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六章:悟比勤重;互换术法。
    夏夫人有意请王贤侄帮忙,把二妹送进锦衣卫发展。

    夏逢春名声在外,久负盛誉,但在家里,还真是老婆说了算。夫人计议已定,他也没奈何。反正他看王贤侄还算顺眼,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贤侄变成贤婿罢了。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再劝了。当下就关灯睡觉,一夜无话。

    再说王平,从夏家出来后,婉言谢绝洋朋友逛酒吧的邀请,让郑致学把自家回住所,然后就修炼、静坐、睡觉,也是一夜无话。

    虽然大师旺最近期火气旺盛,和洋朋友滚滚床单也不用负责。但这才刚搭上夏家的线,就算不考虑安全卫生问题,那也得顾忌一下形象风评。

    轻浮浪荡的纨绔子和作风正派的谦谦君子,那个更容易获得夏叔父、叔母的好感?——用屁股想,也知道答案!

    所以这货便强压心火,装了一段时间的谦谦君子,和美艳的洋朋友保持安全距离。连续好几天,不是到郑家蹭饭,就是到夏家蹭饭,和夏叔拉关系。

    话说无论做什么事情,做久了,就会慢慢变成习惯!装正人君子也一样,开头两天,王平还有些不适应,装着装着的,也就习惯了,直到回国,也没和美艳的洋朋友发生超友谊关系——等王大师想“变身禽兽”的时候,美艳的洋朋友却不给他“变身”机会了。几次撩拨失败,也习惯了大师旺的“禽兽不如”,不再撩拨了。

    同理,拉关系也是如此。夏家也习惯了王贤侄定期蹭饭,还知道王贤侄口味较为清淡,不大能吃辣,所以夏家的餐桌上,每天也多了几样清淡小炒。

    有人说,华夏人的关系,就是吃吃喝喝,餐桌上吃出来的。王平在夏家吃喝蹭多了,和夏叔的关系,自然也是突飞猛进,虽没有亲密如父子那么夸张,但也没用两三天,就达到了言谈无忌,可以放心请教、探讨的层次。

    这一日下午,王平在夏家吃喝毕,喝茶闲扯。大家都是练武之人,扯着扯着的,话题自然就扯到了武学上,依着这由头,王平就向夏叔问起了峨眉派的步法身法。

    “无欲则刚少林宗,专致气柔武当功。三足鼎立平秋色,沉脆刚柔峨眉风。”

    夏逢春漫声吟了一首打油诗,放下茶杯,问道::“贤侄听说过这句话么?”

    王平呵呵一笑:“这话小侄倒也听说过,大意是说峨眉武术悠久博大,与武当少林并列,为华夏武术三大名宗。天下流派虽多,但大致不出三家之外。”

    夏逢春点点头:“不错,我们峨眉派武术也是历史悠久,流派繁多,不逊于武当少林。派系有五花八叶扶之说。我练的是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大拳系中的岳字门。我这门拳法,多用矮桩,讲究贴身靠打,最重身法灵活。光是步法就有十好几种,你要学那种?”

    接着就大致说了一下本门十几种身步法的练习方法、优劣之处等等,大有任由王贤侄选择的意思。

    王平略一沉吟后,回道:“这些步法都不错,但小侄习武晚了点,没有童子功基础,循序渐进已不太可能。所以还请夏叔拿个主意,看看有没有什么速成一点的办法?”

    “速成一点的啊?你还真会为难人,你容我想想…”,夏逢春呵呵一笑,思索着。

    站在一旁端茶倒水的糜水相就插了一嘴:“二十练拳,也不算晚嘛。当年李老农、尚云祥、齐公博等前辈,都是成年后才开始练拳,还不是照样成为一代宗师、名家高手!”

    话说王贤侄和夏叔各怀心思,互打主意,双方刻意维护之下,现在关系很是不错。糜水相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师父、师母对这“可恶”的王兄颇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所以他现在倒也收敛了几分,不再明着针对了,但逮着好机会了,他也不会客气就是。

    比如现在,他这怪话就正好说在了点上,拿前辈大师的事迹说事,可以说是激励、也可以是加油打气,总之是没有半点讽刺的意思,让人挑不出刺来。

    这话貌似一番好意,但王平听着却怎么都感觉到不对味——丫的,你这是拿前辈大师的事贬哥,说哥吃不得苦,爱偷奸耍滑、总是琢磨着走捷径呢?

    夏家人对自己都挺好的,唯独这货老爱使坏。话说王大师本就不是什么宽宏之辈,心里早就是暗恨不已,若非为了任务,怕是早就和这货翻脸了。

    王平恨得牙痒痒的,丫的,果然是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你丫怕夏妹妹看上俺是吧?好,从现在起,哥就正人君子到底了,让夏妹妹看看,神马叫小心眼?神马叫男人气量,丈夫胸怀?

    一念至此,就呵呵一笑:“糜兄提点得是,兄弟受教了!不过虽说是勤能补拙,像李老农、铁脚佛那样,十年苦练,半路出家也练成一代宗师,但兄弟扪心自问,却是没有前辈们那份恒心、毅力,不是那块料。让夏叔、糜兄和世妹见笑了,惭愧惭愧!”

    王大师自曝其短。糜水相就是一愕,如同猛然一拳放空,打到棉花般难受。你丫怎么就承认了呢?不怕师父、师妹失望么?

    糜师兄也不是傻子,随即就反应过来,暗道一声坏了,丫的,这货是在装坦诚…

    正准备发话,师妹就瞪了他一眼,然后嫣然一笑:“王兄说哪里话?虽说练武贵勤,笨鸟先飞、勤能补拙。但也还有句话叫勤思善悟,触类旁通。勤奋固然重要,但也要先找准方向才行。方向错了,再勤奋也是事倍功半,适得其反。王兄练武晚了,再怎么勤奋,这童子功基础也补不回来了,一味苦练也作用不大。此时另谋他路,找捷径走,明显更为适宜。此是明智之举,我又怎么会笑话呢?父亲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世侄和儿徒的明争暗斗,夏逢春自然是洞若观火,心里不由暗叹一声,这王小子果然是又奸又滑,水相还是太老实了,达不到打击目的不说,反而徒惹二妹高看对方一眼。

    依夏逢春本心而论,自然是站在糜水相这边,毕竟是养了十几年的儿徒,俗话说得好,帮亲不帮理不是?就算是从丈人老的角度出发,招婿也是招诚不招滑…就眼前这俩小子来说,夏逢春也偏向儿徒这边。

    当初千挑万选,招收儿徒,也有择女下嫁,为自家养老送终之意。但无奈的是,女大不由爹娘。大女儿夏燕华,比糜水相大些,再者双方都没有多少男女之意,夏逢春夫妇也就没提这茬。二妹年纪合适,打小两个孩子也算亲密,有点青梅竹马、两下无猜的意思。无奈长大后,二妹或是多读了几本书的缘故,眼界宽了,有些步大妹后尘的意思。

    本来二妹纵再不愿,也是爹娘一句话的是,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儿徒再亲,毕竟也亲不过自家的闺女,所以夏逢春也真舍不得委屈自家闺女,正好三妹也对这自小就疼爱自己的大师兄崇拜得紧,夏逢春夫妇看出这势头,反正都是自家闺女,肥水不落外人田,私下也流露出这个意思。

    至于糜水相那点小心思嘛,夏逢春夫妇自是门清,也略有些愧疚,但和自家闺女的终身幸福比起来,儿徒这点小委屈,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最多,咱们吸取教训,再不送三妹上大学,也就是了。

    所以嘛,在追求二妹这件事情上,糜师兄注定就只能是孤军奋斗,别指望师父、师娘、师姐、大师妹、小师妹会给自己帮忙了。

    所以,见闺女问起,夏逢春就暗叹一声,假装没看见儿徒那期盼的眼光,呵呵一笑,说起了违心之言了。

    “二妹说得是。勤奋固然重要,但方向才是关键。南辕北撤,与目的地只会愈勤愈远。贤侄不是想走捷径么?正好我这门传承里,除了传统的拳法武功外,还留下些术法,有些强身锻体、隐迹藏形的法门,你可以试着研究一下,融入武功之中。以你眼下的条件,童子功基础欠缺,一味勤学苦练还真是不足补充身法的欠缺。法武合一,就正是适宜!”

    王平大喜,深深一辑:“如此,小侄就多谢夏叔成全了。小侄这里也有些术法传承,以前也一直试着融合,但见识浅薄,难找到关键,虽非一无所得,但也只是聊胜于无,小侄也一直为此苦恼不已。今天正好请夏叔这大行家指点一下,融进武术系统,法武合一。”

    话说术法历来是秘传,王平这话明着是请夏逢春指点,实则是不愿占便宜,自家的东西也拿出来,两家相互交换之意。

    “你不怕我误人子弟,那我也就勉为其难了!”

    夏逢春绕有深意的横了儿徒一眼,呵呵一笑:“水相和燕明你们对练一下。练练十二连拳和九滚十八跌。贤侄跟我来,咱们到书房说话!”

    糜师兄傻眼了,停下脚步。那个怨念啊——师父啊,我可是您亲徒弟啊!您的立场呢?当初我要这学些,您老训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ps:感谢仙之恨和字母兄捧场!惭愧惭愧!另:老读者号没找回来,小号积分不足,无法管理和回复书评,抱歉抱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