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七章 李治醉酒
    晚上饭时,侯府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清河公主带着九岁的李治来了。

    昨日临走的时候王翔送了一些礼物让清河公主带回去,除了新鲜蔬菜和云耳还有两袋薯片,今日一早清河公主就把蔬菜和云耳带进宫孝敬李二去了。

    李治在尝过薯片之后对清河公主提到的火锅更是无比好奇,还有那种会冒气泡的可乐他也从未听过,而弄出这些东西的竟然是前两日作出咏雪诗的王子新,在得知今晚王子新还要请程处亮和清河公主吃火锅之后李治便跟着一起来了。

    面对未来的高宗皇帝王翔当然不敢怠慢,来福和小丫他们这次自然没有一起吃饭,席上只有王翔,程处亮,清河公主还有李治。

    虽然李治还是个九岁的小鬼,在李二家强悍的皇家教育下却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过在见到咏雪诗的主人王翔的时候还是颇为好奇。

    李治平日里经常听人讲述外面的趣事,今日哪家少爷为了倚翠楼的红颜与人私斗,明日哪家小姐和某个寒门子弟私奔,其中听的最多的名字之中便有王翔,只不过都是些他的纨绔事迹罢了。

    原本听说他在金光湖诗会上的趣事李治也只是当成一个笑话,还把那首数数诗真的当成笑话讲给长孙皇后听,没成想时隔一天数数诗变成了咏雪诗,就连父皇都赞此诗让人耳目一新,有几分诗才。

    现在仔细看来这王子新也不像是传言中的那么不堪,人长的削瘦了些却还算风度翩翩。

    在连喝两碗可乐之后李治对王翔的印象更好了,心里不禁暗叹:看来传言也不可尽信,这王子新还是不错的。

    程处亮对可乐兴趣不大,他惦记的是美酒,这家伙在李治面前也丝毫不知收敛,涮着羊肉喝着小酒便想起了王翔说的酿酒一事。

    “子新,你今日跟我说的酿酒一事现在如何了?”

    这事搞定了他以后就不愁酒喝了,所以颇为上心。

    王翔淡淡一笑说道:“酿酒作坊还得几日才能造好,王管家已经让人先把那些粮食进行简单的酿造,待作坊完成就可以正式酿酒了。”

    “对了。”王翔拿出一份契约出来接着说道:“这是我刚立的契约,酿酒作坊由我们侯府负责管理,酒水的售卖也由我们负责,处亮兄只要负责作坊的安全工作就可以了,一概收益侯府七成,处亮兄三成,你看可还满意?”

    这酿酒作坊有什么不安全的,程处亮一听自己只要负责酿酒作坊的安全其他什么事都不用管就能分到其中三成收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这,我什么都不用干就分三成不太好吧,其实我只要能有酒喝就够了。”

    “那不行,酿酒作坊的安全工作可是不能忽视的,处亮兄拿三成是应该的。”

    李治刚把一片烫熟的土豆片放进嘴里就听到程处亮和王翔在谈论酿酒之事,果然是姐弟,堂堂清河公主和晋王竟然都对土豆片情有独钟。

    “你还会酿酒?”

    听到李治问话程处亮抢道:“那是当然了,这酒可不是寻常的酒,比起你那可乐要带劲多了,你要不要尝一口?”

    这货果然跟他老爹程咬金有的一拼,居然敢怂恿九岁的李治饮酒。

    一旁的清河公主悄悄拉了程处亮一把低声道:“弟弟还小不能饮酒。”

    “哪有不能饮酒的道理,我这么大的时候都能饮上好几碗了。”

    李治看着程处亮碗里晶莹透彻的酒水果然与平时见到的酒颇为不同,而且远远就能闻到醇厚浓郁的酒香,加上程处亮这货在一旁怂恿顿时有些意动。

    “少喝一点应该……无妨吧。”李治内心似乎也小小挣扎了一番,话说他还从来没有饮过酒。

    程处亮二话不说取过李治面前的碗就满满倒上,李治口里连道:“够了,够了。”

    程处亮这货倒完酒还没心没肺的说道:“男人吃火锅就该喝酒,可乐那是女子喝的东西。”

    李治小脸涨的通红,看向清河公主的时候见她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酒碗。

    吃火锅本来就容易带起气氛,特别是几口二锅头下肚之后李治也放开了,不再像开始那般拘谨,涮涮这个涮涮那个,时不时抿一口酒,好不惬意,清河公主的劝也听不进去了,还嚷嚷着可乐是女子喝的,男人就该饮酒。

    程处亮是个看到酒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人,王翔前世也是个喝酒容易忘形的人,喝开之后气氛好不热烈。

    “听说这土豆是从西域商人那里购来的,不知我们大唐可否种植?”李治偏好土豆片,开口问道。

    此时王翔已经略带醉意闻言哈哈大笑道:“当然可以种植,而且只要有这东西我大唐从此再无饥荒。”

    “这是为何?”

    “殿下可知我大唐的粮食亩产多少?”

    李治想了想夫子曾经跟他讲述的民生曾有提到大唐的粮食产量,便答道:“普通的田地亩产一石,关中良田亩产两到三石。”

    “不错,那你可知这土豆亩产多少?”

    李治摇头表示不知,就连清河公主都放下筷子好奇的看着王翔,大唐从此再无饥荒这句话太过震撼。

    王翔喝一口酒得意洋洋的竖起两根手指。

    “两石?倒也不错。”

    王翔摇了摇头笑道:“二十石。”

    “什么!二十石?”清河公主惊呼一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连李治听到之后酒都醒了一半,一脸不敢置信。

    “你刚刚说的可是二十石?”

    王翔笑道:“就算在贫瘠之地种植也不会低于八石。”

    八石也就是八百斤左右,算是很保守的估计,一般来说土豆亩产量都在两千斤到三千斤左右,如果良田种植精细照顾达到亩产五千斤也不算难,后世土豆丰收的时候经常达到六千斤甚至八千斤的亩产量。

    王翔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但是对李治和清河公主来说就不同了,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说哪种粮食有如此可怕的产量,不要说二十石了,便是亩产五石六石也多半是某些地方官员为了政绩杜撰出来的。

    “此话当真?”李治不愧是李二的儿子,虽然才九岁,也意识到了此事的重要。

    在得到王翔的肯定之后李治和清河公主都是深吸一口气,亩产二十石,今天来的太对了!

    “如此说来这土豆可真算是祥瑞了。”清河公主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李治点了点头喜道:“有此祥瑞我大唐从此再无饥荒就绝非空言!”

    在得知土豆的惊人产量之后李治似乎非常兴奋,这一兴奋连酒都多喝了一些。

    二锅头可不是唐朝的低度酒,一顿饭吃完除了清河公主没有一个清醒的,程处亮早就云里雾里不知所谓了。王翔也是情绪亢奋,今天他是和未来的高宗皇帝喝酒,而且貌似还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心里自然有些洋洋自得。李治虽然喝的不算特别多,不过年纪小此时也有些神志不清,却死死抱着从王翔那里要来的两块土豆嘴里念叨着:“我要将此祥瑞献给父皇。”

    ……

    宫里出大事了,平时最为乖巧听话的晋王李治居然喝醉了,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李二对子女一向管教甚严,听闻李治喝醉的时候还有些不敢相信,再三确认之后顿时勃然大怒。

    “晋王今日去了何处?”

    “晋王今日随清河公主去了林川侯府。”

    “林川侯府?”李世民皱了皱眉头。

    下面的一个小太监小声提醒道:“清河公主送到宫里的新鲜蔬菜和云耳就是林川侯府的王子新所献。”

    李世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晚饭的时候他就让御厨把清河公主送来的新鲜蔬菜做了几道菜与长孙皇后一起吃了,这个季节能吃到新鲜蔬菜滋味果然不同一般,话说昨日还听李治说起王子新做的咏雪诗,不过怂恿晋王饮酒罪不可恕!

    “晋王人呢?”

    李世民话音刚落一个太监小跑进来小声道:“晋王殿下过来了。”

    李世民黑着个脸怒道:“真是长本事了,喝醉酒不好好休息过来做什么,难道过来请罪吗!”

    “晋王殿下说有祥瑞要献给陛下。”

    李世民闻言怒火更甚,喝醉酒本就不对,居然还想着用什么祥瑞来糊弄他,王新子在他心里又多了一项罪名。

    “父皇!父皇!”李治满脸通红的闯进殿内,一开口隔得老远李世民就闻到浓浓的酒味。

    “晋王今日饮酒饮的可开心?”

    李治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有注意到李世民黑着脸,咧嘴一笑道:“开心。”

    李世民压下火气淡淡道:“听说你有祥瑞要献给父皇?”

    李治闻言掏出怀里的两块土豆傻傻的笑着。

    “祥瑞,祥瑞……”

    话刚说完噗通一身倒在地上睡着了,两个丑不拉几的土豆咕咚咕咚滚到了李世民脚下。

    李世民一拍龙椅怒道:“宣清河公主进宫!”

    小太监一听就知道李世民定是怒到极点,否则不会在这个时候宣清河公主进宫,那个王子新这次是真的惨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