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零四章:大小之辩,庄子三剑!
    爱才之心,人皆有之!

    虽说彼之英雄,吾之敌寇。但有时候,也还是会明知故犯!

    有一种人,就算是你明知他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迟早要和你对上,但你还是忍不住要爱才,舍不得杀。比如杨林栽培秦叔宝,曹操欣赏关云长。就是这样!

    大概,爱才之心就是一种顽疾,就像酒鬼贪杯,色狼怜香一般。明知这杜康有药,玫瑰带刺。但还是忍不住想品尝一番!

    或许,这也是人类的通病,铭刻在人类基因深处的毒瘾,无法避免的事情吧?

    铁石心肠,视芸芸众生为白云苍狗、过眼云烟的陈大仙人,不也为骗子黄而懊恼、叹息过两声不是?

    所以王试百户也未能免俗,看完这位“神变无方”的米斯特“张.释永.清河.春明”上师的“神变”经历之后,也升起了一股爱才之心!

    明知这位侨胞是个不怎么爱国的江湖骗子,正统道教大师第一要铲除的害群之马,锦衣卫第一要专政铁拳的打击目标。

    但王试百户还是忍不住要欣赏——没办法,这货太有才了,想不欣赏都不行,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

    是人才!这货就是个大大的人才啊!有木有?

    杀抓都不划算,忒浪费了,有木有?那个啥,今上也提倡节约,节省三公开支不是?

    一念至此,就放下案宗,把手机还给下属,呵呵一笑:“这货倒也还有些道行,还真有些‘神变无方’的意思啊!按照咱们的惯例,是怎么处理这类人物的?”

    高晓燕闻歌而知雅意,笑道:“怎么?大人想把此人收之麾下么?”

    王试百户毕竟初入仕途,还有些江湖习气,还不怎么会和下属玩什么领导艺术,发句莫测高深、模棱两可的话语,让你猜测揣摩之类的那套。

    直接就开诚布公,有话直说:“呵呵,我是有这意思。就这么说吧,像这种层次的神棍,那都是百年才出这么一个的宝贝。用好了,那也是一把好刀,抵得过咱们一队精英外勤队员,你信不?简单粗暴的抓捕揭穿这些,那就是焚琴煮鹤,暴殄天物。要不你问问老郭一声吧,能不能把这货吸收进来?”

    闻言,高晓燕不由也有点小佩服,生出些以前小看了此人的心思。觉得这王试百户虽然火候还有些稚嫩,但还真有些战略眼光,有些高瞻远瞩的意思,天生就是个坐办公室的材料!

    说白了,无论在哪个行当,最不受欢迎,最招人嫉恨的,就是像王试百户这样承蒙祖荫,直接就上位的二世祖了。同僚们虽然嘴里和你笑嘻嘻,哥俩好,但心底,却是羡慕嫉妒恨加不屑的,恨你不死!就像琅琊榜里那位帮着主子夺嫡的大臣一样,天天都盼着天上能掉下个雷来,砸你头上!

    所谓不患寡,患不均,这就是真实的人性!

    比如高晓燕,正经八百的水木大研究生,水货留洋随便填的任意后。平时也是自视甚高,老娘天下第一!

    关键,她还容貌平平!所以她这国际金融管理系研究生还真是真材实料。入行三年,大小功无数,现在也才享受特殊津贴的高级通译,从九品待遇而已,能看得惯三流专科都没毕业的从六品王试百户才怪?

    现在能小小认可王试百户一下,都能证明这菇娘心胸里能装得下航空母舰了!

    当然了,人嘛!都是老子天下第一。坐上高位者都是靠的出生和运气,无关实力。换了是俺也在他们当时那个环境,肯定比他们混得好上几倍都不止…

    所以,高晓燕认可也只在一瞬,随即又给王百户下起了暗绊子,满脸钦佩的道:“大人说得是。这样的高级别神棍,直接拆穿确实是有些可惜,大人有心收伏此人,也是他的运气!不拘一格用人才,招贤纳士,是锦衣卫的用人宗旨和惯例。比如当初指挥使大人,对清海的处置,怕是也有这个意思。只是赶出国门罢了,却并未赶尽杀绝。不然,以咱们锦衣卫的高层武力,真要拿他的话,别说出国了,就算他躲在奥、巴马的床下,也没用!”

    所以说最好的马屁,就是含而不露,让上司自己慢慢品味。这一听之下,咱们是王试百户就发现了,原来自己这番考量,既然和那位当官技能炉火纯青的“孙师兄”不谋而和,这心里能不痛快么?

    原来哥们儿的眼光,就已经达到这个高度了?——这货心里那个舒爽啊,就甭提了,简直比听到秦妹妹第一次答应本垒上的要求还开心,再看这容貌平平的女下属,不由也顺眼了起来,既然也有些可爱之处?

    哈哈一笑:“有这个惯例就好啊。小高啊,知道指挥使为什么不对青海赶尽杀绝么?”

    开心了就好,姑奶奶就可以上真正的杀招了——高晓燕心里暗自冷笑一声,配合的摇了摇头:“属下愚昧,略有所悟,但却不能完全体会指挥使大人深意,还请大人解惑!”

    “小高你谦虚了不是?”,王平哈哈一笑,谈兴大发:“不过你虽然机敏,但毕竟没坐到指挥使的位置,不能完全理会,也是理所应当。我来告诉你,阴阳相依,五行生克。这天下万物都相生相克,天生一物,必有一用。域中有四大,人居其一焉。自是不能例外。这世上,就没有没用之人,只有不会用人的老板。这神棍啊,用对地方了,那用处真是太大了。就这么说吧,一般人看来,这米帝现在是最强大的,综合实力天下第一,是吧?”

    “嗯!”高晓燕配合的点点头,问道:“然后呢?”

    王平豪气大发,指点江山:“在一般人看来,米帝坚不可摧,强大无比。我有一策,庙堂诸公若能依计而行,保证不出五十年,就能把米帝搞垮,降其逼格,贬为三流,你信不信?”

    神棍输出呗!多新鲜?以为姑奶奶就没逛过天涯论坛么?——高晓燕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惊讶、钦佩、好奇交织之色,讶道:“啊?真的么?什么计策能有这么厉害啊?出口几个搞三聚氰胺奶和防腐剂肉的专业人才,破其基因,降其体质么?”

    “非也!此计虽毒,但容易暴露!”,王平摇摇头,扫了满脸不服和期待的下属一眼,缓缓吐出十六个字:“宗教输出,乱其信仰,灭其斗志,断其根基!”

    闻言,高晓燕就是一楞,貌似在分析品味。随即,恍然明悟之色一闪而逝,又是一脸不服的道:“此计虽毒辣阴险,但到底见效缓慢,颇为耗费时日。区区五十年,怕是难以建功。所谓曲囱者忘,移薪者宴。属下窃以为,大人此计虽妙,但到底难以落实!”

    还是那句话,溜须拍马之妙就是做个毫无立场、曲意迎合的应声虫么?

    错了,那只是最浅薄的初级阶段。高通译这个,才是中级阶段,既认可上司,但又有自己的立场,引经据典的反驳勾引,等上司再批评指正之后,你再心悦诚服的低头受教。

    有人就要问了,那最高级的阶段是什么呢?

    最高级的极致之境就是像秦叔宝,关云长那样,摆明车马要和杨老板、曹老板做冤家对头,但人家还是想要收服你,舍不得杀!

    说白了,人之初,性本贱!和老板的相处之道,大抵和男女之道差不多,见着点小便宜就松裤腰带的浪货,哪怕美过月里嫦娥,大抵也是没几个土豪愿意长期包、养的!

    闲话少扯。话说王试百户一听高晓燕这话,非但不为忤,反而呵呵一笑,说出一番话来。

    “呵呵,小高你虽敏锐,得了些混仕途的真意。但到底还是拘于位格,目光浅薄。岂不闻庄子有三剑乎?天子之剑,以城关为锋愕,邦邻为首背,包以四夷,法以天地,刑德阴阳,持以匡正诸侯,威加四海,德服天下。诸侯之剑,以智勇,清廉之士为锋愕,贤忠之士为首把。效法四时五行,持以争龙;庶人之剑,匹夫一怒,血溅五步,法以技艺刚柔进退,持以安身立命,货与天子诸侯。此三剑,各得其所,应其位格!所谓不谋百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今设有一人,以一介庶人之剑技,谋求三公之位,岂非缪哉?”

    这话说得引经据典,半文不白,貌似不明觉厉,其实就一句话——小高你目光短浅,做不了领导,就是个做小兵的料!

    所以权位一物,委实不可思议!此言甚是诛心,但高晓燕脸上一阵青红交替,银牙咬碎,也只得受着。

    无奈默默受教:“百户大人教训得是!”

    王平哈哈一笑:”这就对了嘛!所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虽说安分守己、恪守中庸,亦是一种为政之道。但庄周云:适苍莽者,三餐而返,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华夏文化真髓,全在道家,欲鲲鹏展翅,凌云万里。庄子大小之辩一段,不可不细看!“

    高晓燕心中先还一咯噔,以为王百户察觉出了什么,听完之后,松了一口气,原来这货就是好为人师,顺带着过把上司的瘾,就单纯的想训人!

    暗自冷笑一声,正欲继续下刀,余光一瞄,看见老教授走到了楼梯口。就话音一转,回道:”王大师说得是,清河这种层次的神棍,直接揭穿确实可惜。拿其把柄,收之己用,借他打开市场,更为适宜。你们道家讲究物尽其用,想来金罗盘大师,必定也是这个考量!“

    言下之意,就是您大可乾纲独断,何须询问郭百户,汇报上级这些?

    王平一楞,随即会意,正欲回话。老教授就呵呵一笑,插了进来:“你们说什么呢?”

    “咱们瞎聊呢,说像这位神变无方的清河上师这种高级神棍,用对了也是个宝贝。直接揭穿却有些浪费了。比如眼下就可借他的力,打开市场!”

    老教授稍微了解了一下话题后,也是谈兴大发,扯了几句后,就扯到国际形势上,也发表了一番国家应该多向邻邦输出些神棍的见解。和王道友英雄所见略同!

    王平不由大生知己之感,就此问题,眉飞色舞的和老道友探讨起来。

    老教授知识渊博,无所不知。但王平也非吴下阿蒙。话说这货原先的学术脉络,也很是驳杂,其学识见解大致就来自于荆柯守、徐公子、梦神机、蛤蟆、归卧故山等,他个人很欣赏的仙侠评书家。

    就像韦爵爷的学识来自于说书先生一样。不同的是,现在咨询要发达些,除此之外,还有空涯、龙天等军史、政治板块可逛。所以他虽然学的是大杂烩,但到底还是要比韦爵爷强些。

    后来遇到魔僧之后,才以道学为纲目,大致把这些零零碎碎串了起来,拼凑成整体,有一些自己的见解。倒也能跟上老教授的节奏,谈得热火朝天!

    ps:俺真没怎么逛过天龙。学识见解大致来源于古籍和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