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零一章:法王好做,人王难当!
    闻言,王平皱起了眉头。

    如此看来,在本地首屈一指的,执西雅图术法界牛耳者,就是这位听起来很厉害的清河上师了。就相当于金老叔在乌油市的地位。也是自己目前潜在的主要对手。

    除非放弃此行任务,或换块地盘。不然,怎么都绕不开这一关。毕竟,蛋糕就那么大,要扬名西雅图,势必会触犯到此人利益,迟早得和此人碰上。

    老实说,没人会喜欢找麻烦!

    但于公于私,王大师都不打算退避。开拓海外市场,也会增加自己钱包的厚度。说白了,上师波切也好,术法大师也好,归根究底,也还是一具碳水化合物,也得穿衣吃饭,没人会和“茫林”过不去不是?

    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不是,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才对。那个啥,既然决定了直面而上,要和这位清河上师争蛋糕、抢市场。也得先打听点情报,了解一下人家的来路不是?

    一念至此,就呵呵一笑:“既能在米帝的地盘上呼风唤雨,成佛做祖。这位清河上师,也确实是有些本事了。既或是神棍,那也是宗师级的神棍!”

    所谓战略上要蔑视对手,战术上要尊重对手。点评肯定一句后,问道:“对了,您朋友知不知道这位上师的门派、师承、具体修为这些?”

    “怎么,你想会会这位清河上师么?”

    老教授就有些意外,见他点头,就呵呵一笑:“我这朋友叫史密斯,是斯福坦大学教授,研究宗教哲学的。上次他搞个东方神秘学课题,才和这位上师接触过两次。他也不术法界人士,你问他也是问道于盲。”

    见王道友有些失望,就提议道:“要不你问问金罗盘大师吧?金大师交游广阔,消息灵通,十有**知道这清河的师承来历?”

    “哎呀,您看我这脑袋?怎么就没想起金老叔呢?”

    识海中不就住着位元神老怪么?何必舍近求远?——王平一拍脑袋,摸出电话,装模作样的拨号,暗地里沟通魔僧大师,询问清河来历。

    这次回应比以往延迟了一两秒,可能是魔僧大师在搜索记忆库。不过答案很提升士气,让王平信息凭空涨了一截。

    “神马青河蓝海的,老衲从没听说过修真界有这号人物。”

    “您老没听说过就好啊,不然,我就得考虑跑路问题了。”

    “嗯嗯,这个高帽戴得不错,很有技术含量。你小子在官场混了两三天,拍马屁的水平见涨啊?”

    “那是当然。您老没听说过么?这最锻炼人的,就是官场嘛!”

    大敌当前,还有心情开玩笑,说明这个敌人也没大到哪里去!

    不过嘛,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毕竟,自己可不是魔僧大师!比如:今上眼中的小苍蝇,但普通百姓看来,却比鲲鹏还大!

    所以王平虽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掉以轻心,还是拨通了金罗盘的电话。

    这手机也是锦衣卫特制,不用担心泄密问题。

    金老叔沉吟半刻后,回道:“清河上师?没听说过术法界有这号豪奢人物。倒是听说过青海,六扇门总部挂了号的十大邪教头目之一。大理寺的十大不收欢迎的外籍人士中,此人亦榜上有名…这样,你先按兵不动,别轻易招惹。等我找人给你问清楚再说!”

    这么一提,魔僧大师也想起来了:“青海这个小辈,老衲还真听说野鹤老道提过一嘴。术法嘛,浅薄不堪,不值一提。不过此人很是狡猾,嘴上功夫很了得,忽悠了一帮愚夫愚妇,弄了个邪教,骗些钱财挥霍。后来可能世面见多了,心就渐渐野了,想玩人间天国,自个登基做神王。所谓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神棍就更不堪了,更是杯具。这货折腾了一番,天国没建起来,倒召来了锦衣卫,此人倒也有些小机灵,一干羽翼全部被缉,唯独这货挣脱罗网,逃过一劫。经此一事后,这货也学乖了,再不提做神王的事了,就花钱在叛逃的喇嘛哪里买了个证书,摇身一变,也变成了密宗活释,专心发财了。孙复真见这货还算识趣,只祸害洋人,也懒得理了,才让这货逍遥至今。”

    大师把这人当笑话讲,王平却不敢当笑话听,肃然回道:“那就麻烦老叔了…是,是…您放心,小侄省得,自不会轻举妄动。”

    挂了电话,王大师也暗道侥幸,幸亏先问了金老叔一声——理智很重要,小心使得万年船啊!有木有?

    郑老教授倒是真关心王道友,就劝道:“听金大师的意思,这清河怕是和青海有些关系。要不你就换个地开拓市场吧?凭你的真材实料,这么大个米国,哪里不能发财呢,何必非得在别人碗里抢食?毕竟你们素不相识,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是?”

    丫的,你以为我想啊?谁愿意没事招人记恨呢?问题是咱要抓的逃官也在这地头啊——王平暗自苦笑一声,义正言辞的道:“郑老此言差矣。赚钱固然重要,但斩妖除魔,清理败类,亦是修道之人分内之事。这青河既然可能与青海有关联,想来也不是什么真正的高僧大德,定是装神弄鬼,招摇撞骗,败坏修士名誉的害群之马。我不知则罢,知道了,就断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定要会会此人,揭穿他假面具,为术法界清理门户,以正视听!”

    王道友嫉恶如仇,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杀气腾腾的,显是决心已定。

    郑老教授就不再劝,不然,倒显得自己卑劣了。就说道:“也是你说这个离。这些江湖骗子鱼目混珠,劣币驱逐良币。确实可恶。若人人都袖手旁观,不加制止,任由这些毒瘤发展壮大下去,最后就会搞得整个行业都跟着完蛋,你们这些正统大师也得全部改行。”

    肯定一句后,话音一转:“不过嘛,凡事都应该讲究策略,打假也一样。好猎手,应该要比狐狸更狡猾才是。所以你也不用着急,等金大师调查清楚,我这边也多找几个朋友帮忙问下…咱也不能冤枉了人家不是?”

    “这个我自然省得,那就麻烦郑老了!”

    “你这就见外了不是?再说也没多大点事,就动动嘴的事情…”

    计议已定,就静待金罗盘回复,郑老教授也翻开通讯录,咨询朋友。王平扯个故,下楼找高晓燕。

    听说此行任务可能与青海扯上关系,高晓燕也不敢怠慢,连忙汇报上去,联系同僚,翻开清海在锦衣卫的案宗。确定两人关系,分析其实力,重新评估任务难度,制定计划这些。

    不多时,金罗盘回电了。老教授也打听了个七七八八。两小时后,锦衣卫也查到了清河的身份信息。

    结果不出所料,三个信息都指向一个方向——清河和青海是一伙人。名义上是青海师弟。实际是是青海国际诈骗集团的重要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