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十章 我是王子新
    李泰自小才华横溢,聪敏绝伦很受李世民喜欢,按惯例皇子成年后都应去封地,不得长驻京畿,但李世民舍不得这个儿子离开身边,不顾众臣劝谏特许“不之官”。

    最近李泰更是春风得意,因为李世民允许他在府邸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这份溺爱可谓是宠冠诸王。

    主持这次金光湖诗会就是他设立文学馆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看着从各地慕名而来的文人才子李泰胸中豪气顿生,大有一种天下之才皆为我用的豪情,恐怕太子都没有这样的名望。

    为了这次诗会他特地请来了朝中几位大儒担任评判工作,他自己本身也精通诗文。

    诗会的第一轮是投诗,参加诗会的人将自己提前准备的诗文提交上去由李泰和几位大儒评判,只有通过投诗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诗会的下一轮。

    大家显然早有准备,诗会一开始便纷纷交上自己的诗文。

    经过评判筛选所有提交的诗文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多为长安城的纨绔子弟所作,完全不知所云,白白浪费了大好的宣纸和墨水。

    以往主持诗会的人不愿得罪长安城的纨绔子弟,虽然心中鄙夷但还是要对他们的诗文强作一番夸赞,不过今日主持诗会的是李泰,李泰身为魏王自然不用给这些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面子,而担任评判工作的更是连李泰都要以礼相待的当朝大儒,他们看到这些纨绔的劣作没有气的跳脚大骂就已经很不错了。在诗会上一向无往不利的纨绔子弟们这次全都折了,没了以往的趾高气扬一个个都是垂头丧气。

    画舫上的小翠看到这一幕顿时眉开眼笑:“小姐你看那些长安城的少爷们,前日诗会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吹嘘自己的诗文多好,今日倒像斗败的公鸡一般,可真有趣。”

    李泰的这一举动大大获得了文人才子的好感,他们也都非常反感搅乱诗会的纨绔,胸无点墨偏偏喜欢瞎凑热闹,好好的一个诗会经常被他们搅的乌烟瘴气,平时是敢怒不敢言,今日魏王的举动倒是大快人心。

    除了纨绔们的搅局之作另一部分诗文便还算言之有物,不过也有高低之分,以陈皓白的一首咏梅诗最为优秀,很快便传遍诗会。

    小翠趴在画舫的窗口一脸花痴,喃喃道:“陈公子的诗作的真好。”

    陈皓白作的诗的确不错,辞藻华丽,不过比起这首咏雪诗意境还是差了一些。凝香看了一眼桌角的绢纸心道:难道这首咏雪诗的后两句真是别人捉笔?否则为何到现在仍未见王子新出现。

    正在李泰准备宣布投诗结束的时候,一个胖少爷带着一个胖丫鬟挤上前来,,正是王翔和小丫二人。

    “等一等,我家少爷的诗!”

    在投诗快结束的时候才匆忙赶来本就惹得李泰有些不高兴,再看他们二人空手而来,心中更加不喜,问道:“既然来投诗,你的诗在何处?”

    王翔不知道诗会还有投诗这么一个说法,所以没有准备就直接过来了,听到李泰问话只好硬着头皮故作傲然道:“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本公子腹中自有诗百篇,何须投诗。”

    王翔话一出口众人皆惊,洛阳四大才子之一的马文信越众而出怒道:“你是何人,好大的口气,便是皓白兄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既然已经装逼了索性就装到底,王翔又牛气冲天的开口了:“皓白是谁,不认识,不过既然他不敢说这样的话想必是因为他有自知之明。”

    就连洛阳四大才子之首都不放在眼里,大家又是发出一阵嘘声,再看陈皓白,虽然没有说话不过脸色显然不是很好。

    有个纨绔凑上前来略带疑惑的问道:“你是王子新?”

    王翔今天穿的衣服实在太多了,裹的跟粽子似的,所以那些认识他的人一时也没认出来。

    “不错,我是王子新。”

    话音刚落人群就骚动起来,上一次的诗会就是因为王子新的搅局最后不了了之,他还做了一首数数诗沦为笑柄,后来又传出诗的后两句,数数诗顿时变成了意境绝佳的咏雪诗,王子新也从不学无术变成了深藏不露。不少人都很好奇王子新会不会来参加这次的诗会,没想到他真的来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

    参加诗会的纨绔有很多上次诗会的时候都参与了殴打王子新,不过此时他们倒希望王子新可以作出一首不逊色于陈皓白的诗。

    自古寒门多才俊,以陈皓白为首的寒门才子在这次诗会大出风头,相较之下长安城的纨绔就逊色多了,所以他们希望王子新能够帮他们挽回一些面子。

    王子新的名字李泰也不陌生,除了那首咏雪诗他还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情,无论是李治醉酒还有尉迟敬德亲自带兵去林川侯府都跟这个王子新有关,所以得知眼前的人便是王子新的时候李泰倒是对他有了兴趣。

    “虽然王兄自认才华出众,不过大家都参与投诗,你却想要例外似乎有些不妥吧。”陈皓白终于开口了,其他的寒门弟子也跟着附和道:“不错,你凭什么例外。”

    王翔挑了挑眉说道:“我有说过我不投诗吗?”

    陈皓白闻言一愕,其他人也都愣住了,王翔的确没有说过不投诗,他只不过说了一句很装逼的话而已。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现在仔细想想,这句话不仅工整而且还很有有一番哲理,看来这王子新果真不可小觑。

    王翔看着陈皓白淡淡的问道:“不知这位小白兄投了一首什么诗?”

    噗!

    小白兄?陈皓白差点没气得吐血,故意的,他绝对是故意的!

    周围的人听到王翔叫陈皓白小白兄都是忍俊不禁,不过也都奇怪他问陈皓白投的诗干什么?

    李泰眼睛一亮,隐隐有些猜到他的打算,抽出最上面的一张宣纸说道:“刚才皓白投了一首咏梅诗,经过几位大儒的评定可为投诗的头名。”

    说完李泰又吟诵了一遍陈皓白的咏梅诗,顿时便有才子赞叹:“皓白兄不愧是洛阳四大才子之首,这首咏梅诗作的妙!”

    王翔用白痴的眼神看着那个出口赞叹的才子,直到他被看得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去才缓缓道:“既然小白兄投了一首咏梅诗,那我也作首咏梅诗权当投诗吧。”

    什么?王子新也要作咏梅诗?人群顿时喧哗起来,只有李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陈皓白的咏梅诗已经被评定为投诗的头名他还要作咏梅诗,定是对自己的诗很有信心,而且陈皓白的咏梅诗是事先准备好的,经过多次修改润色才完成,而王翔现在是要现作一首咏梅诗,孰难孰易可想而知。

    打死陈皓白他也不信王翔可以现作一首不逊色于他的咏梅诗,见王翔如此轻视他顿时也顾不上保持四大才子之首的风度了,怒笑道:“好,没想到长安竟然还有如此大才,我倒想看看你要作出怎样一首咏梅诗!”

    王翔潇洒的一甩衣襟装模做样的踱着步子,众人的目光也随着他的脚步缓缓移动,待走到第七步的时候骤然停下,众人一阵无语:难不成这家伙想学曹植玩七步成诗。

    “上次诗会我作了一首咏雪诗,被人讽刺为数数诗,今日我便以雪咏梅吧。”

    顿了顿缓缓开口吟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泰首先反应过来,拿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下这首咏梅,又小声吟诵了一遍眼中泛过一丝异色,然后把这首诗递给在座的几位大儒。

    王翔的诗一作完陈皓白的脸色就瞬间苍白,他在诗文上的造诣也是不低,自然能辨得诗的好坏,或许他的诗辞藻比王翔的诗华丽,但是意境却差了不是一点,况且一首是反复修改润色的投诗,一首是众目睽睽之下现作的诗,孰高孰低大家都能分辨。

    果然,片刻后几位大儒一致表示王子新的这首咏梅诗比陈皓白之前所投的咏梅诗更胜一筹。

    陈皓白不甘心,为了这次诗会他特地从洛阳赶来长安,现在却输给一个长安城的纨绔子弟,不只是他,洛阳过来的所有才子都不复刚才的意气风发,四大才子之首的陈皓白都输了,他们更是不如。

    倒是原先一片颓然的长安城纨绔们一个个喜笑颜开,大声的传诵着王翔的咏梅诗。

    此时画舫之上,小翠张大嘴巴一脸不敢置信。

    “那人是王子新吗?他作的诗竟然胜过了陈公子?”

    这个结果让她难以接受,王翔像个骄傲的粽子似的站在一群风度翩翩的才俊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偏偏就是这个骄傲的粽子作出了一首将陈皓白都比下去的咏梅诗。

    凝香早在听到这首诗的时候就在绢纸上誊写下来,和之前的咏雪诗放在一起。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果然和咏雪诗有着相似的意境,七步成诗,看来这王子新真是深藏不露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