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七十四章:江湖在身边。【2】
    王平提出了面对传统学术研究方向的侧重点问题,魔僧则认为要理论实际相结合,齐头并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术以立命安身,道以养性修身!

    解此疑惑后,王平就没有再叨扰魔僧了,放下此节,又和秦瑶闲扯起来。

    随意聊了几句拳术之后,就话音一转,把话题往魔僧大师刚才讲解的方向扯,试着扭转秦妹妹的“偏见”,意图把她引上正途。

    奈何这秦妹妹或许是因为耳濡目染,长期受到长辈“误导”的缘故,这练拳就是为了自卫的观念,却是有些根深蒂固,任王平舌灿莲花,她还是一副“你强任你强,我自明月照大江”巍然不动的姿势,大有“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的势头。

    说多了,还有些不耐烦,又使出“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斗转星移**,伶牙俐齿的反驳起来。

    “以拳窥道,以拳窥道…你窥了这这么久的道,窥到了么?你倒是施个法术出来给姐看看啊?…怎么,施不出来么?好,你毕竟修行时日还浅,施不出来法术姐也不怪你,要不?你找个锁住气血,抱丹无漏的国术高手出来,给姐看看,姐就依你…”

    王平就有些讪讪,也有些气闷,无奈的道:“那有你这么说话的呢?哦,我劝人从商,就得自己先达到牛雨那层次才有这资格?劝人清廉,就得先把自己变成包公才行?劝人修仙学道,就得先从天上拽出个神仙给他看看?这天下哪有你这样的道理呢?”

    见状,秦瑶就噗呲一笑,娇嗲道:“好拉,好拉,别生闷气啦,都是我的错啦,以后都依你的,以拳窥道,还不行么?”

    闻言,王平心里方才好受了些,但还是有些莫名的不爽,就又嘀咕了几句。秦瑶又发嗲安抚了两下,总算是抹平了他心中那点小刺。随后,双方都默契的回避了这个话题,聊起了其他的,气氛又轻松愉快起来。

    闲聊时,时间过得很快,这没转几个弯,没上坡下坎几次,这目的地就快到了。

    一段多弯的盘山下坡路过后,就是一段平缓开阔的路段,两旁的民居农田,也逐渐多了起来,驶过一个还算繁华的小集镇之后,前面的杨越文就打了转向灯,下了宽敞的大道,上了一条略显逼仄的水泥路。见状,王平忙换了个档位,抹了把盘子,紧跟了上去。

    这一变道,这摩托、电动,长安、三轮,六轮、小卡之类的农用车就多了起来,这来来往往的,为安全起见,杨越文和王平就都降低了速度,慢了下来。

    一路上车辆行人,农田炊烟,这些乡土生活气息,又让秦瑶产生了兴趣,又拿出手机,对着窗口比来比去的,突然,就指着窗口,大呼小叫了起来。

    “哇!你快看,这大叔好厉害啊!慢点,慢点,我把这个拍下来,发朋友圈!”

    王平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瞄,原来,这菇凉在大惊小怪,看见一辆超载的摩托车。中间个是个手握龙头的大叔,前面油箱上趴着两小孩,后面还带着两个妇女。

    见秦瑶抓着手机一阵猛拍,这货不由就生出点优越感,憋了憋嘴:“切,还以为是什么?真是个没见识的洋包子!不就带了四个么,这个很厉害么?那你见了一辆长安车装十五六个的情景,还不得惊呼神迹?”

    “哇!真的?七座长安能载十五六个?…什么,不是七座是五座?你快告诉我,是怎么装下的?”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嘛!空间,就像乳沟,挤挤,总会是有的嘛!”

    王平若有深意的说了一句哲理之后,解释道:“偌,驾驶位司机占一个,副座在考虑到司机操作的情况下,最多只能挤三个。后面就没有顾忌了,就尽管塞,能塞几个算几个…”

    秦瑶就歪着脑袋琢磨了起来,估计是在估摸长安车的空间跟人类体的积换算公式,过了半响,回道:“若这十五个乘客全是瘦子的话,虽然有些离谱,但勉强还能接受这个结果…不过,挤这么多,算是严重超载,这司机都够判刑了,他就不怕交警么?”

    王平就恨铁不成钢的白了秦妹妹一眼:“当然怕啊!怕就要想办法不让交警发现啊,所以才说办法比困难多嘛!就不知道发动同袍,成立违章公会,互利互助么?我告诉你,这无论多厉害的交警,陷入这人民战争的海洋,他都无能为力。这违章老手都是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一路都有同行通风报信,就算这交警叔叔好运逮住了一个违章滴,这天他就逮不着第二个,你信不信?”

    “我擦,原来是这样啊,组团和交警叔叔躲猫猫!我说,这不明显拿乘客的安全开玩笑么?这样虽然能躲过交警叔叔,逃避惩治,就不怕乘客们反感,拒绝消费么?这不是自己断了自己的活路么?”

    王平就有些意味深长的道:“仓廪实,知礼仪,衣食足,知荣辱…荷包鼓,方知爱身惜命。你觉得超载是对自己生命不负责,别人却不一定这样想。相比耽误一天,花个百八十的住旅社,有人就不愿花这冤枉钱,宁愿去跟大家挤挤…”

    秦瑶愕然半响,突然就回过味来,娇笑着捶了他一下:“真是的,人家都答应你以后借拳窥道,研究内劲这些了,你还不满意么?还在这里含沙射影,扯东扯西的,真是小气!”

    见佳人已然会意,王平就不再说这些了,打了个哈哈,吱唔两句,略过此节。

    闲话间,又是几里路程,又过了两条岔路后,没开几分钟,杨越文就在一栋土洋结合的院落前面停了一下,摇下车窗,一指:“诺,就是这里啰,看见没有,门口停了几辆越野车那家。”

    王平就说道:“嗯,看到了!好家伙,一辆丰田霸道,两辆牧马人,还有台路虎,你这些朋友都混得不错的嘛,咱们这车有点拿不出手的嗦。老规矩,你上前,咱们过去!这早上就喝了几碗稀饭,现在还真有点饿了的嗦。”

    “嗯…估摸着也差不多快到饭点了,不啰嗦了,咱们过去!”

    说着,杨越文顺手按了两声喇叭,然后就开动车辆,驶上院前的小道,见状,王平就松了刹车,换个一档,轰了脚油门,跟了上去。

    没走两步,院子里就出来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丑有俊。走在中间的,是个穿着背心,踢着拖鞋的干瘦老头,看样子是房主。

    老头看样子是认得杨越文的车子,挥了挥手,大声笑道:“你这还真会赶饭点,刚才准备打电话催呢,你们就赶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