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六章:人之初,性本贱!【2】
    “…要想玩真心话大冒险是吧?好,哥今天就陪你玩一回,看看你到底是假天真还是真脑残?”

    “来就来,本姑娘也想看看你到底是伪君子还是真小人?”

    金小莲针锋相对,不甘示弱,冷冷一笑:“初次见面,你就对我很有兴趣,这点,你不会否认吧?”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再否认也就没意思了。再说,王平也不屑否认,不就说比真话么?

    东方吹,战鼓擂,我是流氓我怕谁?…耸耸肩,反问道:“是又怎样?这又能说明得了什么呢?”

    金小莲莫名其妙的激动了起来,怒吼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么?这就说明你一个又好色又虚伪又无耻又小气的阴险小人!为了达到自己内心阴暗的不可告人的占有欲,而不择手段的阴险小人。”

    这下,王平总算是知道金妹妹发的那根神经了,通俗点说,就是清到脉了,抓住她的怒点了。

    原来这金妹妹生的不是金老叔委托自己“关心”她的气,而是以为自家这个“关心”,是为自家而“关心”,不是纯为“关心”而“关心”。

    这话听着有点乱,说白了,就是这金妹妹太自恋了,认为自己目的不纯。

    这无论什么病,只要抓住了病根,这病就好治了。想通了这点,王平对金老叔交代的这趟艰巨任务,就多了几分把握了。

    遂冷笑一声,回道:“我并没有觉得这个就能证明你说的的那些,只能证明你不但想象力丰富,还自我感觉太好,还很会想当然。”

    “不是这样么?”

    金小莲怒视着他:“话都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掩饰还有意思么?”

    王平耸耸肩膀:“我否认什么了?我有否认么?我不是承认初次见面对你有产生想法么?”

    “这还不够么?还不能说明你就是一个一个又好色又虚伪又无耻又小气的阴险小人么?”

    “不够!”王平摇摇头。

    金小莲瞪视着王平,胸膛不断起伏,半响后,深吸了一口气,莫名其妙的就冷静了下来,冷冷的道:“对你这种人,我真是没有交流的**了。”

    一指车门:“现在你给我下车,马上下车!”

    见王平端坐不动,就伸手去拉车门:“好,你不下是吧?不下我下!”

    “不行!”,王平喝道:“话没说清楚之前,不许下车!”

    “给我撒手!”

    金小莲转身怒视着他:“说不过就动粗是吧?你放不放?不放手是吧?信不信我马上报官告你非法人身拘禁?”

    “不必麻烦,我就是巡捕!”

    王平一把抢过手机,把金小莲摁在座椅上,冷笑道:“给我乖乖的坐着,不要乱动,不然,吃亏的绝不会是我。相信我,律法,我绝对比你懂得多。这点小冲突,也还购不成非法拘禁。再说,我也没兴趣和你玩什么拘禁驯养,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事实,无论是实力,律法,还是你二叔哪里,无论哪方面,我都能死死吃住你,我有这个权利也有这个实力,不让你下车。…这,就是现实,明白了么?人,总是要慢慢学会认清并接受现实,不是么?”

    “呀!放开我…让我下车…老娘和拼了…呀…混蛋,连女人都打…呀..来人啊…救命啊…绑架啊…奸强啊…呀…老娘跟你拼了…”

    王平一只右手就轻松的摁住了死命挣扎、拳打脚踢的金小莲,冷冷看着,也不制止,任她大喊大叫。若她敢伸手抓人,空着的左手,就给她来两下。

    金小莲披头散发的,宛如刚被家暴过的泼妇一般,挣扎喊叫了半响,或许是累了,又或是认清了现实,放弃了反抗,鼓起一双大眼睛,恨恨的瞪着王平。

    “继续叫啊,怎么不叫了?”

    王平冷笑一声,然后嘲讽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二叔这车安装的高档钢化防弹玻璃,隔音很好的,别说哥对你这种脑残妞没什么兴趣,就算是真把你给办了,外面也听不到…”

    “你魂蛋…地痞流氓魂蛋无赖…”

    “是,我是魂蛋。”

    王平耸耸肩膀:“这点,我从来就没否认过,也不屑否认!不过,我再怎么魂蛋,也魂不过你,吃金家的可以,用金家的也可以,金家管管你就不行!”

    顿顿,摇摇头:“漏漏漏!我说错了,你不是魂蛋,你连魂蛋都不如…”

    这次,金小莲莫名其妙的没有反驳,只是冷冷的瞪视着。

    王平貌似意犹未尽,继续开炮,各种难听的话从嘴里源源不绝的冒了出来,把金小莲骂了个狗血淋头,把个如花似玉的金妹妹,说成了比黄妃、方讯、阿艳还要不堪的,集各种脑残、幼稚、矫情为一体的,除了美貌就一无是处的花瓶。

    金小莲也不反驳,冷冷的瞪着…“骂完了么?骂完了就放手,我要下车,我要上厕所!”

    王平仰天大笑了起来:“呵呵呵!看来,你终于冷静下来了,学会接受现实了。很好!很好!不错,不错!看来我要收回上段评论了,知道用计策了,说明,你还是要比脑残稍微强点!”

    金小莲充耳未闻,叫道:“放手,我要下车,我要洗手间!”

    王平笑容一收,脸色一变:“洗手间车里就有,想上就在车里上,不想上就给我憋着…看来,刚才的评语又要收回了。看来你还没学会接受现实,还在意图逃避!”

    “啊…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只要求你放弃无谓的反抗和挣扎,冷静并接受现实,认真谈谈金老叔交代我的,也就你那不愿被人提起,一直逃避的那些私事、破事!”

    “好,好,好…我深呼吸…我冷静。我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你可以手了么?”

    “漏漏漏!你的表情和语气都已经出卖了你,你还不够冷静!”

    对话良久后,黔驴技穷的金小莲彻底认清了现实,颓然放弃了,彻底认栽了:“王哥,我服了你了,你真是我亲哥,不,你比我亲哥还亲,可以了么?可以放手了么?”

    “这还差不多,既然已经冷静了。那么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最初的话题了,老规矩,你问,我答!”

    “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我问:你会步会否认初次见面对我很有兴趣…现在换你了…”

    王平双手一摊:“我不否认,也不屑否认…现在该你了…请!别客气…也别顾忌,只管问,只要你不先生气,你哥保证不生气!”

    “好,说就说…我就说:这就证明你就是一个一个又好色又虚伪又无耻又小气的阴险小人…现在,也证明了,你确实就是!”

    “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是你哥嘛,哥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咱回归正题,我说,这根本就不能证明什么?…好,现在换你…”

    闻言,金小莲就有些无可奈何,哀莫大于心死的意思,反问道:“不说明这个,哪能什么?”

    王平正色道:“男人第一眼就对女人产生兴趣,并不能证明这个男人就阴险下流、好色无耻。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这个男人身心健康,性取向和生理都没有什么问题!”

    见金小莲一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就反问道:“别跟我说,你们一帮小姐妹在宿舍里的时候,没议论过男生,或者,没有意银过刘大华、古乐乐、吴颜祖?哦,骚瑞,这几个有点过时了。现在流行都教授、嗑震东、水白然…”

    金小莲正准备辩驳,王平就阻拦道:“别急着抢答,摸摸自己的内心,找找最真实的自己。既然玩了这真心话大冒险嘛,就要讲游戏规则,别给哥哥说假话。不然,哥哥我就要生气了,王哥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金小莲还能说什么呢,不想承认,又不能反驳,就唯有默然不语。

    王平就得意了起来:“呵呵,没话说了吧?不说话就当你默然了,这不就得了么?…所以,第一眼就对你产生想法,这很正常的事情嘛,和人品有一毛钱的关系么?不对你有想法,对你二叔有想法,那才真叫不正常,得去看心理医生了。你说是么?”

    金小莲默然半响,没好气的道:“按照你的逻辑,天下男人都应该好色,应该看见漂亮女人就联想到床,才叫正常?”

    “椰十!你终于对一回了!”

    王平打了个响指,回道:“男人不好色,要么没钱,要么肾亏。看见漂亮女人不想到床,要么心理不正常,要么生理不正常!当然,也还有另一种情况,这女人是他的直系亲属!”

    对这个神逻辑,金小莲说实话,心理有些认同,也有些不屑根无语,但斗又斗不过人家,不大敢反驳,但不反驳呢,又有些不甘,默然半响,说道:“伟人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哼哼…那只是伟人的个人看法!”王平冷笑一声:“大部分男人都普遍认为,不以上床为目的的恋爱,都是在过家家!”

    金小莲彻底无语了,默然半响,说道:“照你这么说来,发达后就抛弃糟糠、另娶新欢,就是必然规律啰?”

    王平冷笑一声:“不得不说,你太天真了!富不易妻,贵不易友,如锦衣夜行!哪位提出苟富贵、不相忘的人,发达了之后,也还是忘记了陪他一起创业的小伙伴。”

    见金小莲貌似不服,又冷笑一声:“当然,不相忘的也有,比如李世民和朱元璋,不过,也只是不相忘而已,但也不妨碍他们另结新欢。”

    金小莲默然半响,反驳道:“手握大权,从一而终的也不是没有,比如正德的老爸!”

    “明孝宗朱祐樘,五千年就出了这么一个。但你,却未必能如张皇后般好运。以你的智慧和水平,说实话,不是小看你,而是真心不太看好你,不相忘都够呛,估计还是被始乱终弃的几率,会更大一些…”

    金小莲扪心自问,推演自己的结局,最终,唯有默然无语。

    对方哑口无言,王平为了圆满的完成金老叔交代的艰巨任务,仍不收手,继续开炮:“人生四大喜事,你听说过么?”

    “听过,但你肯定不会说他乡故知,久旱甘霖…”

    王平打了个响指,回道:“升官发财死老婆,加上死老公。就是人生四大喜事!”

    金小莲默然半响,不知是那根筋抽了,还是那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嫣然一笑:“你这人虽然又好色又下流又无耻,还打女人,但总算还有条优点,我突然发现,你没那么讨厌了。不是急想完成二叔交代你的任务么?要不,咱俩试试…”

    闻言,王平就大为不解,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扪心自问:哥们儿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为何会像太忠哥那样?每次帮人都给自己惹了一身臊,做好事做到内牛满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