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四章:神通不神,术法有法!
    金小莲去泊车,两位师傅则到静室“探讨”道法。

    这静室是金罗盘的静修之所,环境不错,采光通风条件良好。约莫三丈方圆,布置简朴,墙上挂着一幅道家先天图,边上摆着个敬奉三清祖师的供桌,还有一椅一几两三蒲团。后面有个小型花园,负者生产新鲜空气。

    不是外人,也不是第一次来,用不着客套寒暄那些,所以二位师傅就直奔主题。

    清心净手,三注清香,敬拜三清后,两人落坐。金罗盘首先挑起话题,肃然道:“现在没有外人,咱不说虚的,说说你的真实用意吧。”

    王平也不见平时的嬉皮笑脸,肃然回道:“先前我们叔侄,一念不忿,在刘老爷子这等达宦面前揭开拜神教的根底,此虽对人道有益,但对吾等,却恐是大祸,得罪鬼神,从此便怕是多灾多难,道途堪虞。所以才找老叔合计合计。”

    “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你却是担心这个。”

    闻言,金罗盘就洒然一笑:“贤侄你多虑了,你乃道人,为何却如深受小说话本迷惑的百姓一般,如此抬举这鬼神?不过,你毕竟入道不久,不了解这些个鬼神的真实形状,才受这小说话本、民间传说所惑。也罢,今日我便说破,以消你心头之惑,兼正视听。”

    虽然魔僧也说过这些,但所谓兼听则明,便肃然道:“请老叔解惑!”

    金罗盘道:“太上云: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夫子也说:敬鬼神而远之。佛陀云说:鬼神非鬼神,是名鬼神。佛经三藏,汗牛充栋,但其大旨不过是降心离相。”

    所谓大道无二理,圣人无二心——诚如斯理,金罗盘和魔僧门派不同,修为也差得远,说理不如魔僧透彻,但其大旨却是一致!

    心生法生,心灭法灭!所谓疑心生暗鬼,这人做了亏心事,做贼心虚,心虚就出鬼。说白了,鬼就是怕,怕就是鬼,其实没什么好害怕的!

    上次魔僧说的时候,王平就有所领悟,现在两相结合,方才算是彻底明白了鬼神的根蒂。虽然如此,但法还是要学的。

    所谓,鬼就是怕,鬼怕人胆大。那人的胆子是什么呢?

    人分两种,分小人和君子。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这君子的胆子,就是学识修养,品质道德。所谓:以道莅天下,其鬼不神嘛!

    小人的胆子呢,就是权势背景,爹妈的吨位。所谓:有恃无恐。爹名带刚,撞死人了心不慌!妈名无凤,认了干爹也没用!

    王平一来不想做君子,太累!再说投胎的时候忘记打点判官,又匆忙了点,所以也羡慕不来小人的做派。

    再说道德修养,王平也不是很高,不过间乎小人君子之间的普通人层次。话说回来,真君子和真小人,这天下也找不着几个,说到底,这世上还是善恶半掺的普通人多些。

    那么,这普通人一没有君子的修养,二又学不来小人的做派。那么,如你我这般普通人的胆子,到底是什么呢?

    王长青师傅无私的告诉大家:这普通人的胆子,就是各行技术实力,专业手艺。所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技多不压身,艺高人胆大嘛!

    所以说:这鬼神的实质,你明白是一回事,怕不怕又是另一回事,两者不可一概而论。就好像王平,为了胆大,还得向金罗盘学法。不然,你啥本事木有,也不去学,就记着鬼就是心虚这话了,就去玩占碟起乩,或者,听说哪里闹鬼就往哪里钻,到时候,被鬼附身了,别说是二货蛊惑的。

    所以在牛鬼蛇神、精灵狐魅这些事情上,万勿轻信和尚道士,影视戏剧和小说家言。最忌一知半解,轻易尝试。没有王师傅的手段,就莫去招惹。须得牢记先贤教诲:敬而远之!知常曰明,没身不殆,不作死,就不会死!

    闲话少扯,言归正传。话说王平彻底明白了鬼神之理,就正色道:“谢老叔解惑。鬼就是怕,艺就是胆!请老叔说增胆之法。”

    金罗盘道:“治鬼有三法,增胆有三途。一曰道,道高龙虎服,德重鬼神钦!二曰势,有钱能使磨推鬼。三曰恶,鬼也怕恶人。你预行那法?”

    闻言,王平就笑了:“我是向来就个贪心的,从不嫌手段多。不过嘛,我这个人道德修养向来就不咋地,若这些个牛鬼蛇神真来了,我一没耐心给他宣讲道德南华,二没兴趣和他谈仁恕、春秋大义。也不想和他谈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手段就只有一个,直接就用老叔换的桃木侍候。再说我修行还浅,一天打坐都嫌时间不够,又哪有那美国时间去经商从政,争名夺利,勾心斗角?不过倒可找刘老爷子使使劲,把这从九品的从字抹去,倒也聊胜于无。您看啊,这恶啊,我已经有了,这势呢,它又指不上,这道呢,我也够不着。所以,就只得劳烦您老人家讲**术了。”

    金罗盘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指着王平:“你小子,哪里学来的这些歪理,还一套一套的。不过想想也是,歌里不也唱了么,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对这些个牛鬼蛇神啊,仁恕还真不顶用,要法器侍候才行。罢了,既然你一心要学术法,我就成全你吧。”

    “这术法就隐藏在道教八大神咒之中。既是修炼法,也是护身卫道法。比如这静心咒,修炼时用于排除杂念,安定心神。降魔时这咒就是道屏障,就是阻拦外界天魔入侵的灵台识海的防火墙。余下安神净身诸咒,亦同此理,乃修炼制符及开坛行法,招神遣将之必备咒语。开坛行法,仪轨甚多,颇为繁琐。约战倒罢了,若是遭遇战,又哪有时间容你慢慢泽地开坛?故而,安神净身诸咒,还是在斋醮、祭神、水陆道场等文法事上用得多些。所以麻衣派前辈又把金光咒提出来,列为重点,单独使用。”

    “八大神咒,既是修炼功法,也是防身法术。是入门及以后施展一切术法的基础。对道人来说,其作用就好像字母于英语,字根于五笔,鸟语言于编程,是每个道人都需要熟练掌握的。其中又以金光咒为重。静心安神净身请神几咒,主要用于修炼和文法事。防身御魔,主要就要靠金光咒了。”

    八大神咒,金罗盘上次就略说了一下,今天又炒了一遍剩饭。王平就有些不满足,这金光咒好是好,却需每日辛苦祭练,颇耗时日。他这次来,更多的是想解决一下燃眉之急。

    就问道:“除了这金光咒,就没有什么见效快,威力大的术法么?”

    “哦,你是嫌这金光咒见效慢了,需要简单,粗暴,直接点的?”

    闻言,金罗盘就笑了:“当然有,无论你想对付谁,这最好的,就是财权势了。防身自卫,见效最快的,就是用枪支了。你去找何玉铛总捕头办个持枪证就是。”

    王平不满的道:“老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玩笑。”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这无论哪行,诸如王长青师傅这等“修为浅薄、滥竽充数、招摇撞骗、混吃混喝”之辈,也只能蒙蒙郑教授、胡丽丽这等不修术法的外行,但在金罗盘面前,却是无论如何是装不下去的,这底蕴不足,就算是一时得逞,迟早也得露馅。

    毕竟无论哪行,能混到“凭伪”层次的,就没人会是脑残的说,既或是有,也是因为别不过孔方兄的面子,才故意装傻。

    其实金罗盘早就看出来了:背书的功夫嘛,这长青侄儿倒是不错,一提及实际应用,就有些想当然了。说白了,这侄儿就是个样子货,其真实水平,也就和哪位纸上谈兵的赵老先生差不多!

    正因为他知道王平理论大于实际,对术法行当还有些想当然的误解,所以,才故意提起这茬,给这长青侄儿灌输一些正确观念。

    闻言,就正色道:“在这点上,我还真没开玩笑。这最好的防身自卫的办法,就是用枪!”

    “哦?如此说来,老叔此言必有深意!”

    见这老叔一脸严肃,王平也重视起来:“长青才疏学浅,见识浅薄,不能领会。烦请请老叔详细说说。”

    金罗盘一开口,就自揭其短,石破天惊。

    正色道:“其实,无论你想对付的是谁,这最好的办法,还真是力压。财权势,枪炮,或者飞机导弹,都要比术法来得快捷。单就这点而言,所谓的神通法力,其实并没有什么鸟用!”

    王平大惊,讶然道:“老叔何出此言?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忘了自己的本分耶?”

    金罗盘正色道:“不,正因为我没忘记自己的本分,所以才和你说这些。道是道,法是法。神通是神通,不可一概而论。”

    随即,不等王平发话,又说道:“无论你是给人看风水还是从政经商,也不管你是吃斋念佛还是修仙学道。这世上有三百六十行,到底哪行咱们暂且不管,我先问你一句:你知道这所有行当的共同核心本质是啥子么?”

    王平思索半响,回道:“您的意思是说,行业无所谓高尚与卑下,其目的都为了混饭?”

    “不是。”

    金罗盘摇摇头:“快接近了,但还差点。”

    王平问道:“不为混饭为了什么?”

    金罗盘反问道:“你为什么要混饭?”

    “为了活命!”

    “你现在明白了么?”

    王平就回道:“因为活命需要吃饭。以此类推,就可以得知,所有行当的存在的意义和价值都是因为人们需要!”

    金罗盘道:“这不就得了么?世间万法,不管是出世还是入世,做官也好,经商也好,修道也好,念佛也好,拜神也好,或者你找我学术法也好,都是因为人们需要!明白这点,也就明白了世间万法的真谛,也就没有疑惑了。”

    顿了顿,又道:“古人见电闪雷鸣,飙风暴雨,心生敬畏,就出现了神明。随之而来,就需要有人与天地神鬼沟通,也就出现了最早的道士…巫师。人类思考生从何来,死到何处?就出现了宗教。人类向往生存,畏惧死亡,就要去修仙学佛。向往超凡能力,就出现神通法力。世人有趋吉避凶,儴灾解祸的需求,也就出现你我之类的人士。从这个角度说,无论和尚道士,巫婆神汉,还是活释波切,其本质上都没有什么高下之分,并无二致。只是灵界代言人,负责沟通阴阳两界的灵媒而已。”

    王平闻歌而知雅意,就问道:“您的意思是说,真正的道士,应该是无神论者么?”

    金罗盘肃然道:“不错,从这个角度讲,神明的本质,其实就是人们的‘一种需要’。冥冥中,并没有一个人性化的上帝,主宰着天地万物的生死祸福,兴衰成败。但是,冥冥中又确实有那么一个东西,在主宰着一切。日月经天,寒来暑往,万物生养成坏,都是因为它。不知其谁之子,似万物之宗,又像帝之先,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顿了顿,续道:“所以,道教,实际上是世界上唯一不搞偶像崇拜,提倡‘无神论’的宗教。道教不崇拜神明,只崇拜天地自然。三清四御,不是神明,而是道的运化功能的拟物具像化。”

    王平默然半响,问道:“话虽如此说,灵界,鬼神,神通法力是因为人需。但既有人需,我们也能感受到这些东西真实存在,你为何又说神通道法无用?”

    金罗盘道:“我可没说道法,只是说神通没用。神通不神,道法却有法!”

    “先前说过,这些的前提和基础都是因为人的因素。故而,鬼神也罢,神通也罢,都得通过人为媒介,才能发生作用,却不能直接干涉现实物理世界。所以才说神通无用。”

    “比如说所谓的天眼通,遥感预知的神通。为什么要追求遥感,是为了预知。预知则是为了收集信息,意图改变结果。比如你想发财,想知道彩票结果。有这些需求,才会去追求这些神通。老叔问你,假使你会天眼通,预先看见你的朋友会中伏身亡,你会不会通知他呢?”

    王平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会!”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那么,悖论就出来了。如果你通知他,使他避免了中伏身亡的下场。那么,你看到的就是假的。这天眼通没有什么鸟用。如果你不告诉他,那么,该怎样还怎样,你这天眼通还是没什么鸟用。你说是吧?”

    王平有些纠结了,皱起了眉头:“您是想说,神通都是假的么?”

    金罗盘呵呵一笑:“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说神通无用而已。”

    识海中魔僧也笑了起来:“他这逻辑虽然有些操蛋,但倒也颇些道理。你就好好想想,若能想通,就会明白神通的实质了。依此推之,符法道术,自然也就不学自会了。”

    别看王平刚才在刘府吐槽拜神教,就以为他不推崇神通法力,其实他最爱好这些,入道的初衷也有几分是为了这个。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平时里就自顾着意银神通大成后的威风舒爽了,倒还真没想过这些。

    是啊?什么是神通的本质?神通有没有用?我为什么要追求神通?

    王平脑洞大开,全力思索起来。

    金罗盘呵呵一笑,也不打扰。魔僧乐见其成,只管挖坑,不管埋,亦坐壁上观。

    半响后,王平如释重负,松开眉头,呵呵一笑:“老叔你这就是诡辩。挖得一手好坑,我差点就被你埋了。比如,我爱吃鸡蛋,就只需要知道鸡蛋能吃,没毒就行了。又何必去研究这蛋是那个母鸡下的,下蛋的原理,鸡蛋的物理化学方程式之类的东东,您说是么?”

    他的逻辑很简单,就是实用主义,有这东西就行,能用就行,想不通的问题就不去想。

    “你小子,倒也光棍!你是爽了,老叔却亏了,这半天的口水白喷了。”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做人不带你这样的啊,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探讨道法了?”

    王平嘿嘿一笑:“既如此,就请老叔解惑,开示神通实质吧。小侄洗耳恭听。”

    “说这神通法力的实质以前,我先讲个故事。”

    金罗盘说道:“我上次去北方,认识了一位道友。此人半佛半道,术法高深,在当地很有名气。他愤世嫉俗,最看不得的,就是哪些迷信神通术法丹道的人了。别人若来找他求神通术法,他开口就骂。我在山上和他住了几天,就看见他骂跑了好几拨人。我就劝他,既然你看不惯,那为什么不躲进深山老林呢,何必为了那些俗人浪费你的华池神水呢?你猜他怎么说?”

    王平摇摇头:“我又不是他,又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像邹立涛那样,单纯的就喜欢骂人的感觉?”

    “你这说的什么混账话?人家修为还在你老叔我之上,无聊的人,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么?”

    金罗盘斥了一句后,续道:“邹立涛骂人,那是为了收视,为了自己利益。人家骂人,是蛇口佛心,是为众生的利益。这能比么?——看你这胡言乱语的,我都被你绕进去了,不管邹立涛到底为何骂人,都不关你我鸟事。咱们继续论道。”

    “我就说了,既然你不耐烦,为什么不躲呢?还天天蹲这里骂?高人就说道兄你有所不知,我看到过一些迷信神通术法丹道的人,荒废了很多年一事无成,四十多岁还往道观寺庙跑,师傅怎么劝都没用。小弟我于心不忍,所以才出此下策,意图点醒他们。我就说确实是一遇神通误终生。但这世上大多的求道人,都知见不正,妄求神通。你虽一番苦心,但到底是在做无用功,迷恋神通的成千上万,你才一张嘴,又能骂醒几个?他就说这些我又如何不知,不过是尽人事而听天命,骂醒一个是一个。”

    王平虽不怎么认同这位高人的做法,却不得不佩服人家的用心。就问道:“这位高人是怎么评论神通法力这些的?”

    金罗盘道:“他的看法和我略有不同,但大致一样。他说术法神通其实并没有什么鸟用,就像你花十几年练铁砂掌开核桃,还不如花十几买个核桃夹子来得爽快,术法这些只是个工具罢了。劝人不要舍本逐末。”

    王平一想,也是——和花个几十年练玄冥神功比起来,空调冰箱之类的自然要来得更快捷一些。

    一念至此,就问道:“这位高人怕是推崇释教更多些吧,连道法都一起喷了。术法神通这些玩意儿,不会真没什么鸟用么?”

    金罗盘道:“术法神通这些,有用也没用。要看你是目的是什么了?如果只是单纯的追求炫酷拽,偷窥美女洗澡,预测彩票结果,或是为一己私欲,刺探他人**,然后就装逼打脸这些。那神通术法就还真没什么鸟用,如果真为上面那些,何必追求神通呢?又耗时又容易走火,是吧?好好经商从政,追求地位,一心上爬,不更合理更快捷么?”

    王平一想,也是,回道:“确实,就像为了追求美色,就去学**术,降头这些,殊为不智,远不如一心赚钱来得快捷。值此亲爸哭干爹笑,哭宝马笑单车之世,芒林,不就是最好的**药么,又何苦去追求那些?再说,你我这些易学大师,听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拉风无比,说白了,还不是孔方兄的堂前燕?”

    “谁说不是呢?”

    金罗盘颇有些欣慰,笑道:“你能想明白这点就好。其实说白了,所谓的神通法力,其实就是‘一厢情愿,欲求不满’。用风君子的话说,就叫‘妄心天劫’。”

    顿顿,续道:“咱们真道人不打诳语。这神通呢,确实存在,但老叔我不认同佛教的分法。在我看来,它只有两种。一种叫‘坚固妄想之力’,也可以叫它‘极度意银之力’。还有一种呢,就叫‘本自足具之力’。前一种就是三观不正,只要权利不要义务,修法不修道的。后一种呢,是修道的附属产品,不求自得。”

    结合魔僧平时所讲,王平就大悟——神通力,其实就是心力。不管你是“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也好,“放之弥**,退之藏于密”也好,还是“自性就是文殊利”也好。

    不管是道心,儒心,还是佛心。不管你什么“气冲华盖,百圣齐鸣。”也不管你什么“天降甘露,地涌金莲”。说到底,这心还是一个,人人都有的玩意。我不管这心到底该姓什么?只需要知道,这心就是我的,也确实能开发出些神妙,也就可以了。

    一念至此,就回道:“确实,不管这神通是‘坚固妄想’还是‘本自足具’,本质都只有一个,就是心力。说来说去,又回到老叔最先的话题,神通其实并没有什么鸟用。只是一种精神意识,一种感受而已。其本质决定它只能是被动式的感应接受,而不能作用于现实物理世界。”

    金罗盘道:“不错,正因为如此,故而高僧大德才讲‘慧而不用’。就像我刚才问你,天眼能救难乎?救则为假,且违因果。不救则无用,且违慈悲。救亦罪,不救亦罪,进退不得,左右为难。既不能改变,又何必看,反致心塞?所以,神通非不能用,实无用!”

    “这小辈修为不咋地,但理法还真学了个通透。”

    闻言,识海中的魔僧就赞叹了一句:“这话真说到点子上去了。神通确实不能违背因果,干涉现实,真心没什么鸟用。所以老衲才一直不讲这套,等你自己领悟,没想今日被他提前说了。”

    “罢了,老衲就索性给你说破,告诉你神通为何不能干涉现实?壁如曹溪论幡动,心动乎?风动乎?其实都在动,它动它的,你动你的。心能使风不动乎?不能,只能使己心不动。这里面就是个大因果。见为因,思为果。你只能选择看不看,想不想?却不能干涉自然造化生不生风。所以佛陀才说神通不敌业力。”

    “何为业力?业力非人力。日月经天,阴阳更替,生坏成败。还有这风。无可奈何奈何花落去那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生。那个亘古长存,独立不改,周行不怠,不以任何东西的意志而转移,老子、孔丘、佛陀也无能为力的——让人无可奈何的东西,就是大业力。”

    闻言,王平就叹道:“大道既然让人无可奈何,又何用修仙学道?不知悦生,不知恶死,生死一贯之,万物一手指,乾坤一马毛,啥都不干,直接等死不就完了么?等死,不如现在就死,还活着做什么?怎么不直接去死?既然有生必有死,还生下来做什么?不如当初不生。”

    “修仙学道,是因为不甘心!”

    魔僧就笑了起来:“佛陀就是想你刚才这么想的,所以,就灭心断识,然后涅槃寂静,不生不灭了。老子怕世人直接去死。所以,饶舌五千言,叫人清净无为,顺应自然。此自然乃道法自然,不效法谁,自己就是这样,然也——那个自然。”

    “老子还患有身,庄子则最洒脱,自顾与造物者游去了。孔子只论生前,不谈死后。圣人佛陀道祖都只能度己,度不了人。唯有吕洞宾,是个热心人,不信邪,但度了几百年,也没度几个,估计也心灰意冷了,不陪大家玩了。他们都如此,何况老衲乎?所以,到底有没有长生,老衲也无法回答,欲知真相,唯有自己尝试。”

    王平叹道:“是啊。长生无凭。修仙学道,不过是因为不甘心。不过,话回来,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

    确实,面对岁月这把杀猪刀,圣贤也表示无能为力!故孔丘才有“逝者如夫”之叹。太上才说“吾尚白首,衰老熟年!”。佛陀则感叹:“神通不敌业力!”

    不过明白归明白,并不等于就可以打着“四大皆空”的幌子,然后就心安理得的混吃等死,什么都不做。身为道人,不试试,又怎么会甘心呢?

    魔僧赞道:“不错,正是因为有不甘心的古人,所以,世上才有了仙道。仙道的真谛,就在于窃夺造化那‘行健,生生不息’的本事!好了,说了这么多,老衲却是有些乏了,你且找你这老叔学术法吧。”

    两人此番暗中交流,写来话长,其实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金罗盘自然不知这短短功夫里,王平就抽空做了趟私活,见他一脸沉思,也不打扰,等他露出明悟之色,方才呵呵一笑,打破沉默。

    “看样子,长青你是深有所得啊,说说看,刚才想明白了什么?”

    王平回道:“我在琢磨着,既然这神通没什么鸟用,那么,这所谓的‘心能转物’,怕是也不怎么靠谱!”

    “哎呀,可不就是这样么?你可算是想明白了。”

    金罗盘就一拍大腿,说道:“心力,锻炼到至极处确实有些妙用。这点,我们不否认。但是从道学角度来看,修性不修命,是不究竟。一味追求心力,有失偏颇,不足取。为何要这么说呢?因为‘万物负阴而抱阳’,这心物本是一元,不可孤立。这心份属阴质,有心无物,这心就是无源之水,难以独立存在。无心呢,即为死物,不会成为生命。”

    结合魔僧往日所述,王平彻底明白了“心法”的本质,就回道:“确实如此,纵观世间万物,就可以发现,无心则久,为物理元素,比如山石。有心则为生灵,有生则必有逝。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既为生,则必阴阳混一,阴阳离绝即逝。此即至理,心也不能例外。独修心力,纵能修练出阴神,纵能勘破,纵能不动心,去诸相。但物还是物,相还是相,不会因人心而做出改变。纵能一定数月,可使日月不转乎?纵能明心见性,诛欲灭苦,能使人不需外物而独自存活乎?”

    “不错,就是这个理!”

    金罗盘道:“心果能转物乎?能也不能,能者,可转自家感受。不能者,物理世界。说白了,心力就只能精神通灵,却不能现实显圣。所谓离欲去相,灭心断识,心能转物,脱离轮回之类,所灭者,唯己心而已,却灭不了天地万象,日月轮回。天地就是天地,自己就是至高无上的主宰,管你那个?管你佛陀道祖还是盘古鸿钧?那个的我账都不卖,老子自己运转自己的。”

    顿顿,续道:“当然,道家也并非因此就否认心力,只是,认为一味唯心有失偏颇而已。道家不追求在自己心头上玩把戏的狭义之神通,追求的是天人合一,直接作用于现实物质世界的大神通。”

    “比如,这个…”,说到这里,就凝神掐决,挥手一招,喝声风来!片刻后,窗口就旋起一道轻风,迎面吹来。

    说实话,这风真心不大,也就堪堪达到令人有感觉的地步,但也足够让人惊讶了。王平就睁大眼睛,讶然道:“何能至此?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么?”

    看得出来,对金罗盘来说,刚才这下,也不轻松。闻言连忙就松了指决,回道:“对了一半,还有一半你能想明白么?老叔提醒你一下,这道家施术的关键,也在这心力。但不承认它是一家一姓之心,只是吾人本具之心罢了!”

    王平思索半响,回道:“是‘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么?”

    金罗盘道:“不错!道家法术的关键,就在于虚其心,虚心则‘寂然不动,感而遂通’,通则‘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以自家之气,感应沟通调用天地之气,达成所需之术法效果。”

    王平恍然大悟,回道:“我懂了。道法不是‘驾驭天地’,也不是‘镇天灭道’,而是虚心融于天地造化,与其为友,以气为媒介,沟通借调。”

    金罗盘就哈哈大笑起来:“与天地自然交朋友?这话也就比‘镇天灭道’稍微强点,不过还是说得有点大,还不够虚,恐难调动天地之气。你看道人施法念咒,都是以天地为师,天地为君父,吾为臣属。还要告祷神明,请赐法借下界玄孙小道一用。诚惶诚恐,恭恭敬敬,事后还要焚香奉神,感谢一番。能虚成这样,也就差不多了!你见过有就招呼一句‘老天’啊,这江湖告急,我老金要施个法,弄俩钱花花,大家都是哥们,你就帮帮忙刮点风下点雨吧,让我对这些个老百姓有个交代之类咒语么?”

    王平若有所思,大有所得。回道:“老叔说得极是,是小侄想得差了。这道人明知道这世间无神,却偏偏还要焚香敬神,这缘故原来便在这里,目的就是敬奉天地,并通过这一系列的仪轨,来锻炼自家的心虚度,心信力,心诚力,加深和天地的契合度,增强效果。”

    “是的。”,金罗盘回道:“所以,太上才三番五次提倡‘虚’。唯虚,方才能容。太上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这谷神,众口纷纭,有很多种解释。但在道门看来,它很简单,就是虚。能明白这点,也就明白后面那段的意思了...太上为什何特别看重这个虚。因为他观察到‘物极则反,月盈则亏,物壮即老’的规律。所以,虚,就是不欲盈,不欲壮。所以,欲不老不死,就不能壮。须得时常维持在‘不盈不壮’的虚的状态,永远也别达到物极则反的那个极点。”

    不得不说,这金罗盘虽然修为不怎么出挑,但这理法还真悟了个透彻,就连魔僧这等元神老怪,也是赞叹有加。

    这老叔所论太上持虚之理,应之世间万事,无不契合。王平深有为然,但于仙道应用上,还未透彻,遂道:“理诚如此,但仙道却要抱着‘天行健,运化不息’的心态,以期达到‘宇宙在乎心,万化在乎手”的境界,却又与此虚似有冲突,奈何?”

    闻言,魔僧就笑了起来:“两者其实并不冲突,无论儒道释,目的都在于解决疑惑,发现真相。所以才说悟道修道嘛。不然老子还饶舌五千言干嘛?直接打开八卦炉,炼它几炉九转金丹撒下来,不更省事么?”

    金罗盘和魔僧英雄所见略同,也笑了起来:“这个,老叔就没办法告诉你了,因为老叔我也还未成道,尚还在修道,也在思考如何解决世界一切矛盾冲突,达到那万象归一的境界?这个,就只能靠你自己解决了。”

    王平一想,也是。就好像《太乙金华宗旨》,在传道问题上,就是这么说的…

    道本无隐,而心传极秘。非秘也,非心授心受,不能授受也。口传故妙,而领会难一,况笔示乎?

    名师,无过夫子佛陀。夫子授徒三千,贤人七十有二。佛陀传法四十载,座下五百阿罗!

    故而,修道如饮水,师长可以递你一碗水,却无法替你感受,冷暖如何,还得自己品味。

    一念至此,遂回道:“也是,大道还需自己领悟。小侄多谢老叔提点!您刚才讲到术法的关键在于虚诚,寂然不动,感而遂通,与天地精神相往来,这点我大致明白了。还请老叔详细的讲解一下术法的优劣之处?”

    金罗盘道:“你这话问得好!术法,并非万能,也有软肋。与其说是道法的软肋,不如说是天下教法共同的软肋。不管你学哪家,儒道释,还是巫术降头、走马过阴、上贡祭神?这无论哪家,在最后一步之前,都是一直有这软肋存在,不可避免。”

    王师傅历来就以聪明人自居,既然聪明,自然具备思维敏捷,举一反三等基本素质。就回道:“吾有大患若身乎?”

    “长青果然敏捷!”,金罗盘赞了一句,然后开始解释。

    “不错,这软肋就是身体。俗语说得好,英雄志捧日,擎天难抵饿,大将军手中棒翻江倒海,难抵饥寒穷。这饥寒啊,它不认人,不管你什么王侯将相,也不管你什么大德贤圣,活释仁波,大仙真人,只要还未真个成佛做祖,还有这臭皮囊,在它面前,你就嘚瑟不起来!”

    王平一想,确实如此。就把魔僧的老话翻了出来:“是啊,还是老君看得透彻,吾有大患若身啊。术法高深,乘风御气,呼风唤雨。讲经说法,顽石点头,鬼神俯首。都不抵了饿,也难以抵挡子弹。除非真修炼到化身千万,聚则成形,散则为气的最高境界,不然就难以抵御现实物理打击,嘚瑟不起来。”

    孺子可教,金罗盘就谈性大发,滔滔不绝。

    “就是这个理。说白了,法术神通这些,最大的效用还是在于精神层次,沟通阴阳两界,治理鬼神。却难以直接干涉现实物理世界。这就是此方世界的天地规则。道法虽可阳世显圣,但也难抵挡现代科技热武器。”

    “所以太上才说,万物负阴而抱阳。这世间万法,都有弊有利。其作用大小,归根究底,还是在于双方实力对比。术法能治鬼患,却不可抵御**。在这方面,武艺拳术,刀枪剑法,都要比术法更靠谱一些。”

    “咱们道家呢,就是世上最老成,最现实,最富有智慧的学派。既是眼光远大的理想家和战略家,也是注重现实的实干家,道家的内容包罗万象,很难以用一个概念来给它下定论。咱们从来不妄语粉饰,遮掩其非,遇到问题就会想办法解决。”

    王平一想,确实如此。道家的确不怎么爱粉饰,这点上,主要是因为祖师爷们开了个好头。

    老子直言,吾有大患若身!

    庄子不掩饰自己生活困苦,曾找河监借粮的窘迫。

    列子也在著作中自曝家贫,不但自己饿得脸黄肌瘦,就连夫人也不满抱怨!

    后世道人,也继承了祖师爷的优点。比如邱长春,李西月等,都是有话直说,不妄语粉饰的代表人物。

    由此也可以知道,老叔刚才没有乱说。列子御气乘风,也不抵饿。

    此番心思,只是转眼间事。金罗盘还在继续论道。

    “道门前辈,深知此理。所以就齐头并进,提出‘内炼金丹,外执金锋’的理念,来弥补术法的短板。”

    听到这里,王平忍不住就插了一嘴:“内炼金丹,外执金锋,在我的理解就是法武合一,两手都要抓。就像金老先生笔下的华山派,分气剑二宗。这气宗代表岳不群,虽然内力深厚,但却还须偷学辟邪剑法,方才能力压四岳。剑宗代表令狐冲,虽剑法深妙,但直到炼成吸星**和易筋经后,方才能天下无敌,笑傲江湖。”

    金罗盘就呵呵一笑:“气宗剑宗,法武合一?这比喻倒也贴切。不错,这法就是丹,锻炼精神,炼则为丹,用则为法。内炼有道,则神动天随,气至将随。精神凝练,则一点灵光即是符,感应天地,招神谴将,如臂指使,无物不应。”

    “外执金锋,就是世俗武艺,锻炼肉身。肉身打熬好了,则生命力顽强,忍得了饥,挨得住饿,抗得住冷,抵得住热。武功练好了,若有人要害你,就防得了身,逃得了命。”

    最后,做了个总结:“神通法力,世人常视为一体。实际上呢,它是三个概念。神通为精神意识感受,为佛门所擅长。法力呢,其实就是术法加武力。心力为法,法治鬼患。物理力为力,力御**。两者相加,才叫法力——道门所追求的法力!”

    此番论道,彻底推翻了王平以前的感观。以前仗着识海里住着位元神老怪,就对这老叔不大以为然。此时方知,往日小看了天下英雄,无论哪行,能享大名者,绝非等闲。

    今日论道,确实是大有所得。虽然魔僧也爱讲道,但毕竟出生禅宗,哪怕是禅宗不是正正意义上的释家,但是不正宗的释家,也还是释家。所以,魔僧平时却是不怎么讲这些。

    所谓兼听则明,旁听则暗。无论你喜欢哪门学科,欲了解真实性状,知晓这门学科的优缺点,那最好去看看竞争者和反对者的意见,往往能听到些真实的东西。

    俗话说得好,最懂你的,不是自己,而是你的敌人。所以这世上最懂道术的,就是和尚。最懂佛法的,就是道士。最懂儒学的,就是和尚跟道士。

    说来说去,还是那句话:旁听则暗,必成凯子。兼听则明,方为精明!

    王平想想往日的轻视,还真有点惭愧,就冲金罗盘深深一礼,诚恳的道:“老叔高论,小侄大有所得。多谢老叔提点!”

    金罗盘呵呵一笑,摆摆手:“你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有所获益就好。不过呢,这术法道理虽明,但还需练习。你明白是一回事,会不会是另一回事。你回去之后,也不能懈怠,还需勤加练习才是。”

    此言确是至理。壁如:世人皆知行商真谛就是低买高卖。但有几人能做到牛雨、李超人层次?原、子弹的原理度娘上就有,又有几人能造出来?

    “老叔提点得是,小侄省得!”,王平恭敬的应了声。

    金罗盘道:“既如此,老叔也就不饶舌了。你且附耳过来,老叔传你道门祈风祷雨,隐身遁形,招神遣将,气禁御物等咒决并阴阳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