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家门徒 > 第五十四章:王师傅的日常悠闲生活!
    “吆喝,都在啊?”

    一进门,杨越文就冲大伙一抱拳:抱歉,让兄弟们久等了,实在抱歉,塞车…

    托有关部门的福,让天下所有的迟到者们拥有了一个合符情理的,心安理得的迟到的理由。这也算是凡事有一弊必有一利的最佳注脚吧?

    人家的理由都这么充分了,大家不原谅他也说不过去了。都笑嘻嘻的表示没事,一会儿自罚三杯就可以了。

    秦小曼没有理会这些男生的事情,十分惊讶的看着秦瑶:“瑶瑶,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瑶也有些惊讶,笑道:“小曼姐你怎么来了?来,坐这里来。”

    秦小曼转眼一看,见秦瑶是挨着王平坐的,瞬间就秒懂了,秀眉微微一皱,又回在秦瑶身上,不着痕迹的上下扫视一番…

    钻石耳坠、玻璃种吊饰、香奈儿套装、驴包包、半隐半露的甲壳虫钥匙标志等一系列装备,总算让秦小曼看向王平的目光里,稍微多了些缓和之色。

    王平貌似毫无所觉,笑呵呵的站起身来,拉开一把椅子,热情的笑道:“杨哥,你也坐!”

    两人关系不同,这也是应有之义。杨越文毫不见外,坦然受之,等王平坐下后,就问道:“这有下半月没见了吧?没有偷懒吧?最近练得怎么样啦?”

    虽然现在今非昔比,但从小长辈就教育,做人不能忘本不是?所以对于自己的拳术启蒙老师,王平倒也是真心感激的,笑道:“我倒是想,但有你杨哥时常监督检验着,我这也不敢啊…”

    杨越文呵呵一笑,笑骂道:“光说不练假把式,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任你舌灿莲花,哥哥我也不懂。我只问一句:敢不敢抽个时间验验?”

    王平就脸色一跨,愁眉苦脸的道:“哎呀,又要检验啊?…杨哥啊,你可真是我的亲哥啊。这每会都把我揍得鼻青脸肿,浑身酸疼的,你再要检验,也总得让我把伤养好了再说吧?”

    杨越文哈哈一笑,突然就伸手一袭,朝王平脸上抓来,王平下意识的举手一格,笑道:“不是吧,又是这招,怎么老是和我这张脸过不去啊,嫉妒我长得比你帅吧?”

    “哥会嫉妒你?你这手上能有你嘴上一半的功夫,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咳咳…”,周青敲敲桌子,打断了两个高手之前的交流:“那啥,老王,为吃你这顿饭,哥哥我特意把肚子给你空着呢?”

    李光贵和张晓波也凑趣了两句。

    王平呵呵一笑:“呦呵,这么给面子啊,那我谢谢你们了哈。那啥,大雷,叫服务员上菜,还来点啤酒和饮料。”

    孙大雷就屁颠屁颠的去了,很快就拽了个老板娘回来,拿着个单子,问道:“几位稍等两分钟,菜马上就来,都要些什么酒?”

    王平就叫女士们自己拿主意,几位妹纸口味都不同,五花八门的,有爱喝可乐的,有爱喝雪碧的,蔡萌萌、傅青青、秦小曼还有秦瑶都能来几口白的,啤酒也能喝上两瓶,就说随意。

    列好单子之后,老板娘眉开眼笑的去了,由不得她不高兴,这些客人都不差钱,光是酒水就点了几大千,比宴席还贵。

    不多时,各色菜肴便流水介的上了上来。大家推杯换盏,整得不亦乐乎。你来我往的,几个回合下来,满桌佳肴,就变成了残羹剩饭。

    宴饮持续了个多小时,见大家也都用得差不多了,王平就招呼店家撤了盘子,送来茶水,大家喝喝茶,说说闲话。

    几个女人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谈论着香水、时装,包包。男生们指点指点江山,粪土一下曾经的万户侯,或者说些学校和坊井的那些趣事。

    酒足饭饱之后,再吹吹水,唠唠嗑,真乃人生乐事也。博古通今,学究天人的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一起放开胸怀,肆意挥洒,真是好不快活。

    不过时光总是独立特行的,不懂人间的风情,不管你是开心还是沮丧?也不会管你对它是赞誉还是诋毁。它都不为所动,自顾向前,不会为任何人停下前进的脚步…

    转眼间,就到了曲终人散,繁华落幕的时候了。

    王平结账,然后和红光满面的客人一起下楼。

    临走时,杨越文还没忘记考校王平武动进度的事情,说月后就有个传统武术传承者聚会,如果王平进度能让自己满意的话,就带他去见识一下。

    王平也是颇为兴奋,对传统武术的现状十分好奇,也想见识一下传统武师们的风采。看看传统武术还剩下多少?是不是像网络上说的那样只是拳击加腿那么不堪?

    约好明天再学校武术社汇合之后,大家各回各家,该干啥干啥。

    送走众人,坐上甲壳虫,王平就问起了秦小曼的情况:“和你堂姐是怎么回事?好像不怎么亲热啊?都住一个城市,却好像不怎么来往的样子?”

    秦瑶嘴一憋,解释道:“也不是很亲,都出五服之外了,再说,行业也不同。她家算是做生意的,做得还不错。我父母都是教授,两家平时就没怎么来往。不过,有段时间她妈妈倒是频繁来我家,嘴上说着要给我介绍什么领导的子女,其实都是为了自家的生意,我懒得搭理她,寒假就没回去,所以她妈妈就有些不高兴吧?”

    王平方才释然:“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刚才秦小曼看我眼神不大对。我说她妈妈怎么这样啊?自己又不是没有闺女,想攀高枝,干嘛不把自己闺女送出去啊?”

    “就是,我家也是反感这点。不过毕竟还没撕破脸皮,所以我才出来躲个清净。”

    “也是,眼不见心不烦。”,王平安慰道:“不过,现在你不用躲了,那天我陪你回家一次,若是再敢来你家哔哔,看我怎么削她?”

    秦瑶噗呲一笑:“倒也没那么严重,只是,我家懒得和她计较而已。再说了,你也才个小小的从九品而已,真和人家碰上了,还指不定谁削谁呢?”

    王平笑道:“又小看哥了不是?哥告诉你,对付这种势利眼,逃避不是办法,就得摆明车马的告诉她,姐不稀罕,你就留着自己享受吧。再说了,就非得有个品阶才能让人害怕么?随便抓两只青蛙、蛇啊的什么,半夜扔她家里,看她害不害怕?三天两头的刮她的车子,砸她们家玻璃,削不过她我恶心死她…”

    秦瑶一乐:“真是个无赖,我说,姐虽不敢称什么女神,但也算个追求者众多的优秀女青年,怎么就看上你这无赖了呢?”

    “好汉无好妻,无赖配花枝嘛!”,王平嘿嘿一笑:“你这是有眼光!自古这无赖里啊,尽出大人物,比如刘亭长、韦爵爷,程咬金等等!这聪明的美女啊,都知道无赖是潜力股,所以就早早的预定下了,只有那些没见识的,才去傍那些花心公子哥…”

    秦妹妹摇了摇头,笑道:“你这脸皮,真是绝了,难怪杨越文要那么说。”

    王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道:“脸厚好啊,俗话说得好,脸厚不挨饿嘛!脸皮薄了就吃亏,比如你老爸,若能放下大教授的脸面,你至于躲你那婶婶么?”

    秦瑶一想,也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遇上死皮赖脸的泼妇,就更说不清了。

    一路和秦瑶闲扯着,正聊得起劲,魔僧就冒了出来,问道:“小子,显摆完了,念头通达了否?”

    “通达了,通达了…”

    “这要人前风光,就得人后受罪。既然显摆完了,就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回去给我好好修炼。只要不耽误正事,老衲也懒得管你那些破事,若是耽误了修行,不等你削人家,老衲就先好好削削你,免得你出去给我丢人现眼,坠了老衲的名头。”

    “是,是,您老放心,我绝对不会误事的,回去一定好好修炼,争取早日筑基。”

    王平此话倒也不是敷衍,他心里明白着呢。以往无财无势无奇遇,唯有无奈苦逼。现在得了奇遇金手指,自然得紧紧攥着,努力雄起才是。不然,那就真心是无可救药了…

    此番心思,自是瞒不过魔僧…虽说王平修道,很大部分是为了长生后的福利,但也得先修炼,然后才有福利不是?出发点虽然偏了点,但能让他一直保持修炼的激情。所以,也不说破,等他以后修为长进些了,再慢慢点拨纠正不迟。

    见他没有生出懈怠之心,此老也不多费口舌,提醒一句后,就沉寂了下去。

    王平就有些走神,嘴里有搭没搭的和秦瑶扯着,暗里想着心事:争取早日筑基,然后就可以和秦妹妹那啥啥了…袁旗和大雷走之前也是欲言又止的,看样子是要借钱。眼看这钱包明天就要空了,这秦妹妹又是个不爱玫瑰花爱尽管花的性子。

    得给胡丽丽打个电话,让她提前把下半年的工资转过来,把工作室先组建起来,再请金老叔介绍点业务,弄点票子才行…

    泡妞真是个烧钱的活,泡女神就更烧钱了,哥好歹也是个吃公粮的从九品了,都深感鸭梨山大,就更别提大雷和袁旗了,袁旗多少撒点意思下就行了,这大雷却得帮衬一下。

    “喂喂,和你说话呢,心不在焉,爱答不理的,在想些什么呢?还在想你的金妹妹是不?”

    王平回个神来,哑然笑道:“原来你这种被别的女孩子羡慕嫉妒惯了的,也有嫉妒其他女孩子的时候…”

    秦瑶不满的道:“谁嫉妒她了,姐这身材比例刚好合适好不?适度,才是最完美的。知道不?金小莲那双腿都占据身体的三分之二了,那是美么,那是畸形好不…”

    其实秦瑶的身材也很不错了,上下比例大约六比四的样子。一米六五的个头,也不矮了,但单就身材来说,和身高接近一米八大长腿的金小莲比起来,确实是要差些。

    女孩子嘛,对美的追求都是无限的。见这妞一副口是心非的样子,王平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等到这妞脸色有些不善了,方才笑容一收,正色道:“这眼看着钱包就要失业了,我又那有心情想其他的?说认真的,咱这夫妻店也该提上日程了。不然,哥就只得教你辟谷了。”

    秦瑶白了这货一眼:“死要面子活受罪,没钱又爱显摆,真不想说你。这一顿酒就是几大千的,就是牛雨突然发现你就是他失散多年的亲…亲外甥,看了你这花钱的势头,怕是也不敢认你…”

    王平摸摸鼻子,也有些讪讪。确实,就这一天就花的,就比前半辈子加起来还多。哎呀,说来说去,还是穷人咋富,有些浅薄了…

    嘴上却不承认:“哎呀,这不是你太过优秀吗?不显摆一下晚上都睡不着啊…”

    秦瑶给这货气乐了:“如此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那我是不是得毁容啊?”

    “那倒不至于,哥这点担当还是有滴,是不会拿红颜当祸水滴。不过这开店的事情,真得提上日程才行,你回去后上网查询一下,选个合适的地址。”

    “呦呵,现在就开始摆老板架子了,还真拿我当助理啊,什么事情都推给我了,你这老板也太不负责了吧?”

    “什么事都得老板亲力亲为,还要你这助理干什么?再说了,你以为老板就那么好当的?我这不得修炼么?不是还得找起步资金么?不是得经营人脉么?要不,咱俩换换?”

    “换换就换换。还经营人脉资金,不就给胡姐和金师傅打电话么?我还做不来是不?”

    “呦呵,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助理么?明天去财务部,找秦经理,自个把工资结了,然后卷铺盖走人…”

    一路闲扯着,感觉没用两分钟就回到了金源小区。王平摸出手机,一看已经10点多了,就提出要送秦瑶回自家租的那栋楼。

    秦瑶有些意外,还以为这货会趁热打铁,邀自己上去坐坐,正想着怎么拒绝呢,这货倒先来了这么一手…抛了个媚眼,撩拨道:“就不请我上去坐坐…”

    瞬间,王平本能的就要付诸行动,随即就醒悟过来,笑道:“我这不还得打坐么?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在边上捣乱,哥又不是什么高僧大德,如何能静得下心来?这惹不起,躲得起,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这货说得如此直白,秦瑶便熄了作弄的心思:“哼,算你识相…这二十四小时都有保安巡逻,很安全的,你自个回去修炼吧…放心吧,我虽然没有秦小曼那么厉害,但好歹也练过几天的,放心吧。走了,拜拜…”

    “嗯,好吧。拜拜…对了,还有开店的地址…”

    “明天给你…”,秦瑶抛了个飞吻,就一踏油门,向自家楼层驶去。

    王平摇了摇头,笑了笑,收拾心绪,转身上楼,用凉水洗漱一番,驱散酒意,等到子日,又坐了一回,然后洗澡睡觉。

    次日一早,和秦瑶一起晨跑之后,又吃了个愉快的早餐,然后作别,秦瑶自驱车回校上课,王平则驾着帕萨特回到校园,找杨越文学拳。

    昨夜既然已经自省,便绝了显摆的心思,再说没载女神的帕萨特,也没什么好显摆的。于是便把车停在了外面。时间还早,就随便找了间教室,和相熟的同学寒暄过后,找了个位子,听了两节课。

    虽说他如今已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但魔僧大师曾经说过,大道无所不包,格物之道【现代科学】也是大道规则的一种体现。自然科学也和道学有异曲同工之妙,精研到极处,也能达到终点,只是两者下手的方向不同罢了。

    道学,知其一而万事毕,修士致虚守静,直接从大道规则【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自然规律】处入手,从而直接了解事物生成变化的本质,用于自身,改变生命形式,超凡脱俗。

    格物,研其万而归于一,格物家们研究物性,逐渐认识到那万物都有相通的地方【分子、离子等各种物理元素】,从而最终明了那永恒不变、亘古长存的“一”。

    当然目前来说,格物学家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才能达到终点,才能清楚的认识到宇宙的的本来面目。

    所以道人对待学术,应该保持心若怀谷的心态,只有这样,才能在大道上走得更远。这也正是太上说的“当其无有,器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的真意,唯有“虚怀若谷”,方才能领悟到“道冲,而用之不竭”的天道。

    大师总是一贯正确的!所以王平倒也能认真听课。不过别人听课是为了考试不挂科,他听课是为了领悟科学和道学的相通之处罢了。

    不管做任何事情,只要你处在专心致志的状态,时间总是会加快它的脚步。一晃眼就是两个课时。接下来走进教室的,是一位头发花白,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是研究传统道家哲学的。此老研究道学几十年,到处开讲座,各种内丹专著也出了好几本,在学术界也有颇有名气。

    对这个久享大名、满腹经纶的老先生的道学见解,王平也是颇感兴趣。凑巧,老教授今天讲的就是内丹筑基法。王平拿了个笔记本,认真的听着。老教授讲的虽是学者之言,但王平暗自和魔僧大师的说法一分析比较,倒也颇有所获。

    蹭蹭课,唠唠嗑,很快就到了中午了,婉言谢绝相熟的同学的请客之后,摸出手机,拨通孙大雷的电话:“雷子,在哪儿呢?…哥就在学校啊…那啥,同学们太给面子了,哥这么低调奢华有内涵的人有些不习惯…桑心了,哥哥我是特意给你送温暖来了…老地方见,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孙大雷是淳朴,但淳朴不是傻,这僧多粥少,弹药有限,他自然不会好心到通知袁旗,从而减少自己的供给。于是饭也不吃了,乐呵呵的挂了电话,屁颠屁颠的跑到校门口,轻车熟路的转了两圈,就找到了一辆崭新的,还没挂牌的帕萨特。

    自顾走过去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抱怨道:“你这也停得太远了吧,累得哥老寒腿都犯了…”

    王平白眼一翻:“叫你来拿钱还这么多废话,不乐意哥就走了啊!”

    孙大雷谄笑道:“别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叫你哥还不成么?”

    “我本来就是哥好不?别废话了,要多少吧?”

    “你带了多少吧?”

    “呦呵,你还想一网打尽不成?学坏了哈,以前没这么贪心啊…”

    “哎呀,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是不知道啊,我那那是女朋友啊,那简直就是个购物狂啊,才小半月呢,我两三月的生活费就没了,你再不来,我就只得考虑要不要出柜了…”

    王平眉头一皱,问道:“不会吧?半月就花了你万多,怎么花的?得手了没?不会是被人当凯子宰了吧?”

    孙大雷不满的道:“哥有那么脑残么?我再不长进,有你王大师随时提点着,这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道理,还不懂么?一万多很多么?这一个水果六下去,就没了一半。再逛逛街,开开房,不就全玩完了么?”

    俗语说自做孽,不可活。当初把一个向往爱情淳朴青年成功改造成只做、爱、不谈情的与时俱进的优秀青年,还颇有成就感,现在成就感早就荡然无存,就只剩下蛋疼了。

    无奈的挠了挠头发,摸出一张卡,塞了过去:“我这几天也不是很宽裕,这不才买车么?这里是一万,本来是你八袁旗二,现在都给你了,悠着点花,先把这月撑过去再说。过几天哥工作室开张了,你多出门去运动运动你那老寒腿,给哥拉点业务,哥给你提成…”

    虽说王平现在也勉强能算得上是不差钱了,但俗话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再说这淳朴青年堕落起来,速度只会比袁旗那种小腹黑的更快,这一味的支援,不是长远之计,弄不好还会反目成仇,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此正是雪中送炭,也不是客气的时候,孙大雷接过卡,愁眉苦脸的道:“不瞒你说,兄弟终于理解了网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雅视频了,原来还说那些男的不是,现在算是感同身受了,这么大的投入下去,若最后落个人财两空,血本无亏的下场,换了是谁,也都无法保持理智…”

    王平笑骂道:“你这叫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做人不带你这样的啊。人家从你荷包里抢了么?你这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得好?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爽的时候怎么不你怜惜钱包,哦,这爽完了,你知道心疼了…”

    “也是…都是自己犯贱!”

    说了一会闲话之后,王平又摸出两千块钱,叫孙大雷带给袁旗,然后作别,去武术社找杨越文。

    中午,别的同学都在休息,武术社却是热火朝天,几十个学员,排成一排练着套路。还有些两个一组,进行实战对抗。

    杨越文身为社长,也是各种忙乱,不停的走过去走过来的,四下训视着,不时还走上前去,纠正学员的动作。

    “大师兄好!”

    “王哥好!”

    “老王来了,好久不见,听说你小子混得不错啊!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啊?”

    见王平进来,一些认识他的学员,都七嘴八舌的和他打着招呼。

    王平先是四下点头示意,然后亲热拍拍在他初进武术社时帮忙打抱不平的哥们的肩膀:“老林,最近还好吧?怎么没见老张呢?那天有空了,哥几个一起抽个时间聚聚?”

    老林叫林志超,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和老张一样,原来都是练散打的。都是武术社的第一批学员,一年前加入,算是元老级别的人物,素得杨越文的看重,视为骨干。

    老林裂嘴一笑:“这不快到大学生运动会了么,以往,有跆拳道社顶着,咱们打打酱油就可以了,现在,跆拳道废了,咱们自然就顶雷了。社长也是鸭梨山大,就把老张拎回家里,跟着那些冠军师兄弟们学习一下专业的套路表演。”

    闻言,王平方才释然,最近忙于修炼,几天没回校,倒忘记这茬了。确实,运动会,其实就是一个展示学校实力的机会,结果,关乎着生源和拨款。没有那个校长会忽视。

    本校,在全国排名只是二流,往界大学生运动会,都是前去打个酱油,完成陪衬任务后就打道回府。去年,算是人品爆发,几十号人捧回了两个铜牌,从本府学正哪里换了些奖励,总算是把车旅费赚回来了。

    有鉴于此,今年,校方高层也是摩拳擦掌,不满足于保本,誓要更上一层楼…这体育系主任都立下军令状了,诸如杨越文之类的各大和体育沾边的社团高层,自然是鸭梨山大。

    王平正和林志超等人聊得起劲,杨越文就过来了,虎着个脸,喝道:“一个个都围着干嘛呢?不认识是不?都不用练习了么?奖牌还要不要了?”

    林志超把头一缩,自顾走开,随手就拽住一个练习的学员,给他纠正动作。其余几个学员,也自一哄而散,各自组队对练。

    杨越文脸色稍缓,冲王平点点头:“你来了,吃了没?”

    “还没呢,你呢?”

    “我这忙的脚后跟打后脑勺的,连午休的时间都利用上了,哪有时间啊…”

    王平笑道:“杨哥你自己上不就得了么?铜牌还不是手到拈来?”

    杨越文就有些恼火,冷哼道:“自己能上就好了,个人奖项都被学田径那些人包圆了,我的任务是拿块集体奖牌回来。”

    “啊,集体奖牌?他妈的这谁分配的任务?脑袋被驴踢了么?”王平就有些意外。

    “谁说不是呢?咱们武术社就是后娘养的。算了,不说这些扫兴的了,走,一起去喝两杯,吃饱喝足了,咱们再练练。”

    话说杨越文最近也确实是有点窝火,首先,个人得给田径系的让位,不能上。再者,让他一个从小接受实战训练的传统武术高手,来教学员们练一些除了美观大方、整齐划一之外,就毫无用处,只为奖牌的花架子,也确实是有些违背他的初衷。

    憋屈的是,为了武术社的发展,只得捏着鼻子训练。

    当下,就叫学员们自行练习,说等下给他们定盒饭回来。然后又喊上林志超,还有两个老学员,一起出去喝上几杯,放松一下。

    朋友,除了没钱的时候可以提供弹药外,憋闷的时候,还可以充当一下垃圾桶。

    大家一起喝了几杯,一番倾述之后,杨越文感觉轻松多了。心里,也暗自下定决心,此后就好好训练一下学员们的套路,一定要拿块团体表演奖牌回来。

    因为社团还有几十张嘴嗷嗷待哺,故而大家也没久喝,填饱肚皮之后,就结账走人。林志超三人送盒饭和饮料回去,王平和杨越文一起到校园里走走消消食。

    溜达了两圈,等饱涨感消失得差不多之后,找了僻静的地方,过了几招,了解王平的功力进度后,杨越文又传授了一些新的东西,并制定了一系列详细的训练方法。然后,就扔下摔得七荤八素的王平,神清气爽的回武术社操练学员去了。

    王平也没心思在学校久待,先是驱车到市区,找了个百年老药店买了两瓶跌打药酒,再才回转金源小区,进行日常的读书和锻炼。

    日月如梭,一晃眼,就到了月尾。王平的生活也是波澜不惊,每日除了读书就是打坐,或者跑步,练拳,会友,蹭。个人风水事务所,也在金罗盘和胡丽丽的大力支持下,顺顺利利的开了起来,还做成了两三个小单子,获得了十余万的进账。

    总之,王平的生活平静而充实,远没有小说中的主角那么惊险刺激,实在是善乏可陈。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王平的不断蛊惑之下,秦瑶终于搬过来了。

    []