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一零零章:开拓市场,清河上师!
    王平和高晓燕任务不同。

    王试百户只是挂了个名。主要任务是宣扬名气,打开市场,多结识些大豪,提供便利。并不参与具体行动。

    实际负责人其实是高晓燕。联络海外办事人员,制定计划,侦查抓捕这些,都由她说了算。所以她才要单独下车,联系同僚这些。不可能一直跟着王平。

    郑老教授出于同胞之情,才关心几句。见高晓燕自有去处,也不强留,就在指定路口刹了一脚,放她下车。

    话说米帝虽地广人稀,房价相对便宜。但西雅图乃米帝太洋西北区最大的城市,位于普特湾和华顿湖之间。背山临海,自然环境十分优越,青山绿水环绕,气候适宜,适合居住。繁华市区,也是寸土寸金,房租不比国内便宜到哪儿去。

    老头本意租个好点的。但电话里征求王平意见之后,就把房子选到了郊区。距离机场却是有点远,又跑了半个小时,才来到地头。艾特湾原住民居落群附近,一座独立的四层小楼。房主是个退休白人老头,一楼自家居住。剩下的租了出来,补贴家用。

    小说里都说老外性格外向、热情好客啥地。在王平看来,其实也那样,这白人老头也没热情到哪儿去。板着个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介绍过后,把两人带上楼,叽叽哇哇的和老教授比划起来。

    王平鸟语也没学好,没全部听懂,大致听出这鸟货是在说什么家具、装潢不可损坏之类的注意事项。看来天下房东都是一个尿性。

    老教授先还笑呵呵的听着,后来和这只老白鸟争论了起来。磨叽半天,看样子是老教授占了上风头,老白鸟抱怨了几句,没什么卵用,老教授并不买账,义正言辞的抢白几句。鸟货无奈,只有耸耸肩膀,乖乖交了钥匙,告辞去了。

    王平就呵呵一笑:“这鸟人刚才指手画脚的叽歪些什么呢?”

    “你真是大学生么?就你这听力,鹰语到底是怎么过六级滴?”,郑老教授就乐了,取笑起来。

    王平皮厚,不以为意:“我鸟语历来就是挂科,从小学升到大专,鸟语考试就从没有及格过。”

    “我说你怎么出个国还带个翻译呢?”,老教授恍然大悟,一副被你打败了的神情,捂着额头,哀叹了起来:“就你这外语水平,不带翻译,我还真不放心你一个人出去…”

    老教授还是有些不敢置信:“这么简单的对话,就一句都没听懂么?”

    “您这话说得?也没有这么差劲不是?”,王平嘿嘿一笑,回道:“没级是没级,但日常对话也能凑合两句。刚才那鸟人是限制这限制那,想要提价,然后您用合同给他堵了回去,这白纸黑字的,他也没法。就只有灰溜溜的自找台阶下,对吧?”

    “嘿!您这鹰语水平,我都不知道怎么评价了?说你不及格吧,你倒还真听懂了个大概。说你及格吧,你又没找到关键点…他倒没直说提价的事,设了些限制倒是真的。总之是不能动他的家具装潢,装修要另外计费,损害物品要赔偿。”

    “这不就得了么?说来说去还是钱上的事,处心积虑的想在房租之外再敲一笔么?”

    “额?好吧,是这样行了吧?”

    这样也勉强说得过去,老教授就认了,知道王平鹰语勉强够用,他也就放心了,没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计较。

    一看时间快到饭点了,就问道:“好了,这地头你也知道了。要不,就去溜达两圈。熟悉一下环境,顺便找个吃饭的地?”

    为方便过关,王平行李也带得不多,就几套换洗衣服,和一个罗盘。符纸、朱砂,桃木剑这些家什都没带。反正米帝这边到处都有唐人街,华侨对传统文化比国内还热衷,买这些也方便。

    “好吧。那就先去溜达溜达,找家餐馆。然后去唐人街转转,治点行头。”

    当下,两人下楼,驱车赶往市区。先在马路上转了几圈,指点了一些标志性建筑,等王平大致记淸来回路口、地形这些之后。就到唐人街,找了家川菜馆,吃饱喝足了,又到街上逛几圈。找家古玩店,给王平治了几样行头。

    这些都搞定后,就快七点了。考虑到王道友远道而来,车马劳顿。老教授也无心久逛,也没提安排活动这些,就把王平送回住所。

    老教授儿子也在这边,在某航空公司任职。他儿子也在这边呆久了,适应了米帝的生活习惯。再说又娶了洋媳妇。小两口生活方式上就和老教授大不一样,有些理念上的冲突。他呆在家里也不太习惯。所以才请王道友过来另外挑个房子,也没把客人往家里领。

    闲扯两句后,给王平扔了一叠华盛顿头像,就提出告辞。

    因为时差关系,难免有些疲意。王平也不挽留,送走老教授,稍微洗漱一番后,坐都懒得打了,扑在床就上呼呼大睡起来。一夜无话。

    一夜休息过后,王平精气神恢复过来,龙精虎猛。晨跑洗漱毕,正准备自个去去觅食。老教授和高晓燕就一前一后的赶过来了。三人一起出动,用餐毕。这租房只是临时居住地,考虑东西文化差异,让王平在外面住几天还说得过去,但会客就有些怠慢了。老教授就请两位客人到家小坐一番,认认地头。

    老教授儿子混得不错,弄了套二百多平的海景小别墅。换到国内的话,没有三五千万人民币,不敢指望。在这边就要便宜点,百多万美刀,只有天朝三分之一的价格。

    离租房也不远,二十分钟车距。老教授家人都在。儿子叫郑致学,风度翩翩的中年帅大叔。儿媳妇叫玛丽,金发碧眼、前凸后翘的高挑洋少妇。孙子叫郑朗,机灵活泼的混血正太。

    看得出来,老教授家教颇有成效。对远道而来的同胞好友,郑致学表现得很热情,不停的嘘寒问暖。洋媳妇的态度也不错,颇为好客。曲奇、披萨、红酒、水果之类的,流水阶的端了出来。

    虚情还是实意先不管,总之态度很好,让人挑不出刺来。王平也是个知情识趣的,自是不会脑残到在郑致学夫妇面前摆什么大师和“叔叔”的架子,谨守为客的本分,言谈举止都恰到好处。双方都彼此留了个好印象,倒也宾主尽欢,相处融洽。

    陪王大师聊了一会儿之后,郑致学就礼貌的告了个罪,上班去了,媳妇则去送孩子上学。老教授就让高晓燕在客厅看电视,然后把王平叫到书房,请教修炼并商谈买房事宜。

    闲话两句,暗地请出魔僧大师,根据老教授修炼进度,针对性的指点了一些诀窍和注意事项后,就要回身体控制权,话音一转,问起了本地的宗教、风水方面的情况。

    “买房的事情先不忙,反正我也不是只待一天两天。咱们不是外人,我也不瞒您老。现在国内业务不大好做,满地的活释和仁波切。…道教风水师,经过李二和汪林这两个水货这么一整,连累到整个行业都有些低迷,生意是真难做。您老出国后,我开了个周易事务所,折腾两三月,也难以打开局面。就做了三五件业务,弄了百八十万。而我那店面,一年房租水电,税务人工成本这些,差不多都要一百万左右,所以…唉…”

    说到这里,就叹了一口气,抱怨一番,狠狠骂了汪林和李二这两颗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几句。

    “你们道教大师本就没有活释派吃香,又被李二、汪林两个水货连累,就更拼不过人家了。可以理解!”

    老教授闻歌而知雅意,笑道:“所以,你打算借机开拓海外市场啰?”

    “唉,谁说不是呢?国内生意难做,我寻思着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树挪死,人挪活。就想借机过来瞧瞧…”

    “我也没来几天,也比你熟悉不到哪儿去。”,老教授想了想,拿起电话:“要不我给你问问,看看这地面那派大师最吃香?”

    拨通号码,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后,挂了电话,呵呵一笑:“不巧,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为暂避活释派风头,才出国开拓市场,没想到走到这里也遇上老对手…”

    “不会这么邪吧?”,王平眉头一皱:“这里也流行活释派。老外也吃他们这套?”

    “就这么邪!”,老教授哈哈一笑:“这里活释派处境如何我是不知道,但我朋友说最近风头最劲的,就是清河上师,据说此人是释法精深,精通显密禅,很有些大德气象。前年就来到里开堂立庙,宣扬释法。普渡迷茫众生。据说这上师很有些神通,神变无方,所以很快打开市场,从学者云集,就连老外徒弟,也收了十好几个…”

    ps:感谢迷蒙的水相道友捧场!

    另:道友提醒得是,最近剧情确实有点平淡,不过这也难不到俺,随便东东键盘,就给王大师找个了对手,制造点冲突。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