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五章:夫妻夜话;叔母算计!
    天上掉下个从六品王贤侄,夏逢春夫妇也是心头意动,就这个问题探讨起来。

    虽说这贤侄只是个位高权微的试百户,不敢说一定就能摆平自家这事,但到底要比以前多了一丝曙光。说着说着,夏逢春或是找到了导致自己有家难回的真正原因,就话音一转,和夫人商议着,求人不如求己,不如把二妹送进仕途,让大妹帮忙看顾一下,咱家也培养个大人物出来。

    大妹叫夏燕华,年方二五,已为人妇,夫君是巴蜀某县级衙内。所以这大妹也算是夏家目前唯一有点权势、在官面上说得上话的人物了。

    话说夏逢春在巴蜀道上久负盛名,夏家三千金,在当地也是知名人物。在巴蜀道上很多年轻一辈眼中,夏家最惹人眼馋的,不是夏某人那手出神入化的峨眉拳,而是三个如花似玉闺女,个顶个的漂亮,比夏大师的拳术还漂亮…

    所以夏燕华未出阁之前,那也是风靡万千少男的女神级人物,不但当地很多同龄人追逐,整个巴蜀道上,也有不少大佬想和夏大师做亲家。本来按照夏逢春的意思,是挑选个门当户对的拳家、社团的优秀后辈联姻。

    但这夏燕华或是多读了几年书的缘故,完全不甩夏某人家长作风那套,自由恋爱,大学期间,谈了个县级公子哥,毕业后,又悄悄把户口本偷出来,跟那公子哥把证办了,当时把没法跟老友交代的夏大师气得够呛。但现在看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老话,也未必准确——叛逆的大妹,现在就真还比传统大师父亲混得好一些!

    夏逢春说起这茬,夏夫人就有点怨念,你当时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好悬没和大妹断绝父女关系,把大妹气惨了。不是我这当娘的时不时帮你说句好话,指不定大妹现在都还记你的气呢,现在倒想起人家的好处来了?

    怨怪的横了夫君一眼,嗔道:“亲家虽有点小势力,但也只限于当地,能帮二妹安排个正式编制,就是天公之福了。再说了,亲家还有两年就要退了,他那点人脉,扶自家儿子都嫌不够呢,又那顾得上二妹?”

    啧啧…夏逢春一想,也是!亲家公也才从七品,把女婿推上九品就得拼老命,就是破格强推了。再看顾二妹,确实没有那个能量。

    夏夫人又横了夫君一眼:“还不是你,当初非要和乌老二搞什么联姻,把女儿逼得狠了,才匆匆找了个副县级小衙内把自己嫁了。不然,凭我女儿的人品,慢慢挑选的话,找个厅级衙内,那也容易得很…当初王厅长家的二公子,就苦追过大妹,这事若成了,咱们又怎么会落地如此地步?”

    王厅者,巴蜀六扇门二把手是也!

    夫君耽误了女儿大好姻缘,夏夫人还有些愤愤不平,犹未释怀。夏大师呢,若说心里一点愧疚都没有,那是假的。不过男人嘛,都是面子动物,大多都嘴硬,打死也不认错的。特别是大师级的男人,就更是如此了。

    所以夏大师本来还有点悔意,一听这话,他就不爱听了,就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哼!王家那小子油头粉面,油嘴滑舌的,看着就就不是好东西。你还后悔,有什么好惋惜的?要我说,咱家闺女幸亏没嫁,不然,一辈子才是真毁了。这门不当、户不对的,有好姻缘么?自古这攀龙附凤的,有几个有好下场的?你不是喜欢看电视么?那梁丫头、武媚娘是什么下场,你不知道么?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

    “有你这么比喻的么?你呀,真是…算了,不和你较劲了,不然,老娘迟早得被你气死。”

    夏夫人伸出手指狠狠一拧,数落两句后,平复下来,话音一转:“哎,这亲家眼看就快到点了,燕华也帮不到燕明多少忙。要不这样得了,咱们也把燕明送进锦衣卫吧?这王长青不就是从六品么,咱们跟老金说声,叫小王帮帮忙,给燕明弄个品阶不难吧?这锦衣卫虽不是正官,但权势也不小,也是一条路吧。不比找燕华靠谱得多?搞不好过个三两年,燕明就能混个小旗总旗啥的,可以反过来帮上燕华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见夫人脸色一垮,夏逢春就嗤笑道:“你这算盘倒是打得挺好。你还真别不服。他是金胖子的世交,和我夏某人的师门可没什么关系,跟咱们可以说非亲非故,人家凭什么帮忙?以为锦衣卫的小旗是大白菜么?你说提就提?再说了,这小子自己都是个样子货,靠太爷人情混饭的闲人。别说他没有提携燕明的能量,就算有,他自家没有亲戚么?自家人不帮,帮咱们?凭什么?就凭金胖子的人情么?他金胖子还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看来,夏夫人也是个讲理的,没有发作,伸手一点夫君额头,嗔怪道:“你呀,真是个榆木脑袋。没关系可以变成有关系嘛,咱们把燕明…”

    “打住,打住!你差不多就得了吧?你这不是骗人么?我夏逢春可丢不起这人。再说了,这小子是个什么货色,你没听金胖子说么?又奸又滑,不是个省油的灯!到时候别算计不成,反倒白白把闺女赔了出去。”

    “哼!我养的闺女,我心里没数么?二妹可精着呢,绕那小子奸滑胜鬼,也占不到二妹半分便宜,你信不信?再说了,有金胖子这张老脸罩着,二妹怎么也不会真吃亏不是?”

    夏逢春没好气的道:“你倒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合着就你精明?你不怕金胖子笑话,我怕!你拉倒吧,趁早别打这主意,你这样算计人家,别说人王小子了。我就第一个不同意!这小子又没招谁惹谁,那有你这样的?你确定金胖子就一定会站在你这边?”

    夏夫人哼了一声,回道:“当娘为闺女算计,天经地义。他金胖子敢笑话?看我怎么削他?总之这事你别管了,一切由老娘出面搞定!”

    “不是吧?你真要一意孤行啊?我可警告你啊,不要乱来啊。要人家帮忙,咱就明说,他能帮就帮,不能帮就算了。那有你这样下套的?”

    “哼!你们男人家讲光明磊落,咱是妇道人家,可不兴这套。这事你别管了,总之怎么都不会真让二妹吃亏!…睡了!”

    “喂,喂…做人不带你这样的啊!唉!算了,我也管不了你,我装着不知道!”

    夏逢春捅了捅夫人,见夫人装聋作哑,无奈也只有装聋作哑,关灯困觉。说一千,道一万,关键夏大师看王贤侄还算顺眼,不管夫人这计成不成吧,闺女都不会太吃亏。关键的关键,有金胖子这张老脸罩着,不怕那小子吃干抹净不认人。

    这个,才是重点之中重点!

    ps:人真是种很矛盾的生物。憋字感觉难受,不码又手痒,同样难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自己打脸,码两段水文放出来,啥也不图了,全当回报支持诸道友,顺便消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