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六十二章:英雄见惯亦常人,扯出根蒂名无
    “在暹逻,据说这位婆龙爽圣僧的翔啊,比这唐伯虎的废纸篓还要受欢迎,每天都有大把人跟在圣僧周围守候,侍机哄抢….”

    “噗…”,闻言,刘老爷子就是一口茶水喷出,或许是被水呛到了气管,咳嗽着抱怨了起来:“咳,咳…你说这恶心玩意干啥,你这不成心膈应人么?”

    王平嘿嘿坏笑了两声,抱屈道:“这不是您老要我说的吗,就这就受不了了,还有更恶心的,我还没说呢。”

    刘老爷子忙伸手比了个暂停:“打住,打住,我这喝茶心情都被你破坏了,再让你说下去,我待会儿连中饭都吃不下去了。”

    金罗盘也笑了起来,说道:“不说这些,你会觉得我是门户之争,对活释派有偏见,说了,你又恶心受不了。您老还真难伺候…”

    “老头子孤陋寡闻,倒是让你们见笑了。”

    刘老爷子笑道:“话说对这活释派啊,我以前还真没什么了解,感观还不算赖。现在听你们这么一说,才却得活释迦派的一些做法,确实是有待商榷,有待改进。别人我不知道,反正老头子我是无法接受这么膈应人的释法的…”

    俗话说做哪行钻哪行,老爷子是正统得不能再正统的马氏嫡系门人,不了解这些牛鬼蛇神,乃是正分。王平则不然,既然入了这术法行,自然要收集点情报,了解一些行情内幕。也亏得他才刚恶补了一些专业知识,研究了几天宗教,这不,眼下就用上了,不然现在就得傻眼,连刚才这点东西都倒不出来。

    成功激起老爷子对活释派的反感,自然是要趁热打铁,多爆料几句,就笑着吹捧道:“老爷子说哪里话,您老是儒门中人,只知忠君报国,勤政爱民。孔子也说敬鬼神而远之。不知道这些歪理邪说,乃是常情,才更令人敬佩,又何陋之有?”

    说道这里,话音一转:“其实您老真要了解这活释派的真实性质也不难,我和金叔都可以给您老说道说道…”

    老爷子笑骂道:“你小子,就会给老头子戴高帽。老头子少年荒唐,勤政爱民我当不起,忠君报国嘛,老头子就愧受了。罢了,反正无事,你就说道说道吧,大不了老头子这顿中饭不吃了。”

    话说这二位师傅和活释派有什么深仇大恨,为啥如此热衷于揭露爆料?还是,两位师傅只是方船子似的“热心人”,天生就喜欢打假?

    其实二位师傅和或释派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是啥天生侠义的“热心人”,看活释派不顺眼倒是真的。

    话说这活释派也是,若你窝在藏西不出来,那个又有闲心去管你的真假,谁会吃饱了没事跑来鉴定你是普度众生还是作威作福?现在这帮子活释们不甘寂寞,跑到内地来抢市场,又是看风水又是做法事的,这里灌顶哪里开光的,这二位师傅能对他们有好感才怪了。

    或许就有人会说这二位师傅的心眼太小,这天朝的市场这么大,道教的大师们也做不完,分点给活释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再说有竞争是好事嘛,有鸭梨才有动力嘛!

    对这么想的,王师傅只想说一句:是垄断的生意赚钱还是竞争激烈的生意赚钱?你会嫌自己的钱多么?

    所以见眼前这位高权重,门生遍布天下,深具有影响力的政坛大佬问起,王平和金罗盘自然不会客气,身为正统道门风水师,对待外来竞争者,他们的态度都是一致的,无论任时候,无论这教派是好是坏,我们都要打压,不遗余力的打压!

    此无关善恶,也无关人品。屁股决定脑袋,利益决定立场,是永远也颠簸不破的真理。

    当下两位师傅便后力全开,你一句,我一句,肆意揭露了起来。

    “别的先不说,就说这秘释派的所谓灌顶吧,这活释派入门第一讲究的,就是对上师的虔诚。他们有一套专门的洗脑的理论程序,比传销还厉害,只要你一钻他的套,用不三两下,就能把你变成上师的脑残粉,就会任由他摆布,万劫不得翻身了,到时候,别说是出钱出粮捐妻献子了,哪怕他叫你把心子挖出来给他做下酒菜,你也会甘之如饴。当然,在收割之前,他们也会先给点甜头,等你通过所谓的入门考验,但还未变成傀儡之前,他们就会带你去参加银乱pt,这一堆美女摆在哪里,任你胡天胡地,谁拒绝得了这个?纵然还有几分清醒,怕是也会被拉下水,甘心为虎作伥,供他驱使了…这个阶段,也就是所谓的灌顶。”

    “哦,这就是所谓的灌顶啊。”,老爷子道:“若真是如此,那老头子可要给太常寺说道说道了,他们如此行事,朝廷若不干涉,任其发展蔓延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见状,金罗盘也加了一把火:“是啊。这所谓的灌顶,确实有些荒唐,这所谓的白菩提,其实就是上师和明妃的混合银液,所谓的气脉明点,其实就是性冲动加房.中术,功法就是练习如何交而不射的过程,练到延续保持射金的快感的时候,就是所谓的顿悟和大乐!”

    王平接过话头:“是的,其实活释派的核心就是房.中术和意银,本质就是巫术。各种双修、幼,交。群,交的修法,贯穿整个修炼过程。所以说这活释派名义上是释法,但其本质却是天竺婆罗神教,以及天竺性力派,藏西本土苯巫教,道教内炼术加瑜伽的一个结合体。其修法核心就是神鬼祭祀。其最高神所谓的大日如来,其实就是婆罗教的梵天。所谓的坛城,其实就是沟通灵界的媒介,通过各种层次的献祭,沟通取悦不同层次的鬼神,最终人鬼合体,也就达到了所谓的神变境界。”

    没想到这侄儿还真是个明白人,金罗盘不由有些惊讶,暗道声惭愧,自己小看了天下英雄!

    忍不住便赞扬了一声:“长青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确实,这活释派的密中之密就是献祭。所以,他对世俗的索求上就要比任何教派都要贪婪,他就是天下胃口最大,同时也是最没底线的教派。可以这么说,活释派的质就是球奸,量举球之财货,结鬼神之欢心!”

    对此,魔僧也忍不住抱怨了起来:“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何况断根呢?气运交感之下,来日必受鬼神所忌。你是说快活了,以后老衲却要受累,帮你顶灾了。”

    闻言王平也有些后悔,反正这套也糊弄不了我,我这又是何苦来哉,一念不忿,就平白惹此大敌?

    不过大丈夫敢作敢当,已经得罪鬼神了,再说好话也挽不回了,不管了,你爱咋地咋地吧!

    见状,魔僧笑了起来:“这个心态就对了!既然已经做了,不如索性一条路走到黑。此举虽种祸不浅,但只要人道不绝,来日必有大福!只此一言,便抵得过三千万善功!”

    这厢对话,刘老爷子也没闲着,讶然道:“哦,是这样的啊,所谓的释法,原来就是沟通神鬼的契约法啊!”

    随即又若有所思的道:“既如此,为何这么久以来,并没有多少高僧大德,神仙真人站出来揭露他呢?难道这么大个中土,这宗教界就没出个明白人么?”

    王平摆正心态,再无顾忌。就接过话头,呵呵一笑:“老爷子有所不知,其实一直以来,都有高僧大德站出来驳斥。不过因为此宗太过善于包装宣扬,故作神秘。加上古时民智尚未开化,咨询不发达,以及元清二代外族政权大力扶持之光环,所以不但令常人难以发现此宗之真正面目,就连高僧大德也投鼠忌器。不过,所谓英雄见惯亦常人。现在时代进步,咨询发达,民智开化,他这神秘感,就保持不住了,再炫目的光环,也迟早会有戳破那天。会有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识破他这套鬼把戏。”

    “是啊!他们确实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金罗盘感叹一句,接过话头:“此宗惯用手段有五,一,神通炫世。二,地狱恐吓。三,双修诱货。四,自许权威,自尊圣贤。五,即身成就,与佛同等。”

    王平道:“不错,这五样每条都恰好戳中人性的弱点,真可谓是神来之笔。世人修道,所求无外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而已。你求神通,他家呢,则是开万能杂货铺的,有求必应,无所不能。求升官发财,他有五方财神和增益法。你求却病消灾,长命百岁。他有度母、药师法。你若与人有冤仇,他有诛灭咒诅法。你想‘不负如来不负卿’,他有双身法。你求解脱赎罪,地狱就是他家开的,不过他一句话的事。不但能赦你的罪,还能赠送你一套即身成就,与佛同等的技术。”

    “当然,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你得虔诚的信奉他才行。须知,他就是天地人三界最高的主宰,盘古开天地,就是专门给他家做的私服。相信他,供奉他,他可以带你一起装逼一起飞,轻松通关升级,一起爆盘古、鸿钧这对**osd的装备。不相信他,你就惨了,后土化身六道轮回,他家就是承建商和施工方。总之一句话,信他供他得永生。不信他就要下地狱,万劫不得超生,此苦绵绵无绝期,这个宇宙终结了,都还要关你十万年…”

    听到这里,刘老爷子就有些不解了:“就这些啊?这那是啥米活释、圣贤?整个就一流氓无赖嘛!我这就奇了怪了,你说这套也没啥新鲜的嘛。不就装逼、吹牛、利诱、恐吓么?这套都是街上的那些小阿飞玩剩下的,为啥会有这么多人上钩呢?”

    王平就笑了起来:“老爷子这话说得好,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些个圣贤,细究起来,就还真找不出几个真好的,其本质可不就是地痞流氓,混混无赖么?”

    刘老爷子笑骂道:“打住啊,你骂骂秘释倒无妨,别加大打击面,这个,是真不能碰,这个是底线!”

    “也是,住那山就唱那山的歌。不说这个了。回道原先的话题。”

    金罗盘道:“这些,在你我这些正常人看来,自然会觉得很荒缪,但在那些狂热的粉丝眼里,却是神圣无比,不可亵渎的。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同样一个装逼、吹牛、利诱、恐吓,效果却是天差地别呢?原因就在于格调。其逼格,牛格,利格,恐格,都更加的高大上。说来说去,又回到哪句话,神马都是浮云,包装才是王道。包装决定产品的格调!”

    闻言,刘老爷子就打了个哈哈:“好了,今儿个算是尽兴了。这个话题就到此结束了。说了半天,这口也渴了,来,咱们喝茶!”

    话说这人啊,凡事看得太明白了,这活着也就没意思了,唯有修仙学道了,做人还是糊涂点好。

    三人相视一笑,就此打住。说了些坊井趣事,网络八卦等轻松点的话题。

    时间总是独立特行的,从来不会顾及他人的感受,也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不经意间,钟表上的指针就悄悄的向前溜走了几步,转眼就快到饭点了。

    二位师傅一看午课时间到了,就告辞出去,各自找个房间静坐了一小会。

    一顿丰盛的午宴过后,酒足饭饱的王平,带着顺走的龙井和鼓鼓的钱包,别过主人,别过秦瑶,钻进了金罗盘的车子。

    当时自顾口快,揭了拜神教的底子,却是在冥冥中得罪了鬼神,以后修炼路肯定少不了魔难,魔僧又一直注重根基,少授术法,先前也求了一回,此老也不松口,不过好在他并不阻止自己想办法。

    用魔僧的话说:虽然鬼神一定会报复,但你是也是有组织的,你乃太清门下客,它们也得讲规矩,不敢随意乱来,不敢以大欺小,最多就能派个同等境界的小魔出来,现在也还用不着老衲!再说了,修道人虽然没人会欢迎魔劫,但也不会惧怕。魔劫是个恶心玩意,但也是磨砺和资粮,不磨不成佛嘛,你怕什么?

    如此一说,王平倒也安心了。转念一想也是,王牌嘛,就是留着对付**os的。留得越久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