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三章:贤侄郁闷;夏叔夜话!
    晚宴还早,父女分工,把客人分为两拨。父亲在家陪两位教授和高翻译闲扯,夏燕明带王世兄一行出门闲逛。客人们都各有收获。

    老教授多认识了一个有真材实料的良师益友。史密斯和米斯.夏一番闲聊后,也开拓眼界,打开思路,找准研究方向。王平则和夏世妹相处甚欢,为以后的接触,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大家都各有收获,但相比两位教授而言,王平还是多少有些郁闷。。

    无论换了是谁?对着比花解语,比玉生香,还彼此投缘的世妹,却只能把她当成世妹,而不能动其他想法——也同样会郁闷!

    王大师也未能免俗,虽然他对美貌如花的夏世妹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但他还是有些郁闷,有些蛋疼!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桃、花运貌似不咋地,所认识的出色美人,几乎都是一个路数,都拥有强劲无比的后台,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果然是每个美女背后都有个惹不起的牛人!比如秦妹妹有连襟师父罩着,胡丽丽有刘老爷子罩着,小莲妹妹有金老叔罩着,眼前这个明媚动人的夏妹妹,有恐怖的夏叔和爱吃醋的糜兄罩着——都是能看不能动,动了就会“炒股炒成股东,租房租成房东”。玩不了“见花就采,拔鸟无情”,唯有被套牢一途可走。

    这个美艳研究生米雪儿倒是能动,王平又不瞎,自然看出这米国大妞对自家很有兴趣。估计自己只消动动小手指,稍微流露出那种意思,就可以推倒,漏——只要自己点头,这妞就会扑过来把自己推倒...

    但是,米国人那啥观念都开放,鬼知道这妞安不安全?那啥,人总不能只为裤裆下那点事而活着不是?

    唯一的一、夜、情对象,还是不推为妙。王百户就悲哀的发现,自家貌似就是个“从一而终的痴情好男人”的命,命中注定玩不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所以,火气很大的“大师旺”虽然被米雪儿挽着胳膊,挨挨擦擦,明明硬得可以钢板日穿了,但还是得强憋着,犹自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和郑致学夫妇、夏世妹谈笑风生,楞是没有露出半点猪哥相。

    古人云:管得着嘴的是贤人,管得住枪的是圣人。王大师温香软玉在侧,犹自面色不改,倒也让夏世妹和郑“贤侄”高看了一眼。王平也确认了,夏世妹的热情,仅仅限于世交朋友,完全没有那个意思——自己果然不是希哥那样,让女人一见就双腿发软的炮圣!

    一行人随意闲逛闲扯着,约莫又逛了两个钟头,方才掐着饭点,回到夏家用饭。席面很是丰盛,各色西式糕点、道地川菜和十八年陈酿竹叶青。

    米雪儿、玛丽、史密斯这三个洋朋友大饱口福,不断叫好。郑家父子和高翻译更有亲切感,在这异国他乡尝到了正宗的华夏乡土味。唯有王大师有些郁闷,跟着大师妹的筷子走,虽免了品尝同性唾沫子的隐患,但别忘了,夏妹妹是蜀人,正宗的辣妹子。

    民谚有云:楚人不怕辣,湘人辣不怕,蜀人怕不辣!那啥,糜师兄确实没在大师妹爱吃的菜里放朝天椒,只是撒了几把朝天椒粉而已,王平不知道,跟着夹了一筷子,那滋味?好家伙,嘴里就像着火了一样——好悬没辣出眼泪来。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再换一个试试——那个啥,比辣一次更杯具的,就是被辣两次了。看着这货辣得挤眉弄眼的,糜水相心头不由一阵暗爽——辣死你丫的,看你还敢不敢打师妹的主意?

    被辣了两次后,王平就不敢轻易下筷,只得对着米饭较劲,糜水相暗里偷笑不已,嘴上却连声招呼王兄多吃,还不时起身为王兄夹菜。

    鬼知道你有没有在里面吐唾沫子?王兄如何肯接他的菜,连忙推辞,糜兄客气了,我自己来如何如何,无奈咬牙跟着夏世妹的筷子,夹起那些被朝天椒粉充分入侵的菜肴,硬着头皮往下咽。

    有糜师兄这“好兄弟”照顾,这顿饭大家都挥筷如雨,吃得过瘾,唯有王平受罪,埋头刨饭,五口饭一口菜,半天不动一下筷子,夏叔父和叔母不知道这贤侄的小心思,还以为这菜不合他口味呢,又叫徒弟到厨房去给王贤侄弄个清淡小炒…

    王平如何愿意麻烦糜师兄?真那样,还不如辣死算了,连道叔父叔母客气,不必麻烦了。然后硬着头皮加快挥筷频率,咬牙承受。

    男人嘛,就得对自己狠一点——大不了哥哥回去后就催吐、洗胃。

    王平不计代价,强行压制胃和味蕾的抗议,咬牙强忍,中途放碗,倒也混了个半饱。宴饮结束后,又是一通闲扯,转眼就是华灯初上,夜幕降临,到了曲终人散之释。一众客人便约期再访,提出告辞。

    话说客人众多,夏家客房也不够,光留王贤侄也不好,便不强留,闲话几句,大家便相互作别。送走一众客人后,夏家人就今天之事闲聊一会,交换一些意见后,各自回房歇息。

    回到卧房,夏夫人就对着夫君说起了家事。

    “当家的,你发现没?水相的心思还是全在二妹身上,二妹却只是把水相当兄长,没有男女之意。三妹又好像对水相有些意思。三个孩子的感情关系一团乱麻,一个处理不好就会伤了和气。我这做母亲的,也很头疼啊!你说,要不要给二妹找个人家,断了水相的念想?我看今天这个长青侄儿就不错。要不你给老金打个电话,问问这孩子定亲了没?”

    夏逢春轻哼了一声,回道:“你呀,就是爱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这么多闲心干嘛?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年轻人都讲究自由恋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套,都吃不开了。再说了,我夏某人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有这样上杆子往外送的么?那小子真对二妹有意思,那也是他自个儿找上门来求我,那有咱们主动倒贴的道理?你这不是让金矮胖那老小子笑话咱们么?”

    夏夫人指着老公,嗔怪道:“你呀,真是气死我了。家里三个孩子都大了,一团乱麻,我这个当娘的,再不管管,这仨怕是就得反目成仇了。还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呀,就是放不下你那大拳师的面子,我就奇了怪了,面子比自己闺女还重要么?就像这两闺女不是亲生的,是捡来的似的…”

    “你真是想多了,还反目成仇?”,夏逢春眼睛一瞪:“有我这当爹的和师父在一天,我看他们谁敢?还反了不成,他们?”

    “好,你厉害!…”,夏夫人被气得乐了,眼睛一瞪:“我今天也不和你说别的,我只问你一句,今天这电话你打还是不打?”

    “不打!”

    “好,你不打我打”,夏夫人摸出电话,拨通号码…

    “喂,老金吗?我是你弟妹啊…你个老不修的,这大半夜的,我有什么事找你啊?是逢春找你有事。对对,逢春就在边上,好,我让逢春和你说话…”

    回过头,瞪了夏逢春一眼,传达出一个信息——你敢溜?敢溜你就一个人过,自己洗衣服做饭,老娘回娘家。

    “这多事婆娘,你这不是送话柄到金矮胖手上么?”

    话说再是拳学大师,也得吃喝拉撒的。夏逢春无奈,咕噜一句后,只得接过电话:“老金啊,嗯嗯,劳你老兄挂念,现在还凑合,吃喝不愁,无所事事。比你悠闲多了….”

    夏夫人伸手一拧——哼哼唧唧的干啥呢?赶紧的,给老娘说正事!

    ps:感觉不太好,不断更。

    另:改了一下夏大师的家庭关系,加了个大女儿,嫁在国内。另,个人认为,夏逢春这样的武术大师也好,金罗盘这样道法大师也好,都是活生生的人,是有感情的,不是冷冰冰的木偶,也有喜怒哀乐,也有各自的交际圈,也会和朋友开玩笑。所以就这样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