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五章:人之初,性本贱。
    “…你且附耳过来,老叔传你道门诸咒并应用之法。”

    王平大喜,感谢了一声,忙不迭的凑了过去。

    这次金罗盘倒也痛快,再不啰嗦,竹筒倒豆子一般,把道门日用诸法的咒语手决这些,都一并抖落出来,叮嘱王平熟记。

    道家之学,源远流长,其术名目种类繁多,包罗万象。纵学究天人,才若颜闵,博闻强记如阿难者,也难贯彻通透。

    不过道家学术,虽然流派名目繁多,但大致无出正一、全真两派之外。所谓天师道一统,龙门半天下。天师道,自曹魏起就受朝廷敕封,统领道门二千载。直至元代邱长春出,方才分庭抗礼,半分天下,直到现在。

    其余诸如灵宝上清、楼观皂阁、茅山武当、峨眉青城、丹道南北中东西等道派,大多都并入两家之中,成为其支流。

    这门派划分出来了,术法也就好归类了,可大致将其分为正一符箓和全真内丹两类。或根据其功用,归类为山医命相卜。或根据星辰,将其归类为三十六天罡法和七十二地煞术。

    金罗盘刚才传给王平的,就是七十二地煞术。道门八大神咒,就是八个具有代表性的简化版的地煞术法。

    在一般人看来,会因为老猪经常被猴哥调戏做弄,恨得牙痒痒的,却除了告刁状说小话撺掇师傅念紧箍咒之外,拿猴哥没有半点办法,就认为七十二地煞术比三十六天罡法牛比。其实不然,在道门眼中,天罡法地位远在地煞术之上。

    道门正统法术秘籍《道法会元》认为,天罡法是紫府仙术,可以改变物理法则的仙家大神通。地煞法则是三清祖师赐给下界徒子徒孙修炼,护身卫道的术法。

    这一个是仙家神通,一个是人间法术。质地上,天罡法就要压地煞术一筹。所以老猪干不过猴哥,不是输在了法术上,而是因为体质拼不过人家。

    人家猴哥的根蒂是什么?是女娲娘娘用剩下的补天石,本质就不同凡响,在造化鼎里锻炼过被女娲扔下凡变成灵石仙胎之后,又不知道吸取多少万年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后来又被太上老君扔到八卦炉里又锻炼了一回。

    说白了,猴哥就是造化的宠儿,背景雄厚,资质不凡的仙二代。老猪呢,则草根得不得再草根了,原身是混吃等死,又馋又懒的俗人一个,被这玄都**师点醒之后,方才豁然省悟,学道修仙,飞升之后呢,玉帝看在老君的面上,不得不捏着鼻子给了个十万天河卫戌司令的肥缺。

    话说老猪虽然出身差点,但若不犯错误,一直在天河卫戌司令的位置上呆下去的话,以老猪的天仙之躯,施展天罡法,也未必拼不过猴子。

    偏偏老猪却色迷心窍,胆大包天的去调戏玉帝的二乃,结果就杯具了,被撸职双开,贬下凡不说,还错投了猪胎,这下好了,越混越回去了,最后的逆袭猴哥的机会,也被那善于揣摩上意的天将给整没了。

    所以,老猪的遭遇告诉俺们一个道理!出身草根无所谓,有手好技术就行,总能混出头。这出头之后,就少不了宴席往来,吃吃喝喝这些。别人请你喝酒的时候,尤其要注意,再好再贵的酒,也不能多喝,这酒一喝多了,就会像老猪和毕姥爷那样,得意忘形,自己把自己整下课了…

    你若打老大闺女的主意,最差的结果,也不过像牛郎和董永那样,被老大夫人强制离婚,却不会死人。你打老大导妹纸的主意,若能生出个争气的儿子,他也奈何不了你。你打老大外甥女的主意,就只见老大的外甥着急,老大不会着急。你把老大的七个闺女全都调戏了,法官貌似也不会加刑期,同样是坐五百年。若你见他们都没啥事,就想去试试老大的底线,调戏他二乃,那老猪就是你的下场。

    还有无论是人间天宫,这官场规则都一样,生活作风问题,都是送官员下台的利器。不信你看啊,犯了作风问题,老猪这么硬的关系都不顶事。“以权谋私,调戏女下属,意图与女下属通奸”这么罪大恶极的罪名,老君他老人家就是想拉老猪一把,他也张不开嘴啊。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那啥,从老猪的履历上,咱们可以得出结论,这三十六天罡法,其实远比地煞术厉害。干不过猴子,是老猪自己不行,不干法术的事。

    这点,从三十六天罡的名目上也能看出来。你看这天罡法,都是啥“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回天返日、唤雨呼风、振山撼地、驾雾腾云、划江成陆”之类的高大上,拉风无比的名目。

    地煞术呢,则是些啥通幽、驱神、担山、禁水、祷雨、借风啥的,名目就低调太多了。就拿风雨之法来说,一个直接就呼唤,一个则要祈祷,还要借啥的,这对风婆雨师的态度,就是天壤之别!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地煞术比天罡法差点,但王平也算是很满意了,毕竟,还未成真个成仙,就是学了这天罡法也用不了,只得瞪眼看着。再说金老叔自家也是凡人一个,他也不会不是?

    唯一有些不爽的是,这地煞法每个咒语都是老长一截,这各色仪轨和法印手决也有不少,练习起来,忒费时力。王平虽然记忆力一项不错,但光是这些咒语手势,就够他喝一壶了,运用嘛,没有个三五月功夫,想都别想。

    这货就有些贪心不足,得寸进尺,花了半天,勉强把这些个咒决记了囫囵吞枣后,就追问道:“这地煞术好是好,但太繁琐了。你我都明白这术法的原理,能不能想个办法出来,把它简化一下呢?简化到比八大神咒更简洁一点的程度呢?”

    闻言,金罗盘就笑了:“其实,一直以来,有不少初学者,都提过这个问题。就连老叔也不例外,也向师父抱怨过。”

    “哦?”,王平精神精神一振:“您师父他老人家是怎么回答你的?”

    “呵呵,我师父说,师祖传他的时候就这样,所以,他传我也这样!”

    王平就有些失望,问道:“如此说来,就真没办法改动了么?”

    金罗盘正色道:“道门前辈,将这些法诀咒语原封不动的代代相传,其中必有深意。若说真不能改,其实也不尽然。比如,三丰祖师传下太极拳,最早只有十三式,现在不也被后辈们扩充改动了么?当然,无论怎么编改,这‘虚灵顶劲、沉肩坠肘’的要领,还是没有变。变了,就不是太极拳了。”

    “哦,如此说来,老叔你后来也改了么?”

    金罗盘呵呵一笑:“改我倒是改了几个,简化了一下。但不一定就适合你。”

    王平问道:“管他适合不适合,先说说呗。”

    “比如这金光咒,先前的咒语一大堆,老叔我懒得背,就简化为十六字:天清地宁,佑护吾形,金光覆体,万邪不侵!当然,观想掐决等,也随之改变。”

    王平道:“我觉得挺好啊!简单多了,好记多了。为什么就不一定适合别人?”

    金罗盘正色道:“因为各人的性格习惯和资质根器都不一样。所以,才出现不同派别,不同功法。所以说,这世上并不存在一法通用的好法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并非不能改动,但却只能自己改。师长负责把原滋原味的东西给你,让你自己慢慢琢磨,自家改动。”

    人家金老叔把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王平也就不在纠缠了,就回道:“嗯,小侄明白了,我回去之后,就琢磨琢磨,试验一下。到时候真改好了,还要老叔帮忙掌掌眼,指正一下。”

    “这个可以有。”

    金罗盘随口就应了下来,接着又指点了一句:“施法的关键,就在于‘虚信诚’,一切的咒语仪轨,都是为这几个字服务的。所以,无论你怎么改,都要紧扣住这几个字不放,就像太极一样,无论招式怎么编排,这‘柔松空’都不能丢。无论办什么事情,只要抓住了问题的中心,这事就好办了。”

    “多谢老叔指点”王平感谢了一句。

    接下来两人又扯了几句闲话,王平一来急着回去试验道术,再一个,刚才囫囵吞枣,咒决这些还未记熟,还得用功。小坐了一会儿之后,就提出告辞。

    金罗盘也未挽留,说道:“这该教的,老叔都已经教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老叔也不留你了,就让小莲送你回去吧。”

    王平却是不怎么想让金小莲送,女人心眼小,刚才闹了个不愉快,现在肯定会撒气,一路上少不了闲言碎语,咱可木有给美女做垃圾桶、受气包的嗜好。

    遂婉言谢绝道:“怎么好意思麻烦小莲妹妹呢,我还是自己打车吧。”

    金罗盘叹道:“还是叫小莲送你吧,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也不瞒你,对这不省心的丫头,老叔还真没什么好办法,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语言,好交流一些,你帮我好生劝劝,最好是让她打消那些不切实的念头…”

    这老叔话都说到这地步了,王平还能说什么呢,只得捏着鼻子认了,硬着头皮接下这“棒打鸳鸯散”的光荣艰巨的任务…

    “嗯嗯,我尽力而为吧,但以小莲妹妹的脾气,估计是够呛,老叔你也别着什么指望…”

    “你小子…”,金罗盘没好气的道:“去吧,免得在这里碍眼,老叔我还要打午课呢!”

    摸出手机,给金小莲说了一声,然后就双眼一闭,看样子是要打坐。

    “那小侄就告退了…”

    金罗盘话都懒得说了,赶苍蝇似的挥挥手,王平讪讪一笑,起身退了出去。

    上车之后,金小莲就像王平欠了她钱不还似的,冷着个脸。见状,王平自然不会自找没趣,通报地址后,就规规矩矩的坐着,默记忆咒法,当起了哑口葫芦。

    一时间,两人对坐无言,气氛有些古怪。半响后,金小莲忍耐不住,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我二叔不是叫你来当心灵导师么,怎么现在做起哑口葫芦了?”

    王平没好气的的回道:“你这一天都想什么呢,我说,你这心里能不能阳光点?”

    金小莲冷笑一声,阴阳怪气的道:“怎么?二叔没叮嘱你么?现在改性子了,不闲吃萝卜淡操心了?”

    这话王平就不爱听了,反驳道:“有你这么说长辈的么?不是他侄女,谁会吃饱了没事做,来管你的破事?”

    金小莲莫名其妙的就激动了起来:“你知道什么?你以为他们是真关心我么?我自己的事,他们凭什么操心,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我求着他们管了么?”

    “哼哼,我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我只是想说一句,如果真要想金家脱离关系的话,你应该把银行卡,还有这身香奈儿,车钥匙,驴包包这些,先还给金家再说。”

    “金家的产业有我的股份,这工作室我也有投资,我是股东,自己的东西,为什么要还?把本姑娘当什么了?什么都不懂的败家大小姐么?”

    王平冷笑一声:“呵呵,股份?用压岁钱投的股吧?”

    “你…”

    此言甚是诛心。金小莲柳眉倒竖,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我?没话说了么?”

    “你…你,气死我了。”,金小莲大怒,一脚踩了个急刹,尖声叫道:“你给我滚,马上给我下车,下车…”

    王平好整以暇的抱着双手,以一种看白痴的眼光,斜视着她,反问道:“下车?这是我金老叔的车,我为什么要下?…下车可以,先把行车证给我看看。”

    “啊…”,金小莲彻底抓狂了,举起双拳,擂鼓似的,捶起了方向盘。

    王平非得不制止,还在傍边说起了风凉话:“砸吧,你使劲砸吧,反正这车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砸坏了也没人心疼。”

    “啊…混蛋,老娘和你拼了!”,金小莲暴跳如雷,不打方向盘了,起身来抓王平。

    王平可没有受虐的嗜好,那怕,对方是大长腿美女,也不行。见金小莲袭来,伸手一拔,就把她推在靠背边上,冷笑道:“撒泼你找别人撒去,哥哥我没这闲功夫陪你玩…”

    所以说这女人就真心不能惯着,越惯越上脸。对付撒娇的女人,胡萝卜好使,对付撒泼的,真心还得大棒才行。

    被这么一摔,金小莲总算是清醒了些,认清了现实,不但说不过,这讲打,也打不过人家。

    这下金小莲没辙了,撑着坐垫,怒视着,意图用眼光消灭对手。

    王平毫不退让,面沉如水,冷冷的对视着。

    见这货一副你敢动手我就敢打你的样子,金小莲彻底清醒了过来,再不犯浑,冷冷一笑:“对本姑娘贼心不死吧?软的没作用,就动粗,想激起本菇娘对你的兴趣?”

    见王平意欲反驳,又冷笑一声:“别急着否认,初次见面时,你眼中的觊觎,瞎子都看得出来。现在又来这套,是因为断了念想,失望愤怒?还是想激起我的逆反心理?”

    闻言,王平就有些嘀笑皆非的赶脚,这菇娘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呢?真心有代沟啊!

    初次见面,确实是很有兴趣,这点,王平一个大老爷们儿,敢作敢当,不会也不屑否认。但此一时彼一时,金老叔就已经表态并警告过了,明媒正娶滴,可以,玩玩就跑滴,不行!

    俺就算不看金老叔的面子,也得顾忌一下形象问题吧?

    俺好歹也是身居主角光环的吧?小说你看过么?这现代都市文,除了见花就采的马种流之外,你见过那个主角捡人家用过的二手货的?就算是马种流,人家那些三号四号女配,那怕在乌烟瘴气的银乐圈里混,也不敢乱来,都是守身如玉的,连黄瓜都不敢用,即使是中了“我爱一条柴”,也得强忍着,非得把红丸留给伟光正的男主不可。

    你都交了男盆友了,我还敢对你有兴趣?你是想看我被金老叔干死?还是想看我被道友们喷死?

    你这丫头,原来就怎么没看出来,这心咋就这么毒泥?

    见金小莲提起这茬,王平就有些哭笑不得——天地良心,以前是以前,现在他还真对金妹妹还真没什么想法。

    没好气的的回道:“你这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以为自己是人民币么?”

    “自我感觉良好?呵呵…”,金小莲冷笑一声:“当初盯着我双腿乱瞄,哈喇子都差点流出来。现在又在这里矢口否认。姑奶奶算是看穿你们这些男人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又好色又虚伪又无耻,没有一个好东西!”

    王平就有点恼羞成怒,冷笑道:“你才多大点年纪?多少见识?拿自己当阅人无数的交际花么?头发长见识短的蠢货,以你那点脑容量,能看穿天下男人?呵呵,真是笑死我了,能看穿,你二叔也不会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以为我们真很闲是不?我们很想管你的破事?你若不姓金,谁管你去死?哥一巴掌就给你扇飞了,还会在这里浪费口水?”

    “被说破心思了,恼羞成怒了吧?也就这点胆子,敢想不敢当的货色,呸,什么东西?”

    王平真心有点火大了,怒道:“我说,你是真不明白呢?还是装糊涂?真想玩真心话大冒险是吧?哥今天就好好陪你玩一回,我倒要看看你是假天真还是真是脑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