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九十四章:鱼和熊掌!
    话说王平致电刘家,说要过来看望老爷子。

    刘家自老太爷逝去后,便有所衰落,大不如前。但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树大根深,势力盘缠交错,也还是旁人眼中手眼通天、高不可攀的庞然大物。

    刘老爷子盘踞地方,目的便在于避开庙堂上的风云变幻,汹涌波涛。藏韬养晦,静待时机。所以魔僧大师便曾经告诫过王平,这刘家断不能以等闲地头蛇视之,实乃潜渊之龙,只待一朝风起云涌,便可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魔僧大师,总是一贯正确的。在王平看来,即或是没有扶龙过海,成就国师之雄心壮志,和这等钟鸣鼎食之家保持关系,亦是有益无害之事,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

    比如现在,请教刘老爷子就正是适宜,魔僧大师虽智慧通天,学究天人,但毕竟术业有专攻,在处理世俗问题上,审时度势的造诣,还是不会超过刘老爷子这位专业人士!

    刘府,潜渊之龙,耳目灵通,也大致猜出王平登门的真实用意。招贤纳士,经营羽翼,乃公侯本能,见王长青师傅有投效之意,自是不会拒之门外,老爷子便欣然应允,并备下宴席,静待王平上门。

    中午,王平便载了一车张老哥送的土特产,与秦瑶如期而至。一顿丰盛的午宴过后,老爷子便把王平叫到书房用茶。

    闲话两句后,老爷子就呵呵一笑:“你金老叔说你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老头子还有些不信,今儿见你这大包小包的,我这心里还真有些嘀咕…老头子身子骨还算康健,就不用再问候了吧?你小子就直说吧,找老头子什么事吧?”

    “老爷子神目如炬,晚辈佩服!”,王平赫然一笑,说道:“既如此,晚辈就不和您老兜圈子了。今儿个前来,一是看望一下您老。二来,也顺便向您老打听一下锦衣卫高层人事动向…”

    “你小子,真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怕看望我老人家才是顺便吧?”

    刘老爷子笑骂几句后,回道:“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高层历来都是天子嫡系,外系人马,绝难做到高层。当然,世事无绝对,当代指挥使孙复真,却是个例外。此人出身武当,乃是道教大宗师,太乙金华宗野鹤老道门下第五位弟子…”

    “据说野鹤老道未入道之前,便曾加入三民主义,在辛亥革命中建功颇大。入道后,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此老亦没少出力。所以这老道名为道人,实际上却是个老牌革命党,和我朝诸多开国元老,都有交情。不但自己建国后担任过两界议政参事,其门下弟子,也大多投身军旅,为朝廷效力…”

    “意思就说,孙复真也算个来头很大的官二代喽!”,王平闻歌而知雅意。

    老爷子呵呵一笑:“这样说也未尝不可,不过这孙复真不并只靠关系,他自身也很硬。其实此人年纪也和我差不多,但资历却老得多,十三岁就加入我军,做了粟总的贴身侍卫,后来又历任多职,和帝时期,累功升至锦衣卫指挥使。来头、资历、功勋都不缺。为人又精明干练,善于调节各方关系。所以不但和帝垂青,今上也认为他是一员能吏,颇为看重。他才得以连任…”

    “既能摆脱一朝天子一朝臣之宿命,在指挥使的位上屹立不倒,此人也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了。”

    王平赞叹两声后,又问道:“虽说锦衣卫是天子亲军,但这指挥使都是和帝旧臣,想来这高层之中,也还有不少旧派势力吧?”

    老爷子呵呵一笑:“这你就错了,今上能容许孙复真继续主持锦衣卫,除了看重此人能力之外,还有一层安抚之意,让厂卫权力顺利过渡。所以今上本意是让孙复真暂代一段时间,徐徐换血。所以自是不容指挥使从容安插人事,上下贯通,如臂指使。不过这孙复真倒也真有本事,最后还是获得今上垂青,坐稳了位置!”

    “确实!”,王平深以为然,不由对这素未谋面的“孙师兄”做官的本领,生出深深的佩服之心——孤身一人,便控制局面,坐稳位置,何只是“有本事”那么简单?简直就是逆天了啊,有木有?

    暗赞一声后,又问道:“如此说来,现在这孙复真的势力也是大不如前,几乎算是光杆司令喽?指挥使之外,这高层里就全是天子嫡系?就没有其他势力了么?”

    刘老爷子道:“虽不能说是全是这样,但大致也差不多。锦衣卫乃真龙爪牙,断不容旁人染指。不过嘛,还有些硕果仅存的元老就是了,这些个元老们皆是劳苦功高,虽然没有实权,但天子也得给几分面子…”

    总算是说到紧要关头了,王平精神一震,连忙追问道:“这些元老们还有多少,和我太爷交情如何?”

    刘老爷子却卖起了关子,呵呵一笑:“这个你就不必追究了,总之足够让你小子坐上中层位置就是了。”

    王平就有点怨念,哥们儿绕了半天,就是为了问这个啊——但刘老爷子执意要吊他胃口,他也没法,只得认了。不过老爷子虽没明说,但也给他吃了个定心丸。倒也算不虚此行!

    达到目的,他也放下心思,专心和陪老爷子闲扯起来。谈几句后,忽然就想起另一个来意,就请老爷子帮忙斟酌一下,当下的处境,应该取何职最为适宜?

    老爷子就呵呵一笑:“我这双眼一麻黑的,又如何能做出正确决断?你小子要老头子帮你拿主意,也要先给我说一下柳家丫头给的什么价位啊?”

    王平摸摸脑袋,也有点不好意思,先前却是有些想当然,把老爷子看得太过神圣了。就算是诸葛亮和刘伯温,掐指一算之前,也得先收集一下情报,接见一下斥候不是?

    当下就噼里啪啦的把昨晚的场景给老爷子学了一下,然后就静待答案。

    老爷子略一沉吟,回道:“柳丫头拿你当土包子忽悠呢?小旗确实有点低了。老头子没猜错的话,孙复真给的底线应该是虚衔副千户以下…”

    “啊?”,王平就有些不敢置信,讶然道:“都说君子之泽,五代而绝。我太爷的人情也太大了点吧?现在还值个从五品副千户?您老是不是点过于乐观了?”

    老爷子不以为忤,呵呵一笑:“我说的是虚衔,什么是虚衔你不知道么?就是孙复真在花名册上添个名字,然后每年支出一份副千户的俸禄和福利待遇…”

    “啊?意思就是说朝廷掏银子养个闲人了?”

    老爷子呵呵一笑,反问道:“不然你以为呢?一步登天授从五品实职,别说孙复真了,就算是今上,也不敢这么玩!论语云:唯名于器,不授予人。官者,名也,权者,国之重器也。虚名还可变通,器,绝无轻授之理!”

    所谓响鼓不用重锤擂,王平是个聪明人,就说道:“您老也别卖关子了,就发句话吧,无论什么,小子都绝无二话!”

    “呵呵。”,老爷子就笑了起来:“你小子倒也知机,罢了,我就不逗你了…实职百户嘛,希望不大。孙复真宁愿自掏腰包给你发份指挥使的俸禄,也不愿拿个实职百户给别人还人情。所以你小子现在就两条路,要么拿小旗实权,要么拿千户工资。想钱权一把抓…”

    “你太爷还在的话,倒还能谋划一下,现在嘛?呵呵…”——摇摇头,吐出几个字。

    “比过蜀道还困难!”

    ps:衷心感谢字母兄捧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