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二六章:道法奇才,一日千里。【3】
    糜水相出腿又快又重,善于把握战机。︽,每次出招,都卡在王平格挡卸力,蓄劲发力的关键点上。

    一句话,双方不是一个重量级。

    就连郑老头这外行,也看出糜水相明显要技高一筹,有些游刃有余,控制着整场打斗节奏的意思。王平则有些被牵着鼻子走,左支右绌,疲于奔命的意思。

    一晃就打了约莫半分钟左右。

    王平先机一失,被糜水相一直死死压制着,楞是没找着激发神打的机会不说,双臂反倒疼痛欲裂,感觉快被踢断了。

    他心中了然,再打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再难翻盘了。

    一念至此,接了一腿后,便抽个空隙,高喊了一声停。

    毕竟只是切磋,糜水相再看这对大师妹不怀好意的王兄不顺眼,踢得再爽,也只得收手,貌似愧疚的道歉:“哎呀,小弟也好久没有实战了,打得兴起,刚才出招有些重了,还请王兄见谅!”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道歉。

    糜水相没说假话,刚才出招不止是重,而是很重,并且,还很爽。

    所以,王平的双臂自然就惨了,红彤彤的,肿了起来,就跟两根刚从酸菜坛里捞起来的大红萝卜似的。并且,还是没泡好的那种,不光红肿,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不过,虽然被踢得这么惨,王平却无暇计较糜世兄那点小心思,反倒还有点小兴奋的感觉。甚至,还第一次觉得这货那假惺惺的笑容好像也顺眼起来,没以前那么欠揍了。

    王平当然没有受虐的嗜好和潜质,只是通过刚才这场切磋,或者说挨了这通揍之后,首次对自家实力层次有了个清晰的定位,并明确了自己的弱点和短板所在。

    经验和进步,来自于实战!

    自家以前就是实战少了,接触拳术道法到现在,快半年了,满打满算,也没真正动手几回。

    打拐子那次纯属主角光环加持,有心算无心,激发神打,加上有魔僧大师这元神老怪操控,自是所向无敌,无所不利,神挡杀神,佛挡诛佛。自己除了见了血腥,破了杀戒外,就没啥其他收获了。

    学拳后,和杨越文交手次数倒不少,但那是师父教徒弟的模式,就和今早和夏老叔过手差不多,都是点到即止,再者自己心理上也没有那种真正实战的压力。

    没有压力的架,次数再多,败得再凄惨,效果也有所折扣。提升功力找亲友团还行。真正临敌时的实战经验,就只有到那些不会对你留手的仇敌、外人身上去找了。

    与孟拥军纯属表演。唯有和李锦峰、柳轻眉交手那次,够得上外人的标准,两人也没留手。但一来双方没有根本利益冲突,不是真正敌对。二来自己当时在神打状态,有道法效果加成,所获经验自然也有所折扣。

    他想想也觉得有些滑稽。出道快半年了,大小架数十次,手下人命也有七八条,但算来算去,却只有刚才和这位看自己很不爽,不会留手的糜世兄打这场,才算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实战。

    真正的实战,效果自然不一样。

    王平首先确定了自己和真正高手之间的差距。

    假定以李锦峰的战斗力为参照物,二流好手标准。糜水相就算一流高手,大致和贾老道、胡大海、穆胖子一个层次,强于张爱国、弱于杨越文。

    夏老叔,则是绝顶高手。柳轻眉和老哥哥张建华介乎超一流到绝顶之间,金老叔估计也在这个层次。

    自己目前的真实水平,只能算三流了,强于秦家姐妹。但完全激发神打的状态下,则跃升超一流,足以压制糜水相。

    这点,在张家独斗斗过七大高手的王平,有着很强烈的自信。

    但这里面却有个问题。自己目前虽心念力日益凝聚,但距离万法由心、念动法随的境界,尚有段不小的路程。启动到激发神打,约莫需要三分之一秒的时间。

    这点小间歇,在功力不如自己、或相当的对手面前,自不是问题。但遇到了二流高手,这点小间歇就变成大破绽了。一流和以上,就更不消说了。

    糜水相在一秒之内,就可以踢出五六腿。夏老叔这等绝顶高手,速度更快,身法如电,三丈之内都是有效打击范围。三份之一秒的时间,就足够自己死好几回了。

    所以王平就发现这神打有有些鸡肋。弱于自己的,怎么打都行,也用不着神打。在比自己强的面前,根本就没机会发出神打。

    以后要加强拳术和观想练习,齐头并重,不可偏僻。说来说去,还是金老叔那句话归总,术法不是万能,法武合一才是王道。

    这糜世兄表现出的敌意程度就正好,不会留力,又不会故意下狠手,正适合磨砺拳法武功,增强实战经验。

    王平考虑着,闭关结束后,要不要多在夏家待段时间,适当的撩拨一下夏妹妹,刺激一下这货,让他发挥出更好的陪练作用?

    这番心思,说来话长。其实是眨眼间的事。

    王平心中转念,手上却没闲。曲着个肘,双手在臂上揉着,活动血脉,驱散淤血。

    笑回道:“糜兄说笑了。切磋过手嘛,要的就是这效果,留手就没意思了。再说我辈习武之人,自是要迎难而上才是,这点小伤算什么?”

    糜水相不知从这话里解答出了什么,双眼微微一咪,随即笑道:“王兄不怪就好。那接下来的切磋,咱可就尽兴施展了?”

    王平哈哈一笑:“糜兄不必顾虑,只管放手施展就是。”

    郑老头貌似看出些端倪,饶有兴致的旁观。夏逢春却不管年轻人之间的小争斗,早有准备的样子,起步到车里摸出小瓶药酒,扔给王平。

    “这是我自配的跌打酒,你先收着。这次闭关预计七天,以斗法入门为度。我寻思着炼法主要晚上,白天都没啥事,这几天水相没事就陪你练练,争取让你实战也提升一步。”

    顿顿,转头对郑老教授说道老哥你就没有特殊安排。白天没事可以回家待着,在这里也行。来去自由,一切随意。

    老头就笑了起来说在家里待着也没啥事。其实这两年也在研究道家养生功,以前自己胡乱琢磨,一直没啥收获。只到几个月前遇见小王,方才有些进展。正好小王闭关,又有夏大师这大行家在,也是个难得的机缘。所以我这几天住这里了,潜心实践,还请小王、小糜,夏大师多多指点。

    王平笑着点头,说确实是难得机缘。糜水相则连说老爷子客气了,连声道不敢。

    夏逢春摆摆手,说老哥客气了,都不是外人,就别大师长大师短了,叫名字就行。

    老头从善入流,说道那就麻烦夏老弟费心了。

    夏逢春就笑回道此乃应有之意。然后询问老头进度,谈论起了气功静坐之道。扯着扯着,糜水相也插了起来,三人倒也聊得热络。

    王平则在一傍运劲行气,鼓荡气血,配合峨眉秘传跌打酒,消肿疗伤。

    这酒颇具神效,没过三两小时,王平手臂就差不多恢复原状了,餐毕,又和糜水相对抗一回,然后又擦酒行气,一晃就到了亥时,满天星斗一一出现,到了炼法吉时。

    ps:最近感觉很渣,根本就不在状态。枯坐五小时,强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