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八十九章:准备出国!
    王平四人又多在张家玩了两天,方才告辞。张建华对杨越文这小老弟另眼相看,待遇比穆胖子等人明显高出一截。给杨越文准备了几大包腊肉、猪脚、排骨、风山鸡之类的山货,还有自酿的药酒、果酒这些,把两辆车的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光是这些倒也罢了,最难得的就连宝贵参茸酒,也忍痛让杨越文敲走两小瓶。王平搭到老爷喝杯酒,沾连襟师傅的光,也分到一小瓶。

    王平最看重的,就是这个了。单论山货特产,他车上倒比杨越文还多些,除了张老哥那份外,孟大师侄儿也杠来了几大包心意,孝敬两位师叔。对王师叔那份心意,明显比孝敬杨师叔的要足一些,帕萨特后背箱都塞不下了,只能放在后座椅上。

    总之一句话,若不计算被“有关部门”惦记上带来的郁闷,此行倒真是满载而归。满车的山货特产,至少就价值好几千块。小瓶参茸酒,更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足以抵过月余枯坐苦修之功,多少减轻了点王平心中的郁闷。

    饶是如此,但这货还是开心不起来。所谓财货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虽然这货以前也一直很羡慕小说中的奇遇猪脚加入“龙组”后,反角任踩、美女任操的福利特权,但等到这“好事”真轮到了自己头上,才发现自己却不如想象中那样向往…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福利特权虽好,但却需要用自由和绳命来交换!

    所以王平便一路上便有些患得患失、兴致缺缺,再看秦瑶,也和“女神”没有半点关系了,反而怎么看怎么像传说中的“心机婊”。信手摇着盘子,跟着杨越文,嘴里有搭没搭的和貌似女神的“心机婊”聊着,暗地里想着心事。

    话说女人都是天生的心理学家,感觉很敏锐的说,虽然这货演技还算凑合,但秦瑶还是发现了些不对,好像从柳轻眉交手过后,王平对自己的态度就隔上了一层,再不如以前那般自然。

    扯了几句闲话之后,就撩撩头发,貌似不经意的问道:“你这两天是怎么了?好像提不起精神似的,是不是身体还未恢复,要不要回去后到市中心医院去看看?”

    王平“哦”了一声,随口应道:“没事,张老哥药酒比输液好使多了,一杯药酒下肚,精力就补充回来了。我现在身体好着呢,老虎都打得死!”

    “你肯定有事,你骗不了我的。你身体没事,就是心里有事。你说实话,是不是见异思迁、想始乱终弃。看上柳轻眉了?”

    丫的我没质问你呢,你倒清算起我来了——王平莫名其妙的,心中就涌起一股烦躁,强压下质问的冲动,强笑道:“你说什么呢?我是这样的人么?”

    所谓疑邻盗斧,王平现在就是这种心态,认为这妞接近自己别有用心。心有戒备,哪怕掩饰再好,态度也自是不如以前亲热,语气就有些不耐烦和敷衍的意思。

    秦瑶心有不满,说话就有些难听,两人就呛了几句,一路闷闷不乐的回到市区,回金源小区之后,秦瑶还在怄气,王平心里也不舒服,自然没有哄她的雅兴,冷战半天后,不知怎么的就爆发了同居以来的第一次争吵,秦瑶激怒之下,摔门而去,离家出走。

    王平也懒得去追,自个儿出门凑合一顿,填饱肚子,溜达两圈,消食之后,正准备回屋做晚课,就接到了连襟师傅兴师问罪的电话。

    “你跟瑶瑶是怎么回事?以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么,怎么就吵架了呢?你一个大男人,就不知道让着点么?”

    原来秦瑶一生气,却是跑到姐夫家告状去了,两姐妹钻进房间叽叽喳喳,霸占了堂姐,破坏了堂姐夫的性福。堂姐夫拿小姨子没办法,就把气撒在了罪魁祸首头上。

    连襟师傅发怒,王平无奈只有解释两句,连襟师傅却不听解释,限令王平在天黑以前,把霸占自己媳妇的恶霸拎回去。

    王平推三阻四,杨越文也发现些不对,就出门找了个酒吧,开个单间,约王平仔细谈谈。

    男人的交情很奇怪,有些事情,夫妻父子都瞒着,却可对朋友敞开胸怀。王平心里也有些苦闷,正想找人倾诉,欣然应约。三杯酒下肚后,方才细说情由。

    端起酒杯,狠狠的灌下一口,苦笑道:“杨哥,我现在也有点纠结,我怀疑秦瑶是锦衣卫安插在我身边的暗桩,当初就是有意接近我的。”

    “真是如此的话,倒也怪不得你。”,杨越文“哦”了一声,也正视起来,又给王平添了一杯酒后,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呢,有真凭实据么?”

    王平回道:“凭据我是没有。但你不觉得这一切有太多巧合么?柳轻眉来得太巧了一点么?李锦峰的挑战有些突兀么?”

    当代锦衣卫指挥使孙复真,和柳轻眉的师父刘复贞是同门师兄弟,并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大凡是职业和江湖扯得上点关系的,大多都知道这点,杨越文自然也不例外,听王平这么一说,瞬间也想通关节,觉得柳轻眉一行十有**真是冲着王平来的。

    肃然道:“仅凭这一点,也无法说明就一定是瑶瑶在通风报信。真要说,金罗盘、刘家、何总捕,还有我和小曼,都有嫌疑。你为什么就只怀疑瑶瑶呢?”

    “正因为我们的行踪不是秘密,所以我才说怀疑的嘛。”,王平苦笑一声,回道:“你我是绝对信任的,按你的风格,真是锦衣卫的人,直接拉拢招揽就可以了嘛,又何必要试探?刘家也没理由这么做,再者来说,刘家现在大不如前,未必能影响到锦衣卫高层。金老叔也不可能是锦衣卫的人,再说,我有几斤几两,他可能比我自己还清楚…”

    “哦”,杨越文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说道:“如此说来,就剩下胡丽丽和瑶瑶嫌疑最大了,也难怪你会和她吵架了。对了,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要我说,锦衣卫也不错嘛,虽然里面会有些风险,但看在你太爷的面子上,他们也不会给你安排太危险的事情才是。加上你一身过硬的术法,定会给你一个较高的起点。你加入进去,升迁肯定要比你在六扇门来得快些…”

    “组织上明显已经惦记上我了,这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还能有什么打算?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也是!也只能是指望锦衣卫方面能记得你太爷的好处,给你个好位置了。对了,你准备如何处理秦瑶的问题?是故作不知,埋在心里。还是开诚布公,说个明白?”

    毕竟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关键对秦瑶还真有点感情,所以王平也真有些矛盾。抓了抓头发,举起酒杯:“这事以后再说吧,别说这些糟心事了,喝酒喝酒!”

    杨越文和碰了两杯后,就不再喝了,建议道:“不管以后怎样,你现在都该把她哄回去,毕竟还未证实,也不能冤枉人家不是。”

    一番倾述之后,王平心里也好受多了,从善如流,跟着杨越文回去,说了几句软话,把秦瑶哄了回去。

    王平按捺疑惑,尽力掩饰和刻意修复之下,两人又恢复了原先的恩爱模式。然后抽空去趟何总捕家,解决了孟拥军儿子的转正问题。又过了两天,就接到了郑老教授的电话。

    月余时间,郑老教授也把诸多移民事务理得差不多了,魔僧点破静坐入门之决后,修炼上也颇有些进境,于是便开始考虑在异国他乡置业安居的问题,就邀请王平出国给他看趟风水,顺便请教一下修炼方面的问题。

    王平和魔僧商议一番后,决定去米国一趟,一来借机找点药材配点丹药,辅助修炼。二者,也可以借此机会确定一下柳轻眉到底有没有招揽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