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一零章:夏门虎女;莫名情敌!
    王平和这美眉合力,三两下就打得这群洋混混稀里哗啦,连爬带滚,家伙都不要了,三三两两的,各奔小巷狼狈鼠串。留下一地的管子、短棍、滑板!

    美眉拔腿欲追,王大师忙喝了一声:“逢林莫入,穷寇勿追!”

    美眉轻哼了一声,顿住脚步,看了过来,赞颜一笑:“峨眉夏燕明,家父夏逢春。多谢这位杨氏太极的朋友拔刀相助,还未请教?”

    王平还在准备措辞呢,浑然没料到这菇娘既然如此爽快,楞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忙接住递到面前的芊芊玉手,轻轻一摇:“夏小姐客气了,在下王平王长青,算是杨宝亭大师门下。”

    杨宝亭,就是杨越文那位大师堂叔,国际知名的太极大师。连襟师父不是专业搞这个的,王平怕夏女侠没听说过,所以才把杨大师抬了出来。

    果然,夏女侠微微一笑:“原来是杨宝亭大师门下高足,难怪这杨氏小架如此地道。今天这事多谢王兄帮忙了。对了,王兄到这里是来旅游,还是求学啊?”

    夏美眉这么一赞,绕是王大师一贯皮厚,脸上也有些发热,眼睛没毛病的,都看得出这菇娘更厉害一些,刚才那十几个群演,倒有七八个是她打跑的。话说高晓燕为加强效果,这帮群演可不认识王大师,刚才可是真打,夏女侠毫发无损,王平身法没练通透,反倒还挨了两钢管。

    当然,说是群殴,其实也没多久,从那黑哥们夺包开始,到现在也不过半分钟左右,坏人被赶跑了,老教授等人也走了过来,还有些路人围观,并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高晓燕就把包还给夏燕明,几脚把地上几堆零零碎碎踹进河里,一指围观党,说道:“王先生,夏小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估计等一下警察就要过来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美艳研究生米雪儿表现很兴奋,一个熊抱,拥住王大师:“哦,米斯特汪,你刚才真厉害,神秘的恰恩丽日功夫!你刚才是布鲁斯李?耶闻?还是倪黏截?…噢,大师汪,你真强壮…”

    “神奇的东方女侠,比罗芙洛还厉害!”

    “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子琼.杨。真精彩,真是这个。”

    玛丽和史密斯也比着大拇指,七嘴八舌的夸奖夏美眉。高晓燕都不大翻译得过来,场面略有点乱。还是老教授靠谱点,说道:“夏家姑娘,咱们换个地说话怎么样?”

    “漏,不是叶问、李连杰,而是张三丰!”,王平连忙从温香软玉中挣脱出来,回了一句后,说道:“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叙话?”

    米雪儿发现新大陆似的盯着王大师,捂着小嘴,不断偷笑。原来,刚才的拥抱,让这妹纸发现了王大师的秘密,嗯——小王大师也很强壮,很强壮…

    夏燕明略一沉吟,点头道:“好吧,我家也开了个茶室,不如大家到我的茶餐厅坐坐,如何?”

    “嗯,那就叨扰了!”,王平和老教授一起点头。

    大家取得一致,认为早走为妙。唯独浙菜馆方面有些不同意见,高晓燕扔出一叠美刀,店家就不说什么了。

    除夏燕明外,三伙人都有车,各自上车。夏燕明坐上越野车副驾室,在前引路。三辆车连成一串,朝夏家茶餐厅驶去。

    米雪儿对“望大师”和夏美女的“恰恩丽日供复”兴致大增,扔下导师,和神秘而强壮的“东方望”坐在一起,不断问东问西,挨挨擦擦。

    王大师最近本来就火气旺,不堪其扰,无奈只得暗运神打的劲道,压制心火——枪硬如钢,心冷如铁,倒也神志清明,没露半点猪哥相。

    夏家茶餐厅距离此地约二十分钟左右车程,期间,双方大致相互通报了一些基本情况。夏燕明今年十九,如今在亨得利大学哲学系就读。是夏逢春的二女,大姐早已嫁为人妇,家里还有个妹妹和大师兄。

    此女自小随父亲系统练习峨眉派武术,颇具火候。王平估摸着,这妞大致和李锦峰一个级别的,真实武术功底,还在自家之上。

    了解王平的来意、师门之后,夏燕明也是颇为亲热,感谢一番后,还说以后要多介绍几个叔伯长辈给王平认识,助他打开市场,让他多做几件业务。言下之意,颇有点夏逢春在本地华人圈子里,混得还不赖的意思。

    王平忙不迭的感谢。一路闲聊着,很快来到目的地,华盛顿湖旁边,距离郑家半小时车距左右。这是一个百十平米的东方特色餐饮店,主要客户群,是华人华侨和一些喜爱东方文化的白人。门口一溜的小轿车,人来人往,生意颇为兴隆的样子。

    大小姐招呼一声,自有伙计出来泊车这些。夏燕明只管把客人往后院里带,说明情况,了解客人身份之后,夏家人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年轻武林朋友,以及三位同胞和两位本土友人颇为热情,茶水糕点流水介的端了出来。

    总之,夏家人很热情,态度没话说。唯有一个同龄青年稍微有点冷淡,对王大师略有点防备的意思。夏燕明在车上就说过,家里有位叫糜水相的大师兄,是本门这支拳法的下代掌门,六岁练拳,已经跟随她父亲快有二十年,她们姐妹的拳术基础,大多也是掌门大师兄代授的。

    话说夏逢春无子,而传统行,又多有传儿不传女,传媳不传婿一说。故此又产生了儿徒一说。自家没有儿子,或资质不成,不足传承本支学术,就挑一个资质品行皆佳的小孩,接到家里,包吃包住,当成儿子一样,打小严格培养,以图传承自家学术。

    此乃传统行惯例,比如相声名家郭月光,当年就养了好几个儿徒,现亦各自成材,将郭氏相声发扬光大!

    所以王平本也没放在心上。但一见面,感受到这敦实青年微妙的敌意,便心下了然,有些腻歪——此人,就定是糜水相无疑了。

    当然,糜水相对帮助自己师妹的武林朋友,也挺客气的。但怎么说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王平确实有感觉,这位糜师兄貌对自己有些戒备,并且,还不是那种大舅哥对打自己姐妹主意的登徒子那种戒备…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敌意,王大师也感到冤枉——是,哥是来意不纯。但天地良心,哥还真没有抢你师妹的意思,哥是想打你师父的主意啊!

    当然,糜师兄这点小心思,完全不影响王百户的计划,也没放在心上,自顾打起精神,和夏逢春套着近乎,而这一切落在糜水相眼里,却更加深了误会,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丫的,这货是夜猫子宅,就是冲着如花似玉的师妹来的。

    ps:感谢字母兄和水相兄慷慨捧场!另,糜师兄可不是路人,有台词的大特约,后面还有戏份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