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七十六章:江湖在身边【4】
    王平暗道:这屋里一共十六人,连自家和秦瑶一起,就七个新人。

    高玉凌和陈潇潇,虽然颜值不错,但怎么看也不像高手。陈晓丽沾得上点边,但显然没有司机刘华周显眼。这小刘精悍是精悍,但和柳轻眉比起来,感觉又要差一筹了。这杨越文想切磋,就只有打小刘和柳轻眉的主意了。

    柳轻眉自报家门后,在座诸人就是神情一变,杨越文眼中闪耀着莫名的光芒。这种眼色,王平有切身之痛,最熟悉不过了,这是一种见猎心喜,跃跃欲试的神色。

    老穆心里就是一喜,忙笑脸一收,神色肃穆的向柳轻眉行了个古礼:“纯阳门后辈穆云川见过柳师叔。”

    贾老道也比划了一个姿势奇特的动作,肃然道:“原来是武当刘复真大师门下,失敬,失敬!崂山太清一脉俗家弟子贾玉民,见过师妹!”

    杨军、高天翔、陈波诸人,虽是练现代搏击的,但毕竟沾了点武气,没见过也听说过,不以为奇。高玉凌和陈潇潇,则是纯粹的票友,可能是来时受过陈波叮嘱的缘故,身子端坐不动,也没贸然发问,但眼睛却出卖了主人,满是新奇探究之色,滴溜溜的乱转着,瞄来瞄去的,显是对这一幕大感兴趣。

    柳轻眉先回了贾老道一礼,然后挥挥手,示意穆云川坐下,笑吟吟的道:“穆师傅请坐,你我同宗不同门,不在本山,就不论这些。同好道友切磋交流嘛,大家平辈论交!”

    话说这柳轻眉,容貌也不过秦小曼的层次,单论五官,比秦瑶还稍微差点,但给人的感觉,却要胜过秦家姐妹。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挥手,一种很高雅的感觉就出来了,偏偏还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就这一个动作,就让人不由自主会想到气质这词语,对其整体感觉上,莫名的就提升了一个格调。

    比如高玉凌和陈潇潇,就受到了影响,看柳轻眉的眼光中,欣赏之余,就莫名的多了些惊佩之色。

    穆云川貌似不为所动,坚持不肯坐下:“虽同宗不同门,但礼不可废!”

    柳轻眉又说了两句,但这穆老板既然执意坚持要做晚辈,也就由他了,认下了这大“侄子”。

    杨越文也是眼前一亮,行了个古礼,笑道:“柳小姐原来是刘复真大师的高徒,那一定擅长太极了,我也是练这个的,大家也算同门,以后有机会了,还请柳小姐多多赐教!”

    柳轻眉手一摆,轻笑道:“赐教不敢当,杨式太极博大精深,名扬天下,诸位师傅也是技艺精湛,轻眉也是仰慕已久,才冒昧前来,期待着和诸位师傅一起交流探讨一下,提升自己。”

    大家就纷纷出言,说柳师叔、妹,柳小姐过谦了、客气了如何如何,言语中,都对她颇为客气。从大家态度中看得出来,这柳轻眉师父貌似很有来头滴样子。

    王平随口说着应景的客套话,心中却在暗自嘀咕:武当刘复真,明明是第一次听说,却怎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貌似在哪里听过?是了,武当复阳道人,武当孙复真,武当刘复真…莫非这三人是师兄弟不成?

    一念至此,就暗自问了一句,魔僧回复,也证明了他的猜测。原来这刘复真还真是魔僧的师侄儿,此人当年修道不成,野鹤老道就打发他下山,回红尘厮混去了。

    闻言,王平心中就生出了点优越感,按这个辈分算起来,这柳轻眉还得叫自己一声王师叔。

    对他这莫名奇妙的优越感,魔僧就有些好笑,也不说破,待会儿等他在自己这“柳师侄儿”手上吃亏了,这观念就自然就会扭转了。

    随后,大家又相互谦虚吹捧了几句,气氛颇为温馨和谐。穆云川,贾老道,就跟着柳轻眉套起了近乎。回复过来的高玉凌、陈潇潇,默契的对视一眼后,也有样学样,跟着发话,不着痕迹的吹捧、试探起这位气质不凡的柳姐姐底子来。

    一时间,柳轻眉成了焦点人物,不过此女虽然看上去貌似有点不好接近,但为人倒也还算随和,嘴里随意应合着,言谈不失和气,又极有分寸。除了让大伙儿知道她是公务员之外,就没有透露更多身份信息。

    闲扯一会后,就到饭点了。张建华走了过来,说准备了些粗茶淡饭,笑吟吟的请大家移步去前院用饭。

    大家笑着说了声叨扰,然后欣然举步出门。走到院子中一看,好家伙,兵器架、石锁、铁锅这些都靠墙边归拢,取而代之的是五个直径两米的大圆桌,上面满满的,全是酒菜。

    虽没有什么海参燕窝、鲍鱼龙虾之类的,但也全是些排骨猪脚、萝卜豆芽、土豆青菜等荤素搭配得当的农家绿色菜式,一溜的大碗汤钵,每个都装得满满滴,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而来。

    酒也是一桌三大瓶,不是什么几千上万的名酒,而是主人家自酿的包谷酒,果酒,和特制的药酒。总之,主人家可谓是诚意十足,没拿大伙儿当外人。

    赞叹几句后,众人落座。张建华三师兄弟加上张建华的儿子,陪着十六位客人围了两桌,门徒中挑了两个俊俏利索大姑娘出来,负责上菜倒酒添饭,剩下的门人,和张氏家人一起,占据了剩下的三桌,张建华说了两句简洁的祝酒欢迎辞后,一声令下,大家举杯挥筷,一起开吃。

    宴席间,有个小插曲,宴饮过半时,一位叫孟拥军的中年人,带着两位师兄弟,还有个年青后生,举着酒杯,凑到王平这桌,非要敬王师叔和王师爷一杯,请王师叔关照一下自家的小子,嗯,也就是那个称呼王平师爷的后生,请王师叔想个办法,帮忙把自家小子的协助巡捕转正。

    话说“王师爷”还是生平第一回遇着别人求帮忙办事,还有点没搞清楚状况,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孟师侄儿也是同系统的,在本乡巡捕房任职,一次去府衙开会时,听同僚说起过自己,今而有缘遇上了,就择日不如撞日了,那啥,就壮着胆子拉着小子来给“师爷”敬酒了。

    那啥,说实话,“王师爷”本来不想管这闲事,自家堂弟高中毕业后都进厂打工呢,又那顾得上你?不过嘛,这小子一口一个师爷的叫着,叫得怪亲热的,真正的师爷非但不生气,还摸着胡子咪咪直笑,杨越文和秦小曼也一副你能帮就尽量帮帮的姿势,这拒绝的话还真说不出口,只得捏着鼻子接受了这“徒孙”的敬酒,表示俺会尽量想办法试试。

    得此许诺,这师侄儿大喜,连声大赞师叔仗义,三杯先干为敬后,欢喜的回去了。好在,除此之外,再无人来叨扰,不然,“王师爷”怕是唯有尿遁一途了。

    丰盛的午宴过后,张建华又请十六位客人到客厅用茶,稍事休息片刻,两位师兄弟指挥着众门徒收盘子捡碗,收拾场地,安排切磋交流事宜。

    又坐了大半小时后,刚才添饭那俊俏菇娘跑过来,在张建华耳边说了两句,张建华就呵呵一笑,站起身来,请大家到院里喝茶叙话。

    出来一看,圆桌板凳这些家什都不见了,兵器架、石锁、铁锅等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靠小楼这边,布置成了小会场模样,摆了几张八仙桌,上面放着茶壶水杯之类的家什,后面是一溜的靠背椅子。

    当下,张建华又请客人们到八仙桌后落座,两个俊俏姑娘站在两旁伺候,看样子是准备端茶倒水。

    张建华召集门徒,咳嗽两声,发表了一番感言,什么朋友们抬爱,远道辛苦而来,不嫌老朽浅薄云云,一番说辞之后,就挑出几位得意弟子,练两趟兵器拳脚,请各位客人不吝赐教,多多指正如何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