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五章 再提土豆
    李世民的小船刚靠近画舫就听到画舫内传出一个凄婉哀转的声音,仔细一听竟是从未听过的新曲,伸手拦住正要上前喊话的侯君集就这样立在船头听起曲来。

    待到曲声渐淡,才脱口赞道:“好一只白狐,词作的妙,曲也新鲜,唱曲的人更妙。”

    一旁的长孙皇后点头道:“此曲与平日在宫中听到的曲大不相同,唱曲的人更是将这白狐唱活了,难怪那王子新舍不得离开,我都对这唱曲的女子颇感好奇呢。”

    李世民笑道:“那我们就见一见唱曲之人。”

    当下也不用侯君集喊话,而是自己站在船头扬声道:“听闻金光湖上有一个天子呼来不上船的酒中仙,长安城李二郎特来拜会。”

    李二郎来拜会酒中仙?

    原本见大家心情忐忑所以凝香又唱了一遍白狐,想缓解一下心里的紧张,没想到曲刚唱罢就听到画舫外面传来李世民的声音。

    王翔首先反应过来,如果不知道侯君集的身份他或许还不会第一时间想到李二郎就是李世民,但是既然知道了侯君集的身份,那么长安城李二郎还能是谁呢,何况对方还提到了天子呼来不上船,这可是他拒绝侯君集的时候刚作的诗。

    侯君集走后他就在想说不定过一会侯君集就会带人过来直接把他带走问罪,却没想到李世民居然亲自来了,而且还用什么长安城李二郎的身份过来拜会自己,皇帝来拜会自己能是好事吗。

    虽然心里非常不安,但却不敢怠慢,王翔硬着头皮说道:“不敢,外面风大,还请进来一坐。”既然李世民不愿暴露身份选择用李二郎的身份前来他当然不会自找没趣揭穿李世民。

    李世民身材高大魁梧,比王翔高出大半个头,侯君集也是虎背熊腰,再加上一个长孙皇后,狭小的画舫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李晦明一反以前的纨绔姿态,恭恭敬敬的朝旁边挪了挪地,王翔和凝香也都显得十分拘谨。

    李世民一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他们定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不满的看了一眼侯君集,弄得侯君集又是一阵惶恐,心里直喊冤,他真没暴露李世民的身份,只不过是李晦明认出了他这才猜到了李世民的身份。

    “今日我只是长安城李二郎,大家不比拘谨,之前如何现在便如何。”

    李二这是告诉大家他今天不用皇帝的身份呢,不过皇帝就是皇帝,谁敢随便,李晦明和凝香都感到很不自在。

    凝香只是一介青楼女子,凭着美貌和才华在长安城有些名气,但是从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见到皇帝,而李晦明虽然是河间王李孝恭的儿子,只不过他这个次子并不受重视,以前也是没机会见到李世民的。

    倒是王翔,之前还颇为紧张,不过真见到李世民的时候反倒是比凝香和李晦明冷静多了,比起害怕更多的是好奇,真正的李世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就是酒中仙?”

    听到李世民问话王翔连忙摆手道:“戏言,戏言,酒喝多了一时胡言乱语,我都不记得说过什么了,哈哈,哈哈哈!”

    打个哈哈便能算了?李世民眼里闪过一丝玩味,淡淡道:“举觞白眼望青天,王侯将相若等闲,天子呼来不上船,金光湖上酒中仙。胡言乱语都能作出此等气势不凡的诗,看来酒中仙还是诗中仙啊。”

    听到李世民说到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时候语气明显加重,王翔心里咯噔一下,心道,看来真是问罪来了。

    “纯属戏言,这天子怎么会来呼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倘若真来呼你呢?”李世民嘴角一翘,长孙皇后也是一脸笑意,似乎很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靠!是屈服还是傲骨看来必须要做个选择了。

    在皇权面前傲骨顶个屁用,王翔老老实实的屈服了,嘿嘿一笑道:“天子来呼,我当然是快马加鞭了。”

    凝香和李晦明闻言都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王翔这个时候再玩什么清高。

    李世民摇头一笑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长孙皇后忽然问道:“方才我在外面听到一首新曲,是何人所唱?”

    凝香微微一笑道:“方才是小女子在唱曲。”

    长孙皇后点了点头赞道:“词曲都与平时听到的不同,让人耳目一新,姑娘年纪轻轻倒有如此才华,实在难得。”

    凝香连忙回道:“此曲并非我所作,我只是唱出而已。”

    长孙皇后好奇的问道:“那是何人作的此曲?”

    “因为王公子夺得诗会头名,所以我就向王公子求了一首词曲,这首白狐就是王公子方才所作。”

    长孙皇后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王翔,笑道:“原来酒中仙不止精通诗文,在词曲上也颇有造诣,看来涉猎甚广。”

    王翔脸上一红正要谦虚两句李世民突然好似随意的问了一句:“酒中仙可有听说过亩产二十石的粮食?”

    此话一出除了长孙皇后和王翔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正说着诗文词曲怎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亩产二十石的粮食?怎么可能!

    王翔总算明白李世民为什么要亲自过来,原来还是为了土豆一事。

    他知道这件事在李世民心里有多重要,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说道:“以前听一西域商人说起过一种名叫土豆的粮食,倘若照顾得当是可以亩产二十石的。”

    李世民听到王翔亲口承认此事还是忍不住一阵激动,追问道:“那西域商人所言可否能信?”

    看来他对土豆亩产二十石还是有些怀疑,这也难怪,在唐朝就连亩产五石的粮食都没有过,亩产二十石说出去怕是没人会相信。

    果然,侯君集听到王翔的话忍不住开口讽刺道:“这样的混话你也相信,亩产二十石,果真有这样的粮食西域的部落也就不会用大量的牛羊与我大唐交换粮食了。”

    李世民听到侯君集的话也顿起疑虑,他之前一直沉浸在亩产二十石的惊喜之中倒没有想到过这么一层,王翔说土豆是从一西域商人处得来的,但是西域的部落确实每年都会用大量牛羊与大唐交换粮食,即便如此还是听说他们那里经常有断粮的情况,如果土豆真有如此惊人的产量西域部落何至于此。

    想到这里李世民的心一突一突的,王翔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一阵利刃般的目光盯着自己。

    他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如果不能给李世民一个满意的答复他将会面临何等可怕的怒火,李世民对土豆寄予了太多的东西。

    “或许是我记错了,那不是西域商人。”

    “这种事情如何能记错!”

    虽然船舱内点着暖炉,众人还是感到一股寒意,发自心底的寒意,天子一怒果然非同一般。

    李世民的语气太过严厉,大家也意识到事情的不寻常,都是噤若寒蝉。

    船舱的气氛有些僵冷,王翔顶着李世民灼热的目光解释道:“那商人长的跟西域商人差不多我就一直以为是西域商人,不过现在想想他说他是漂洋过海来到我大唐的想必不是什么西域商人,而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李世民显然不关心商人从何而来,他关心的是土豆一物是否真的可以亩产二十石。

    “我只问你那土豆亩产二十石可不可信?”

    李世民问出这句话之后就紧紧盯着王翔的眼睛,欣慰的是他没有从王翔的眼睛里面看到一丝惊慌。

    王翔知道李世民需要自己的一个保证,当下脸上一正严肃道:“若是良田种植我可以担保亩产绝对可以达到二十石。”

    “好!”李世民深呼一口气叹道:“不说二十石,便是亩产能有十石,你与我大唐便有不世之大功。”

    听到这话众人皆是大惊,侯君集更是难以置信,李二郎可不是一般的李二郎,他是当今天子,从他嘴里说出的不世之大功那就真的是天大的功劳了,这王子新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天子说出这样的话。

    长孙皇后轻轻拍了拍李世民的手,她能感觉到李世民的手在微微颤抖。

    李世民相信王翔的话。

    既然他猜出了我的身份还敢做此保证定然心中是有把握的,这王子新非但不是传闻中的不学无术反而颇具才华,土豆一事看来还是交由他和司农寺一起负责,希望我大唐果真从此再无饥荒。

    心中已有定计李世民也不再多留,只说了一句:“王子新,你很好。”便带着长孙皇后和侯君集离开了。

    王翔被他留下的一句话搞得满头雾水,你很好是什么个意思?

    李世民才离开没多久,侯君集又满脸郁闷的回来了,还带来一份圣旨,糊里糊涂的接了圣旨王翔暗道:我这就成了什么司农寺的监丞了?

    这司农寺是个什么地方,这监丞又是什么职位他是一无所知。

    “陛下让你接了旨意明日就去司农寺报到,一应事宜到时候司农寺的正卿会与你说明。”

    侯君集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不待王翔发问转头就走,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将军,今天却来给一个司农寺的监丞宣旨要是让尉迟他们知道少不得又要大肆嘲讽。

    “少爷,你当官啦!”

    侯君集一走小丫就兴奋的大呼小叫起来。

    “是啊,当官了。”

    王翔感慨一声,语气中却听不到丝毫喜意。

    ps:严寒将过,新春伊始,王翔也要走马上任了,在大唐的一品生活就要展开啦,喜欢此书的朋友还请收藏一下~~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