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七十章:精简地煞术!
    秦瑶撩了撩头发,不经意间,开玩笑似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

    王平心里就是一咯噔,暗道这小妞还真敏锐,还狡猾狡猾的说,擅长搞突然袭击…

    嘴里却笑道:“观察能力挺强的嘛,可以去做侦探了。不错,金小莲看上哥了,刚才就向我表达爱意,被我义正严辞的拒绝了…她准备挖你墙角,所以,看到你之后,心里就有些不自在吧?”

    要不怎么说最完美的假话就是说真话呢?

    秦瑶就噗嗤一笑,捶了他一下:“瞎掰些什么呢?人家小莲都有男朋友了,还会向你表达爱意?你纠缠她还差不多吧…赶紧的,给我说真的,不然,我自己打电话问她?”

    “这女人太聪明也不是好事,想自我陶醉下都不行。”王平心里一松,呵呵一笑:“就知道瞒不过你,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她的一些个人私事,告诉你可以,你可别出去乱传。”

    女人嘛,好奇心都比较重,大多都爱好八卦。秦瑶果然就被转移视线,忘记了自己的初衷。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其实吧,也没什么…她不是找了个唱歌的男朋友么?”

    “嗯,这个我知道。”秦瑶点点头,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她家里人就有些不满意,她二叔就叫我劝劝,于是刚才在车上我就真劝了,结果就有些不愉快,啰,刚才你不是也看见了么?还对我摆着一张臭脸…”

    王平就避实就轻,九真一假,扒啦啦啦的几下,就把事情的原委说清楚了。

    “活该,谁叫你拎不清楚,管这闲事呢?”

    秦瑶就有些好笑,忍不住就批评抱怨了两句:“你就不知道推却么?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外人一掺和,就是老鼠子钻风箱…再掺和下去,不光是小莲怨你,搞不好你金老叔也会怨你,你信不信?”

    “我说,你这人这么这样?你以为我愿意?这金老叔帮了我这么多忙,他提点小小要求,我能推拒得了吗?不然,我是脑袋被驴踢了,去管她的破事…”

    “好吧,你聪明,你讲义气,是我说错了,不管你了,行了吧?”

    接着,两人就斗嘴了几句,见这货一副愤愤不平,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秦瑶就话音一转,略过了此节。

    “好了,不说这个了。你不是去找金叔学法术么,都学了些什么?”

    王平又何尝愿意再谈刚才那个?

    闻言,也松了口气,假意抱怨道:“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又不懂这个,给你说了也没用。”

    随即,一拍脑袋:“哎呀,看我这脑子?你不提这茬我还差点忘记了,这术法都还没记熟呢,都被你和你金小莲气糊涂了。这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和你扯白了,趁这印象还在,我得去找些家什,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

    既入了这术法行,这法术就是重中之重,就和外科医生手里的手术刀一样,不但是吃饭的依仗,更关系着主人以后的生死荣辱、兴衰祸福,半点都忽视不得。

    王平提起这茬,秦瑶也没心思扯白了,就说道:“嗯,这个是大事,我和你一起记,你来背我来做笔录!”

    当下,两人就走到书房,找出纸笔,一个背,一个写,把金罗盘传授的道门秘传七十二地煞术,记录了下来。

    说是七十二地煞术,其实王平也才背了十几个,至于原因嘛,很简单,因为金罗盘就会这么多。

    这十几个法术分别是通幽、驱神、入水、坐火;假形、御物、调禽、移景、服食、导引、符水、大力、萌头、气禁。

    通幽驱神,即能与神鬼交谈和驱遣神灵的术法;入水坐火,就是能于水火中自由活动的术法,相当于避水诀和避火决。

    假形御物,即变幻化外形和御器御物的术法;调禽移景,就是用法术御使野兽和利用环境或者借助外物体代替自己逃命的术法。

    大力导引,即运气调息和锻炼形体气力的功法;服食符水,即以草木药、丹药服食养生,以及符水咒法治病驱鬼祈福的术法。

    萌头是在某些事情快要发生时预先感知之术。气禁则为运气治疗金疮外伤,止血,续骨连筋,以及气禁白刃,刀枪不入的方法。

    说是秘传,其实这咒语也是不怎么秘的,细心点的话,在网络上就能找到。真正秘密的,是观想手决这些,这个部分,历来都是心传口授,是不会付诸文字的。

    所以,王平只是让秦瑶抄誊一下咒语,倒也没犯什么忌讳。

    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两人这一配合,就效率大增,约莫用了个多小时,就把十八个术法的咒语,全都记录下来了。

    十八个术法的咒语,听起来多,其实换成文字的话,也没有多少,不过几千字而已。不然,即使是囫囵吞枣,在短时间内,王平也难吞下来。

    抄完之后,一看时间,离饭点还早,反正没事,王平又琢磨起简化的问题。寻思着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就拉着秦瑶,就这问题探讨了起来。

    虽然金罗盘交代,这玩意要自己琢磨,但话说白了,反正已经让秦瑶抄了,即使犯忌,刚才就已经犯过了,也不差这么一哆嗦。

    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多个人琢磨,怎么都要比一个人瞎猜强点。秦瑶毕竟出身书香,这文学功底,还是不弱的。

    她虽不懂术法,但她懂得语法啊,这精简用不着她,等王平改完之后,她可以帮忙推敲一下,听听这语句是不是通顺,拗不拗口之类的,还是完全可以的。

    这一个改,一个听,就像改作文一样,捣鼓了两三个小时,就把这简化版弄出来了,删除了一些重复和辅助语句,删减了三分之一还多的字数。

    虽然还未竟全功,但主体上,却已经差不多了,剩下的,就一时半会儿再难精简了,得花时间来慢慢水磨试验。

    弄完这个,差不多就是饭点了,秦瑶就去做饭,留下王平一个人慢慢琢磨。

    晚饭过后,做做家务,看看电视,唠唠嗑,琢磨琢磨咒语,一混就到了子时,再打打坐,睡睡觉,一晃眼,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早上五点,王平就爬起来,做完早课吃饭早饭后,正准备继续试验练习术法,就接到了杨越文的来电,打乱了他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