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二二章:文字隐真,口授关节。
    所谓差之毫厘,缪之千里。是说术法实践,大多都有观想的内容。

    而观想,就全是在心意上下功夫。而人之思绪,则飞扬跳跃,瞬息万变,没有定相,难以控制利用。所以术法实践的难度,和精微程度,绝不会亚于科学研究,甚至犹在其上。

    比如道门流传的招神遣将,驱鬼降魔之法,若细探究其实质。就会发现,其立法根本,便在于,炼法者首先得相信,在世俗体制政权之外,宇宙间尚还有一个等级完备,体制森严,统治三界的庞大神系体制政权。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西游记》里记述的那个,在三清四御等常委班子领导下,以八洞九曜,十二元辰等为部委,诸天神将为部属的天庭、地府、神道一系列体系。

    普通人,可以把这套神仙体制当成传说。修炼术法,却要当成事实且奉信不疑,以此作为炼法的基础条件。

    细究道人炼法诸仪轨,咒语,符印模式。就会发现,其实质无外在高度凝练的状态下,用“太上老君”、“三山九候先生”,以及本门得道成仙,在天庭供职的祖师爷等领导人的名义,给所请之神将发一道公文,告之所托之事,借其神力,为己所用。

    说通俗点,道门各宗所传之招神遣将诸法,就略近似于世俗衙内利用父辈特权走后门,遇到啥厉害的妖魔鬼怪了,自己搞不定,就一个电话,请个天庭公务员下来,给自己帮忙。

    其中,咒语大致相当于公文,观想大致相当于联络神将的信号,符印大致相当于有关部门的公章,有两点功用。一向神将证明这趟公差的合法合法性,是经过上级部门允许的。二者,就证明自己的身份信息了,那啥,神将兄,看见没,某部门的领导某天师,就是咱家祖师爷…

    所以说,请神遣将,通神观想,里面有诸多讲究,委实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首先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得搞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弄清自己的地位,可以请动那个层次的神将?

    不然,自家祖师爷在天庭就普通一处级干部,你丫就一个电话打给四御级的常委大佬,我某处长的徒子徒孙啊,正打妖怪呢,这丫挺厉害,您快下凡间一趟,帮我干场架,事后请你到天上人间洗三温暖。

    无视官场等级,随意越级乱打电话,看看人家大佬吊不吊你?遇见脾气温和一点的,尚且置之一笑,不予你一般见识。遇见脾气暴躁的,勃然大怒,丫这****,既然敢拿老子寻开心,你丫以为自己是盘古鸿钧么?

    这成何体统?不惩戒一番,领导威严何在?大佬越想越气,顺手就一个天雷扔下来。没被妖怪没干死,倒先被自己的无知整死了,作死也不带这样的玩法。

    所以,请神办事是半点开不得玩笑的,得先掂量清楚自己的份量,乱给天庭公务员打电话,是会出人命的。除此之外,还要搞清楚自家祖师爷的职场人际关系才行,不然,若运气不好,请到了祖师爷的政敌和竞争对手,那就呵呵了。

    以上这些都弄清楚后,尚还需把所请神将之音容笑貌,性情喜好,天宫所属之职司,办公场所和私人居所,上下班时间,战斗力高低等等诸多因素,都全部搞清楚明白才行。

    不然,正好你有事的时候,人家神将正下班休假,看看人家鸟不鸟你?或者,你诛妖除魔,落入下风时候,好不容易才抽空打通一个电话,拨的却是守蟠桃园的土地公公、负责天庭伙食的食神周星星的号码,那将是一件多么悲催,多么要命的事情?

    所以,言而总之,总而言之:术法之道,各种关节禁忌甚多,务必把其中的关键都琢磨透了,才能进行实践,千万不能胡乱尝试。再多的小心谨慎,也是不嫌多的。因为这是一件和炼法者的小命息息相关的事情!

    闲话少扯,话说王平有修炼神打的经验,对炼法的诸多注意事项,知之甚明。所以虽然此番论道,已经把斗法的原理搞清楚了,但他还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开始逐字分析思考这三首法决,务求领会其诸多细微之处。

    当人们专注于某件事情的时候,表针总是会加快它的脚步。不知不觉,就过了两个时辰了。耳边传来夏逢春的笑声,让王平醒过神来。

    “贤侄如此专心,真乃载道之器也。如此,本门秘传斗法落在你手里,也不算埋没!”

    赞扬一句后,问道:“参悟得怎么样了,其中关节,可曾有未透彻之处?”

    王平不敢怠慢,忙恭声回道:“老叔缪赞,小侄愧不敢当!这斗法博大精深,幽微深远,小侄天资鲁钝,虽竭力参悟,也不过略窥其立法原理罢了。于请神诸仪轨,手决、观想等具体操作方法层面,尚有许多碍难,所得不多,还请老叔解惑!”

    “贤侄不必如此多礼,都是自家人,不用拘束,坐下说话!”

    夏逢春呵呵一笑,摆手一指座椅。落坐后,续道:“贤侄太谦虚了,短短两个时辰,便领会本门法术法理,虽是往日用功颇切,早有基础之故,但足资证明你天资颇佳,勤思善悟了,道器二字,倒也当得!”

    这老叔叫自己不要客气,可自己嘴里的客气话,却是一套一套的。王平也略有些郁闷。虽说礼多人不怪,但他确实不是很喜欢这种交流方式,感觉远不如和金老叔相处那般轻松自在,隐约觉得这夏叔貌似有所图谋的样子。

    心中转念,脸上却不动声色,谦虚一笑,静待其下文。

    “你能想明白立法原理,真的算是不错了。于此法的仪轨、手决、观想等细微之处,未曾透彻。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有人仅凭三首口诀,便把全部关节领悟透了,那我反倒要惊奇了。”

    客套过后,夏逢春呵呵一笑,切入正题:“好了,下面你打起精神,我就把具体方法仪轨,手决、观想秘诀等具体方法,做一次详细的解释。”

    这个道理,王平自然明白。因为道门诸法,无论丹功仙法等修养之术也好,还是应用术法也好,都讲究一个不立文字。世面流传之书籍,都是只说原理,略述大旨枝节,方法若隐若现。于神异之处,则重重落笔。目的是使阅读者产生兴趣,从而弘扬道统,收罗人才。

    具体操作手段,和其中关窍,则师徒口传心授,代代秘传。所以修道重在师承,意图通过道书而自行领悟道功仙法,无疑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大致,就和根据网络上各种机械设计图纸,自行建造飞机导弹。根据包装盒上的配方,自行研制云南白药的难度差不多。

    王平不敢怠慢,连忙打起精神,细听夏逢春解释。

    当下,一提问,一个回答,花了约莫三四盏茶的功夫,王平方才把斗法的具体关窍和实际方法手段,全都融会贯通,获悉分明。

    解释完这些后,差不多也是饭点了。

    夏逢春就呵呵一笑:“其中关窍,我都点点滴滴的全都告诉你了。你先熟记,在心中默演一二。我这店里,人多眼杂,不适合修炼。等明天出去采购些东西,然后去山上找个地方,我指导你设坛炼法!”

    “如此,就劳烦老叔费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