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二章 凝香
    “我家小姐请王公子到画舫上一坐。”

    小翠心不甘情不愿的又说了一遍,见王翔还是一副呆头鹅的模样顿时不满的嘟起嘴来。

    “你家小姐是谁?”王翔看着面前比小丫还要骄傲的小丫头奇怪的问道。

    “你!”小翠秀眉一蹙指着王翔气的说不出话来,心道:真可恶,前两日还缠着我“小翠妹妹,小翠妹妹”叫的可勤快了,今日碰巧拿了诗会头名却装作不认识我,若不是小姐让我来叫你我才不想理你呢。

    之前被马文信嘲笑的纨绔一脸羡慕道:“王兄能得凝香小姐相邀真是羡煞我等。”

    王翔闻言恍然大悟,原来这骄傲的小丫头是凝香的丫鬟小翠,他对那位让长安城众多才子纨绔趋之若鹜的凝香也是好奇的很,特别是之前的王子新居然还为了她被别人殴打。

    想起殴打一事王翔总算明白为何那位被他夸是啥情中人的纨绔有些眼熟了,那家伙也参与了殴打王子新,纨绔叫李晦,字晦明,来头还蛮大,是河间王李孝恭的次子。李孝恭灭萧铣,平定江南算得上是一世英武,长子李崇义颇具其父之风,只是这次子李晦明不学无术终日游手好闲是长安城有名的纨绔。

    虽然认出了李晦明王翔倒也没有深究的意思,纨绔之间的打闹多为一些争风攀比的琐事,并无什么深仇大恨,今日互相厮打,明日说不定又一起饮酒作啥,并不稀奇。

    朝李晦明投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笑道:“李兄何需羡慕,既然凝香小姐相邀,李兄不如随我一同去画舫上一坐。”

    李晦明暗道:他怎知我姓李,难不成想起我是谁了?不过他邀请我一起去凝香的画舫上一坐想必不知道我殴打他一事吧,上次确是我的不对,找个机会定要好好补偿一番。

    “我家小姐可没邀请别人。”小翠见王翔随便邀请其他人去画舫顿时更加不满,倘若邀请的是陈公子那样的才俊也就算了,他邀请的纨绔一副猥啥的样子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你家小姐也没有说不让我带人过去吧?”

    “你……哼!”小翠轻哼一声说道:“那便只能带一人,画舫可没那么宽敞。”

    看到小丫有些着急王翔淡淡道:“我的丫鬟也是要去的。”

    只是多带一个丫鬟小翠也没有太过在意,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催促道:“那就快走吧,莫让我家小姐久等了。”

    佳人相邀李泰也不好相留,而陈皓白等从洛阳来的寒门才俊虽然没能在诗会上大放异彩最后还是受到了李泰的盛情相邀,让他们有些惊喜,只是在周围众纨绔的嘘声中颇不自在罢了。

    看看喜形于色的寒门才俊,再看看潇洒的登上小船朝湖心画舫而去的王翔和李晦明,陈皓白捏紧拳头,内心感到一阵悲凉,寒门才俊视为出路的诗会在长安城的纨绔眼中或许只是一场游戏,一场与佳人之间的风啥游戏。

    那个坏人真的拿到诗会头名了,我可是和他打赌输了就要做他的未婚妻呢,怎么办。人群中还有两双眼睛一直注视着远去的王翔,正是扮作俏公子的武家娘子武顺和小丫头武媚娘,小媚娘内心正在纠结,不对,他说的未婚妻是姐姐……可是他以为我是姐姐耶,那我是不是他的未婚妻呢?

    武顺不知妹妹心里的想法,她见王翔真的接受了凝香的邀请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原本母亲已经打算带她们回老家投奔亲戚,没想那日母亲回来后突然很高兴的说不用走了,还说过些日子王子新就会上门提亲。

    得知消息的时候武顺的心情是复杂的,她既不想回老家也不愿嫁给王子新,奈不住妹妹纠缠才来诗会看一看,却发现王子新并不像传言中那般不学无术,反而在诗会上大出风头,便是洛阳四大才子的光彩都被他盖了过去。

    心里隐隐有些喜意却见王翔接受了凝香的邀请前去画舫,不由就想到前几日长安城流传的王子新的豪言壮语,拿下诗会头名做凝香的入幕之宾。呸,武顺轻啐一口,什么入幕之宾,明明就是好色之徒,为了一个风啥女子来参加诗会白白污了大好的诗才。转而又酸酸的想到:我又不喜欢他,管他做什么呢。

    “二囡,我们回去吧。”武顺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失落。

    “嗯?哦,好的。”正在纠结的小媚娘慌乱的应了一声仿佛怕被武顺看出什么。

    ……

    登上画舫王翔才知道小翠说的是真的,凝香的画舫虽然精致华美,地方却不大,鼻翼间隐隐可以闻到一抹淡淡的幽香,淡,却啥人心神,画舫上的装饰布置也处处透着一种让人沉醉其中欲罢不能的气息。虽未曾见面却可知画舫的主人玲珑之心非常不凡。

    “是王公子来了吗?”声音甜啥娇啥,王翔和李晦明都为之精神一振。

    拨开珠帘进入舱内,第一眼就看到一个美啥的女子轻啥薄啥倚靠在案几上,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体啥绰约,啥眼如丝,王翔心跳骤然加速,暗道不愧是绝啥啥物,难怪之前的王子新被她迷的神魂颠倒,只要看李晦明此时一脸猪哥的样子就知道了。

    王翔毕竟两世为人,何况上一世深受啥国文化摧残这方面的心智早就锻炼的非同一般,所以短暂的失神之后很快就恢复正常,朝着凝香挑眉道:“在下没有听从凝香姑娘的劝告前来参加诗会想必让凝香姑娘失望了。”

    凝香见王翔神色恢复如常心中也是惊讶无比,几日前他面对自己的时候还神魂颠倒不能自已,今日却如此镇定,难道他以前在我面前都是装的吗?

    这么一想竟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却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展颜一笑道:“王公子能作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样的诗句,胸怀定然与那疆场的将领一般宽广,想必不会和小女子的一句戏言计较吧。”

    果然伶牙俐齿,先是一句话把我高高捧起,又自称小女子,既是戏言我若是再说什么不就成心胸狭窄了吗。王翔哈哈一笑道:“戏言我当然不会当真,否则就不会来参加诗会了,不过诗会头名可做姑娘的入幕之宾应该不会也是戏言吧。”

    此言一出顿时把舱内的几人雷的不行,此话怎可随便说出来,便是小丫都有些替自己的少爷害臊。

    凝香也有些意外,不过却丝毫不见慌乱,而是幽怨的看了一眼王翔掩面作欲泣状,轻声道:“凝香在王公子心中也就如寻常风啥女子一样吧。”

    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便是王翔明知是装的也都看的有些不忍,一旁的小翠更是对他怒目而视,大有一副你若不安慰好我家小姐我就与你拼命的架势。

    “王兄,虽然我敬重王兄的诗才,但王兄也不能唐突了佳人,否则就算让世人误会我也只能与王兄割袍断义。”刚才还一副猪哥样的李晦明此时一脸正义,神情无比严肃。

    靠,还跟我割袍断义,我何时跟你有过义了,还什么就算让世人误会,之前诗会的时候咋没见你有这等才思呢,倘若不是我带你过来你见都见不到凝香,现在你想在凝香面前表现一番也不用把我说的跟小人似的吧。王翔心里的气真是没处发泄了。

    凝香一番表情一句话顿时让王翔成了孤家寡人,就连最忠心的小丫都觉得少爷确实有点过分了。

    最后王翔只好认败,打个哈哈笑道:“哈哈,玩笑,玩笑,凝香姑娘不要介意,我这人没啥文化就是喜欢瞎说。”

    没啥文化……李晦明一头黑线,你的意思是说我智障了?你诗会头名都算没文化,我这投诗都不过还被人嘲笑的岂不就是智障了。

    见李晦明吃瘪王翔心里那个爽啊,这就叫报应不爽,让你小子想拿我当泡啥的垫脚石,活该。

    凝香听到王翔的话扑哧一声笑道:“王公子是深藏不露,一首咏雪,一首咏梅,还有今日的那首边塞诗都是难得的佳作,以前还真不知王公子有如此大才呢。”

    “都是胡乱之作,不值一提。”

    “胡乱之作都能让洛阳四大才子甘拜下风,小女子可是佩服的紧呢,可惜我是风啥女子虽然也喜好诗文,恐怕却是如不得王公子的眼。”

    怎么又提这茬,没见小翠又要跟我拼命了吗,王翔连忙说道:“怎么会呢,凝香姑娘才貌双全,倾慕姑娘的人怕是从长安城排到洛阳都是不够的,我倒觉得凝香姑娘是个明星般的人物。”

    凝香闻言脸上一红。

    “不知王公子在不在那排队之人当中呢?”

    罢了,看在小翠朝我龇牙的份上我就当回粉丝吧,不过这凝香还真有当明星的潜质,王翔讪讪的笑道:“我对凝香姑娘可是倾慕已久,倾慕已久。”

    “我也是仰慕已久,明日我便去排队!”一旁的李晦明不甘落后的进行表态。

    王翔白了他一眼心道你真当人家在乎你吗。

    凝香突然想到什么好奇的问道:“王公子说我是明星般的人物,这明星是何人,公子似乎很是喜欢。”

    “额,明星不是何人而是一种职业。”

    “职业?”

    ps:有几章不知道那些地方犯啥了反正封了,所以把一些疑似的地方都改成“啥”了,大家见谅~~严啥期间木有办法呀,我写的真的很纯洁呀,受牵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