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八十七章:参茸酒!
    张建华、柳轻眉稳住阵脚,纵身过来,正欲发招,王平就双眼一闭,仰天就倒,瞬间就从深度催眠的状态中退了出来。

    张建华反应极快,忙收住拳脚,一步就抢将上来,托住王平:“老弟,你总算是醒了,刚才可是急煞老哥了…你现在感觉如何?”

    见状,穆贾胡杨几人也松了口气,收住架势,一起拥上前,七嘴八舌的关怀起来。

    王平睁开眼睛,挤出一个笑容:“还好,就是身上有点软。”

    扫视一番后,貌似无辜的道:“你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一个都灰头土脸的?对了,锦峰兄呢?我刚才没有伤着他吧?”

    刚才王平和杨越文五人一通乱打,大家都没占便宜,都各挨了几下。话说这打斗时,气血勃发,冲塞全身血管经脉,只觉得浑身都是劲道,无意中就造成了类似于铁布衫、金钟罩之类的硬功效果,忒能抗打。

    除了生理上的气血循环反应加快,直接增加抗打能力之外。还有个心理因素,那就是精神高度紧张,无暇考虑疼不疼痛的问题,暂时屏蔽了痛感神经系统,无意中就造成略似于神打的效果。

    所以,这不管是高手还是低手,不管是打架还是挨打,那都是打时不痛,过后痛。说白了,打斗时气血勃发和精神屏蔽,双重抗打避痛,乃是自然的人体本能身心反应,无关手段高低,只要你还未真个成仙,就无法避免这个规律。

    故而,话本影视中常见的一拳下去,对手顿时就惨叫起来之类的场景,现实中其实并不存在…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要么,这些个作者、编剧、导演们都是好好先生,一辈子都没有真正跟人动过手。要么,他们为了个人私利,才故意夸大扭曲的瞎蒙人…

    那个啥,正因这挨打是挨时不痛过后痛,所以王平不提这茬还好,一提倒提醒杨越文几位了。刚才除了张建华和柳轻眉,余者都挨了两下,虽没什么大碍,但这形象还真有些狼狈。

    杨越文挨了两脚,胸口上还有个脚印。一提这茬,他感觉到痛了,拍了拍灰尘,捂着胸口,没好气的道:“你还好意思说,还都不是你小子干的好事,刚才着了魔似的,怎么叫都不醒,把我们折腾得…哼,真想狠狠揍你一顿…”

    这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胡大海也捂着腮帮子埋怨了起来:“王老弟,你刚才下手才叫那个狠啊,差点没把老哥的牙打掉。咱们刚才真被你折腾得够呛…”

    贾老道、穆胖子、张明辉也各种捂着痛处,哼哼唧唧的数落起来。

    所谓众怒难犯,王平一看不是个事,连忙也捂住脸颊,推卸起责任来:“我这也不是有意的啊,刚才我不也说了么,不能控制自如?是你们非要叫比的啊,现在倒怪起我来了。再说我也没占你们的便宜啊,我这也是全身发痛,刚才你们也没少打我吧?…”

    话说刚才毕竟是一对五,王平也没好到哪里去,没少中招,现在还鼻青脸肿的。听他这么一说,再一看他这副惨相,大家心里就平衡了,觉得好受多了。张建华和柳轻眉又笑呵呵的打了个圆场,说了两句公道话。除了贾老道外,基本上都原谅他了。

    闲话间,杨军、刘成业和高天翔等人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惊叹着、关心着。

    秦瑶扶住他,关切的问道:“王平,你感觉如何?有没有受伤,要不要去医院?”

    王平已有所怀疑,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再说现在是真的浑身发软,到处都疼。遂强自压下心中的疑虑,软软靠在她怀里,哼哼唧唧的道:“没事,就是软和疼。到处都疼…对了,锦峰兄你还好吧,刚才兄弟没伤着你吧?”

    李锦峰笑道:“没事,伤倒没伤着,就是被你吓了一跳。老王你这神打还真是猛啊,兄弟佩服…”

    “锦峰兄没事就好…惭愧惭愧!我这神打没练好,让大家受累了,对不住大家了!”

    王平刚才来了这么一出,弄得大家浑身都是小毛病,这切磋自然是磋不下去了。扯了两废话之后,张建华就呵呵一笑:“好了,大家都别围着了,回屋说话。翠萍和小丽搭把手,扶你王师爷回去休息,爱国去把我屋里把那参茸酒拿来,给你王师叔整上两杯。大海你把跌打酒取出来,让杨老弟和穆老弟几位揉揉…”

    当下,张翠萍就和另外一位添茶倒水的俊俏妹纸胡小丽,帮着秦瑶扶住王平,和一干宾客回屋叙话,剩下的燕门弟子,该陪客的陪客,该收拾的收拾,该扫地的扫地,该做饭的做饭,该干啥的还干啥…

    大家回屋落座,没扯两句,张爱国和胡大海就各抱着个酒瓶进来了。张建华从儿子手中接过酒瓶,倒出一小杯,递给王平。

    “老弟,来尝尝老哥秘制的参茸酒…喝一杯,睡上一觉,包你明天起来就完全恢复,龙精虎猛!”

    此酒一出,杨军、刘成业等人就是眼前一亮。

    穆胖子哈哈一笑:“王老弟你有福气了。张老哥这酒可了不得,全是些老山参、鹿茸、当归、川芎、芍药、地黄等大补气血的道地好药,师门密法炮制,固本培元,大补气血。就算是先天不足、精气亏损之人,若能喝上两三年,这先天亏损也能慢慢补充回来。我等练武之人,若能有此酒辅助,那就更了不得了。久服则有筋强骨健、通经活络、精血两旺之效,练功进境自然一日千里…”

    贾老道也是双眼放光,垂涎欲滴。杨越文最为夸张,捂着胸口,哼哼唧唧的道:“哎呀,我这胸口好闷啊,难受,爱国,给我也整上一杯…”

    所谓医武不分家,练武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所以旧时武人大多兼习伤科,武林高手,大多会两手中医。所以这参茸酒,其实也不是啥特别稀罕的东西,各家各派都有类似的秘制药酒。

    不过张建华这酒,药材忒好了一点。特别是那根长白老山参,年份颇久,现在几乎绝迹了,故而平时把这酒看得很是宝贵,杨越文等才会如此眼馋。

    闻言就捂住坛子,眼睛一瞪:“你小子,想都别想。又没啥大事,自己运运气调息一下就好了嘛!还有你们也一样,都别想了…哎哎,怎么着,还想抢不成?爱国,还不快去把酒收起来?”

    “切,真小气!”

    “就是,好像我们无极门没有药酒似的…”

    见了这个场景,再外行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了,秦瑶也不说去医院的事了,王平连忙就一仰脖子,一口就把药酒灌了下去。这酒入胃即化,化为一股热力,在小腹中蔓延开来…

    “好酒,好猛的药力,不行了,得打会儿坐才行,不然就浪费了…”

    王平脸上发霞,坐不住了,连忙招呼道:“你们先聊,张老哥安排个房间,我先打会坐,化解这药力!”

    “也好,翠萍、小丽,扶你师爷去静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