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十五章 夜访凝香
    物以稀为贵,一品酒大量供应之后价格自然就下降了,如今在百味楼喝上一小杯一品酒只需二两银子,不过比起十文钱一坛一文钱一碗的普通酒水依旧是天价酒水。能到百味楼吃饭的都是非富即贵,别人喝的都是一品酒你好意思叫一碗普通酒水吗?所以自从一品酒坊大量供应一品酒之后百味楼的普通酒水已经无人问津,仅是酒水的利润就比过去高了数十倍,惊喜之后黄掌柜隐隐感到有些担忧。

    刚刚送走蹭完饭的李氏三兄弟,王翔躺在躺椅上悠闲的剔着牙。

    “你说百味楼的黄掌柜愿意提高三成的进价想让我们只给他们百味楼提供一品酒?”

    王管家激动的说道:“是啊少爷,三成可是不少银子。”

    看着兴奋的王管家王翔悠然开口道:“就算我不答应他的要求想要他提高三成进价又有何难?”

    “少爷的意思是?”王管家一脸疑惑。

    “百味楼是长安城第一酒楼。”王翔玩味一笑,眯着眼睛幽幽的说道:“如果我不再向百味楼提供一品酒,而是开始向鸿福楼和同源楼提供一品酒,不知那百味楼还能当多久的长安城第一酒楼?”

    听完王翔的话王管家彻底愣住了,鸿福楼和同源楼是长安城仅次于百味楼的大酒楼,而现在一品酒已经成为豪门勋贵必点酒水,谁还好意思喝普通酒水?因为这个原因这段时间鸿福楼和同源楼的生意大不如前,而百味楼却是每日座无虚席,如果百味楼突然没了一品酒而鸿福楼和同源楼有了一品酒,那……

    想到这里王管家简直想要惊呼出来,一品酒竟然可以左右长安城三大酒楼的生意!

    “难怪黄掌柜似乎非常急切的想要和我签下文书,幸亏当时想着要和少爷商量一下才没答应。”说到这里王管家眼睛一亮,喜道:“那咱们自家的酒楼?”

    你才想到啊?王翔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德贵已经跟我说过了,不过我们的酒楼比起长安城三大酒楼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只靠一品酒还是不够的。”见王管家有些失望王翔笑道:“德贵酒楼也没什么生意我让德贵先把酒楼关了,等酒楼重新开张的时候就是我们争夺长安城第一酒楼的时候。”

    年逾不惑的王管家听到王翔的话心里居然也腾起一阵熊熊燃烧的火焰,激动的念道:“老侯爷保佑,侯府有望了!”

    王翔没有理会激动的王管家,起身整了整衣服说道:“我要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少爷要去哪里?”

    “倚翠楼。”

    ……

    凝香笑盈盈的看着面前故作正襟危坐的王翔,小翠则侍立在一旁瞪着一双充满警惕的大眼睛,生怕王翔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以前的王子新可不是什么规规矩矩的人。

    “自从那日金光湖诗会之后王公子还是头一次来我们倚翠楼呢。”凝香的声音透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幽怨。

    王翔尴尬一笑,以前的王子新是倚翠楼的常客,而他本人还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所以有些不自在,刚进倚翠楼他就说要找凝香,顿时遭到了所有人的鄙视和嘲讽,凝香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好在下来倒水的小翠一眼就认出了王翔,凝香听说王翔是特地过来找自己的心里隐隐有些欢喜,那首白狐让她在长安城的名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只不过金光湖诗会之后便再没见过王翔原本还以为王翔早就把她忘了。

    当凝香亲自下楼把王翔迎上去的时候那些刚刚还大肆鄙视和嘲讽的纨绔们顿时跟傻了一样,愣了片刻纷纷大呼没有天理。

    以前王子新天天往倚翠楼跑我总觉得他烦,这几日他不来了我却这般念着他。凝香脸上微红。

    “咳。”被凝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王翔干咳一声说道:“陛下不是让我当什么司农寺监丞吗,所以这几日忙了些。”

    “恐怕不只是忙这些吧?”

    见凝香一脸幽怨的看着自己王翔心虚道:“那还能有什么?”

    “王公子在大婚前三日还到我们倚翠楼来难道就不怕别人说什么吗?”

    尼玛,我就说怎么我一说要来倚翠楼的时候王管家看我的眼神那么不对劲呢,三天后就是我和武顺成亲的日子了,这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就该等成完亲再来。想到这里王翔又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算了,先不管这些了。

    王翔打个哈哈笑道:“我都没想到这些,你说好不好笑,哈哈,哈哈哈。”

    “很好笑吗?”一旁的小翠看傻子一样看着王翔插嘴说了一句。

    王翔笑声一滞,凑近凝香耳边小声抱怨道:“你的这个小丫鬟太不可爱了。”

    感觉到王翔的呼吸吐在自己耳朵上痒痒的,凝香红着脸掩嘴笑道:“这丫头的耳朵可尖着呢。”

    果然,王翔一回头正对上小翠充满杀气的眼神,腮帮子鼓的高高的。

    “我哪里不可爱了?还有!你离我们家小姐那么近干嘛!”

    王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多么暧啥昧,连忙坐回身子,不过那不经意的一嗅让凝香心里一乱。

    “王公子今日过来所为何事?”凝香开口打破了尴尬。

    “有份礼物送给你。”

    “什么礼物?”凝香好奇的问道。

    “香水。”王翔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里面是他提前准备好的国际品牌香水。

    凝香疑惑道:“香水是何物?”

    王翔把盒子推到凝香面前说道:“你打开看看。”

    凝香闻言打开盒子,顿时惊呼一声:“好漂亮!”

    “如此晶莹剔透的琉璃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难怪凝香如此惊讶,盒子里面摆放着五款不同味道的香水,香水的瓶子是由五种不同颜色的水晶所制,晶莹剔透远非现在的琉璃可比,而且瓶身经过非常精确的切割打磨,无数个棱面反射出的光彩更是绚丽无比,夺人眼目。

    这东西可不是用来看的,王翔示意凝香拧开瓶盖。

    “好香!”

    看到凝香惊异的样子王翔得意洋洋的说道:“这就是香水,只需一滴洒在衣服上面,香气终日都不会消散,这五瓶香水分别是五种不同的香味。”

    凝香好奇的拧开另外四瓶香水轻轻嗅了嗅,果然香味各不相同。

    见凝香似乎对香水非常陌生王翔好奇的问道:“我闻凝香姑娘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难道用的不是香水?”

    凝香闻言想到刚才王翔在她脸侧的一嗅顿时满脸羞红没有说话,一旁的小翠羡慕的看着凝香手里的香水瓶嘟嘴道:“我家小姐身上的香味可不是你说的什么香水,那是小姐自己的香味。”

    原来是天然体啥香啊,王翔暗暗惊叹,竟然比香水还要撩人。

    “小翠!”

    见凝香羞怒小翠才小声嘀咕一句:“无事献殷勤。”

    “咳,那个,小翠姑娘,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个黄毛丫头就不信搞不定你了!

    “是吗!我也有吗?”小翠两眼泛光。

    王翔又从怀里掏出一瓶香水出来,虽然不如凝香的那五瓶香水精致却依旧让小翠惊喜无比,小心翼翼的从王翔手里接过香水便仔细端详起来,学着凝香那样拧开瓶盖轻轻闻了一下顿时眉开眼笑,抬起头的时候发觉王翔正盯着自己又故意摆出一副冷冷的模样说道:“你可不要以为用一瓶香水就可以收买我了。”语气却软化了许多。

    没了小翠监视一般的眼神王翔感觉舒服多了。

    “王公子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

    王翔摆手打断凝香说道:“如果凝香姑娘把我王子新当成朋友的话就不要拒绝了,还是说凝香姑娘体有幽香瞧不上我这香水?”

    听到王翔的打趣凝香又是娇羞又是欢喜:他把我当成朋友。

    “那就多谢王公子了。”

    “既然是朋友怎么还叫我王公子,直接叫我子新便是了。”

    听到王翔的话小翠正要开口,看了看手里的香水最终只是嘟着嘴没有说话。

    凝香犹豫了一下细声道:“子新今日过来可是有事?”

    听到凝香喊自己子新王翔心里一乐,说道:“确实是有点事想要麻烦凝香姑娘。”

    凝香好奇的问道:“何事需要我一个小女子帮忙?”

    “我府上王管家的儿子帮我经营着一家酒楼,不过他对酒楼的布置是一窍不通,酒楼一点生意都没有,那日我看姑娘的画舫布置别出心裁,所以想请凝香姑娘帮我想一想如何布置酒楼才能吸引客人。”

    “王公……子新那酒楼叫什么名字?”

    “德贵酒楼。”

    凝香扑哧一笑说道:“以子新的诗才何以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王翔一脸郁闷道:“别提了,这名字可不是我取的,因为王管家的儿子叫王德贵所以酒楼就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不过日后是要改的。”

    凝香掩嘴一笑说道:“那子新便与我详细说说酒楼的大小和位置。”

    王翔将酒楼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

    凝香果然有颗玲珑心,只是略微思考一下就已经有了想法,王翔听完之后更是惊喜无比,临走的时候神秘的说道:“等到酒楼开张的时候还要请凝香姑娘帮一个忙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