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七章 硬骨头
    一进司农寺的正厅王翔就傻眼了,一群须发花白的老头,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打盹的打盹。

    这是大唐九寺之一的司农寺吗,怎么感觉像是进了后世的养老院,尼玛还有两个老头连官帽都没戴就这样坐在地上下棋,看到刘政一这个上司进来连头都没抬。

    “这,我们司农寺平时都是这般做事吗?”王翔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刘政一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近日宫里既无祭祀又无大的朝会,各地也未听说有饥荒需要赈灾,百官的常料和禄廪每月月底让陈主簿记录分派便可以了,寺里平时无事。”

    王翔不禁咂舌,司农寺数十官员竟然整日无所事事,就一主簿便将所有事情做了,养了这么一些个官员他都替李二感到不值,不过又不用他出俸禄他也懒得管。

    “陛下让我来负责土豆之事,不知土豆现在何处?”王翔可不敢跟他们一样清闲,李二对土豆一事可重视的很。

    听到王翔的话一个正在喝茶的老头细眼一眯语气不善道:“你就是那个编造祥瑞糊弄圣上的王子新?”

    “忠正,不可乱言。”刘政一轻喝一声,却听不出任何责备的意思,又朝王翔笑道:“这位是百瑞园的苑监张忠正张大人,张大人在司农寺德高望重,本官还未到司农寺任职的时候张大人已经在司农寺专研新粮果蔬二十余年,在这方面可谓是无人能及,不过张大人为人刚烈最看不惯弄虚作假糊弄上官的行为,说话有些直接,王监丞勿怪。”

    看似在帮张老头解释,话里不也是说我弄虚作假吗,果然够虚伪的,王贤侄这会功夫又变成王监丞了。

    王翔心里冷哼一声淡淡的说道:“张苑监,你是说陛下昏聩,用人不明吗?”

    张忠正怒道:“老夫何时这般说过!”

    王翔掏了掏耳朵悠悠的说道:“那请问诸位,陛下可是圣明之君?”

    张忠正脸色一正,就连两个正在下棋的老头闻言也都放下手中的棋子一脸恭敬道:“陛下自然是圣明之君,有此圣明之君乃我大唐社稷之幸,百姓之福。”

    “既然陛下如此圣明怎么会轻易被弄虚作假之人糊弄呢,张苑监这是在怀疑陛下的圣明啊。”王翔摇了摇头做感慨状。

    “你!”张忠正脸色涨红指着王翔厉声道:“竖子,巧言令色,难怪以陛下之圣明都被你糊弄过去,这天下何时听说过有亩产二十石的粮食,你借祥瑞之名谋求官位老夫不屑与你这等小人为伍。”

    开口就是小人,张忠正如此态度王翔当让也不会对他客气,一群尸位素餐顽固不化的老头掌管司农寺李二也确实圣明不到哪里去。

    王翔嘲笑道:“张老头,别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你若真有这等风骨不屑与我为伍大可辞官不做,要是舍不得这官帽就别逼逼,聒噪。没有听说过的东西就代表没有吗?这天下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坐井观天,倘若司农寺的官员个个都如你这般我看这司农寺也不需要这么多官员了,一个主簿便够了。”

    张忠正没有想到王翔会说出如此这番话来,顿时气得须发皆张,虽然不懂逼逼是什么意思,不过显然不是什么好话,以他在司农寺的资历就连刘政一都对他客客气气的,这一个新来的监丞竟然直呼他张老头。

    “老夫乃百瑞园苑监,你一小小七品监丞竟敢如此跟老夫说话!老夫定要治你一个藐视上官的罪名!”

    其他的官员都是一副看戏的样子,仿佛张忠正和王翔的争吵与他们毫无关系,两个下棋的老头居然继续老神在在的下起棋来,不过一双耳朵却竖的高高的。

    刘政一看了一眼王翔心中暗笑:刚刚你不是还用藐视上官的罪名对付我的侄子吗,现在看你要如何应对。

    感觉到刘政一的目光王翔冷笑一声,心道:幸亏早有准备。

    刷的一下掏出怀里的圣旨,高声道:“陛下圣旨。”

    看到王翔掏出圣旨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大惊失色,纷纷跪倒在地,张忠正心里还在疑惑:陛下怎会让他来宣旨?

    看着跪倒一地的官员王翔心里暗爽,张老头刚才不是挺横的吗,怎么现在怂了?那个刘政一,别拿眼睛偷偷看我,刚才你不是等着看好戏吗,还有那两个下棋的老头这回肯戴上官帽了?棋也不下了?

    等了半天也不见王翔宣旨,腿都跪的有些麻了,刘政一小声提醒道:“王监丞?”

    王翔这才作出一副奇怪的表情道:“各位大人为何跪地不起啊?”

    一众官员心里都把王翔骂死了,面上却小心翼翼道:“等王监丞宣旨。”

    “哎呀,各位大人误会了。”

    “误会?”刘政一一头雾水。

    王翔挥了挥手里的圣旨说道:“这不是给各位大人的圣旨,是陛下让我担任司农寺监丞的圣旨,我感念陛下知遇之恩这才带在身上,方才张苑监言语之中似乎对我的监丞一职颇有意见我这才拿出圣旨想让他看一看,咱这监丞可是陛下亲封的。”

    尼玛,整半天原来不是来宣旨的,众位官员心里的火气可想而知。

    不待他们发作王翔一脸歉意道:“各位大人一看到陛下的圣旨就忍不住匍匐在地可见对陛下的忠心绝对是日月可鉴,看来刚才是下官误会众位大人了,各位大人还请快快起来。”说完还作势欲扶。

    靠!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起来,难不成还跪你吗,只是这跪久了有些腿软。

    过了片刻他们才全部起身,一个个脸色阴沉的厉害,这次丢人丢大了,居然被一个七品小监丞戏弄还发作不得。王翔一句误会,再这么一夸他们的忠心他们还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王翔也没说是来宣旨的,他只是说了一句陛下圣旨,而他手里的又的确是陛下的圣旨。

    只不过哪有人把圣旨随身带着的,还有刚才说话也不说全,明显就是故意的,太可恶了!

    到底还是刘政一脸皮厚,尴尬的一笑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王监丞,你的圣旨可以收起来了。”

    王翔挥了挥手里的圣旨说道:“张苑监不用看一看了?”那随意的样子哪里像是感念陛下的知遇之恩,反倒像狐假虎威的挥舞一面盾牌。

    “不用了。”刘政一脸色一僵,又小声劝道:“王监丞,这圣旨以后还是供于家中才好,不要随意带出来。”

    王翔高声道:“这是为何!把圣旨带在身边我好时时提醒自己陛下对我的知遇之恩,也是表明我对陛下的忠心不二!陛下以前给各位大人的圣旨各位大人都不甚在意的吗?”

    听到王翔的话众人都是连忙恭敬道:“我等都将陛下的圣旨供奉起来,每日早晚跪拜。”

    还供奉起来?老子才没这么傻,这圣旨我要不是随身带着你们能这么克制自己?一群目露凶光的老头,想打我很久了吧。

    王翔决定以后这圣旨一定要随身携带。

    “现在可以带我去看看土豆了吗?陛下的圣旨可是说的明明白白土豆一事由我全权负责,司农寺所有官员务必配合,各位大人刚才对圣旨如此恭敬想必不会不尊圣旨吧?”

    刘政一连忙表态道:“土豆一事王监丞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们司农寺上下定当配合。”

    “哼,小人得志!”张忠正小声冷哼一句。

    王翔面色一寒,冷冷道:“既然如此还请刘正卿带我去看一看土豆,至于张苑监……就去帮我准备十口大缸吧,里面要装满泥土。”

    张忠正脸色一变问道:“要大缸做什么?”他认为王翔是在故意为难他。

    “我自有用处。”王翔看都不看张忠正一眼而是朝刘政一问道:“刚才刘正卿可是说司农寺上下定当配合?”

    “忠正,按王监丞说的做,一切等土豆之事有了结果再说。”

    这话别有深意啊,王翔心中冷笑,不过却毫不在意,等到土豆之事结束他们就更动不得自己了。

    随刘政一来到司农寺的仓库,王翔在仓库的角落发现了十几个土豆,当初当做祥瑞送给李治的两块土豆也在其中,是其中个头最大的两块土豆。

    刘政一根本不相信这几块石头一样的东西是可以亩产二十石的粮食,所以当初李世民把土豆交给他之后他就随便扔在了仓库的角落。

    等到张忠正把十个大缸准备好的时候司农寺来了一个大人物,太子李承乾,对于李世民让太子李承乾来参与土豆之事王翔多少可以猜到一些用意。

    这段时间李承乾似乎有些叛逆,行事乖张屡屡不听劝谏,很多大臣对他颇有微词,这个时候李世民需要用一件不小的功劳重新树立太子的形象,土豆之事刚好是个好机会。

    王翔倒也不在乎让李承乾分得一些功劳,让他意外的是晋王李治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李治看到王翔的时候显得非常兴奋,这让冷眼旁观的刘政一和张忠正有些忧虑,对视一眼纷纷想到:王子新与晋王如此熟悉看来是个硬骨头啊。不过骨头再硬他们也要啃,因为司农寺的水比想象中的要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