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零八章:虎鸡虫棒,生克制化![修]
    话说魔僧抛出儒释普传,仙道秘搜的论题后,王平亦是心头大震,若有所思,久久不语!

    “王大师又悟到了什么,说来听听!”

    老教授含笑发问,让他回过神来,所谓治人事天莫若吝,王大师自是深明此理,和老教授关系归关系,但刚才领悟,可谓是自家道途之跟本,他却是不想透露出来。

    遂呵呵一笑,转移话题:“没什么,只是刚才灵光一闪,想通了压伏这清河上师的关键而已。”

    “哦”,话说这“清河”也算是一方“名流”,高晓燕也是颇多顾忌,倍感棘手。果然,她眼前一亮,注意力瞬间转移。

    “王大师计将安出?”

    老教授也饶有兴趣的道:“说来咱们合计合计?”

    王平呵呵一笑:“说破不值钱,我也是从游戏中找到的灵感…”

    “哦?”,高晓燕试探着道:“剪刀石头布么?”

    王平摇摇头,老教授就呵呵一笑:“老虎吃鸡,鸡吃虫子,虫子吃棒,棒打老虎。卤水点豆腐,一物治一物!”

    王平伸出大拇指一比,哈哈一笑:“姜还是老的辣!郑老这反应,我真是服气了!”

    “哪里哪里,后生可畏,长江后浪推前浪才是!长青大师真不愧道家高人,此计大妙哉,借力打力。暗合道家阴阳相依,五行生克制化之意,又暗合太极拳理。老朽佩服!”

    闻言,高晓燕不由就想起了星爷电影中的一个场景,会意过来,也略有些佩服顶头上司的阴险和敏锐。不过她没有理会这对互捧臭脚的忘年交,而是沉吟起来。

    话说无论什么问题,只要一打开思路,事情就好办了,她顺着这个方向略一琢磨,瞬间就想到好几条可令清河低头的可行计划。

    所谓心头无事一身轻,想通这点后,这妞也是胸有成竹,心头轻松。为缓和关系,捧了王大师几句后,就岔开话题,专心和王平两人闲扯起老米的人文经济、风俗习惯来。

    话说高晓燕也是有真材实料之人,又是个老米飘,对米帝虽算不上了若指掌那么夸张,但也比王平和老教授的书面知识来得强些,所以三人也不乏话题,谈得十分投机。

    闲扯一会后,洋媳妇就买了大包小包的食材回来了,闲话毕,就穿上围腰,钻进厨房,说是要给远道而来的婆家友人露一手,整一顿东西合璧的大餐。

    礼记云:君子远厨庖,虽然世上没几个真君子,但若要天下男人在下厨和闲聊之间选一样的话,想来,是没几个人愿意承认自己不是君子的。

    论语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顶头上司和主人都摆明车马要当君子。理所当然的,高晓燕这女子就躺枪了,无奈跟着洋媳妇玛丽下厨房,帮忙打下手。

    不多时,郑致学也回来了,大致处理了手头的工作后,向公司请了半天假,专门陪客。一来,略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远道而来的王大师。二来,也顺便商议一下老父买房的事情。高晓燕去帮厨了,他就正好顶了上来。

    扯一会儿后,两个女人就把午饭整得差不多了。当下便三人移步,到餐厅用饭不提。宴毕,玩了一会儿,高晓燕就提出告辞,征求雇主意见。

    王平说我今天就在郑老家玩一会,也不出去,用不着你。郑家父子挽留一番,但高翻译真是另有事务,执意要走,也不强留。

    下午,主家又陪王大师上街,安排活动,听听歌剧,逛逛知名景点,建筑这些。这儿转转,哪儿转转,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晚宴过后,王大师谢绝活动安排,叫郑致学把自己送回租房,一夜无话。

    接下来几天,王平就和郑老教授到各房产公司,周围旅游景点这些转转,观山脉走势,看看地形,挑选风水、位置、价格皆适宜的房子这些。期间也融入了老教授的交际圈,认识了几位老米大学教授,经济界人士,一些混得还不错的同胞之类。

    虽不算扬名异域,倒也打开局面。西雅图和老教授一个层次的老外和侨胞们,大多都知道从国内来了位年轻的正统道教易学大师,接触过的都说此人还有些真本事,是个货真价实的玄学明师。没接触过的,也知道了有王长青这么个人物。

    一句话,这段时间王平比下属悠闲多了,小日子过得十分滋润。看房之外,在老教授的大力推荐下,也接了几件小业务,来回车马费除了,还能给秦瑶捎几件高档行头和化妆品回去。虽此行另有公事。但公事嘛,得探讨计划啥的,而这些忒废时间。大点的公事,动不动就神马五年规划、十年攻坚啥的。

    王试百户接这事吧,算不上大,但也不能说小,五年十年倒不需要,但也急不来,怎么的,也得计划准备上十天半月。所以他也不急,就定期和高晓燕接个头,了解下计划进度情况之类,其他万事不管,就优哉游哉的赚他的小钱。

    直到五天后,高晓燕方才送来一个新情报,需要用着王大师。经过国内同僚和六扇门等兄弟单位一番不眠不休的高强度侦查寻访之后,基本上确定了一个消息,昔日巴蜀道上大哥大马华座下的头马,贴身保镖兼金牌打手,袍哥会双花红棍,峨眉拳岳字门顶尖高手,夏逢春,也逃出国外,并且就躲在西雅图。

    说起来也是无巧不成书。这位夏逢春的昔日大哥和金主,袍哥会当家马华,恰好就是当年悬赏花红捉拿“张.释永.春明”大师那位。

    这马华呢,当年在巴蜀那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在国内的知名度,虽不如东北桥四那么响亮,但在当地的威势,跟桥四也差不多少。在蜀地呼风唤雨,令老板、小民闻之色变,止小儿夜啼的角色。江湖传言,此人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惹上了“惠国公”家的小公爷,结果,就那啥,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了。

    真要较真说,那位“张.释永某人”,也是趁着这个当口才顺利“仓皇落跑”的。不然,以马华的势力,就算真正神变无方的密教上师,怕是也唯有“被雨打风吹去”一条路可走了,又哪还有“张释永某”今时今日的风光呢?

    当然,那位小公爷后来也“俱往矣”了。所以,还真是——山外青山楼外楼,强中自有强中手。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闲话少扯,话说咱们老祖宗有句祖训说得好,叫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当日公爷一怒,马老大看似强大无比、坚不可摧的庞大势力就轰然坍塌,如同土鸡瓦狗,弹指间,灰飞烟灭了。

    一干党羽马仔,大多被缉,唯独这峨眉拳大师夏逢春,交游广阔,又为人机警,秋风未动蝉先觉,预先发现些不对,果断抢在在六扇门行动之前落跑,仗着一身功夫和几位武林朋友们的帮衬,险险躲过六扇门高手的追缉,只身得脱。

    说的这里,或许有爱较真的看官就要问了,这位马华带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的重要人物,峨眉拳大师夏某人,在很久前就落跑了,为何六扇门和锦衣卫到现在才查他呢,当时怎么就没派高手把他缉拿归案呢?

    对这样的问题,锦衣卫试百户兼六扇门从九品供奉的王大师都懒得回他——人走茶凉听说过没有?民不举、官不究,知道什么意思么?不懂就自个回家问问那位教你语文的体育老师去…

    那啥,言归正传。所谓彼一时,此一时。话说夏逢春,虽是马华派会集团重要人物,但此人不愧是和佛道都沾得上边的峨眉系出身,深悉佛道思想真意,平时行事颇为老道,与帮派其他团员都不同,也是社员眼中的“假清高”,颇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

    所以此人虽身在帮会,却是一副老派拳师的做派,平时里也做些济贫救急,仗义疏财之事,收账放水啥的,也是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从不把事情做绝。再加上此人又特意折服了两个军旅出生的蜀地六扇门好手,结为师友。所以此人在蜀地的名声,倒也不恶。

    故而他只身出逃后,当时负责此案的大理寺专职人员一番寻访之后,见此人口碑尚可,才没派出大内高手来拿他。若非眼下锦衣卫缉拿海外逃官,有用得着这夏大师的地方,怕是现在也没人去扰他。

    所以,高通译获得这个情报之后,才找上顶头上司,寻找帮助。本来,王试百户是挂名领导,是不用出任务的。但谁让王大师一身神打功夫呢?所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能者多劳嘛!

    王大师虽然只是个三四分钟的高手,但这几分钟,是得到镇抚使大人和李小旗,以及刚加入锦衣卫的穆贾二位供奉的联合认证和高度肯定的。用柳镇抚的话说,王百户这几分钟内爆发出来的武力值,在高手如云的锦衣卫系统里,也绝逼能排上前三十了。

    外勤系统里,虽不乏高手,但强得过王大师的,还真没有。甚至,比肩的都找不出两个,还不适合暴露。说白了,化劲大师不是大白菜,每个都是难得的宝贝,要合理利用。眼下,就以王百户玄学大师的身份,最为适宜接触夏逢春。

    现成的借口嘛,请教、切磋、探讨、以武会友都可以——高晓燕不来找王大师帮忙才怪?

    话说老大嘛,都是享受在前,吃苦在后的,除了太忠哥外,大家见过几个赤膊上阵,拼杀在前,让小弟坐享其成的华夏好老大?

    看着一脸期待的女下属,王百户就有些蛋疼,有些怨念——额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天,只是没想到会来到这么快?都说平庸是福,平庸是福!原来额还不信,现在额总算是信了。

    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夏逢春大名鼎鼎,绝非等闲之辈,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人心难测,再是切磋讨教,也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王百户是脑袋被驴踢了,才放着现成的舒服钱不捡,到人家夏大师那儿去自找不痛快呢?

    沉吟一番后,回道:“虽说这夏大师以前是曾是马老大的座下头马,深受其惠。但从这夏某人的做派来看,怕是不过拿马老大当个饭碗而已。忠诚神马的,也就那么回事…小高,我真不是推脱,现在这马老大都倒台了,想指望这夏某人为他出头,压伏张释永某人,你怕是有点想当然了。我看你还是另外为张释永某人挑个对头靠谱点…”

    “大人说得极是,这点,我也考虑过。单纯只指望夏某人,确实有些过于乐观了。”,小高回道:“但是,目前这离这清河上师最近的对头,除了我们之外,也只有这位夏大师了。我这不是一时挑不出合适的,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矮子里面挑将军不是?”

    顿顿,眼巴巴的看着顶头上司,希冀的道:“要不大人您就勉为其难,试着先接触一下这位夏大师?总强过什么都不做不是?”

    “啧,啧,你先让我考虑一下。”,所谓过量饭能吃,海口不能夸。前不久才大义凛然说什么“大公即私,大私即公”,现在这拒绝的话还真不太说得出口,不然,就是自打嘴巴了,以后再锦衣卫系统里,也难混下去了。就算同僚不说什么,自己也得多少要点脸不是?

    王百户就有些坐蜡了,自己把自己推到火堆上烤了。正沉吟着呢,魔僧大师就发话了:“夏逢春这位小辈,老衲倒也听野鹤老道提过一嘴,此人出身峨眉。神打,除了茅山道和天师道,玉林石家之外。峨眉也有一支秘传,讲究朝罡拜斗,引星力入体,化身罡煞星君。小成则铜皮铁筋,力大无穷,出入三军,七荡七绝,取上将头颅。大成则转为修真,武术变为飞砂走石,起云布雾,移星换斗等法术之流。”

    “说不定这夏逢春就懂得这支秘传。当然,即使是真懂,现在精深秘诀估计也失传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点皮毛。但你也可以借鉴一下,融入自家术法系统。再说了,你不是想学步法么?自然门祖师徐矮子,就是出生峨眉派系,想来这夏小子身法也不会太差。所以,你真有心研究这个,何必舍近求远去湘南,找这位夏小子不来得更快一些么?”

    也是哈!魔僧大师,总是一贯正确的。听他老人家的准没错!——王平就点点头,说道:“既如此,我就会会这位峨眉拳大师。你看着安排吧,找个合适的机会!”

    “大人以身作则,一片公心,属下佩服!有大人出马,定能说服此人,为我们所用,叛徒必自投罗网,手到擒来。”,高晓燕大喜过望,把个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般:“大人放心,属下这就去安排,保证合情合理,不会惹人生疑!”

    ps:不容易啊,收藏终于熬上一千了。感概万分。多谢众道友支持!俺感动得准备狠心虐虐自己,晚上估计还有一更。

    另:多谢两位字母兄,寂林涧、故山兄诸道友支持!再,贱矫兄和水相的观念,和俺“英雄”所见略同。新密码忘了,盛大账号又停用了,正在申诉中,近期登录不了。无法回复管理书评,请诸君见谅!

    四k诺已兑,闲话少扯,睡之,争取晚饭后还整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