忍不住开口道:“大哥,这可如何是好,贺兰大人似乎对我们……”

    武元庆低声骂道:“我们连三妹的婚事都不露面特地上门请罪就是希望贺兰大人能消消气,谁知那程老匹夫前日发了什么神经,下手那么狠,贺兰大人腿断了面子丢了却不敢找程老匹夫算账,今日咱们兄弟二人送上门来这气当然就出到咱们头上了,真是晦气。”

    “那程老……将军,他怎么会帮王子新出头呢?贺兰大人好歹也是越王府的人。”武元爽似乎对程咬金有些惧怕,没敢像武元庆那般喊他程老匹夫。

    “王子新他爹以前是程老匹夫手下的副将还救过老匹夫一命,他护着王子新倒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太子和晋王为什么会和王子新走的那么近,就连越王那个小魔王近日似乎也总是往王子新那里跑,听说今日王子新成亲他也悄悄去了,你没见贺兰大人的脸色有多难看吗。”

    武元爽闻言忧道:“那我们该当如何?”

    “先回去。”武元庆目光阴晴不定。

    迎亲的队伍行至西华门大街的时候斜里突然撞出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王翔马术不精吓的猛勒缰绳差点把自己掀翻在地,正要发怒却感觉到那个身影有些熟悉。

    “清河公主?”

    那个身影依旧跌跌撞撞的朝前走着似乎没有听到王翔的声音。

    王翔感到不对劲翻身下马走近一看顿时大惊,清河公满脸泪痕,一脸凄然无助,整个人憔悴无比。围着花轿转悠的李治也发现了清河公主的异样,下马唤道:“皇姐!”

    清河公主这才回过一丝神来,抬头看到王翔和李治的时候身子一软便晕倒在地。

    “公主!”

    “皇姐!”

    花轿骤然停下,外面一阵嘈杂混乱。

    ……

    林川侯府宴席大开,新颖的火锅吃法,肉香四溢的牛骨汤,肥嫩可口的羊肉片,加上这个时节难得见到的新鲜蔬菜,宾客们吃的热火朝天,程咬金那班军中将领就着一品酒大口吃肉直呼过瘾。

    “嘭!”侯府的大门被硬生生撞开,一身红袍的王翔抱着一个女子冲进来,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李治。

    宾客们先是一愣,转而纷纷调笑起来:“哈哈哈,王监丞这新郎官也太心急了吧,怎么直接抱着新娘跑进来。”

    现在的王翔哪有心思调笑,急道:“快让一让,清河公主晕倒了!”

    什么?

    众人皆是愕然,王子新抱的不是新娘?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翔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抱着清河公主朝后院而去,程咬金率先反应过来,也跟着王翔朝内院跑去,留下一众宾客面面相觑,等到将昏厥的清河公主安置到床上程咬金才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在回来的路上看到清河公主一个人在路上走着,刚上前问话她就昏了过去。”

    李治腿短,这回才跟上,一进屋就急切的问道:“我皇姐怎么样了,孙大夫马上就过来。”

    话音刚落一个精神矍铄的白须老者快步走进屋来,身后还背着一个药箱,一向桀骜不驯的程咬金看到老者的时候竟然难得的语气恭敬道:“孙神医。”

    孙神医?能让程咬金如此恭敬的……难道是孙思邈?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上前给清河公主把起脉来。

    “公主是忧伤惊惧过度导致心神受损,加上原本就有些体弱所以才昏厥过去,老夫开副药,服下之后很快就能醒转。”

    等到清河公主服下药的时候屋里已经围了一圈人,都是跺跺脚长安城就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程咬金的脸阴沉的吓人,孙思邈说清河公主是忧伤惊惧过度才导致昏厥的,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情能让清河公主忧伤惊惧到如此程度呢?程咬金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其他人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俱都沉默不言。

    屋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起来,这时来福心惊胆战的走进来小声道:“外面来了一个兵士说是有重要的军情要向程老将军禀报。”

    听到来福的话程咬金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这两年大唐境内并无大的战事,前段时间西面有小股蛮夷作乱,李世民等人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是让一普通将领带了三千兵马前去剿乱,程处亮也随军前去历练。按理来说此番出征并不是什么大的战事也非程咬金统军,有军情自然也不必跟程咬金禀报,但是这兵士偏偏要找程咬金,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带他进来!”程咬金阴沉着脸说了一声。

    那兵士一进门屋里的老将俱是皱眉,兵士身上的盔甲已经破烂不堪,身上大小伤口数十处只经过简单的包扎,全身沾满了污血。程咬金看到兵士的时候眼睛一缩,那是他派去跟着程处亮的亲兵!

    兵士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倒头便哭道:“小人对不起程老将军!”

    程咬金心里一痛,捏紧拳头故作镇定,声音却有些颤抖,“究竟何事。”

    那兵士埋头哽咽道:“那小股作乱的蛮夷实则是高昌南下掠夺的先锋部队,雷将军带着我们击溃了那支先锋部队不想却遇上了高昌两万精骑。”

    嘶!

    众人都是深吸一口气,两万高昌精骑都可以打下一座城池了,高昌盛产良马,兵士多用弯刀和长矛,骑兵作战能力极强,便是李靖这样军神一般的人物对上高昌精骑也不愿与之正面硬碰。

    程咬金沉默不语,兵士继续说道:“雷将军带着我们厮杀突围,却不想驸马都尉的战马突然癫狂将驸马都尉掀下马来。”

    战场厮杀,对阵的还是高昌精骑,一旦被掀下马背……

    程咬金闭起双眼,声音听不出悲喜,问道:“驸马都尉现在如何?”

    兵士闻言又是痛哭出声:“小人护卫不周,驸马都尉被利矛穿胸性命垂危!”悲痛自责之下兵士伤口崩裂顿时血流不止头一栽就昏了过去,孙思邈连忙上前帮他处理伤口。

    黑脸尉迟见程咬金的脸比自己还要黑心中也替他担心不已,两人平时虽然经常争吵打闹,但是战场上一起厮杀过来的交情却不是一般的深厚。

    “老程,他既然说处亮性命垂危说明人还活着,有孙神医在或许……”

    程咬金闻言眼睛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连连说道:“对,对,还活着,孙神医活人无数一定会有办法。”说完一脸热切的看着孙思邈。

    正在帮兵士处理伤口的孙思邈面色凝重的开口道:“利矛穿胸定然凶险无比,不可有丝毫拖延。”

    这兵士一看就是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报信,那么程处亮一定还在回来的路上,程咬金立刻召来一个兵士吩咐道:“速去联系护送驸马都尉的队伍让他们直接把人送到这里来!”

    此时的宾客也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事,稍一打听得知是驸马都尉出事,这宴席自然也就办不下去,纷纷告辞离开。

    待到夜色降临,林川侯府只剩下程咬金,尉迟敬德等军中大佬,李承乾和李治回宫将此事告知了李世民没想到李世民竟然二话不说立刻就便装出宫来到林川侯府安慰程咬金,还要亲自等到程处亮回来,君臣能做到这个份上就是王翔都感到羡慕感动。

    一直到后半夜,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寂静。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是看到程处亮的时候众人还是忍不住一阵心寒。

    如果不是亲自看到王翔简直不敢相信人受了如此重的伤居然还能活着,程处亮双眼紧,身上伤口不计其数,血水甚至渗透马车的底座滴落下来,最骇人的就是那半截穿胸而过的利矛,大量的血水从伤口处汩汩冒出。倘若不是那微微颤抖的嘴唇根本看不出还是一个活人。

    孙思邈面色凝重道:“将人抬进房间,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触碰到伤口。”

    把程处亮小心翼翼的抬进早就准备好的一间房间,孙思邈看着那半截利矛犹豫了,程咬金等人都是紧紧盯着孙思邈连气都不敢喘。

    “咳。”没想到这个时候程处亮突然咳嗽一声清醒过来,血沫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睁开眼睛看到程咬金和李世民等人的时候这货还咧嘴一笑:“我居然活着回到长安了。”

    李世民脸色一正说道:“你不仅要活着回到长安,还要一直活下去,这是圣旨。”说完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孙思邈。

    孙思邈严肃道:“这矛如果不拔出来的话最多只能撑过两柱香的时间。”

    李世民深吸一口气问道:“如果拔呢?”

    “如果可以挺过拔矛的凶险及时止住血的话或许可以抢回一条命”

    “那便快拔吧!”

    孙思邈摇了摇头说道:“以驸马都尉现在的身体情况如果突然拔出利矛很可能会挺不过去。”

    李世民沉默了,转头看了一眼程咬金。

    “哈哈,死有何惧,只是可惜没能喝上一品酒坊酿出来的一品酒……”程处亮大笑一声,目光涣散气息越发虚弱,看来果真如孙思邈所说的撑不过两柱香的时间。

    “如果他可以撑过拔矛的凶险呢?”一直不作声的王翔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那老夫便有八成的把握救活他。”

    八成吗?王翔凑到程处亮面前轻声道:“处亮兄,我们的一品酒坊已经可以酿造一品酒了,你出征的时候没能让你喝上,今日便让你喝个痛快吧。”

    意识已经模糊的程处亮闻言嘴角竟然牵出一丝笑意。

    李世民怒道:“胡闹,如此伤势怎能让他喝酒!”

    程咬金松开捏紧的拳头低声道:“处亮出征前还跟我念叨想要喝上一口一品酒坊酿造的一品酒,今日就随了他的心愿吧。”言语间说不出的落寞和哀痛。

    在李世民吃人的目光中王翔返身出门,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碗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