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章 仓库也穿越
    “这就是子新的佳作?”程处亮听小丫吟完诗愣了片刻大叫道:“好!好诗!果真是好诗!”

    好,好你个头,你懂诗吗?王翔看着程处亮做作的样子心中鄙视,算了,不跟粗人一般见识。

    “少爷不好啦,少爷不好啦!”

    “少爷我好的很。”看着慌慌张张闯进来的来福王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不是,那凝香小姐派人送信过来……”

    “凝香小姐派人送信来了?莫不是被我的才气吸引到了,想请我做她的入幕之宾?信在哪里?”

    “如此真是恭喜子新了。”

    “好说好说。”王翔一脸谦虚,看着程处亮羡慕的表情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见被误会了来福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缩着脑袋小声道:“凝香小姐派人送来口信,说……”

    “说什么?”一旁的小丫好奇的问道。

    算了,反正是要说的,来福伸长脖子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咬牙道:“凝香小姐派人送来口信说是不希望少爷参加三日后的金光湖诗会。”

    噗!

    程处亮脸色憋得通红,要不是顾及王翔的心情恐怕早就大笑出声了。

    看到王翔脸色不好来福和小丫都是低头不语。

    过了片刻王翔才缓过气来,恼羞成怒道:“来福,去告诉送口信的,三日后的金光湖诗会我王翔去定了,凝香的入幕之宾我也做定了!”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王新子,诗会头名还是凝香的入幕之宾他都不是很在意,原本也没有打算参加三日后的金光湖诗会,但是现在别人都羞辱上门了,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虽然以前的王子新不学无术但好歹也是侯爵之后,那个凝香算什么?说得好听点才是倚翠楼的头牌清官人,还真以为自己可以骑到天下才子头上去了,更何况王子新不是一般的才子,他是长安城有名的纨绔。

    “子新要参加三日后的金光湖诗会?”程处亮似乎对诗会也很感兴趣。

    “去,不去别人还以为我王新子怕了呢!”

    王子新要参加三日后金光湖诗会的消息很快就传遍长安,他做的数数诗更是沦为长安城一大笑谈,就连街边卖茶水的老汉都拿这数数诗取乐客人。

    “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哈哈哈,这也算诗的话三岁小儿都能作诗了。”一读书人边走边摇头大笑。

    “可不是,那王子新居然还口出狂言要拿下诗会头名,我看八成是上次的教训还不够。”立刻有人符合,似乎通过王新子的数数诗可以衬托出他自己的才华不凡。

    “哈哈哈,看来三日后又有好戏看喽。”

    ……

    小丫是跟随王管家出来采购府里需要的物事,听到有人说自家少爷的坏话顿时不高兴了,拦住说笑的二人怒道:“你们怎么可以在背后说人坏话!”

    那二人先是一愣,再看小丫的衣着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的丫鬟,连忙陪笑道:“我们二人是在赞叹那首风靡长安的数数诗,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多好的诗啊。”

    小丫如何听不出他们话里的讽刺,撇了撇嘴不屑道:“我家少爷说了那是长安城的才子们徒有虚名,根本不懂诗,不知这咏雪诗还有后两句么。”

    “后两句?是什么?”两人情不自禁就问了出来。

    “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总不见。”

    这二人也都是读书人,自然辨得诗的好坏,王子新作的数数诗加上小丫吟出来的后两句诗顿时让人有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感觉。细细品味一番,这最后一句更是画龙点睛之笔,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将大雪纷飞飘入芦花丛中消失不见的意境表现的淋漓尽致,能作出这后两句诗的人绝对不凡。两人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惊讶和佩服,再看小丫的时候语气也变的恭敬起来:“不知姑娘说的少爷是哪位高才?”

    “王子新!”

    小丫丢下三个字像个骄傲的孔雀一样仰着脑袋转身离开,心里暗暗得意:还是少爷厉害,看他们两个的样子一定是被少爷的诗惊到了。

    王新子不是不学无术,王子新作的诗不是数数诗而是咏雪诗,王子新作的诗还有后两句……

    新的消息伴随着咏雪诗的后两句在长安城飞传,不过这一切都跟王翔没有关系,躺在床上休息了大半天身体总算恢复了过来,他现在正在和林婶交流烹饪心得。

    “林婶,我们府里平时就吃这些?”

    看着桌上摆放的几样菜肴王翔的心情是复杂的,这跟他想象中有着不小的差距,堂堂侯府,就算不弄些山珍海味,也不至于这么寒碜吧。

    “少爷,去年逢上大寒庄子上的佃户收成不好你就免了他们的租子,上个月孙家少爷纳第五房小妾少爷说朋友纳妾不可小气就随了三百两银子,前几天倚翠楼的伙计拿着少爷写的条子来府上收去两百两银子,前日少爷前去参加金光湖诗会带去三百两银子……”

    林婶罗嗦了半天其实就是四个字:府里没钱!

    “少爷平时不在府里吃的。”林婶又小声说了一句。

    罢了,王翔也知道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是什么德性,随口尝了尝烤鸡腿,外焦里嫩,林婶的手艺还是不错的,但是怎么淡而无味呢!还有其他几个菜,除了烤就是煮,要不就是卤菜、炖汤,没有一个炒菜,而且除了一碟咸白菜就没有其他的素菜了,烤鸡腿,煮鸡胸肉,煮鸡蛋,卤鸡爪,炖鸡汤……这都成全鸡宴了,一只鸡能做成这么多道菜也算是不容易。

    “林婶,怎么连个素菜都没有啊。”

    听到王翔的抱怨林婶连忙解释起来:“寒冬刚过,前两天还下了几场大雪,地里的蔬菜长不出来,这咸白菜还是去年留下的,少爷想要吃新鲜蔬菜怕是还得等上两三个月。”

    是了,现在是唐朝,还没有大棚,想在冬天吃上新鲜的蔬菜还真不容易,就算皇帝想要吃蔬菜多半也是去年保存下来的。

    王翔开始怀念以前十块钱一份的盒饭,起码吃起来有滋有味,哪像现在食之无味。

    要是我那一仓库的食物还在就好了,里面有不少好东西……

    原本只是随便一想,结果却把王翔给吓到了,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空间,正是他之前用来储存食物和生活物资的地下室仓库,里面的东西一件不少堆放的整整齐齐。

    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林婶,一点反应都没有。

    难道只有我可以看到这间仓库?

    “林婶,你先下去吧。”王翔克制住内心的激动淡淡的说了一句。

    “那少爷慢用。”

    “嗯。”

    等到林婶一出去王翔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仓库之中,虽然仓库也穿越这件事有点难以理解,不过对王翔来说这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来到大唐之后他一直对这个世界心怀忐忑,这是贞观盛世不错,但同时也是一个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的封建社会,除了一个死去的侯爵老爹和来自未来的灵魂他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依赖的。

    现在有了这间仓库,他总算有了在大唐立足的信心。

    穿越过来之后还没有吃过饭,此时正饥肠辘辘,当务之急还是先准备一顿丰盛的吃食。

    ……

    “母后,母后!”

    皇宫后苑,李治刚刚完成今日的课业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长孙皇后的立政殿。

    “治儿何事如此高兴?”看到兴奋的李治长孙皇后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摸了摸李治的脑袋宠溺道:“今日的课业完成的如何?”

    “夫子今日夸奖治儿了。”

    “治儿真厉害。”

    李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转而兴奋道:“母后,还记得我跟你说的数数诗吗?”

    “什么数数诗,也说来让父皇听一听。”

    看到李世民踏步进来长孙皇后正要起身,李世民连忙上前扶住:“观音婢,身体可有好些?”

    长孙皇后温和一笑,轻声道:“治儿每日过来跟我讲些趣事,心情好了身体也感觉舒服一些。”

    “哦?治儿都讲了什么趣事,是否刚才所说的数数诗?”李世民见长孙皇后气色略有改善这才微笑着朝李治问道。

    李治对这雄才伟略的父皇还是有些敬畏的,自然不像面对长孙皇后那般自在,当下恭恭敬敬的把金光湖诗会上的事情讲了一遍,讲到王子新作的数数诗还是免不了兴奋起来。

    “王子新?”李世民稍微回忆了一番便想起他的身份,感慨道:“王炳也算是一员猛将,当初随朕打天下的时候还救过老程的命,没想到唯一的子嗣却这般不学无术。”

    “父皇,那王子新还真不是不学无术。”

    “作首诗能作成这样还不是不学无术?”李世民以为李治是在帮王翔辩解,不禁摇了摇头。

    长孙皇后也是一脸疑惑。

    李治神神秘秘道:“我也是刚刚得知王子新作的其实是咏雪诗,这诗还有后两句。”

    “后两句?前两句诗作成这样,后两句还能有什么变化不成?”

    李治也不多说,而是淡淡的吟道:“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芦花总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