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八章:物以稀为贵!
    “大师放心…我只想让她知道,在暴力面前,女人,始终是弱者!所以,在没必要的情况下,最好别去挑衅激怒那些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在乎她的男人。”

    随后,王平怀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慈悲胸怀,果断出手,毫不犹豫的撕开了金小莲的领口。

    虽然,王平这种所谓的胸怀,听起来确实是有点欠揍,有点虚伪和矫情,也会让人生出呕吐的**…

    但在当时,他还真是这么想的。

    至少,在那两抹雪白和两点约隐约现的嫣红出现以前,是这样的…

    金小莲的反应很奇怪。一般来说,女孩子面临她这种情况,第一反应该是尖叫才对。

    但她没有,或许是领会到了王平的“关心”,又或是看穿了王平的色厉内荏、虚张声势,又或是顺水推舟,意图生米煮成熟饭…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心态很复杂。金小莲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王平也不知道,就知道她没有尖叫,也就是了。

    面对直袭要害的咸猪手,金小莲非但没有尖叫不说,居然还有心情撩了撩乱发,整理了一下形象。

    然后幽幽一叹:“这么急干嘛?真等不及的话,至少也得先挪挪车啊…”

    什么情况这是?这算约炮么?

    王平楞住了,脸上的狰狞转化成了错愕——哥们儿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金小莲又是一叹:“你倒是给句话啊,真有对姐意思,咱就挪车,没有,就请你把爪子缩回去…这样不明不白的算什么?揩油么?”

    要不怎么说,女人耍起流氓来,流氓都害怕呢?

    金小莲一副肆无忌惮,任你宰割的势头,王平就怂了,猛然惊醒,本能的捏了一下,然后忙不迭的缩回了爪子。

    金小莲又是一叹:“果然是个又虚伪又无耻又无担当的好色小人,你这样让我想起了武松杀嫂,你知道么?”

    此言甚是诛心!就把王平弄得骑虎难下,又羞又怒,然后就恼羞成怒了:“真以为我不敢办你是不?真把哥逼急了,拼着事后领证,也咬牙先把你办了再说,你信不?”

    这货气的暴跳如雷,金小莲却不搭他的茬了,白了这货一眼后,自顾掏出化妆盒,对着镜子,优雅的补妆兼整理衣服。

    被人当成空气了,王平气得牙痒痒的,却无可奈何,说白了,他暂时还不愿意为了一颗树而放弃整个森林的说…

    一边愤愤不平生着闷气,一边向魔僧抱怨:“大师,您说句公道话,我是这样的人么?这年头好事真是做不得,没人不领情不说,还反咬一口,气死我了,她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魔僧没帮着说话,当起了和事佬:“算了,算了…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要认,怪不得人,谁叫你自己没忍住,多捏了那么一下呢?”

    这下王平没话说了,是啊,怪不得人,只怪自己手贱!

    这气平了,就冷静了下来,问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魔僧就是一叹:“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你真引火烧身了…为什么会搞砸嘛,因为你忽略了一些东西,老衲也有些失算,啧啧,失算啊,失算!”

    您老也有失算的时候?——王平就有些惊讶,连忙问道:“少算了什么?”

    魔僧回道:“咱们都忽略了现代女性的内心需求,不不,应该是现代人在男女问题上的共同需求才对,也不对,应该是人性的需求才是。所以,你先前的表现,就是错有错着,恰好就戳中了这小妞的要害,满足了她这个需求,所以,就对你那啥,就对你产生想法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王平有点蒙圈,又貌似抓到了点什么?

    试探着问道:“您的意思是说,我满足了她受虐的需求?这不是犯贱么?”

    “不错,就是犯贱!”

    当下,魔僧就侃侃而谈,详细剖析其中的关键。显然,短短时间内,此老就已经理顺脉络,整理好语言。

    “其中的关键,就是这犯贱。说白了,人的基因中,就携带有这犯贱因子。这世间万法,从政经商也好,勾女泡妞也好,无论做什么,只要能抓到这点,针对这点来进行谋划,其结果都会势如破竹,无往而不利。”

    “就拿今天这事来说吧,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雷人的结果呢?就因为你无意间触摸到了现代人在婚恋问题上的g点。解释这个之前,咱们先尝试着代入女性的角度,来看看现代女性的真正的内心需求。”

    “有人说,真正能反应时代印记的东西,就是影视作品和文学小说。如果你承认这点的话,那么,在婚恋问题上,男女问题上,现代女性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需要些什么?就不用老衲说了。”

    所谓响鼓不用重捶擂,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王平迅速转动脑筋,搜索一下记忆库里的那些女性主笔的虐心戏,总裁文,又对比了男性主笔的马种意银流,立马就恍然大悟。

    “我懂了,现代年轻女性,特别是美女,饱受那些荷尔蒙过剩的贱男们的过度追捧…说白了,就是少女们大多有些关爱过剩,内心极度**,缺乏虐待。所以,女频上才会出现那多的总裁文、苦情虐心戏…”

    魔僧就呵呵一笑:“不错,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女性其实并不介意男人用暴力,在意的,是谁对她施暴?犀利哥和八两金,当然不行。冷傲恶魔总裁嘛,就无所谓了。温柔或者暴力,都不是重点,身家和长相才是关键!”

    “所以,男人穷点没关系,只要长得帅就行。又穷又丑嘛,就真心不可救药了,不想被关圈圈的话,就唯有自己动手了。当然,也不是说因此老衲就歧视女性。在犯贱这个问题上,男人也是一样。温柔或者刁蛮,冷傲或开朗,都不是重点,只要够白、够富、够美就行。”

    “所以,无论男女,其实内心深处,对虐的需求,都是极度饥、渴的。女人极度需要冷傲恶魔总裁的虐待;男人呢,就比较随便一点,没有女人那么多的讲究,啥啥恶魔萝莉、刁蛮警花、傲娇富家小姐、暴力校花、**公主啥的,来者不拒,只要够女神,谁来虐都一样。当然,男人们最受期待的,还是她们组团一起来!”

    此言,王平是深有同感,大以为然…长的丑的没人权啊!不信,敢不敢把全智贤换成贾林,投资翻拍一次当年风靡大江南北的《我的刁蛮女友》试试?亏不死你小子,哥们儿就跟你姓...

    认同之余,又有些疑惑,问道:“虽然道理确实是这样,但也有些说不通啊。做人嘛,虽然不妄自菲薄,但也不能妄自尊大,是怎样就怎样,咱虽不穷不丑,但事实就是的说,和那些个冷傲恶魔总裁比起来,还是有些削微的差距滴…为什么也会这样?难道,对这些被贱男们惯坏的美女来说,冷傲,比身家长相更重要么?”

    “我说,你还能更自恋点么?”

    闻言,魔僧就有好笑,回道:“所以老衲才说嘛,你是误打误撞,是个特列…误打误撞听不懂么?”

    说笑了几句后,魔僧做了个总结:“当然,也不止是婚恋上如此,其他问题上也一样,比如,古代有种叫皇帝的生物,对那些忠心耿耿,天天都在耳边啰嗦,挨了庭仗也要上谏的大臣,就厌烦得不得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了才痛快。对那些个善于揣摩上意的狡猾小人和骗他蒙他的江湖术士呢?就喜欢和崇敬得不得了,峰烟四起、民不聊生他不管也不想管,自顾美滋乐滋的捧着毒药当成仙丹磕。说白了,物依稀为贵。喜新厌旧,忽视厌恶拥有的,向往追求未知的新鲜刺激,是人类的通病,无关行业无关高下贵贱。犯贱和受虐,就是人类共同的需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