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十七章 老程上门讨菜刀
    今晚注定是一个失眠夜,马文信失眠了,他想起了离开洛阳赶赴长安时的豪言壮语;凝香失眠了,她总感觉姐妹们的议论还在耳边回响;清河公主失眠了,突如其来的莫名心悸让她心绪不宁……

    王翔也失眠了,他想到了三天后的婚事,想到了武顺美艳动人的红唇,想到了……

    “少爷!少爷!”

    昨夜思绪如潮,王翔愣是倒了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入睡,感觉还没睡踏实就听到小丫的呼声。

    这丫头以前可不会打扰我睡觉的。王翔不满的嘟囔了两句,眼睛也没睁开,问道:“什么事一大早就大呼小叫的?”

    “少爷,不早啦,这要是往日你都已经去司农寺上值了。”

    “今日不是不用去司农寺上值嘛。”

    王翔依旧没有起床的打算,自从土豆和简易大棚弄好之后,他这监丞当的是越发闲散,一开始还每日去司农寺检查一下土豆的出芽情况,后来见土豆芽苗长势不错就变成了两三日去检查一次,到现在干脆变成碰巧路过司农寺才进去检查一番。土豆极易成活,加上天气日渐转暖,想要它们不活都难,更何况还有司农寺的官员照管着。

    小丫遇到王翔的皮赖样子也是没辙,只好直接开口道:“程老公爷来了,正在前厅等少爷呢。”

    “哪个程老公爷?”

    “卢国公程老公爷啊,就是驸马都尉的……”

    “靠!程咬金来了?”不用小丫解释王翔就彻底清醒过来,在王子新的记忆里面程咬金可是他最害怕的人。

    “快,帮我更衣!”

    看到王翔一脸紧张的模样小丫咯咯一笑道:“少爷还是这般害怕程老公爷。”说着就要上前帮王翔更衣。

    “等等!小丫,你先出去一下。”

    “怎么了少爷?”见王翔突然一脸古怪的捂紧被子小丫有些不明所以。

    “没什么,你去前厅招呼程老公爷,我自己更衣。”

    “少爷自己能行吗?”小丫狐疑的看了一眼王翔。

    王翔连忙催促道:“能行,能行,你快去吧。”

    小丫走后王翔心虚的吐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一看,尼玛,老子居然湿了!都是昨夜失眠惹的祸。

    笨拙的换好衣服王翔简单的洗漱一番就匆匆忙忙赶到前厅。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身材熊壮的老者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手里端着一杯热茶,不时悠闲的喝上一口。

    “哎呀,原来是程伯伯大驾光临,小侄我……”

    王翔挤出一脸夸张的笑意,话还没说完就被程咬金粗暴的打断了。

    “行了,行了,别跟我诌些没用的,听说你小子过两日大婚,竟然也不派人知会我一声!”

    “小侄的婚事怎敢劳程伯伯操心。”王翔立刻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放屁,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我老程说过王炳的子嗣就是我老程的子嗣,他两腿一蹬不管事了,你的婚事当然要我老程来管了。”程咬金骂了一阵又说道:“听说前几日越王府的贺兰越石竟敢对武家娘子起歪心思,我今日路过他府上的时候顺便把他一条腿给打折了。”

    程咬金说的随意,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王翔却听得一身冷汗,越王府法曹说打就打了,还打折人家一条腿,王翔都有点同情那个妖男了。

    见王翔默不作声程咬金训道:“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就给我往死里打,这一点你倒是不如我们家那小子,当初侯家小子多看了清河公主一眼就被我家处亮打断了三根肋骨,哈哈哈。”

    看着程咬金有些得意的样子王翔只能连连称是,心里却有种想哭的感觉:咱可是文明人。

    “听说处亮兄出征去了?”为了不继续听程咬金宣扬暴力思想王翔只好转移话题。

    “是啊,那小子早就嚷嚷着要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这次就让他随军历练一下,哈哈哈。”这件事程咬金也感到非常骄傲,甚至将陪伴自己征战多年的战马交给程处亮。

    笑过一阵程咬金突然问道:“你家厨房在哪里?”

    王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程伯伯说什么?”

    程咬金脸色不悦又问了一遍:“你家厨房在哪里?”

    这次听清楚了,不过更加感到莫名其妙,怎么突然问起我家厨房,就算你问我家茅房我也是能够理解的,老人家嘛一时憋不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问我家厨房是什么个意思?

    见程咬金有些不耐烦王翔只好老实答道:“在后面。”

    “带我过去看看!”

    程咬金兴致勃勃的样子更加让王翔摸不清头脑了,看了一眼小丫,她也是一头雾水。

    难不成这老货饿了?那也不至于要亲自去我家厨房啊。

    侯府的厨房不小,打扫的也很干净,程咬金在厨房里面转悠了一会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子新啊,怎么你家的厨房没有菜刀?”

    菜刀?又关菜刀什么事?

    “程伯伯这是要找菜刀?”王翔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见程咬金点头王翔只当是老人家的一些奇怪癖好,帮着在厨房找了一圈也没发现菜刀,朝小丫问道:“小丫,咱家的菜刀呢?”

    小丫想了想说道:“林婶做完饭就把菜刀带走啦。”

    王翔无语道:“一把菜刀带走干嘛?”

    “林婶说咱家的菜刀可好使了,剁牛骨头的时候就是张屠夫那把专门用来剁骨头的刀都不如咱家的菜刀好使,上次闯进府里来的黑脸将军把咱家的菜刀顺走之后林婶可心疼了好一阵子,所以后来少爷给她的那把菜刀每次用完她都会带走。”

    听到小丫的解释王翔也是醉了,一把菜刀竟然……

    “你家厨娘也忒是小气,一把菜刀还要带走!”

    看着气急败坏的程咬金王翔总算明白了什么,这货就是冲着咱家的菜刀来的。

    原来那日尉迟敬德无意中发现王翔府里的菜刀似乎有些不凡就顺手牵走了,回去一试才知道何止是不凡,简直就是一把宝刀,他用府里最锋利的一把陌刀与之对砍,陌刀的刀刃都翻卷了,菜刀却一个豁口都没有。于是从那日之后尉迟敬德就一直把那把菜刀别在腰上。

    尉迟敬德和程咬金都是一直追随李世民征战一生的老将,如今没有什么大的战事,这些老将闲散在长安城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聚在一起吹牛打屁,炫耀好马好刀。有一日尉迟敬德,秦琼还有程咬金几个老将一起喝酒的时候,喝得兴起程咬金瞥见了尉迟敬德腰间的菜刀便嘲笑起来,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带着一把菜刀在身上,程咬金的臭嘴那是出了名的没有遮拦,几句话说的尉迟敬德顿时火气,便要用自己的菜刀和程咬金的随身宝刀比试一番。

    结果可想而知,程咬金开口嘲笑的菜刀把他引以为傲的宝刀砍得刀刃翻了卷,这一下所有的老将都对尉迟敬德手里的菜刀有了极大的兴趣,尉迟敬德却缄口不言其来处,从别人家顺走的菜刀说出来也不光彩。

    程咬金自从见识过那把菜刀之后就一直念念不忘,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一个消息尉迟敬德的菜刀是从林川侯府得来的,这老货仗着脸皮厚直接找尉迟敬德讨要,还说这把菜刀是他当年赠送给手下副将王炳的。尉迟敬德自然是不肯,两人为了一把菜刀差点没闹到李世民面前去,最后在几个老将的劝阻下程咬金才决定到林川侯府来看看。

    到了林川侯府的厨房却没见着菜刀,老程心里自然是不爽了。

    王翔可不想因为一把菜刀惹得程咬金不快,连忙吩咐小丫道:“小丫,让林婶带着菜刀赶紧过来,程伯伯想要看一看咱家的菜刀。”

    当林婶带着菜刀气喘吁吁赶过来的时候程咬金二话不说一把夺过林婶手里的菜刀把林婶吓的不轻。

    “好刀啊,果然是好刀啊。”程咬金轻轻抚了抚刀面开口赞道,看样子显然是不打算归还菜刀了。

    “要是程伯伯喜欢的话这把菜刀就送给程伯伯了。”

    程咬金闻言脸上一喜,暗道:这小子上道。一巴掌拍在王翔的肩膀上笑道:“好,既然是子新的一番孝心我就勉强收下了,哈哈。”

    王翔揉了揉麻木的肩膀心里鄙视道:还勉强收下,不愧是程处亮的老爹,这脸皮比程处亮厚了不止一点半点。

    “不过嘛……”程咬金话锋一转,盯着王翔说道:“尉迟那老匹夫也有一把这样的菜刀,我只得一把……”

    最终王翔在付出两把菜刀之后程咬金才心满意足的离开林川侯府。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日就多了很多大人物登门拜访,全是来给他两日后的大婚送礼的,这让王翔受宠若惊的同时有些疑惑,他一个小人物的婚事怎么会引起这么多大人物的关注,就连秦琼,李靖这样的军中大佬都亲自登门送礼。

    等他们离开的时候每个人的腰间都别着一把菜刀,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直让王翔感到欲哭无泪,尼玛,这是要组建菜刀门的节奏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