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章 大唐王子新
    以世界末日为题材的电影小说不知道看了多少,谁也没有想到真正的世界末日会来的如此迅速。

    早在三个月前各国科学家就发现一道毁灭性的宇宙射线朝着地球笼罩而来,直到半个月前他们才对群众公开了这个惊人的消息。

    原因是,面对这道毁灭性的宇宙射线他们也无能为力,换句话说就是半个月后大家就听天由命吧。

    今天就是宇宙射线到达地球的日子,以往喧嚣热闹的街道上此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满地的废报纸在风中打着旋。

    抱着侥幸的心理,大家在半个月前就开始挖掘地下室储备食物和生活物资。

    王翔也不例外,因为之前是开贸易公司的所以他有一间500平米的地下室仓库,现在仓库里面堆满了食物和其他的生活物资,但是王翔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

    躲在地下室就可以避过宇宙射线?

    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如果真的这么容易的话各国高层就不用执行火星逃亡计划了。

    “现在还有其他的选择吗?”王翔苦笑一声。

    当宇宙射线穿过地下室渗透进来的时候一切都陷入了黑暗。

    ……

    “咦,我没死?”

    不知过了多久王翔突然惊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没有死,因为他感到全身剧痛,死人是不会感到痛的。

    难道宇宙射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

    “少爷,你醒啦!”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红扑扑的小脸,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头发梳成对称的小髻垂挂于两侧,一双大眼睛充满灵性。

    小丫头看起来非常兴奋,见王翔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更是惊呼连连。

    “少爷醒啦,少爷醒啦!”

    片刻的功夫屋子里面就涌进好几个人,全都是一脸惊喜。

    小丫,王管家,林婶,大柱,二柱,来福,王翔一下子就把屋里的人都认了出来。

    穿越了?这货也叫王翔?短暂的惊讶之后他就冷静了下来,甚至感到庆幸,原本以为在宇宙射线下必死无疑,没想到居然活了下来,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得知现在是大唐贞观十年,寒冬刚过,新春伊始,前几日长安城还下了几场大雪。

    幸好没有穿越到乱世,要不然就咱这细胳膊细腿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翘辫子了。

    王翔动了动身子想要坐起来,小丫连忙上前扶住他劝道:“少爷,你的伤还没好,大夫说要多休息。”

    “我是怎么受伤的?”

    听到王翔的问话大家欲言又止,一脸尴尬,最后还是来福小心翼翼道:“少爷,前日你去金光湖参加诗会……”

    靠!王翔总算回忆起来了,原来这货前天去金光湖参加诗会的时候因为一个清官人和其他纨绔子弟起了争执,结果技不如人不但没能成为清官人的入幕之宾反而被狠狠揍了一顿。

    最悲催的是这货平日里被酒色掏空了身子,这一顿揍不想连命都丢了,倒是便宜了王翔。

    丢人啊,说出来都觉得丢人,难怪他们都一脸古怪。

    “咳……咳……”饶是王翔脸皮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个,我头有点晕,你们先出去吧。”

    “少爷,你没事吧,我让大夫再来看看。”

    “少爷,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准备饭菜。”

    “少爷,你……”

    听到王翔说头晕大家都慌了,一个个满脸担忧不似作伪。

    没想到这货倒是挺得人心。

    “不用了,我就是觉得有点闷,你们先出去我一个人静一静就好。”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虽然疼痛却无大碍,他现在想要一个人好好消化一下这具身体的记忆,很多东西还很模糊。

    王翔,字子新,其父原是卢国公程知节手下一员大将,开国有功封了林川侯,三年前因伤病去世,留下唯一的儿子王翔。

    家里就这么一棵独苗从小受尽宠溺,长大后就成了长安城有名的纨绔子弟,每日里和一群纨绔朋友流连酒色,不学无术却喜欢附庸风雅,但凡遇上文坛、诗会定要前去参加而且出手大方,为了某个才女清官人争风吃醋更是家常便饭,偌大的林川侯府被他无度挥霍,现如今已是外强中干。

    当然,这个倒霉的王翔王子新也不是毫无是处,他对府里的下人倒是极好,从不打骂,平日里给的赏赐也比其他府里多上不少,下人都很感恩,所在这次王翔受伤下人们都是担忧不已。

    “少爷,驸马都尉来看你了。”

    驸马都尉?听到小丫的话王翔还没反应过来屋子的门就被大力猛的推开。

    “子新,为兄看你来啦。”一个全身披甲的大汉闯进屋来,手上还提着一包礼物,看到王翔的惨状顿时大怒,“哪个不长眼的东西竟敢对你下此狠手,待为兄召集手下弟兄帮你报仇。”

    王翔看着暴怒的大汉心中一暖,笑道:“处亮兄,你现在都是驸马都尉,左卫中郎将了,怎么还如此冲动?”

    “谁要在长安城欺负我程处亮的兄弟那就不行!对了,子新,你是因何受伤啊?”

    打死王翔也不会告诉他他是为了个女人差点被人打死,连忙转移话题问道:“你今日不当值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这一问可是问到了程处亮的痛处,也顾不上关心王翔被打的原因了,偌大个汉子竟是眼泛泪光。

    “别提了,自从当上这左卫中郎将,每日卯时就要前去军营报到,训练到午时才得一刻休息时间,未时未到又要训练,直到酉时方可回家,为兄苦啊!”

    王翔心中暗笑,脸上却淡然道:“难怪我看处亮兄的身体较之过去强壮了许多,想必都是训练的功劳。”

    “你小子心里一定偷着乐吧,要不是因为你是王家独子王伯伯舍不得让你进军营受苦你还不如我呢,瞧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横竖跟个女人似的。对了,你还没告诉为兄你是因何受伤啊。”

    见这事糊弄不过去王翔只好“老实”交代:“话说那日我受长安城诸多才子佳人盛情相邀前去金光湖参加诗会……”

    “说人话。”

    “好吧,前日我听说金光湖有诗会,倚翠楼的头牌清官人凝香小姐在画舫上设宴款待参加诗会的才子,获得诗会头名可以成为凝香小姐的入幕之宾,那凝香小姐明眸皓齿,肤如凝脂……”

    程处亮一脸怀念:“倚翠楼的姑娘的确不凡,想当初我们兄弟每日一起饮酒,一起纵马街头,一起夜宿……”

    王翔不得不以咳嗽打断程处亮的怀念,小心提醒道:“处亮兄,你现在是驸马都尉,慎言,慎言。”

    程处亮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多谢子新提醒,我现在对清河公主是一心一意,那些烟花之地早已不去了。”

    鬼才信你呢,王翔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程处亮立刻心虚的笑了笑,催促道:“然后呢?”

    “小弟的诗才处亮兄是知道的,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也算是震烁大唐,当朝宰相就曾说过生子当如王子新。”

    程处亮抓了抓头发一脸疑惑:“房伯伯说过这话?”

    “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弟当日在画舫上作出的惊世佳作竟然引来他人嫉妒,联手殴打与我,实在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这帮纨绔,忒是可恶。”程处亮勃然大怒转而好奇的问道:“不知子新当日作何佳作啊?”

    额,作何佳作我哪里记得,王翔正准备随便盗两首古诗用一用。

    “我知道!”

    小丫一脸雀跃的跑进来,小手举的高高的,似乎知道王新子所作的佳作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情。

    王翔也很好奇那货当日做了什么诗,便点头道:“那你就把本少爷的佳作念给处亮兄听一听。”

    ……

    皇宫后苑,年仅九岁的李治正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金光湖诗会的趣事,他也是从别人口里听来的。

    寒冬过后长孙皇后的气疾越发严重,咳嗽越来越频繁,就连下床都难以做到,李治虽然年幼却最孝顺,看到母后辛苦便每天想着法子让长孙皇后开心。

    “哦?那王子新果真作出惊人之作出来了?”长孙皇后靠在床榻上,身上裹着锦被一脸慈爱的看着李治。

    见母后有了兴趣李治感到非常兴奋,点了点头大笑道:“那王新子平时不学无术哪里懂得作诗,那日适逢大雪,或许被人逼得急了,他看着漫天飞舞的大雪就数道,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哈哈哈。”

    “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这王新子倒也有趣。”长孙皇后淡然一笑。

    李治小嘴一弯笑道:“可不是嘛,他这哪是吟诗,根本就是数数,他还偏要说自己做的诗可拿诗会头名想要做什么人的入幕之宾,结果被一群愤怒的才子打的神志不清。”

    听到有人挨打了长孙皇后皱了皱眉头轻声道:“好好的一个诗会怎么搞成这样,还动手了?”

    李治听出母后的不满,连忙道:“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才子,想必没什么大碍的,不过听说三日后在金光湖重开诗会,不知那王新子还会不会去。”

    ps:不好意思各位书友们,由于受到一阵严扫之风的牵连几个章节被封,但是我写的真的都狠纯洁啊,没办法把一些疑似的地方都改成了“啥”字,目前只能如此了,不好意思啊~~因为我也搞不懂哪些地方犯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