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九十二章:官大一级压死人!
    “一个个全是酒囊饭袋,就会喊口号,正事半点都指不着你们…”

    电话那边噼里啪啦就是一通训斥,把办事不力的下属骂了个狗血淋头。

    “是,是!…”,柳轻眉皱起眉头,嘴上随口敷衍着,手上却把手机举得远远的,好像拿得近了点,手机里就会溅出泡沫子似的。

    等那边训斥得差不多了,方才弱弱的自我检讨:“小侄无能,办事不力,请师叔责罚!”

    见这师侄儿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没有推卸责任,电话那头的语气,总算是好了几分,意犹未尽的数落了两句后,话音一转,温言安抚了起来:“轻眉啊,刚才师叔心情不好,说话有些重了,让你受委屈了,你也别往心里去…”

    见师侄儿不吱声,电话那头就是一叹:“唉,师叔我这指挥使也不好当啊。昨儿个杨老又打了次电话,今天下午吴老也打了电话过来,晚上张老也打了次电话,都是在询问王道明后人的事…这上头一堆的婆婆,我也很头疼啊!所以,这事你也别拖了,也别考察了,直接给个职位算了…”

    锦衣卫是天子亲军,来头很硬,但这杨老、张老、吴老,也不是凡人。现在虽已退休,没怎么管事了,但毕竟资格摆在哪里,打个喷嚏都能让政坛大佬们出趟门,天子也要抽空慰问一下的五朝元老。所以孙指挥使是真惹不起这三位大爷,柳镇抚嘛,就连招惹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仰望了…

    “师叔有压力,小侄自然知道。”,柳轻眉秀眉一皱,也感受到了鸭梨,但还想坚持一下立场:“但这王平要实职百户啊,百户位高权重,职责重大,又岂有轻授之理?再说,此人现在是真没有这个能力,也不足以服众啊…”

    电话那头又是一叹,打断了师侄儿的解释:“唉…轻眉啊,你还是太年轻啊!师叔我跟你讲道理,但这些老家伙们可不兴跟师叔我讲道理啊!…讲规矩是好事,但也要学会变通嘛!王氏后人暂没有管事的水平,你就给个闲差就是了嘛,咱们这么大个锦衣卫,还养不起一个闲人么?”

    “师叔有所不知,这王平一身神打颇为精妙,当闲人养却是有些浪费了…”

    师叔的语气又不耐烦起来:“我说你这丫头,咋就这么犟呢?就不能让你师叔省点心思么?…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也不跟你饶舌了,限你三日之内安置好王氏后人。不然,我就不管这事了,你就回京后,自己到吴老家里解释去…”

    “师叔,你听我说…师叔…嘿,平时这指挥使当得窝窝囊囊的,半点担当都没有,在咱们面前,倒还挺硬气的…”

    嘟嘟…电话那头没有回应,只有一阵嘟嘟的盲音,柳轻眉咕噜两句后,挂断电话。又伸出芊芊玉指在眉头上揉了起来,片刻后,眉头一舒,又拿起手机,点了两下。

    外边,正和王平推杯换盏的郭百户,手机就响起一声信息提示音,拿起来瞄了一眼,就放下酒杯,笑道:“柳镇抚叫我呢,哥几个先喝着,兄弟去去就来!”

    王平此时也放下了先前的不愉快,有七八两下肚了,喝得正在兴头上,就拉着郭峰不放:“天大地大,喝酒最大。上班她是领导,下班了就屁都不是。再说了,皇帝老子都不从酒席上拉人呢,老郭你别管她,咱们喝咱们的…”

    郭峰呵呵一笑:“老王你是无官一身轻,兄弟可不行,还得在人家手下混饭吃,体谅一下…这杯我干了,你随意哈,我去去就来!”

    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转身离去,片刻后,返了回来,又陪大家喝了几杯后,就说要去放水,然后趁着王平没注意,转身时就给李锦峰使了眼色。

    李锦峰也呵呵一笑:“老穆你们先陪王兄弟喝着,我也去放放水!”

    “快点哈!…那个啥,老穆,叫服务生再来两打…”

    “嗯嗯,老穆你别动,陪大家喝着。我顺便就去了,还整点宵夜,垫垫肚皮…你们先喝着,我马上回来!”,李锦峰笑呵呵的按住穆胖子,一步三摇去了。

    摇摇晃晃的到了洗手间,就神情一肃,问道:“组长,柳主任怎么个说法…”

    郭峰拍拍他的肩膀:“小李啊,柳主任给咱们布置了个任务,限咱们在两天之内,劝说王平放弃实权,接受闲职。这时间这么紧,这货又这么难搞,所以咱们鸭梨山大啊!你也知道的,我和这货没什么交情,你们关系近点,所以现在就全看你的了,好好劝劝他,争取在明晚之前,把他搞定!”

    李锦峰脸色一苦:“组长,我不是推三阻四,这事是真有些难办啊。你是不知道啊,刚才我摆事实,讲道理,嘴巴都磨起泡了,给他讲锦衣卫的规矩,劝他做总旗。可这货或许是看出我们有点着急,所以就油盐不进啊,根本不和你讲什么规矩,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做实职百户啊。现在又去劝,这货怕是会更加有恃无恐,得寸进尺啊…”

    “也是哈,这货携祖功自傲,料定咱们不可能对他动粗,所以才狮子张大口,试探咱们。而咱们刚才的反应,又更加让他确信了这个判断,知道了太爷人情的真实分量。现在再去劝,确实只会适得其反…”

    郭峰心里也是腻歪不已,对王平这货,也没有半分好感。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上级把皮球踢了过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射门。

    摸着下巴,略一沉吟,说道:“要不这样吧,今晚就先这样了,先晾他一夜。你明儿再去找他,然后也不和他转弯抹角,直接亮底牌,实职百户就别想了,正六品试百户虚衔。爱做不做,不做就拉倒!明确的告诉他,咱拼着挨训,也不伺候了…你看怎么样?”

    “好主意!对付这些江湖野人,考察程序这些转弯抹角的那套东西,都不顶事,还真得简单粗暴才行!”

    李锦峰一拍巴掌,赞美了一句后,又抱怨了起来:“其实我早就向柳主任建议了,直接亮底,他爱干不干,不干拉倒!可她不听,非要按什么程序来。所以说这京官就是不靠谱,不接地气。别看她官大,但这基层经验,就还真比上头儿您,也就仗着个好家世和师门关系,才爬到了头儿前头。论能力,别说您了,我这小旗都要比她强出一大截,您信不信?”

    这话郭峰是深有同感,对上级也是怨念深重,不过,毕竟他现在也坐进了办公室,领导的权威还是要维护的:“你这是什么话?…小李你真是喝多了,这话可不能乱说。柳主任毕竟没在基层工作过嘛,差点基层经验,也是可以理解的嘛。统筹全局的能力,咱们还是比不上她的,不然,这镇抚使就是咱们来坐了…”

    “这倒也是!头儿教训得是,我记住了。”,上级口不对心的训着,下属也心不在焉的听着,随口应和两句后,就岔开此节。

    提议道:“要不?咱们先回去喝两杯后,就散伙吧?再喝下去也没意义不是?差事是上级给的,这胃可是咱们自己的…”

    郭百户点点头:“也好,再陪他喝几杯后就散了吧。别说,这货还真能喝,一斤多白酒下肚,跟没事人似的。我也陪着喝了一两斤,这胃还真有难受,回去又得吃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