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四章 天子呼来不上船
    李晦明一脸享受的表情让王翔感到一阵恶寒,这茶能喝吗,你丫的居然还一脸享受,这里面都是些啥玩意,姜?葱?还有那一粒粒老鼠屎一样的玩意儿,这尼玛是茶还是加料的汤呢。

    凝香对自己泡茶的手艺还是很有自信的,见王翔端着茶杯瞅了半天一口也不喝便开口问道:“王公子不喜欢小女子泡的茶?”

    “这……我平时就不爱喝茶。”

    李晦明喝一口茶满脸享受道:“凝香姑娘泡的茶果然是极品,王兄不喝真是可惜了。”

    算了,咱不鄙视你们的品味,王翔推说道:“而且天气寒冷我还是比较喜欢喝酒。”

    凝香有些意外却不疑有他,笑道:“公子想要饮酒?正好我有一壶珍藏的佳酿,这就让小翠取来,顺便再拿些点心过来,诗会到现在还未吃过东西想必公子也有些饿了。”

    王翔今天穿的跟个粽子似的好像真的很怕冷,凝香又道:“王公子怕冷的话我让小翠把暖炉点上吧。”

    “如此甚好。”虽然唐朝的酒也不怎么样,但是起码要比茶好的多,而且大冷天的穿的少也就算了,既然有暖炉为何不早点上,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王翔心里还在抱怨,一旁的小翠却在嘀咕着:那壶酒小姐可是珍藏很久了,今天算是便宜你了。而且小姐平日里最讨厌烟火气,今天却要点暖炉,都怨你,一个大男人那么怕冷还不如我呢。

    其实王翔诗会之前就吃过两大碗热汤面,并不是很饿,不过看到小翠端上来的点心十分精致,让人看了就很有食欲,所以也没有客气。

    一壶清酒,四碟点心,又有佳人作陪,王翔觉得此行还算不错,凝香虽然身为女子,谈吐见识却比李晦明那个纨绔强了不止一点半点。倾城之姿,谈吐优雅,而且能歌善舞,最难得的是本身就有一颗玲珑之心,王翔越发觉得这样一个女子陷身倚翠楼确实可惜了,他有信心可以把凝香打造成大唐最受欢迎的超级大明星,只不过五万两银子的赎身费可不是他现在能够拿得出来的,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点上暖炉画舫内顿时暖和了许多,三人正饮酒说笑突然外面传来一个粗狂的声音。

    “我家主人请王子新过去说话。”

    王翔拨开珠帘透过船舱的窗户看去,外面停靠着一艘小船,船头站一大汉,正是之前吃热汤面的时候训斥王翔的那个大汉,看他一脸傲然,哪里像是请人的样子,于是淡淡道:“你自行回去罢,美酒佳人当前我可没空去见你家主人。”

    大汉早前就对王翔有些不喜,闻言阴测测道:“我家主人可不是寻常人,你莫要后悔。”

    一旁的凝香似乎看出大汉的身份不简单,小声对王翔道:“我看此人气势不凡,他家主人恐怕颇有势力,公子要不还是先随他去吧。”

    大汉哈哈大笑道:“这个小娘子倒还识趣!你还是老老实实随我去见我家主人吧。”

    看到大汉一副吃定自己的嚣张样子王翔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仰头看天道:“举觞白眼望青天,王侯将相若等闲,天子呼来不上船,金光湖上酒中仙。”

    “大胆!”

    王翔放下珠帘不再理会大汉,见凝香面有忧色,笑道:“不用理会那些不懂礼貌的人,我们继续饮酒。”

    一旁的小丫嘟嘴道:“就是,那人好没礼貌,先前我们吃热汤面的时候少爷只不过没有回答他家主人的话他就呵斥我们,真是讨厌。”

    凝香看王翔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好点头道:“我帮公子斟酒。”在坐的一位是林川侯府的小侯爷,一位是河间王的二公子,确实无需太过担心。

    “李公子,你怎么了?”凝香帮李晦明倒酒的时候发现他有些魂不守舍便开口问道。

    “刚才那个人我好像认识。”

    王翔听李晦明说他认识那个大汉好奇的问道:“是谁家下人,请人都这么嚣张?”

    李晦明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他可不是下人,他是大将军侯君集。”

    哎哟,卧槽,王翔顿时一个踉跄,酒杯都被他打翻了,心里又有千万头热情奔放的草泥马呼啸而过。

    那个不懂礼貌的大汉既然是大将军侯君集,那么他口里的主人用屁股想也知道是谁了,见李晦明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王翔真想上去一巴掌呼死他,尼玛,老子装逼的时候你不说,等装完逼惹出事了你才说!

    早知道就不装逼说什么天子呼来不上船了,掀开珠帘一看侯君集的小船已经走远,这货指不定回去怎么跟李二告状呢,历史上的侯君集可不是什么善茬。

    凝香见王翔失魂落魄的样子劝道:“王公子还是赶紧过去请罪吧。”

    人都得罪了现在去请罪有用吗,王翔苦笑一声摇了摇头摆好酒杯,只是大家心中忐忑都没了饮酒的兴致。

    ……

    李世民看到侯君集一人回来奇怪的问道:“王子新呢?”

    他刚才和长孙皇后商量了一番,觉得土豆一事还是让王翔来办比较合适,毕竟此时关系到大唐千万百姓的生计,而只有王翔对那土豆有所了解。从王翔那里得来的土豆一共只有十几个,李世民不敢让司农监的人随便尝试。去年大寒,百姓的收成比往年少了很多,有些地方亩产还不到一石的粮食,虽然减了赋税不至于闹饥荒,但是百姓的日子依旧不太好过,李世民越发觉得将土豆育苗推广的事情刻不容缓。

    听到李世民问话侯君集摇头道:“那王子新恃才傲物不愿过来。”

    长孙皇后笑了笑说道:“他刚得了诗会头名有些傲气倒也正常,他是如何说的?”

    侯君集愤然道:“我前去请他那王子新却让我自行回来,还说美酒佳人当前他没空过来。”

    李世民闻言怒道:“好大的胆子,上次怂恿晋王饮酒朕还没治他的罪呢!”

    那日李治酒醒之后一直在长孙皇后面前说王翔的好话,加上王翔确实诗才难得又献上土豆这等祥瑞所以长孙皇后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笑道:“稚奴和清河不是说过那日怂恿稚奴饮酒的是驸马都尉吗。”

    “哼,那酒总是王子新的吧。”李世民冷哼一声,心道:跟老程家的那是没法说,刀架到脖子上都不管用。

    沉吟片刻,李世民气道:“怂恿晋王饮酒的事算他功过相抵,此番竟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拒绝朕的邀请难道还不该治他个大不敬的罪吗?”

    一旁的侯君集听到李世民的话有些惊诧,他还不知李治饮酒的事情,心中疑惑:王子新怂恿晋王饮酒而陛下居然没有治他的罪,功过相抵?那王子新有过什么功劳吗,竟然可以和怂恿晋王饮酒的罪过相抵。他只知道尉迟敬德带回了一种叫土豆的祥瑞,却不知土豆是由王翔所献。

    长孙皇后宽慰道:“二郎莫要生气,想必是那王子新不知我们的身份才会如此,不如待回去后直接宣那王子新进宫,稚奴昨日还与我说想去林川侯府找王子新听他讲上次没讲完的故事呢。”

    “莫让稚奴跟着他学坏了。”李世民的口气总算松软了一些,心里想的却是,如果王子新敬献的土豆真能达到他说的亩产二十石,这功劳可不是一般的大,最好他能多犯些事,好功过相抵,要不然朕还真不知要如何封赏。

    侯君集见李世民似乎没了追究的意思急道:“那王子新不是一般的大胆,他还作了一首诗。”他可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王翔。

    “哦?他作了什么诗?”李世民好奇的问道,他没想到侯君集前去请人不成那王子新却还作了一首诗。

    “刚刚二郎还对那首边塞诗赞不绝口,没想到这会儿的功夫他又作出一首诗来了。”长孙皇后盈盈一笑也是非常好奇。

    侯君集说道:“那王子新拒绝了臣的邀请,我就说我家主人可不是寻常人,你莫要后悔。”

    李世民闻言有些不满道:“不是让你不要透露身份吗?”

    侯君集惶恐道:“臣只说了这么一句,并没有透露身份。”

    李世民这才淡淡的问道:“那他是何反应?”

    虽然侯君集追随李世民多年,如今更是身处大将军之职,但他对李世民始终心存畏惧,李世民稍有不满他都会提心吊胆,或许这也是他后来跟随太子李承乾一起造反的原因之一吧。

    “那王子新甚是狂傲,举杯便饮,抬头吟道:举觞白眼望青天,王侯将相若等闲,天子呼来不上船,金光湖上酒中仙。说完他就把珠帘放下,我这才独自回来了。”

    不料李世民听完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道:“好一个天子呼来不上船,金光湖上酒中仙。朕都想去见一见他这金光湖上的酒中仙了。”

    长孙皇后也是掩嘴笑道:“之前见他吃热汤面的时候似乎就对名利颇为不屑,现在这首诗倒还真像他作的,想来他以前的纨绔之态多半也都是假象。”

    李世民笑道:“也罢,既然朕呼不来这酒中仙就亲自去见见他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