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三章 论明星
    “职业就是……”

    王翔想了想解释道:“这么说吧,比如在我大唐厨师是一种职业,大夫是一种职业,便是朝中的官员也是一种职业。”

    “厨师竟然和朝中官员同为一种职业,这种说法倒是新奇,王公子怎会有这种想法。”凝香对王翔的话有些惊讶。

    “我也是从一本书里面看到关于一个东方国家的介绍,在那里都是如此,职业不分贵贱。”

    凝香眼睛一亮,说道:“好一个职业不分贵贱,不知小女子算是什么职业呢?”

    王翔闻言顿时一汗,心道:在那里你的职业叫……鸡。不过看着凝香充满期待的眼神他实在是开不了口。

    “咳,在那个东方国家凝香小姐的职业便是我之前所说的明星,不过又有少许不同之处。”

    “哦?有何不同之处?”凝香似乎对王翔提到的明星很感兴趣,她只是一介风尘女子,而王翔所说的明星却是一种可与朝廷官员相提并论的职业,这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异样感觉。

    就连小丫,小翠和李晦明都对王翔提到的明星颇感好奇,他只好把前世的明星拿出来讲解一番。

    “年轻貌美,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还要心思玲珑,世上竟有如此完美之人吗?”凝香听后感慨道:“这年轻貌美还好说,天下之大寻倒也不难寻得,只是还要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就十分不易了,更不用说心思玲珑。”

    王翔笑了笑说道:“谈不上完美,只不过明星本来就是把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大家看,能歌善舞,多才多艺也不算难,经过训练都是可以达到的,至于心思玲珑,混迹久了自然而然就有了。”

    听王翔说的轻描淡写,凝香苦笑着摇了摇头,能够成为倚翠楼的头牌清官人她暗下花了多少心血,费了多少功夫,哪是简单的训练二字就能达到的。

    “王公子生在侯府怕是不知我们这些风尘女子的艰辛,你方才所说的那些明星一场演唱会就要唱数十首歌曲,你可知我在倚翠楼的很多姐妹为了求得一首词曲有多困难吗,前些日子晓云妹妹为了求一首新的词曲让林公子在她那里免费夜宿了数日就连一应酒菜花销都是晓云妹妹用自己的私房钱补上的。”

    王翔一时讶然,他没想到写歌作曲在唐朝这么吃香。

    那个林公子也太无耻了吧,竟然用一首破词就在倚翠楼免费夜宿数日,还好酒好菜的供应着,那我记得后世几百上千首流行歌岂不是可以夜夜免费睡在倚翠楼了,说的我都想去无耻一把了。

    看到王翔惊讶的样子凝香掩嘴一笑说道:“难道王公子以为谁都可以跟你一样七步成诗呀,今日洛阳四大才子都在你面前落了下风,不需几日公子的大名就要传遍长安城了,到时候想要跟公子求一首词曲的姐妹怕是也要从长安城排到洛阳去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公子帮我做首词曲呢?”

    王翔刚想婉拒就听凝香楚楚可怜道:“倘若公子瞧不上我们这样的风尘女子就当我没有说过吧。”

    这妞真厉害,这么一来王翔还真不好意思拒绝她,只好说道:“作首歌倒是不难,只不过我作的歌与你平日唱的词曲有些不同。”

    凝香喜道:“无妨,我给公子磨墨。”新的词曲当然更好。

    王翔摆了摆手道:“不用,我还是唱出来给你听吧。”王翔的毛笔字那是无法见人的,再说这歌词写下来,曲子还不是一样要唱出来才知道。

    凝香听到王翔说要唱出来更加有些惊讶,她们平时唱的词曲其实都是老曲填新词,听王翔的意思竟是连曲也是新的,顿时惊喜无比,新曲可比新词难得多了,当下提笔端坐摆出一副认真听曲的模样。

    被一个大美女这样看着王翔还有些不习惯,干咳两嗓子才缓缓唱道:“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白狐》算是流行歌曲里面古风最强的一首歌,不管是内容还是曲风都无比适合凝香这样的女子,所以王翔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首经典的歌。

    说实话王翔唱歌的天赋确实不怎么样,一首歌唱下来有好几处跑调,等他唱完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说点什么却看到凝香双目噙泪缓缓起身。

    王翔正在好奇她要做什么,一阵凄婉的歌声突然响起,正是他刚刚唱的那首《白狐》,只不过从凝香口中唱出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

    如泣如诉,伴随着悲凉凄婉的歌声凝香的身体也缓缓舞动,那柔弱的身姿仿佛化身歌中的白狐,令人痴迷惹人怜惜。

    船舱内的人全都看的如痴如醉。

    一舞作罢,余音袅袅,王翔发现自己居然迷上了那只白狐,那个化身白狐的身影。

    直到凝香将整首歌写下来王翔才回过神,心里暗道:这妞不得了啊,恐怕后世的国际巨星都没有她这么厉害的煽动力,老子差一点就可耻的哭了,想当初面对所谓的世纪催泪大片我都没流一滴眼泪,现在眼角却有些湿润。

    小丫和小翠更是不济,俩丫头抱头痛哭,看样子比歌里的白狐还要凄惨。

    “李兄,李兄。”王翔见李晦明双拳紧握,满脸潮红,双目怒睁有些担心的推了推他。

    没想这货顿时泪如雨下一跃而起,大声道:“凝香姑娘,我要替你赎身!”

    啥?这货不是脑子坏了吧,听首歌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

    “李公子言重了。”凝香也没想到李晦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

    “便是被我爹打死我也要替你赎身!”

    这货还没完没了了,你爹堂堂河间王,虽然你小子不学无术也不是长子,不求你娶个世家小姐,但是你要敢把一个青楼女子往家里带你爹不打断你的腿就怪了。再说人家凝香是倚翠楼的头牌清官人,倚翠楼是长安城最大的青楼,赎身的钱你出得起吗。

    王翔好奇的问了一句:“不知凝香姑娘想要赎身的话需要多少银子?”

    凝香倒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以她在长安城的名气倚翠楼根本不会轻易放她离开,而且平日里那些纨绔子弟可以为她一掷千金但是真想帮她赎身的还真没有,谁都知道在她身上花的钱越多,那么赎身的钱便会十倍百倍的提高,想到这里凝香心里腾起一阵悲凉。

    一旁的小翠擦了擦哭的红肿的眼睛说道:“恐怕没有五万两银子他们都不会放小姐走的,上次听姐姐们谈起晓云姐姐的赎身费都要两万两银子。”

    五万两!

    听到这个数字王翔和李晦明都被吓到了,要知道买一个普通的丫鬟才二两银子,就是好一点丫鬟的也不过五两银子就能买到,五万两可以买一万个上等丫鬟。

    在长安城像李晦明这样的纨绔子弟一年的用钱也不过一千两银子左右,这还是因为他是河间王的儿子,倘若只是一般的纨绔一年也就数百两的花销,想要帮凝香赎身就算勒紧裤腰带也要攒个几十年,所以帮凝香赎身这样的话也就只有脑子烧坏的李晦明才说得出来,他也只是被凝香唱的《白狐》影响了情绪,事后这货定然不会那么想的。

    看到凝香嘴角的苦涩王翔倒是真的有些同情她了,风华绝代又如何,依旧是身不由己,待到年老色衰只怕结局更加悲凉。

    不忍看到她绝望的样子王翔开口道:“倘若有机会我会帮你赎身的。”

    其实以凝香在长安城的名气别说五万两,就是十万两也是值得的,只要想想后世明星的圈钱能力就知道了,只要好好包装宣传一下害怕赚不回五万两银子吗。

    王翔虽然语气平淡,但是不知为何凝香有一瞬间感觉他说的是真的,不过随即又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公子尝尝我亲手泡的茶。”

    ……

    金光湖上一艘不起眼的小船上,王翔吃热汤面的时候撞见的中年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两首诗,一首是王翔作的咏梅诗,还有一首就是那首边塞诗。

    “原来他就是王子新,年纪轻轻能作出这两首诗确实有些才华,上次尉迟带进宫的土豆还在司农监的仓库里面放着,整个司农监竟无一人识得那是何物,朕与他们说此物亩产可达八石他们死活都是不信,如果朕告诉他们可以亩产二十石,他们说不定又要上奏劝谏朕勿信谣言了。”

    一旁的年轻妇人笑道:“二郎既然相见一见那个王子新不妨让侯将军去将他请来,那祥瑞既是他发现的想必知道的也多一些。”

    “也罢,那祥瑞交给司农监的那群人我还真有些不太放心。”中年人点了点头问身后的大汉:“那王子新现在何处?”

    大汉恭敬道:“诗会结束后他被一青楼女子请到湖心的画舫去了,还有河间王的二公子也一起去了。”

    “青楼女子?”中年人讶然,“你去将他请来,不要透露身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