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八章:夏叔传法;王平起誓!
    王平躬身一辑,肃然道:“...请夏叔成全,传我妙法!”

    夏逢春伸手一揽,呵呵一笑:“贤侄不必行此大礼,起来说话。”

    王平躬身再拜。夏逢春再扶。

    王平连拜三次,夏逢春遂笑容一收。正色回道:“大家不是外人,我也不瞒你。你若欲学斗姆法门。老叔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王平心里就是一咯噔,生出些不妙的预感,愕然道:”老叔可是限于门规,不能外传么?我愿拜在峨眉门下,也不算外派中人。“

    ”是也不是。“。夏逢春微微一叹,解释道:”贤侄有所不知。我学艺时,先师便令我在历代祖师灵前立誓,术法道统,历代只传一人。本门斗法,当代已有传人。所以...“

    本以为十拿九稳之事,浑没料到有此一出。王平有些腻歪,强笑道:”夏叔不必多说,小侄能理解,祖宗家法不可违嘛!是小侄福缘浅薄,认识夏叔晚了些,怨不得别人。“

    说是理解,但他还是有些不爽。忍不住向魔僧抱怨起来:”这夏叔也真是的。不能传就早说嘛,还神神秘秘的把我叫到书房做什么?这不玩人么?“

    魔僧貌似也有些抱不平,愤愤的道:”就是,这夏小子太不地道了,老衲都看不下去了。要不,咱们寻个机会把糜小子废掉,先帮你出出气,然后你就可以学法了。“

    王平就有些讪讪,”这倒不至于,我就是有些不爽罢了。“

    ”哼!“,魔僧冷哼一声,斥道:”人家的东西,爱传不传。你有什么好不爽的?人家欠你钱么?老衲就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小子的心态,全世界都欠你?太阳都该围绕着你转?哪来那么多的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王平闻言有省,有些赫然:“大师教训得是!近期顺风顺水惯了,有些浮躁了。”

    魔僧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了。

    神识交流,极为快捷。但夏逢春极为敏锐,王平走神只在一瞬,他还是察觉这“贤侄”好像有些强颜欢笑之意,就呵呵一笑,出言安抚:”现在的年轻人,像贤侄这样明白事理的不多了,甚是难得!贤侄如此通情达理,老叔我就放心了。“

    被魔僧大师一训,王平是真通情达理了,回道:”老叔缪赞了,惭愧惭愧!“

    ”不错,不错!“,夏逢春点点头,赞扬两句。然后话音一转,笑道:”我这门斗法道统虽不能外传,不过你也不用失意。至高秘诀确实不能透露,但可以指点你些识罡辩斗,接引星力,锻体炼骨的小法门,你学不学?“

    不得不说,人真是种很矛盾的生物,也是一种善于犯贱的生物。

    若是夏逢春一开始就这么说,王平或许会不屑学这点小法门,或会不满,怨怪夏某人藏私。但现在反而甚至觉得有些惊喜了,忙起身作礼。

    “多谢老叔成全,请老叔传法!”

    “不用再拜了,刚才都拜了三次了。”。夏逢春伸手一揽,呵呵笑道。随即正色道:”法不传六耳,你且附耳过来。“

    王平不及多想,连忙凑了上去,听夏逢春遂把三段口诀,一一述说分明,暗自用心咏记。

    口诀不长,以七言律诗形式,分别述说九天星斗位置性质,运行规律。以及祭炼法坛模式,仪轨。接引星力,入体运化诸手决,观想秘法等等。三段口诀加一起,不过三百余字。

    夏逢春口述两次,王平默忆片刻,便熟记于心。

    等待片刻后,夏逢春问道:“口诀可曾都记下了?”

    “老叔放心,都已熟记。”

    “嗯!贤侄果然聪颖。”赞扬一句后,夏逢春正色道:“我传你这三法,虽是枝节,未涉吾门**根本,但若遇天资卓绝之士,苦心推衍,穷本索源,逆推而上,未必不能窥得一二真机。所以我此举虽未违门规,但到底有愧于历代祖师。“

    王平心里一凛,忙躬身一辑:”老叔大恩,成全栽培之意,小侄铭刻在心,没齿难忘!“

    夏逢春受他一礼后,肃然道:”我也不要你永世铭刻,没齿难忘,你若真有心谢我,就答应我三件事。“

    王平忙恭声道:”老叔请说,莫说三件,三十件小侄也定当遵从,别无二话!“

    ”好!“。夏逢春一摆手,肃然叮嘱道:”贤侄务必切记,一,此决不得立文字。二,不得传于外人,虽夫妇父子,亦不能外泄。三,以后遇见我峨眉一脉弟子,需得提携一二。”

    王平忙举掌立誓:“全真龙门历代祖师在上,弟子王平,今日受峨眉夏逢春法乳,法恩深重,无以为报。弟子特在祖师面前立誓,今日所受之法,不立文字。不传外人。他日道成,遇见峨眉夏氏一脉,必守望互助,全力提携。弟子特立此誓,请历代祖师和诸天神圣共鉴,若违此誓,教弟子永不成道,神魂贬于九幽,永世不复!“

    见王平起誓,夏逢春方才展颜,听到他以自身道途背书,也颇有些动容。温言道:”贤侄过虑了,何必如此?永不成道,魂贬九幽。这誓重了啊。老叔之过啊,难为你了!...坐,坐!“

    王平肃然道:”法统事大,性命之学,秦皇汉武虽拜将封侯,裂土封疆,委以万金,古仙尚且不传。老叔厚德,小侄立誓乃理所当然之事。您又何须介怀?”

    见“王贤侄”如此上道,夏逢春甚是满意。

    要知修道之人,最忌乱发誓言。俗人倒没啥事,常见世俗那些痴男怨女,合时发誓如喝水,分时誓言当放屁,也没见咋地律法都管不着。所以俗人违誓不打紧,最多一个违背民规民俗,社会公约的范畴,个人品性私德问题。

    道人就不同了,违誓了平时倒不打紧,但关键时刻就要出大问题,比如凝练神魂的时候。用仙侠一点的话说,会产生心魔,域外天魔会趁虚而入,出来捣乱,阻人成道。一个处理不好,轻则心神受损,功力倒退。重则炉毁丹消,功败垂成。

    用科学一点的话说,也解释得通。因为一立誓,潜意识就会产生一个心理暗示,违誓了会怎样怎样,心理上就有一个自己都没察觉的小缝隙,反应在修炼静坐时,这点小缝隙就变演变成了各种负面情绪和不良信息,演变转化出出种种幻像,影响到修炼进程。

    通俗点说,俗人可以自己欺骗自己,因为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世事本就是自欺、欺人。唯独修士不行。修士要求明心见性,心性不圆满,心理情绪处理不好的话,就会导致修炼再难进步。

    当然,若那些自私天性凉薄之辈,比如玄幻小说中的“谎言之神”的信徒。或者天生心理素质坚挺,智慧通达之人。则不在此限。因为前者本就不拿誓言当回事,出尔反尔乃家常便饭,天经地义之事。后者则明查心性,知道万法【善恶、佛魔、光暗】皆生发于心。

    简言之,前者本就是魔,自无惧魔。后者知魔由心生,可以制魔。

    这个道理,堂堂一代宗师,当世顶尖高人的夏某人自然明白。但无论怎么看,眼前的“王贤侄”都不大像天性凉薄的曹孟德。也不是啥天资卓绝的仙材。其资质也就比“寻常”强些,充其量一个知进退,有点小城府的年轻人罢了。

    所以,王平刚才这番表现,夏逢春是真的觉得很满意,颇有些”天下英雄入我瓮中“的感觉,以后就可以放心的把二妹托付给这小子,由不得他不尽心帮忙了。

    遂呵呵一笑:“贤侄如此明白事理,实在难得,真乃修道真种子也,老叔我甚是欣慰。如此,本门术法在你手上,才不算明珠暗投,我在历代祖师面前,也有个交代了。“

    王平忙躬身行礼:“老叔缪赞了,小侄愧不敢当!”

    “好了。”,夏逢春伸手一压。温言道:“你我叔侄,本就不是外人。今日结此法缘,以后我夏氏一脉和你龙门王氏就是通家之好了。都是自家人,就不用这些虚礼了。你才得法决,正该就此用功,务求熟记于心,顺便参证一二,悟其真机。两个时辰后,我再为你细说,释义解惑。“

    ”是。“

    ”好了,你自己先参悟一番吧,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用功了。“

    ”恭送老叔!“

    ps:今岁多事。春老母患疾,欲动手术,遂请假到武汉协和医院跑了一趟。因风险太大,未动手术。回来后工作又丢了,人才市场跑了几天。工作搞定,租房又折腾几趟。才安顿下来不久。偶阅书页,虽断更两月,仍有热情书友推荐打赏,甚是感动,遂勉力奋起精神,更新一二,略回报支持诸君之厚意。今天起来晚了些,不足一章,明天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