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九十五章:灌顶传功,尘埃落定!
    “…若你太爷还在的话,倒是还能谋划一下,现在嘛…”

    老爷子不知想起了什么,顿顿,摇摇头,莫名一叹:“比过蜀道还困难!”

    似乎自己的际遇,勾起了老爷子什么不愉快的回忆,貌似情绪不高的样子,语气很是萧瑟。

    若非亲眼所见,王平打死也不相信,短短一句话,既能表达出如此丰富的情感——有些不甘,有些遗憾惋惜,也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

    王平有心安慰一下吧,但毕竟还年轻,无法体会刘老爷子的心情,实在是找不着合适的措辞,就唯有默然。

    刘老爷子毕竟是伏枥老骥,深悉牢骚太胜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之理,失落只在一瞬,转眼便平复下来,呵呵一笑:“老头子虽多吃了几斤盐,但毕竟子非鱼,也只能是帮着分析一下,如何取舍,还是在于你自己!”

    王平也收拾心情,沉吟半响后,问道:“实职总旗都不能么?”

    “有机会,但是很难!”,老爷子摇摇头,正色道:“你这也是机缘巧合,不早不迟,正好就撞在了锦衣卫新旧交替的节骨点上。不然,实职小旗都是祖坟冒烟,紫微、比干、太白垂怜…”

    闻言,王平又沉吟起来,低着头,没有看见老爷子眉头皱了一下,好像有些不悦,嘴角动了一下,但并没有说什么。

    王平没有考虑多久,随即就展颜一笑:“既如此,我就取虚衔试百户一职,您老以为如何?”

    刘老爷子眼睛一亮,有些意外,笑了起来:“没看出,你小子还有些从政的天赋啊。老头子倒也有些好奇了,说说看,是灵光一闪,妙手偶得之?还是深思熟虑,胸有成竹啊?”

    王平倒也不藏着掖着,笑道:“我是这么想的,这虚衔副千夫和实职小旗都取不得。这俗话说得好,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职位带个副,说话不作数。实权副职尚且如此,何况虚衔呢?再说了,我现在虽算不上不差钱,倒也衣食无忧,还真不差那份死工资…”

    “你小子,哪里学的那么多的南山北调?还一套一套的…”,老爷子笑骂一句后,问道:“虚职副千夫又没油水又显眼,你不取可以理解。但这实职小旗可是个肥差啊,七品太爷都得当成菩萨供着,一年捞个千八百万的,那都是包公再世,海瑞临凡,甩开你那半吊子的周易研究事务所八条街,你为什么也不考虑呢?”

    王平回道:“小旗油水是丰盛,但头上一堆的婆婆管着,就是天天都山珍海味,锦绸罗缎,这小日子也过得不舒心啊…”

    老爷子就是一阵开怀大笑,笑罢,正色点评起来:“商贵垄,工贵精,农贵勤,官贵闲。你小子倒也得了些当官从政的真谛,不求荣达,只求清闲!不错,虚衔试百户,实乃神来之笔,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可进可退,收放自如!”

    此番抉择,得到大师级别的专业人士首肯,王平也有些自得,遂放开胸怀,和老爷子闲扯起来。

    闲扯间,老爷子又摆事实,讲道理,细细分析了一回虚衔试百户的好处。间接透露了一些锦衣卫的权责、人事,以及本府官场方面的信息。顺便还传授了一些审时度势和争斗的经验。

    老爷子言语风趣,就是和他谈三天三夜,也不会感到厌烦。讲解问题又深入浅出,一针见血,几乎每句话都能令听众生出如梦初醒,朝闻道、夕死无憾之感。所以王平也是双眼发光,不时提问,求学若渴。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正是奥特曼遇上了小怪兽,大官人遇上了潘妹妹…转眼,就是茶过三壶,话漫金山。直到晚饭时分,这一老一少才意犹未尽的收功下楼。

    宴毕,王平还想继续听讲,但陈夫人却不允许了,有意逐客。毕竟不能喧宾夺主,这货也只得告辞。

    上车后,秦瑶就取笑起来:“你们一老一少,一下午都谈些什么呢,说得这么投机,晚饭都舍不得下来吃,弄得刚才陈夫人都想赶人了…”

    这货不以为意,哈哈一笑:“大有收获!老爷子一下午都在传功灌顶,本少侠接受了老爷子一甲子功力,现在已贯通了任督二脉,破茧化蝶,从一介菜鸟变成了绝顶高手,他日华山论剑,必有本少侠一席之地!女侠若现在就委身下嫁,从了在下,那本少还认你是正室,带你一起笑傲江湖。若等他日本少登临绝顶,群芳环绕,你就只能做小三了…”

    “小人得志!有点小小成绩就想着左拥右抱,这才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吧?…想姐姐委身下嫁,先登临绝顶再说,姐姐我令为英雄妾,不为庸人妻…”

    秦瑶伸出芊芊玉指,狠狠一拧。这货一身铁布衫、金钟罩、横练十三太保硬功全在脖子以上,腰间却未曾练到,瞬间就被打回原形:“哎呀,疼疼疼…我这开车呢,你等回家再掐行不?”

    “哼,回去再收拾你…”

    安全第一,确实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秦瑶意犹未尽的收回九阴白骨爪,问道:“对了,老爷子是怎么说的?你选好了么?”

    “老爷子建议虚副千夫和实职小旗二选一。我选了试百户虚衔!”

    “哦,你怎么就没听老爷子的呢?”

    秦瑶最后还是没有等到从容施展九阴白骨爪的机会,走到半路,李锦峰就打电话来了,又要请客。

    所谓丑媳妇终究得见公婆,再说,经过老爷子灌顶传功之后,王平也认识到昨晚的处置有些犯忌了,也想缓和一下关系,爽快应了下来,盘子一打,向至尊红颜会所驶去。

    赶到会所一看,人还是昨夜那几个,但房间却换了,由顶级贵宾间换成了普通标间。王平就有些不悦,生出些我本有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心思,认为锦衣卫方面有意怠慢自己。

    这货心里不爽,自然不会给迎客的李小旗和郭百户好脸色。

    两人都是老油条,见这货貌似有些闹情绪,李小旗就笑呵呵的解释了几句,说是今天房间忒紧张,这标间都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请老弟见谅云云。

    领路的服务生也是这个说法,王平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了。寒暄之后,进屋落坐。

    总算抹平这货心里的小刺了,郭百户和李锦峰也松了口气,隐蔽交换个眼色——幸好先给经理交代了一下,不然,让这货知道咱们本来准备晾他一下,原先定的是一家中档酒楼,听说这货去了趟刘府,又临时改变主意,所以才没捞着贵宾间。怕是得拂袖而去,又是麻烦…

    俗套的开场白过后,就是拼酒,喝了几巡后,李锦峰就话音一转,笑呵呵阐明困难,然后就抛出价码,穆胖子和贾老道也帮忙敲边鼓,劝说王老弟接受。

    王老弟倒也痛快,敬了大家一圈后,说道:“兄弟我一不是不识好赖的独夫,二也不是官迷,兄弟我也是直性子。要位置不过是以往自由散漫惯了,想少受点约束罢了。既然李老哥话都说这份上了,兄弟我也不兜圈子了,虚衔试百户,我答应了!”

    李锦峰和郭峰神情一松,正欲举杯回敬。这货却话音一转:“不过嘛...”

    ps:感谢迷蒙的水相,寂林溅,字母,故山诸道友捧场!惭愧惭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