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七章:自做孽,不可活!
    金小莲不知道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被狂虐一通后,不在撒泼了不说,居然还冲着虐她的人嫣然一笑。

    “不是想急着完成二叔交代是任务么,要不?咱俩试试…”

    瞬间,王平就凌乱了,蒙圈了,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人生了:为什么会这样?哥们是不是又做错什么?

    “呵呵…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金妹妹一颗天雷扔下来,中招的不单是王平,就连一直潜水的魔僧,也被炸了出来了,冒了个泡,点评了一句。

    “大师,为何会这样,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呵呵,错没错老衲不知道,反正若换了是老衲,肯定不会像你那样。”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哪里摆高人的派头?…王平就有些无语,连忙追问到:“换您如何?”

    魔僧嘿嘿一笑:“换了是老衲,就绝不会和这小妞啰嗦,而是直接从源头下手,去找她那歌手男盆友,给他个选择题。一条路是拿着路费自动消失,另一条是打断五肢,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换了是你,你会选哪样?”

    哎呀,俺还真搞错了,不对,这事不对…就说道:“大师,您这逻辑不对,这她家的事,凭什么要我掏钱?”

    随即,就反应过来,貌似自己刚才说了句蠢话!

    果然,魔僧就恨铁不成钢的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还真是个笨蛋!知道是她家的事情,就不知道完事后去找你老叔报销么?”

    这下,王平没话说了,就剩下满腔满腔懊悔了。真是傍观者清,当局者迷。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一言惊醒梦中人。

    “哎呀呀呀,您瞧我这脑袋?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您老也是,先前怎么就不提醒一下呢?”

    “你也没问不是?本来老衲是想提醒一的,但见你刚才玩得挺嗨的,就没好意思打扰你的雅兴…”

    “哎呀,我这还真自作聪明了!”

    孺子可教,魔僧就呵呵一笑:“所以,老衲一直就告诫你,无论是学法还是做事,都要用智慧,要透过事物诸多繁杂的表象,直接从那不变的本质着手考虑。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找到关键,抓住源头,那么,除了事半功倍之外,另外还有个好处,就是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可进可退。见事不可为,就快速抽身,别把自己陷进去。可为,也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忽略了本质,就会牵涉过深,结果就像你刚才这样,无论成败,都会引火烧身…”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王平就恍然大悟,明白了魔僧此言的真意:“大师刚才说的,就是道家的保身之道!做事抓本质,找关键,不贪名不图利,成亦退,败亦退,自身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不错,道家是最老成最具智慧的学派,其韬略兵法计谋的内容,汗牛充栋。公允的说,历史上那些神机妙算,运筹帷幄的大谋士、韬略家、兵家,多都半都是道家人物。单一个保命的内容,真要讲的话,三天三夜也讲不完,说起来很复杂,但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天大地大,老命最大,做任何事情,都再三考虑,先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最忌牵涉太深!忽视了这点,智如诸葛者,也不免命陨五丈原,才若伯温者,也难逃弓犬之伤。”

    见王平若有所思,此老又说道:“你以前知见浅薄,所以老衲不大跟你说这些。现在你各方面都有进步,刚才也有体验到了,老衲才跟你说说。像儒道释这些传统的东西,说实话,东西确实是好,但学人若底子不足的话,就学不到圣贤的本意,就容易学偏...”

    “...儒学偏了,就容易学成拘泥不化的老顽固,或者,学成大义杀人的伪君子。道学偏了,就容易学成愤世嫉俗的自了汉,或者,学成滑不留手的老滑头。释学偏了,就容易学成东郭先生式的滥好人,或者,学成悲观厌世、混吃等死的废人。当然,老衲也不是说因此就不学这些,而是要你在具备一定立场的基础上,掌握好其中的度量,择善从之,不善改之,灵活运用…其中这合适的度量,就是大道!就是规则!”

    “嗯,我明白怎么做了。”

    此番交流,说来话长,其实是转眼间事。

    见王平无言以对,张口结舌,金小莲就就像一只刚偷了鸡的狐狸似的,俏脸上露出了某种阴谋得逞的笑容,让人恨得牙痒痒的。

    挑衅的道:“怎么?不敢答应么?刚才不还承认第一眼就对我很有意思么?现在我送上门了,你怎么不敢了?怕我二叔找你麻烦么?刚才我果然没看错,说到底,你还是个敢想不敢当的胆小鬼,伪君子!”

    所谓,泼妇怕流氓,但泼妇耍起流氓来,流氓都害怕。

    又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金小莲若继续耍刁倒好办,王平自然是不会吝啬力气,直接就小耳刮子伺候。但她现在学聪明了,递起了软刀子,若是未和魔僧沟通以前,他还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还要看金老叔的面子,不能没理由的乱打人不是?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王平刚刚才明白了做事抓本质找关键点的道理,金小莲就来挑衅,结果,就杯具了!

    王平冷冷一笑…是你自己作死,可怪不得我!刚才涨了姿势,正手着痒呢,你就眼巴巴的送上门来让我刷经验,不好好虐你两下,都对不起你这份苦心!

    这货就脸色一跨,冷哼道:“本来还以为你学聪明了呢?没想到还是个蠢货,一个现在都没搞清楚状况的蠢货。”

    “你这是想激怒我么?蠢货就是蠢货,也不想想,激怒了我,对你有好处么?”

    “看来,是想我错了,对你这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你雨水就泛滥,给点木炭就造炸弹的蠢货,就不能讲道理,还是得动手,你才会涨记性!”

    才在这货手里吃了亏,金小莲到底还是有些怕怕,见这货脸色一跨,就收敛了气焰,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但见这货说了半天,摩拳擦掌的,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动口不动手。就以为找到这货的底线和软肋了,就作死的又挑衅了一句。

    手里伸手去发动钥匙,准备打火,嘴里也没闲着,小声嘀咕道:“蠢货就蠢货,也比某些口不对心、敢想不敢当的伪君子、胆小鬼要强点…”

    “什么,你在咕哝些什么?”

    王平装腔作势的喷了半天,等的就是这句话,就怒喝道:“真想作死是吧?真想见识一下哥的胆量是吧?敢不敢和你试试是吧?好,哥今天就成全你,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胆小鬼?”

    嘴里喷着,手上也没闲,一手拽过金小莲,一手抓住香奈儿的领口,往下一扯,撕拉一声,就露出两抹雪白和两点约隐约现的嫣红。

    这场面有点暴力,魔僧也看不下去了,就提醒了一句:“有点过了啊…少儿不宜啊!有点太过了啊!你教训归教训,也要注意尺度。”

    “这个我自然省得,大师放心,不会真个乱来,就想让她涨点记性…让她记住,身为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尤其要注意:在一般情况下,最好不要去撩拨和激怒那些处于熟睡和酒醉昏迷状态之外的,具有暴力倾向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