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九章 诗会
    土豆风波之后王翔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仓库里面的东西是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获益无数,用不好便有杀身之祸。

    这里是大唐,虽然大唐是历史上的盛世王朝,虽然李二号称千古明君,但是封建社会始终是封建社会,君王始终是君王,李二口谕中的三个立斩不赦王翔丝毫不觉得是在开玩笑,在生产力低下的唐朝为了亩产二十石的土豆别说杀一个王子新,便是伏尸百万李二也绝不犹豫,至于土豆是谁的根本就不重要。

    来到大唐的这几日王翔一直抱着游戏大唐的心态,还想过凭借仓库里面的东西获得李二的赏识从而有机会见一见历史上的千古一君,直到明晃晃的钢刀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李二不只是历史上的千古一君还是一个可以杀兄囚父的狠人,想见李二的心思也就淡了下来,甚至希望永远不要和李二有任何交集。

    能够重活一次他对生命格外珍惜,没事捣鼓一些美酒美食调戏一下美女佳人,安安稳稳当个纨绔小侯爷就是他最理想的生活,庙堂上的勾心斗角和疆场上的奋勇厮杀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心惊胆战的又度过一天之后王翔总算松了一口气,李二没有再来找他的麻烦,土豆风波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今日金光湖畔异常热闹,雪停了两日太阳已经出来,积雪融化让天气比平日还要寒冷几分,不过终究还是抵不过大家对诗会的热情。

    唐人好诗,就连倚翠楼的姑娘都能吟上两首诗来,凝香更是个中翘楚,很多自诩精通诗文的才子都颇有不如,貌美又多才自然大受追捧。凝香的画舫是所有画舫中最为奢美豪华的,刚一出现在金光湖沿湖就响起一阵呼声,可见她的人气有多高。

    天气尚寒,画舫内凝香却轻纱薄衫,身前檀木案几上摆着一个精致的小香炉,缓缓升腾的青烟散发出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伸出凝脂般的素手不急不缓的拨动着面前的一杯浓茶,一双藕臂若隐若现。案几一角的绢纸上写着一首七言诗,字迹隽秀清雅,正是王翔的那首咏雪诗。

    “小翠,那王子新来了吗?”

    侍立在一旁的小翠早就对外面的喧嚣心痒难耐想要探个究竟,闻得凝香问话顿时兴致勃勃的拨开窗口的珠帘探头朝外看去,湖边人头攒攒好不热闹,想要在其中寻找一人根本就无可能。

    “小姐,人太多了!”小翠的语气听不出寻人无果的失望,倒是充满兴奋。

    凝香笑道:“你又不是第一次随我来参加诗会怎么还如此大惊小怪。”

    小翠甩了甩脑袋说道:“这样的诗会来多少次我都喜欢,何况这次可是来了很多不得了的人物呢。”

    看着小翠兴奋的模样凝香忍俊不禁道:“你又不懂诗。”

    小翠鼻子一皱说道:“那王子新不也不懂诗,每次诗会还不是都能见着他,我看他就是冲着小姐来的,要我说没有王子新的诗会才好玩呢。”

    是啊,每个参加诗会的人都是带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就连我自己不也是如此吗,倘若不是凭借诗会博得的名气我又怎么可能至今仍保留着清白之身。

    这些事情小翠是不会明白的,凝香暗叹一口气,看着缓缓升腾的青烟心思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金光湖诗会是长安城一大盛事,文人才子想要凭此诗会博得名声,纨绔子弟企图借此机会得遇佳人,小贩商贾以期靠此盛事多赚银两,所以整个金光湖畔喧闹异常,其间还夹杂着小贩的叫卖声。

    前来参加诗会的文人才子和纨绔子弟均是一袭薄衫以衬托自己的风度翩翩,王翔穿着厚厚的衣服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混在人群中倒和那些衣着臃肿的小贩十分相似。

    唐朝的时候棉花还只是一种观赏植物,没有棉布自然也就没有棉衣,王翔又不是那些可以为了风度而不要温度的强人,所以只好多穿了几件衣服,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不如棉衣暖和。

    “要是有卖麻辣烫的就好了,大冷天吃点麻辣烫就暖和了。”

    “少爷,麻辣烫是什么?”

    一旁的小丫也穿的跟个粽子似的,原先她还不乐意多穿,说是太丑了,王翔见她冻得小手通红还不肯多穿衣服最后只好威胁说不带她过来参加诗会这才不情不愿的多穿了几件衣服。

    “麻辣烫是好吃的东西,等有空少爷做给你吃。”王翔看了看四周叫卖的小贩,找了一个卖热汤面的地方坐下。

    小贩立刻上前招呼:“二位吃点什么?”

    “你这里除了热汤面还有其他东西吗?”

    “没有。”小贩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王翔笑道:“那不就是了,给我们来两碗热汤面吧。”

    “好嘞,二位稍等。”

    一碗热汤面下肚总算感觉暖和了一点,诗会也在大家的呼声中正式开始。

    “少爷,诗会开始啦,我们赶快过去吧。”

    “急什么,时候还早,待少爷再吃一碗汤面。”

    “公子也是来参加诗会的?”小贩显然没想到王翔也是来参加诗会的,还以为他是过来看热闹的。

    小丫不满的嘟嘴道:“不来参加诗会难不成是专门来吃你的热汤面的吗。”

    小贩讪讪一笑说道:“那倒不是,听说这次诗会连大名鼎鼎的陈皓白陈公子都来了。”

    “陈皓白是谁,很有名吗?”王翔接过小贩手里的热汤面喝一口汤淡淡的问道。

    这次没等小贩开口小丫倒是先惊呼出声了:“洛阳四大才子之首的陈皓白陈公子!”说完还摆出一脸崇拜的表情。

    小贩点头道:“正是,这次洛阳四大才子全都来长安了。”

    “既然是洛阳四大才子,为何跑到长安来参加诗会?这大冷天的也不怕冻着。”王翔语气略带酸味,这什么狗屁洛阳四大才子居然让小丫如此崇拜,心情顿时不爽了。

    小贩开口道:“今日的诗会可不同以往,你可知诗会由何人主持?”

    “不是那个什么凝香吗?”

    小贩一脸古怪的看着王翔说道:“公子莫要说笑,虽然凝香姑娘诗才不凡,但毕竟是烟尘女子,诗会这等文坛盛会怎会由她主持。”

    原来不是她主持啊,那还派人送什么口信,为了咱未来的媳妇这次诗会的头名我是拿定了,至于什么洛阳四大才子这次算他们倒霉就当是来长安游玩一下吧。王翔压根没把洛阳四大才子放在心上。

    小贩当然不知道王翔心里在想什么,他只是有点好奇王翔看起来也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怎会不知道诗会不能由烟尘女子主持这么简单的道理。

    一旁的小丫好奇的问道:“什么人这么厉害连陈公子都特地从洛阳赶来参加诗会?”

    小贩一脸得意的炫耀道:“我可是从我朋友那里听说的,这次的金光湖诗会是由魏王亲自主持,听说有求才之意。”

    魏王?王翔心里一紧,现在凡是和李二扯上关系的人他都想要敬而远之,倘若不是和武家娘子的赌约他都想直接走人了。

    小贩没有注意到王翔的异常继续道:“你想啊,倘若在这诗会上获得魏王的赏识那以后可不就是前途辉煌了吗,有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陈公子怎会不来呢。”

    “为了得到魏王的赏识特地从洛阳赶来长安参加诗会。”王翔摇了摇头不屑道:“什么洛阳四大才子,原来也不过是贪慕名利之辈。”

    “哦,阁下似乎对这名利二字颇为不屑?”

    一个略带威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王翔回头一看是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星目剑眉,虽然嘴角挂着一丝笑意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想必是长期身处高位。中年人旁边站着一个年轻妇人,脸色有些苍白,看样子身体不是很好。

    王翔也觉得自己在背后说别人坏话有些不妥,洛阳四大才子热衷名利是事实,不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也不能说他们的做法不对,所以王翔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王翔不答话,中年人身后一个魁梧大汉大声道:“没听见我家主人为你话呢!”

    本来还对中年人还有些好感,看他手下如此嚣张王翔顿时怒了,靠,你是啥人啊,你问我我就要回答啊?心情不爽干脆直接扭过头去只留下个后脑勺给他们。

    大汉看着王翔嚣张的样子顿时大怒,正欲上前却被中年人拦住。

    年轻妇人也轻声道:“算了,我们还是去看诗会吧。”

    大汉这才狠狠的瞪了王翔后脑勺一眼跟着中年人离开。

    “少爷,刚才那人真可恶,不答他话就那么凶。”等到中年人走远小丫嘟着嘴小声埋怨了一句。

    看中年人的气质王翔就知道他不是普通人,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长安城的达官显贵多了去了,有几个嚣张跋扈的不算稀奇,拍了拍小丫的脑袋笑道:“不跟他们计较,吃饱喝足也该少爷我大展身手了,走,我们参加诗会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