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九十六章:卖一送一,强买强卖!
    “…这试百户兄弟接了!”

    郭百户和李小旗神情一缓。王平话语一转:“不过嘛!兄弟还想提点小小要求…”

    李小旗看了郭百户一眼,见上司微微点头。就呵呵一笑:“哦,老弟是怕咱们给给你安排一些危险的任务吧?老弟多虑了,不会一入职就给让你做事的。一般来说,新人都得专业培训并考核合格过后,才有资格。并且还要老人带一段时间后,才有独立处理业务的机会…”

    郭百户呵呵一笑,接过话头,解释道:“小李所言甚是,即或是会给你派任务,那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再说你又是镇抚使大人特招的,咱们就算不看你太爷的香火情,也得给上司面子不是?所以老弟大可不必顾虑,咱自是不会给你分派武职。你暂时两三年内的任务,就是做兄弟的副手,熟悉一些流程,适应百户工作日常。一边实习,一边等待机会,等到有实缺,你就可以随时补上了…”

    这话说得特别顺耳,其实就是说您太拿自己当盘菜了,想太多了,咱们拿您当闲人养呢,您就安心混您的日子,别给咱们添乱,咱就谢谢您了…王平又不是傻子,用屁股想,都知道柳轻眉肯定会死死摁住自己,绝不会给自己插手具体事务,从容上位的机会。

    所以王平早有混几年闲饭的觉悟,倒真不是顾虑这个,摇摇头,然后宛如受了侮辱一般,义正言辞的道:“两位哥哥说的什么话,把兄弟当成贪逸怕事的二世祖么?兄弟虽然觉悟不高,但食君之禄,就忠君之事,拿人钱财,就与人消灾的道理,还是懂的。咱加入锦衣卫,可不是为了混日子来的。兄弟以前虽身在江湖,但也看过几本圣贤书的。也有报效朝廷、建功立业的抱负…”

    愤愤不平的抱怨一番后,胸膛一挺,大义凛然的掉起了书包:“你们还真别不信,不信兄弟就给你们背背…所谓先天下之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处庙堂之高则忧其民。习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苟利国家生死已,岂以祸福避趋之…咱们道家虽不讲修齐治平这套,但也要行脚天下,济世救民,功满三千,行超八百,功德圆满,才能获得天召。所谓公门之中好修行,兄弟加入锦衣卫,就是冲着功德来的。咱们道家贵生,虽不敢说什么像大儒那样大义所趋,虽千万人而吾往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舍生取义,杀生成仁之高尚节操。但力所能及之事,兄弟也绝不会推却,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在座诸位都可以监督,若以后见我对力所能及之事推三阻四,你们谁都可以用大耳光抽我…”

    郭百户和李小旗先还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以为真错怪了王平,听最后这句保证,心里真是如同吞了苍蝇般恶心——什么叫能所能及?标准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李小旗强忍住狠狠在这货脸上抽上几个大刮子的冲动,伸手一压,打断了王平的长篇大论,强笑道:“王兄勇于任事,一番为国为民之心,甚是难得。兄弟佩服!也深感惭愧!对了,你刚才的小小要求是?”

    王平却沉吟起来,貌似有些不好意思说的样子。见状,郭百户也干笑两声,唯心捧了两句后,鼓励道:“没事,老弟既然加入进来了,就是自己人嘛!有什么困难可以大胆提出来嘛,咱们汇报上级,组织上自会酌情考虑。再说,在座都是自家兄弟,你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王平就羞涩一笑:“那兄弟可就真说了?大家可不能笑话…”

    穆胖子就哈哈一笑:“老弟这话说得?俗话说得好,英雄志捧日,擎天难抵饿。大将军手中棒翻江倒海,难抵饥寒穷。这杨志有卖刀时,秦琼也有卖马时,任你是顶天的英雄,立地的好汉,但到底都是**凡胎,谁没个困难不是?”

    这货就扭扭捏捏的道:“那个啥…兄弟想麻烦郭老哥帮忙问下柳镇抚,能不能给我媳妇儿也安排个差事?俗话说得好,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兄弟不想和媳妇儿分开不是?”

    闻言,穆胖子和贾老道就哈哈大笑起来。

    “谁是你媳妇儿了?”,秦瑶也有点不好意思,捶了这货一下,一脸嗔怪:“你说这个干什么?”

    你这是卖一送一,要强买强卖啊?——郭百户和李锦峰却笑不出来,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先还以为这货是想要房子、车子、秘书这些当官的行头呢?

    老郭不愧是百户,反应就是比小旗快些,老李还有点蒙呢,他已摸着下巴吱唔了起来,“诶?这个嘛!…老弟和弟妹感情深厚,不想分开,这个可以理解的嘛,咱们人民公仆也有生活…也有家庭,三亲六戚、人情往来不是?不过嘛,老弟啊,不是老郭推脱,这事是真有点为难啊…”

    见这货脸色不豫,连忙就话音一转:“不过谁叫大家是自己兄弟呢?兄弟嘛,不就是兄弟有需要的时候顶上么?既然老弟找上兄弟我了,咱也不能推却不是?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总之一句话,这事就交给我了,就算是整人,都给弟妹腾个正式编制出来…”

    “这如何使得?就不麻烦郭大哥了!”,秦瑶拉拉王平的袖子。这货就双眼一瞪:“兄弟伙间的事情,女人少插嘴!”

    呵斥一句后,也不管她,直接就打蛇随棍上,端起酒杯一比:“老哥仗义,兄弟敬你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一饮而尽,笑道:“兄弟也知道有点强人所难,所以也要求不高,老哥给你弟妹弄个从七品虚衔的文职就可以了。”

    “咳咳咳…”,老郭好悬没把这口飞茅喷出来,忙不迭的放下酒杯,捂住了胸口:“咳咳,那啥,老弟,可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你这可就真是在为难老哥了,咱也才百户,还没做上指挥使不是?弟妹寸功未立,你就要从七品虚衔,你是想把老哥整下课么?…弟妹别见怪,咱没有埋汰你的意思啊,但老弟这要求真有些高了,超出咱能力范围之内。老弟你这就不对了,还不相信咱么?…咱不是不帮忙…算了,你毕竟才刚入职,不懂咱们的规矩,我也不怪你。小李,你给说句公道话!”

    “是啊,这事你还真错怪郭哥了,想让弟妹入职不难,但从七品真有些过了。按照惯例啊,咱们招收新人,都是让他先从力士、通译、校慰、校令这些吏职做起,然后按阶晋升至官阶,断没有一步登天的道理…”

    要糟——郭百户眉头微微一皱,就有些怪属下不会说话——你讲感情不行么?谁让你讲道理了?你这不是怕他找不着耍赖的理由么?

    果然,王平本来就没打算讲理,这下好了,抓住李小旗言语中的漏洞了,挥挥手,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蛮横的道:“没有一入职就授官的道理?兄弟我不就是么?…所以老李你也别给兄弟整这些弯弯绕绕的虚的,就明说吧,帮不帮吧?”

    丫叫你嘴贱——李锦峰也反应过来,真想狠狠扇自己两个耳光,偷偷用余光一瞄,见郭百户一脸埋怨,连忙就发话补救:“老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咱们是不讲义气的人么?这能比得了么?你这是特列…”

    口不择言,越说越错——见状,不但郭百户有堵住这货那张破嘴的冲动,就连穆胖子和贾老道,都有些替他着急——你就只和他讲感情不行么?讲道理干什么?嫌他借口不够多么?

    郭百户干笑两声,正准备发话。王平就一挥手,貌似义气的道:“好了,老哥你不用说了,你们有顾虑,兄弟理解。咱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就不为难你们了…”

    李锦峰神情一松,悄悄抹了额头,擦了把实际上并不存在的虚汗。郭百户却未轻信,呵呵一笑,主动提价:“老弟这么想就对了嘛,放心,老哥尽最大努力,给弟妹安排个从九品的文职行不?”

    果然,这货貌似铁了心的不愿给兄弟们添麻烦了:“算了,你们也为难。我也不难为你们了。我自个儿去找柳轻眉,柳轻眉不帮忙我就上京去找孙复真,再不行咱就去南海找吴老、杨老…”

    你这是怀恨在心,恨我不死啊!这点小事,至于这么狠么?——郭百户苦笑一声:“老弟,你这是把老哥架在火上烤啊!老哥错了还不行么?这样,哥哥回去就把秘书辞了,先委屈弟妹给我做几天跟班…正八品的文职,这是老哥的最大能力了,你看成不?”

    王平大惊失色,委屈的道:“老哥你这是什么话?兄弟怎么听不懂呢?说句你别见怪的话,你能力有限…兄弟可以理解,也没怪你的意思。你帮不了,兄弟自己去跑还不行么?怎么就变成了把你架在了火上烤呢?兄弟有这么小气和歹毒么?谁不帮忙就要害谁…咱就算真有这么恶毒,也没这个能量不是?你是实权正职,咱才是未入职的试百户啊,真要为难,也是你为难我不是?”

    丫还在装傻?狠人,惹不起的狠人——见状,除了秦瑶之外,在座诸人都是心里暗自发寒,极度鄙视又极度忌惮,暗中把此人的危险等级提升了好几个品阶,列为不可招惹的恶人之一…

    ps:衷心感谢字母兄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