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六章 泡坏的粮食有妙用
    屋里的女子放下手里的书拉过兴奋的小萝莉轻轻拨了拨小萝莉有些凌乱的头发温和道:“二囡,明日我们就要随母亲回老家投靠亲戚,你今日可别给母亲添麻烦了。”

    “哦。”听到女子的话小萝莉心里的兴奋去了大半,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

    见小萝莉心情低落女子心有不忍,笑着问道:“刚才听你大呼小叫,何事那么高兴啊?”

    小萝莉嘴角一翘,神秘的笑道:“我刚才见着姐夫了。”

    女子脸色一红,轻敲一下小萝莉的脑袋,嗔道:“胡说什么,你何时有姐夫的?”

    小萝莉一脸笑意道:“真的,就是那个做咏雪诗的王子新,姐姐不是和她定过亲吗,他刚才还把我当成姐姐了,当真好玩。”

    女子闻言心里一乱,王子新?他怎么来府上了?

    “他来做什么?”

    “他说是来看他的未婚妻,可不是就想来看姐姐嘛。”

    女子的心更乱了,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她对那个长安城出了名的纨绔并没有什么好感,原本以为明日随母亲回老家与那王子新的婚事自然也就作罢,没想到他今日会到府上来。

    “姐夫说那首咏雪诗就是他自己作的,他还说要参加金光湖诗会,姐姐,我们也去看诗会好不好?”小萝莉拉着女子的手撒起娇来。

    “不要胡说,什么姐夫,我们还没成亲呢。”女子又轻敲一下小萝莉的脑袋。

    “我们明日便要回老家了,诗会是去不成了。”女子自小就喜好诗文,对金光湖诗会也甚感兴趣,语气中透着一丝遗憾,只怕这一走以后都难有机会回到长安城了。

    姐妹二人俱都沉默下来,小萝莉没有说出她和王翔赌约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女子王翔送给她一瓶很香很香的香水。

    ……

    王翔回到侯府的时候还在暗暗得意,也亏得他当初囤积生活物资的时候没头没脑一顿胡乱采购,除了必要的食物和生活物资,像水晶饰品,香水这样杂七杂八的东西也采购了不少,真不知道当时是打算怎么度过世界末日的。

    一想到自己拿出香水出来的时候小萝莉两眼冒光的样子王翔就心里暗爽,那可是传说中的武媚娘啊,自己用一瓶香水就搞定了。

    “少爷,你可回来了,庄上出事了!”

    来福一见王翔回来就气喘吁吁的小跑过来。

    “出啥事了,别急,慢慢说。”

    看着王翔一副淡定的样子来福更着急了,“少爷,今天王管家去庄子上检查粮仓,发现粮仓进水了,里面的粮食都泡坏啦!”

    “不就是点粮食吗,坏了就坏了吧。”

    王翔满不在乎,来福却想哭了,“少爷,那可不是一点粮食,整整两千石粮食啊!”

    两千石粮食具体是多少王翔还真不清楚,既然来福那么着急想必是不少的,虽然心里还是不太在意,见来福着急知道无奈道:“带我过去看看吧。”

    到了庄上的粮仓王翔才知道两千石是多少,好家伙,两千石粮食堆在一起跟座小山似的,王管家一脸木然的瘫坐在地上,衣襟都被地上的泥水沾湿了,看到王翔过来顿时哭号起来:“我对不起侯府,对不起少爷啊!”

    “王管家,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吧,这地上多脏啊。”

    “由于我的疏忽整整两千石粮食全都泡坏了,死后我也没脸去见老侯爷啊。”

    王管家怎么都不愿起身,王翔无奈的摇了摇头,问一旁的来福道:“如今米价多少?”

    来福想了想回道:“一斗粟米要四文钱,若是好一点的的稻米怕是要六文钱一斗。”

    “一石是几斗?”

    “一石是十斗。”

    “就按六文一斗来算,一石十斗就是六十文,两千石就是十二万文,听着蛮多,其实也就是一百二十贯,一百二十两银子。”

    王管家和来福听的一愣一愣的,少爷的算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王翔撇了撇嘴不屑道:“我还以为有多少,搞来搞去也不过才一百二十两银子,我去一趟倚翠楼的花费都不止一百二十两。”

    啥?王管家和来福正在震惊自家少爷的算术能力,后面的话直接把他们给雷晕了。

    王翔一到大唐就是个小侯爷,在他的记忆中以前的王子新出手便是数十两上百两银子,加上他随便拿出点木耳就换到六百两银子自然对这一百多两银子的粮食不太在意。却不知大唐的寻常百姓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一两银子,一百二十两银子他们不吃不喝也得攒个十数年才能攒到。

    “少爷……”

    王翔打断想要开口的王管家,说道:“不就是泡坏一些粮食吗,我们侯府也不差这么点粮食,何况泡坏的粮食还是有用的。”

    泡坏的粮食还能有什么用,王管家以为王翔是在安慰他,自责道:“少爷,这粮食泡坏就不能吃了。”

    “谁说要吃的,粮食泡坏了虽然不能吃但是可以用来酿酒啊。”

    “酿酒?”王管家疑惑的看着王翔,“这泡坏的粮食也可以酿酒?”

    “不懂了吧?”王翔略带得意道:“酿酒本来就是要把粮食泡到发酵。”

    “发酵?”

    “嗯,发酵就是……泡坏的意思,说了你们也不明白,回头我把这酿酒的方法告诉你,你到庄子上找几个勤快的人,以后这粮仓就改成酿酒作坊了。”

    王管家还一头雾水,一旁的来福却是眼睛一亮,小声问道:“少爷可是要酿造昨晚喝的那种酒?”

    “咦,你小子倒是机灵。”王翔有些意外的看着来福。

    既然决定弄个酿酒作坊当然不会只是酿造普通的酒,唐朝的酒度数低,而且色泽暗黄略带浑浊,王翔打算用后世蒸馏的方法酿造蒸馏酒。

    回到侯府之后王翔把酿酒的方法告诉王管家又给了他一百两银子就让他去庄子上找人改造酿酒作坊,毕竟两千石粮食不是小数目,想要全部酿成酒曲也要费很大一番功夫,王管家见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失自然是干劲十足,领了银子就急匆匆往庄子上去了。

    王管家走后王翔在纸上画出蒸馏用的器具交给来福让他找几个不同的工匠分别打造纸上画的器具。

    “记住了,一定要分开打造,别让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酿酒的方法他不在乎,大唐会酿酒的人多了去了,不过这蒸馏的方法可只有他知道。

    来福虽然不知道纸上画的是什么东西,但是听王翔口气严肃也知道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一路上揣着图纸小心翼翼。

    来福前脚刚走程处亮就来了。

    “处亮兄今日不用当值?”

    程处亮摇了摇头道:“我是听说你府里的粮仓进水了这才告了假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们家老爷子说了实在不行先从我们府上搬些粮食过来。”

    看着程处亮一脸真诚王翔心中一暖,笑道:“放心吧,果真吃不上饭的时候我肯定到你府上去蹭饭。”

    在这长安城随便扔块馒头都能砸到一个侯爷,王炳死后这几年倘若不是程处亮和老程对林川侯府关照有加,林川侯府真的撑不到今天,他王子新也不可能在长安城悠哉悠哉的过着纨绔的生活。老程是个很讲究的人,王炳当初救过他一命,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护得王子新周全。

    王翔突然心中一动,问道:“处亮兄可有兴趣做桩买卖?”

    他打算把酿酒作坊算上程处亮的一份,第一是感谢他和老程一直以来对林川侯府的照顾,二来这蒸馏酒出来之后少不得会引起别人的觊觎,长安城能拿捏他王翔的人太多了,有程处亮和老程在背后撑腰王翔心里才觉得踏实。

    程处亮见王翔对粮仓进水的事情毫不在意反倒提起什么买卖,顿时奇道:“是何买卖?”

    王翔没有回答程处亮的问题,而是问道:“你觉得昨日喝的酒如何?”

    听到酒程处亮立刻来了精神,咂了咂嘴巴赞道:“那是我喝过最好的酒,可惜那卖酒的西域商人不在了,否则我定要买上百坛好好喝个痛快。”

    原来昨天程处亮问起那瓶二锅头的时候王翔也一并推说是从西域商人那里买的,他倒是信以为真了,还对以后喝不到那样的美酒耿耿于怀呢。

    王翔笑了笑说道:“何必要买呢,我们自己酿不就行了。”

    程处亮先是一愣,转而反应过来张大嘴巴瞪着王翔惊喜道:“你是说你会那酒的酿造方法?”

    “不知处亮兄现在对我说的这桩买卖有没有兴趣啊?”

    “有兴趣,太有兴趣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看着程处亮激动的样子王翔笑道:“不急,酿酒作坊我已经让王管家找人去改建,具体的事情今晚吃饭的时候我们再详谈。”

    程处亮咽了咽口水问道:“还吃火锅吗?清河公主昨日回去还念叨那火锅好吃呢。”

    王翔对程处亮的无耻一顿无语,明明是自己嘴馋还非要扯上清河公主。

    “行,今晚还吃火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