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九十章:挟功自傲!
    王平和魔僧商议之后,认为老教授的邀请来得正是时候,正是一举三得的好事。不但可以偿还些人情,还可觅药炼丹。最重要的是,可以借此试探一下锦衣卫方面的反应。

    锦衣卫真要招揽,王平也不反感,但若没有这个意思,他也不会主动送上门去,给自己套上笼头,眼下就正好借机试探一下。

    王平虽只在六扇门挂了个名,但也算是公务人员,出国却是需要上级同意才行。便又去了趟何总捕家,汇报请示。

    何玉铛倒也知道王平和郑老教授的关系,再说他当初招揽王平,也只是相当于封口费而已,并非是真有多看重王平的神打。

    何玉铛也知道王平现在和刘府走得有点近,所以他倒也爽快,不但同意了王平的出国申请,还大开绿灯,指点了一些关节和注意事项。让王平节省不少功夫,半月就把护照办了下来。

    出国事项办得顺利无比,让王平生出些自作多情的错觉,貌似锦衣卫并不在意自己。直到临行前,才知没有自作多情。

    这天晚上,王平刚从杨越文、周青等人摆的离别宴归来,洗漱晚课毕,正欲上床困觉,电话就响起来了,拿起来一看,是李锦峰打来的。

    一时间,王平也是腻歪不已,早不来晚不来,哥们儿行装都收拾好了,你们就找上门了。

    这锦衣卫做事还真有点不地道,有些膈应人。若这水果六不是自己花钱买的,王平真想把手机摔成两半,没好气的接通电话,就是一通抱怨。

    “老李,有什么事就不能白天说么?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李锦峰脾气倒好,笑呵呵的听着,任由王平一顿好说,等他发泄得差不多了,方才呵呵一笑:“老王你不够意思啊,出国也不给兄弟说一声。我这也是今天恰好到六扇门办点事情,才知道你要出国。你说你这一走,就有个把月见不着面,这出门之前,兄弟我还不能请你喝杯酒么?”

    丫的还在装蒜,王平腹诽不已,捂嘴打了个哈欠:“老李心意我领了,酒就免了吧。我这是出国旅游,又不是移民,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也不差这顿。那啥,这时候也不早了,我要睡了,就先挂了哈…”

    “别介啊,柳师傅和穆师傅他们也在,都等着你呢。兄弟的面子你不给无所谓,但你也不能扫大伙儿的面子吧…”

    威胁的话都出来了,王平还能说什么呢?——“得,那啥,你们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这就对了嘛!至尊红颜会所,房间号四个八,快点哈,都等着你呢…”

    王平便叫醒秦瑶,然后稍作收拾,驱车向至尊红颜会所赶去。

    话说这会所乃是本市娱乐行业的领头羊,生意很是兴隆,时值深夜,也是人流入梭,前来寻欢作乐者络绎不绝。幸亏得柳轻眉定的是顶级贵宾间,王平报上房间号,才找着停车位。

    泊好车后,来到包间,除了柳轻眉、穆云川、贾老道、李锦峰这几位熟人外,还多了位陌生中年人。李锦峰介绍说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南少林的俗家弟子,郭峰郭老板。

    寒暄过后,九人落座,酒过三巡后,柳轻眉便把王平叫到一个单间,开门见山,表明身份,夸奖了几句王平的术法修为后,直接表达出招揽意向:“王师傅术法精湛,师出名门,侠义之后。何不出继承王老前辈未竞之志,出山报效朝廷,为国出力?”

    王平早有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得装模作样的推却一番,诚惶诚恐的道:“柳镇抚过奖了。王某才疏学浅,修为不值一提,就不加入贵部了。不然,就是尸位素餐,误人误己了。”

    朝中有人好做官,别看柳轻眉年纪轻轻,但身份却很是显贵。在师叔孙复真的提携下,做到了正四品镇抚使的位置,在锦衣卫系统里也是五人之下,万人之上,位高权重的大人物。

    锦衣卫又是见官大一级,所以柳轻眉身份真是非同小可。此番亲自招揽,也算是屈尊纡贵、诚意十足了,王平自是要客气一番。

    柳轻眉呵呵一笑,说道:“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太爷与前任指挥使渊源颇深,故你家与锦衣卫也算是世交,所以我也不和你兜圈子,锦衣卫本就监察江湖动向之责,你当初显示神打,便进入郭百户视线,发现你是王道明后人,因这层关系,你才能逍遥至今,也才有今日我亲自招揽之举,若换了旁人,恐怕就未必如你这般好运了。”

    “如此说来,我这也算是沾了太爷的光…”,王平嘿嘿一笑,也有话直说:“罢了,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识时务者为俊杰,加入就加入吧。柳大人你就直说吧,给什么位置吧?”

    柳轻眉笑道:“你太爷有功余国,我也自是不会让你当小兵。从七品小旗,如何?”

    王平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收获和风险太不成正比,不干!”

    柳轻眉被他气得乐了:“呦呵,你这也太贪心了一点吧,连升四级还不满意?你以为锦衣卫是我家开的么?你这寸功未立,给个小旗都还是看你太爷面子。人家李锦峰入职五年,屡建功勋,也才从七品小旗…”

    王平嘿嘿一笑:“柳大人,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只问你一句,若我太爷当年便加入你们,凭他的功绩,混个二三品不难吧?这样的话,我就算是祖荫世袭,现在位置也不比你低吧?你们现给个区区从七品小旗,便要我为你们卖命,有点太不厚道了吧?”

    柳轻眉秀眉一皱,回道:“账不能你这样算,仕途上没有假如。你太爷功业再大,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现在只能接受现实,埋怨和假设没有半点用处!”

    “这些我当然知道,也没有埋怨的意思。”,王平笑道:“但我也要考虑一下收益和风险的问题吧,老实说,位置低于正六品百户,我还真不稀罕。”

    柳轻眉目光一凝:“你这是携祖功自傲,和我讨价还价喽…王平,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既然如此不智。即或给你个百户,也还是我下属。未入职就和上司闹翻,对你并没有半点好处!”

    王平笑容一收,豁然起身,出门而去:“随便你怎么想,招揽镇压都由你,爱咋地咋地,反正低于百户我不干。告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