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七十二章:江湖不远!【2】
    女人妆扮费事,把车倒腾出来后,杨越文撒给王平一支烟,趁着此空闲,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

    扯两句后,杨越文话音一转,貌似不经意的问道:“最近你不是去找你金老叔学法么,学得怎么样了?”

    王平吐了个烟圈,随口应道:“不怎么样,勉强掌握了一些基础的应用知识吧,这不,今天正准备用用功,加深一下理解,你不就打电话了么?”

    随即,有些不解的问道:“对了,你不是一直对这套不感兴趣么?怎么突然关心起了这个?”

    闻言,杨越文就有些欲言又止的意思,略一沉吟,回道:“其实有些话吧,我早就想对你说了,但又怕你不爱听…”

    王平就呵呵一笑:“咱俩谁跟谁呢,没事,你尽管说…”

    “那我就可就真说了…其实吧,我一直觉得你去学这些东西,有点本末倒置,其实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鸟用,就算你学会了,也就只能治治那些游魂野鬼,却治不了阳世的大活人。说到底,这人世间的争斗,术法这套都不抵事,最后还是得用拳头说话…所以我觉得吧,你真想要学立足于世的手段的话,好好练拳习武,或者安心从政,好好当你的巡捕,也就足够了,大可不必去学那些…”

    王平虽然有了奇遇金手指,走上了这学道修仙的超脱之路,迟早得根一般人不一样,但对杨越文这拳术启蒙老师,还是打心底尊重和感激的,并没有自岸自涯,我是修仙者骨子里就要高你这俗人一头的意思。

    所以对于杨老师,他也还是一直都很看重的。再者,类似的话,金罗盘先前就说过,现在面前这位纯正的练武之人,也是这样的说法。

    难免就有些好奇,就正色回道:“你不是说不懂术法么,太祖说过,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你又怎么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话说杨越文,一直以来,对王平也是不断改观。起先教王平拳术,不过是临时起意,给个机会而已,后来见他练拳颇为用功,对自己也颇为感恩,虽不像旧时师徒那样视为父母,终身奉养,但也隔三差五就治上一桌酒席,宴请一回。

    态度礼节上,虽不像久时那样早晚三请安,磕头顿首,毕恭毕敬。有时候还会油嘴滑舌,但也看得出来其发自内心的尊敬。

    说白了,这无论哪行,在传道授业这点上,相比那些玩票的富家公子而言,身为师长者,通常都会更喜欢和欣赏那些踏实肯干,刻苦用功,能发扬传承自己学术的贫寒子弟。

    当然,老师们最欣赏的,还是那些又肯用功又对自己足够尊敬的富学生!

    而王平,恰好就是最后那种,再说,现在师徒外又多了一层亲戚关系,成了“连襟”,态度自然又要不同,更加把王平视为自己人。

    所以看见王平最近有沉迷于术法,走入“邪道”的倾向,自然是要提醒一下。

    闻言,就嘿嘿一笑:“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话是这么说没错。我也确实是没学过术法这些,没学归没学,并不代表我不懂这个。”

    “哦?”,王平讶然道:“这可不像是从你嘴里出来的话,我倒真有些好奇了,想听听你的看法。”

    杨越文就正色道:“说实话,我小时候,也对这些神秘学的东西很感兴趣,也有机会学,但因为环境关系,经常会听到家里的老人讲一些这方面的逸闻旧事,比如八指头陀被军阀欺辱,虚云老和尚被红小兵打断肋骨等...”

    “...后来,慢慢的就对这些神叨叨的东西失去了兴趣。兴趣和崇敬,只会来源于距离和未知,因为未知,你才会产生好奇。无论什么东西,一失去这种未知的神秘感,就再难对它生出兴趣了。所以,这类故事听多了,我也就不想学这个了…”

    说到这里,表情就有些奇怪,顿顿,续道:“类似的掌故听多了,我就逐渐生出一种古怪的想法,咱们华夏人啊,骨子里怕是都有一个毛病。咱们对于武术气功、术法神通、儒道释这些与神秘沾边的的传统东西呢,就通常都会罔顾事实,喜欢把这些无限度的拔高。说白了,咱们华夏人这骨子里,就有些喜清谈,轻实干,喜欢吹牛装逼!”

    闻言,王平也严肃起来,肃然道:“确实,以往逛那些个神鬼、武术气功、道术佛法论坛时,就时常有这样的感觉,特别是学了这拳功法术之后,这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杨越文道:“你也有这感觉就对了。咱华夏人,骨子里就有些喜欢罔顾事实,无限制的吹牛装逼,特别是涉及这些传统神秘学的内容...比如这释法释教,武术丹功,还有你学的这个神打…有些人或是因为无知,或是为包装传教,就道听途说,人云亦云。或烘云托月,胡编乱造,粉饰吹捧,误导他人,遗祸无穷,害人害己…”

    王平大有同感,赞同道:“确实如此…这有的人,吹捧起自家的东西来,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个问题上,特别是梵教,尤为突出。这有些狭隘偏激的无知释法爱好者,排外抱团,更是肆无忌惮,吹捧得不着边际,把梵法捧成至高无上的宇宙第一妙法!在咱们这些明眼人看来,殊为荒唐可笑。”

    见杨越文脸色有些古怪,就解释道:“当然,过度吹捧的情况,家家都有,只是梵教最为突出罢了。我也并非是出于门户之见,就反对抹黑梵法,只是,反感一些人将其无限制的拔高罢了。”

    所谓,响鼓不用重锤擂,杨越文就笑着点了点头:“如此看来,你早就明白没有万能的术法的道理了,却是我有些多事了。”

    “你也是好心不是,没有这个关系,谁吃饱了没事来提醒我,怎么说多事情呢?”

    王平就笑了起来:“说起来,你和金罗盘大师有些英雄所见略同,他的看法也和你差不多,我也是刚才得到他指破,才弄明白这个道理的。”

    “不怪我多事就好!”

    杨越文就笑笑:“不怪的话,我就多说几句。看来你那金老叔也是个直白人…国人,历来喜欢把与玄学神秘学沾边的东西,与前辈大师名人明家沾边的东西,给无限拔高....他能指破这点,看来还真没把你当外人!”

    “那是,金老叔确实没拿我当外人。再说,我和他也确实不是外人!”

    “也是!”,杨越文道:“没有这层关系,谁会给你说这个?…说到底,这大部分华夏人,不管是做哪行,学哪家?不管你是武家,商家,政家这些世俗行业,还是四大皆空的梵家,和无为自然的道家,这骨子里,其实都是还个儒家。不管你哪家,这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立言立功立德的追求,都始终铭刻在华夏人的骨子深处!”

    “所以…无论是修仙学佛,还是当官从政。除却极少数的天赋异凛、天生就有仙佛圣风骨的特例之外,余者所求的,都不过是个饭碗罢了,其最终的根子,还是得着落在这无边苦海之中的滚滚红尘、人道俗世之上。”

    此言,王平是深以为然——比如现在到处都是卖天价香的道观寺庙,这些和尚道士,所求也不是形而上的道体和高大上的那些,都不过是把宗教当成个招牌和饭碗而已…无论宗教招牌怎么冠冕堂皇,这教徒,也还是要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的…

    肃然问道:“正因为你看得明白,所以,你不妄求超脱,只求逍遥红尘,对么?”

    “超脱?…呵呵,又有谁人不想这个?”

    杨越文就自嘲一笑:“但是,对这些形而上的玄乎乎的东西了解得越多,我就越发清醒的认识自己,最后,颓然的发现,原来自己不过是一个俗人而已。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内心深处,仍然十分清醒的知道,自己并没有仙佛圣的风骨,不是超脱那块料…”

    闻言,王平脸上就有些萧瑟,唏嘘感叹之色。

    杨越文或是为给自己打气,或是为了辩解,又或是为拉王平下水?目标不知道,总之洒然一笑,又说出一番话来。

    “虽然咱和妄求超脱的秦皇汉武一样,根子都是‘内多欲、外施仁义’的俗人,注定超脱不了。但话说回来,和尚道士天天叫着超脱,但这世上又有几人超脱?纵有所谓的超脱者,却都一去不回,谁又能够证明其确有其事?…说到底,所谓的元神金丹、三身四智,所谓的超脱,也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和寄托而已!”

    我识海中就有一个——王平很想这么回答一句,坚定杨越文的信心。可惜,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暂时都不能这么说…

    暗叹了一口气,问道:“所以,你内心深处,是不相信这些喽?”

    杨越文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我信!”

    见王平有些错愕,又笑笑,解释道:“不是不信,而是不取。道不同不相为谋!纵达到超脱之境,又能比俗人强得到哪里去?纵然明心见性,金丹大成,精神上进入到一种莫可名状的境界,但生理上也难免还是有需求…比如释迦,四十九就觉悟成佛了,但成佛后还不是得沿街乞食,吃了不干净的东西,还不是照样得拉痢疾?还不是避免不了自然规律,照样得年高体衰,最后还不是得死?”

    顿顿,又道:“不过,佛陀菩萨,死不叫死,叫示寂入灭,要死得要比俗人好听点,也就是了…既如此,我为什么要学这个?放下一切,放弃华服美食,放弃骨肉亲人,改宗换姓,辛辛苦苦的参禅打坐,所得何物?难道,就为了这个?就为了死得比俗人好听一点么?”

    王平默然半响,叹道:“虽然佛仙圣最后都同样难免一死,但终归还是有和凡人不一样的地方,至少,生死都自己做主,想生就生,想死就死。凡人却做不到这一点,不是么?”

    “就这个么?…”。

    杨越文就呵呵一笑:“....就这个的话,又何须学那些?专心练拳不也一样么?仙佛圣能生死自己做主,童海川、杨露禅、李洛能、孙禄堂、杜心五也能,我又何须学那些?”

    面对这明白人,既不能抬出魔僧,王平就唯有默然不语。

    “看来,你终究还是对长生超脱这些有所幻想。”

    杨越文就笑笑:“而我和你不一样,我早就看明白了,只求精神超脱的话,丹道释法这些都大可不必学,甚至也不必练拳,只要精研老庄孔孟心法,也就足够了。若是真有‘服食神丹,长生久视、化形为仙’,能够彻底改变生理结构的外金丹法门的话,我倒还真的想去学一学…”

    王平长吐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打断了对方的长篇大论,笑道:“好了,杨老师,你不用说了,我也是追求这个的!”

    言罢,两人就相视一笑,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杨越文就捶了王平一下,有些责怪道:“你小子,也不早说,害得我白喷了这么半天的口水!”

    王平哈哈一笑:“你说得这么起劲,我不好打断不是?再说,不听你说说,又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再说这有人关心的感觉,还真心不错,我想多感受一会儿,不行么?”

    “你小子,这手上能有你这嘴一半的功夫,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不去混官场真心有点屈才了!”

    损了一句后,又笑了起来:“你小子,嘴是油了点,不过倒也还有个优点,总能吧唧出几句真话…也是,咱们没有这个关系,谁吃饱了没事给你说这个?”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

    王平点点头,笑道:“没这关系,谁肯说这个?那些和咱没关系的,咱就不理他。咱明知道万神随护身的张天师,还有这三千空行勇父、八部天龙护法的喇嘛,都斗不过太祖爷手下的解放军。咱明知只有这人道儒教才是红尘俗世的正道,咱就是不告诉他们,就让他们继续沉迷,继续糊涂去吧…”

    “你小子,这嘴真是没治了…”

    杨越文就是一阵开怀大笑,随后两人又闲扯了两句,对玄学,儒学,人生追求这些,交换了一些意见,结果都是大同小异,原来大家都是同类人,就越发惺惺相惜,越发觉得对方顺眼。

    杨越文的追求很多,说起来复杂,总结起来就一句话:追求和梅兰德大师差不多,不求当官发财,只想好好练拳,练个好身体,好好享受人生的同时,顺便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王平的想法也很简单,好好修炼,炼个好身体…一边修炼内丹,一边追求‘服食神丹,长生久视、化形为仙’的外金丹大道。

    你一句,我一句,正聊得起劲的时候,秦家姐妹就下来了。

    “聊得这么开心,说些什么呢?哇,你们这是抽了多少啊,这地上一堆的烟头…”

    “我说你们也是,就算是这身体是你自己的,咱姐妹无权干涉…但你们也多少得有点公德心,稍微注意一下环境吧,就不能扔垃圾桶里么?”

    俩惺惺相惜的师徒兼连襟相视讪讪一笑,忙掐灭了烟头,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视线。

    “嗯,你这身打扮很不错,嗯嗯,不错,淡妆浓抹总相宜…这敢素面朝天的,才是真国色!”

    “嗯,看来你们两姐妹身材差不多嘛,这运动服很合身嘛,嗯,不错…见朋友嘛,还是朴素一点的好!”

    随后几人又闲扯了几句,一看时间,快九点了,就不再耽搁了。此次武林朋友聚会的地方,却是在乡下,约莫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就走,到了地方之后,稍微休息下,就正好是饭点了。

    当下,大家就各上各车,打火启程!

    ps:虽然说生死事大,无常迅疾。但个人认为,在这个问题上,除了梵法丹道之外,也并非就没有别路。

    坐脱立亡,投胎夺舍,或自由转生宗教性质精神归宿地。传统儒道医武,研习到高深境界,都能做到。

    个人认为生死自主的关键点,就在于“不动心”,因为精神意志极度凝练坚定,凡事都“不动心”,所以就能生死自主。

    所以,孔子四十而不惑,孟子四十而不动心。由此可知,老祖宗孔孟,在四十岁时,就已经达到了释迦在菩提树下觉悟成佛的境界。修炼时间上,就比佛陀早了足足九年!

    九年啊——达摩炼虚合道,打破虚空,也才面壁九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