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二七章:道法奇才,一日千里。【4】
    本来在道家而言,闭关炼法通常是以七七四十九天为期,但此次闭关,夏逢春预定的却只有七天。︾,

    用夏逢春的话说,待贤侄熟悉斗法运转模式,初步接引星力成功,在丹田留下一丝类似仙侠文的种子符文,以后能自行接引星力,此行便宣告结束了。

    话说夏某人家里也有摊生意,靠这个养活一大家子。自是不会放下生意不做,陪王平在山里磨个四五十天。能抽出七天空闲,指导他入门,便算是真拿他当贤侄看待,足够对得起人了。

    王平自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感激之余,心里也颇有些紧迫感。

    依典所载,每逢晴朗之夜,戌亥之间,周天星斗出现的时候,就是炼法吉时。

    四人闲话不多时,转眼就是金乌西斜,繁星当空,正适合炼法。夏逢春先吩咐王平静心凝神,做好炼法心理准备。然后翻出一套在林正英电影里的常见的黄色道袍换上,糜水相和郑老教授各换上了专门的护法服装。

    法坛早已露天安放妥当,换装之后,夏逢春先带着三人上香供神,拜祭祖师。大意无外是把事情向诸天神明和历代祖师交代清楚,夏某今日传某人斗法,护法某某和某某,请祖师和神明允许并保佑之类。

    做完这些后,就叫王平脱掉上衣,盘坐在垫子上。老头和糜水相持剑侍立左右。

    夏逢春踏罡步斗,口中念念有词,念着叽里咕噜的奇怪咒语,挥剑作舞。舞毕,把剑往项坛中一插,哪起符笔蘸着朱砂,在王平上身画了一大堆奇形怪状的符文线条。

    见王平被画得跟基因变异的斑马似的,郑老头就有些好笑,没想到夏大师在王平身上画完后,又在糜水相和自己额头上也画了一个。

    说来也怪,额头上被这么一划,老头就笑不出来了,或许是被这肃穆的气氛感染,莫名的严肃起来。

    夏逢春做完这一切后,说声贤侄依法凝神观想,符笔一扔,就没他啥事了。

    郑老头没肃穆多久。

    见夏大师弄了不到十分钟,就退到一旁休息,也没看见啥符纸无火自燃、法幡无风自动的神奇景象。王平捏了个印决,木头人似的呆坐不动。自家和糜水相则捧着个宝剑在一旁傻站着。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也没看见啥奇异发生,老头不由大失所望。觉得炼法也没啥稀奇的,和林正英电影一比,简直太小儿科了。

    老头毕竟年近七十,傻不拉几的站了半响,又不见奇异,就有些不耐,再说腿也有点麻。有心不站吧,毕竟是自告奋勇要来护法的,糜小子都站得标直,一本正经的。自己临阵退缩、偷工耍滑好像不大对人。

    老头是个好面的,休息的话就不大好说出口。没奈何,只得强忍不耐,拿眼四下闲看着,不时梭视夏大师一眼。

    好在夏大师人情通达,眼神忒好,见老头左顾右盼,就呵呵一笑:“护法就是个仪式,走个过套。老哥若腿麻难耐,就下来歇着吧。”

    其实炼法确实需要护法,不过本就没指望他,再说年事已高,不能像年轻人那样久站。

    老头正中下怀,嘴里却迟疑道:“这不好吧。小糜都没动,一直站着。”

    夏逢春笑道:”老哥你莫和小徒比,年轻人,脚力好,站下就当站桩了。“

    老头就等他这句,便半推半就的退了下来,一旁坐着和他有搭没搭的闲扯着。

    “炼法就是像小王这样坐着?”

    “嗯,达摩西来无一字,全凭心意下功夫。炼法就讲个借假修真,通过深入持续的观想训练,引发种种异变。不断坚固心念力,沟通自然外界。从而把看似不可能的术法设想,演变成现实结果。”

    “深度自我催眠,自我暗示,弄假成真喽!”

    “这样说也未尝不可,原理大概就是这样。不过,传统道法观想训练,和现代心理学说的催眠,在具体操作手段,效果诸方面,还是有着很多不同之处...”

    老教授和夏逢春闲谈,王平此时,灵台方寸间,却有一番奇异景象。

    术法立论之基,在于天人合一,灵台造化、心物转换,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的理论。这几点,王平先前和魔僧论道,便已经洞悉分明。理论无惑,实作之时,自然省过细支旁节,径直上路。

    上手之初,就借助夏逢春所传之咒语、手决,迅速凝神,不过片刻功夫,便用凝练之心念力,在自家眉心明堂,也就是佛家所言之灵台方寸,道家所言的紫府天庭的地方,观想出一尊面目威严、身着金甲的太乙星君法相。

    依斗诀所载,此太乙星君,执掌的是九天生机之力,主神力威壮。道人存想之,可长护命宝,避祸消灾。在实修而言,此星之气机,是阴育之性,主肝肺二经。

    中医认为,肝主调血,司生发,强筋骨,主决断。肺主一身之气,司宣发,强肌肉,主肃杀。肝肺功能强大,则气血充盈,筋骨健壮,神志敏锐威峻。在斗法而言,存想此太乙星君,主要是借此星阴育之炁性,逐渐改善强化肝肺二脏功能,以激发强化气血,改善体质。

    斗法是夏逢春门派不传之秘,自不会泄露根本,传给王平的是几门针对性的旁支小术,这太乙星君的法门,就是其一。

    对王平而言,修炼好此增强肺肝二脏的法门,就正适合弥补他神打不足为凭的短板。

    王平深悉此理,所以在定境中,观想出太乙星君法象之后,不敢怠慢,努力与自身合一。想象自己逐渐变大,弥漫于虚空,渐渐化身为法身千亿丈,手掌星斗的太乙星君,尝试着引动调用星力。

    本来按照夏逢春的传授,一共有三步观想功夫。星君法相初步观想成功之后,应该在灵台紫府稳固一段时间,务求其观想明晰,一念之间便存隐如意之后,再进行第二步,存想己身与法相合一,弥布虚空。此节稳固,亦观想分明,念动如意之后,再进行最后一步,搅荡星力。神我合一,星君法相化光,星光即我,我即星光。

    夏逢春本是一番良苦用心,真诚好意。要知任何术法,都有个次第火候,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王平虽深明法理,但在这方面,却犯了个错误。仗着自己心志凝练,有修炼神打的经验,便想着略过两步稳固的功夫,一观想出太乙星君法相,便急吼吼的与其合一,试图引动星力。

    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基础不牢,下层功夫自然无从施展。

    进入状态固然迅疾,片刻就把太乙星君法相观想得清晰无碍,立现眼前。神我合一这关,貌似也没费多久功夫,恍然间觉得自己已然化身太乙星君。但这最后一步,却迟迟无法实现。

    任他法天象地,戴星踏斗,在九天星河里来去自如,横冲直撞。任他怎么搅动,牵引,搅得腰酸背疼,头昏眼花,但星河还是星河,他还是他,宛如泾渭分明,迟迟无法融星化光。

    王平化身星君,折腾了半响,仍是劳然无功,暗里就有些焦虑,偏离炼法的无为清净心境。不知多久,忽然猛然一阵心神晃荡,灵台中法相变为光点,四下消散。

    王平猛然惊醒,自定境中退了出来,真觉得有些头昏眼花了。却是因为,刚才他拨弄心神,在识海中演化诸般幻相,不觉渐渐损耗魂力,再也稳不住太乙星君法相了。

    ps:友情提示,俺非专业道士,此章所言之修炼方法,纯属臆造。道友们切莫胡乱尝试。

    另,衷心感谢诸道友的倾情捧场。惭愧惭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