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一章:师兄吃味;师母留客!
    对糜师兄这莫名其妙的戒备和微妙敌意,王百户虽有些蛋疼和腻歪,但到底无关大局,所以他也没怎么在意,自顾打起全副精神,和主要目标人物,夏氏夫妇套着近乎。

    夏逢春身形偏瘦,骨节却很粗大,约莫一米七八左右。真要较真说,此人也和金老叔是同期出道的人物,真实年龄,怎么也得有个五十出头。但或许此人修为精湛,善于保养的缘故,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得多,约莫四十许人的样子。

    此人五官也只是寻常,和自家一个档次上下。但气质风度,却要甩开自己一大截。王百户既然在他身上,看到一种民国老照片上,顾汝章、万簌声等大拳家的感觉,心里不由就是一凛——此人,武术修为,怕是已经达到脱化入虚的境界?

    换言之,王百户生平所见之大师高手,像张老哥师兄弟,金老叔、穆贾柳等,有个算个,全部算上,在气质上,没有一个超出这位夏大师的。说白了,夏逢春,就是王平目前所见之第一高手,修为,怕是还在柳轻眉之上…

    虽说气质这东西,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但感觉却是不会骗人的。王百户确实有感觉,怎么说呢?——大抵就像演艺圈当红炸子鸡、最佳新人王,蓦然见到陈道明、唐国强等大神,并一起对戏一样,莫名其妙的感觉到压迫…

    所以这夏大师虽然轻声细语,和气无比,让老教授、史密斯等人如沐春风的,王“大师”却不敢怠慢,打起全部精神应对。

    相比之下,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夏母,就要“随和”多了,不像夏大师那样“高不可攀”,笑眯眯的看着王百户,不断的添茶倒水,热情得很,颇有些丈母娘看初次上门的毛脚女婿的架势。

    夏燕明也很热情,王兄前王兄后的,指着点心水果,不断招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杨氏太极朋友多吃。小美眉夏燕梅也一副喜闻乐见的架势,一口一个王大哥,热情乖巧,一副“懂事的小姨子”招待“未来姐夫”的架势。

    唯独糜水相有些郁闷,一副强颜欢笑的架势。大师妹夸王兄一句,他就必明褒暗贬的说句怪话,贬低一下王“大师”。大师妹一瞪眼,他就焉了,只好端着茶杯灌茶,发泄闷气。每到这个时候,小美眉就会表现出善解人意的一面,拿个糕点或剥个水果啥的,递给大师兄,以示安慰…

    小师妹夏燕梅也继承了母亲良好的基因,长得明眸皓齿的,也是个美人胚子,就是年纪小了些,十三四岁的样子,嗯,正是及笄之年,情窦初开的时候!

    王百户看得出来,糜师兄和两位美师妹的关系,很有些微妙。总之,这家人很有意思——有点“东北一家人”和“家有儿女”、“爱情公寓”等家庭情景喜剧的感觉。若不考虑“热情和蔼”的夏大师带来的鸭梨的话,此行倒也不虚,到夏家做客,保证会觉得有趣,不会感觉到郁闷…

    扯了几句,大致弄清这群汉洋混杂的客人是如何凑在一起之后,夏大师微微一笑,和声细语的道:“想不到王贤侄除了擅长太极之外,还精通风水玄学。真是难得,现在像你这样沉得下心来研究传统文化的年轻人,不多了。不错,不错。史密斯教授搞那个课题,贤侄能帮就帮一下吧,和史密斯教授这样知名学府的顶级环境学专家合作,传出去也是一件美事,不但有利于宣扬你的名气,同时,也能发扬咱们的传统玄学。王贤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话说高通译,虽也是个难得的精英人才。精通搏击、枪械、化妆、侦查、驾驶并多种外语的多面手,但毕竟没练过传统武术,无法像王百户那样,感受夏大师隐隐散发的“山大鸭梨”不说,反倒还觉得这夏大师好说话呢。

    见夏大师颇为“关心”和“看重”王“大师”,她也是心头欢喜,噼里啪啦就是一通翻译。史密斯教授也是大喜,狠狠赞美了“深具东方神秘气质,却又眼界开阔并乐于助人”的夏大师几句。还说他以往也接触过几位知名的东方神秘学大师,但这些人要么就是为人保守、要么就是热衷名利,像米斯特.夏这样开明而有远见的大师,还是第一次遇见。

    米雪儿和玛丽这两个“洋包子”,没怎么见过世面,不知道眼前这位和善而深具风度的中年人,才是甩开“神秘的东方望”几条街的真正大师,也符合了两句,说夏大师慧眼识英雄,刚才“大师望”怎么怎么厉害如何?米雪儿更是双眼放光,连声直夸“大师望”,是自己所见最有魅力的,富有神秘、古老气质的,强大的“恰恩那”男人。

    郑家父子虽不算太内行,但好歹也是同肤色同文化源流,没见过也听说过,再说了,即或是没见过武林高手,但见了王“道友、大师”对夏某人的那个客气劲,只要脑子没烧坏的话,也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名家大师了。所以他们倒没跟着吹捧王“大师”,反而对夏大师颇为客气和尊敬。

    王百户那个汗啊,被这两个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的洋包子弄得哭笑不得,但所谓不知者不罪,还能说什么呢?只得连声谦虚,不敢不敢,小侄小小雕虫小技,让夏叔叔见笑了如何如何。

    带来的客人得到父亲“首肯”,夏燕明也觉得面子有光,也笑逐颜开的夸奖了王“大师”几句,说父亲你还不知道呢,我看过王兄的资料,他在国内很有知名度,粉丝都有好几万呢之类的。夏母笑眯眯的听着,也夸奖了两句。

    糜师兄就有些吃味。旁人夸王朋友无所谓,夸上天都不关他的事,唯独就见不到如花似玉的大师妹夸,嘴一瘪,阴阳怪气的道:“王兄渊博,法武俱精,小弟佩服!唉,小弟就没你那么好运,以前也对那些玄学颇为感兴趣,沉迷过一段时间。却被家师一顿训斥,武技未成,不许分心杂学,不然,自会学成半桶水、四不像。小弟受此棒喝,方才幡然醒悟,自知资质不成,不似王兄这等天才,从此不敢分心,专心只苦研拳术。所以对玄学这些一窍不通,摸门不入。见王兄如此渊博,小弟真是羡慕啊!现在咱武功虽未大成,倒也打下基础,学这些杂学影响倒不大了,所以咱哥俩以后要多亲近亲近,王兄一定要多多赐教,不要吝啬啊…”

    这话说得,明明是夸奖,听着咋这么膈应人呢?王大师嘴角抽搐了一下,正欲回话。夏燕明就横了糜师兄一眼,然后笑道:“王兄见谅,我这位大师兄不太会说话,但他是个实诚人,直性子。没有其他意思!”

    “夏小妹说哪里话,糜兄为人赤诚,我又怎么会怪罪呢?”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但毕竟是为客,王兄还能说什么呢?——只得装傻,嘿嘿一笑:“不敢不敢,糜兄过奖了,王某才疏学浅,不过混口饭吃罢了。在夏叔叔这等名家大师和糜兄面前,可不敢夸口,惶恐得很,又何敢言指教?糜兄若真对这个感兴趣,夏叔叔又不反对的话,咱们倒是可以找个机会一起探讨一下,相互取长补短,增广添益!”

    这话说得敞亮,夏夫人瞪了糜水相一眼——你看看人家?,无声警告一下儿徒后,笑眯眯的道:“哎呀,小王,可真谦虚!”,随即提起茶壶:“来,喝茶!”

    糜水相无奈,只得跟茶杯较劲,端起一看,茶杯却是空的。还是小师妹知道疼人,提过茶壶倒上,还剥了一个桔子:“大师兄,给!”,想了想,又分给客人一半:“王大哥,你也吃一点,这桔子可甜了!”

    “谢谢!”王平连忙接过来。

    苦逼的糜师兄,瞄瞄如花似玉、明艳动人,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却又对着可恶的“王兄”盈盈笑语的大师妹,再看看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小师妹,欲哭无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谢过小师妹后,把桔子塞进嘴里,狠狠咀嚼着…

    糜兄咬牙切齿那个狠劲,让一旁躺枪的王兄看了,头皮都有些发麻。夏燕明就有些羞恼,有些怪大师兄没眼色。打狗也得看主人,本姑娘带来的客人,你这脸色摆来谁看呢?

    这菇娘眉头一动,正准备发话。所谓知女莫若母,夏夫人一看不是个事,连忙给闺女使个眼色制止住——你这不是让同胞们笑话咱们没家教么?

    呵呵一笑:“水相、燕梅。你们到厨房吩咐一下,叫他们打起精神,整点地道的家乡菜出来,待会儿让你师父陪远道而来的小王师傅,高翻译。还有郑家老伯、大哥好好喝几杯。顺便也让史密斯教授和雪儿,尝尝咱们的特色道地川菜,帮忙推广一下。”

    “是,师母!”,糜水相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偷瞄了大师妹一眼,不情不愿的去了。夏燕梅高兴的应了一声,叫道大师兄等等我,喜滋滋的跟了上去。

    老教授和史密斯等人连声感谢,夏先生、夫人客气了如何。高晓燕也乐见其成。唯独王百户有些不大情愿——看这位糜师兄这醋劲,待会儿自己菜里肯定不是盐不合适,就是一包朝天椒粉,或者,里面有糜兄的唾沫子。

    王大师性取向正常得很,可是没有吃大老爷们口水的嗜好,有心告辞吧,但史密斯等人都兴致昂然的,夏母和夏美眉又都客气热忱的,一片好意,这告辞的话还真不好说,无奈只有暗下决心,提高警惕——待会儿多吃饭少吃菜,非要夹菜,就跟着夏美眉的筷子走,大师妹爱吃的菜,绝逼是最安全的,里面绝逼没有口水!

    ps:多谢字母兄和数字兄慷慨捧场,衷心感谢!道友们的支持,是俺憋字的动力。本以为今天更不出来的,没想到真坐到了电脑前,还是能憋出一章来,这完全是大家的功劳啊!衷心感谢!

    另:顾汝章和万簌声的民国老照片,真心建议大家搜搜看看,那眸子,精光闪闪的,亮得吓人。那精气神,看着就提神,妥妥的大师高手啊,有木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